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八十八章 寻棒槌

第八十八章 寻棒槌

  话说那条大蛇因为顶着雷,所以也无法腾出功夫来应付我,所以这一剑直接就刺进入大蛇的身体里,顿时就鲜血直流。

  大蛇一吃痛,盘着的身体就扭曲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将盘着的身体松开,虽然受痛却依旧保持着盘着的姿势。

  见它顾不上攻击我,我心说或许它是在应付着天上的天雷,所以趁它病,要它命,又跳起来连捅了几剑,这下可把蛇肚子里划开了,我能清楚得看见肚子里的滚动着的肠子。

  可是,饶是如此,那蛇也依旧保持着盘着的姿势,身体虽然也痛得颤抖,却没有攻击我。不过,我也看出来了,这样拿剑刺它好像没有多大的伤害,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就这样往它肚子一阵猛刺根本就杀不死它。可是,这蛇实在是太大了,它的七寸盘在身体的最上面,我压根就够不着。

  身旁是雷声震震,双脚炸得发麻,而我的桃木剑又根本对它造不成致命的伤害,当下我就急得心里直发慌,心想难不成我真就这样替它抗着天劫?

  这时,站在远处的水生也急忙了,对着我就焦急的喊着叫我赶紧跑。

  对于水生的话,我只得苦笑了,如果能跑得掉,我也不至于站在这儿被这些雷劈了。如今我心里很明白,今天只有两条路,要么除了它,不仅能留下小命,而且也算是替天行道。要么替它抗过这次天劫,然后被这畜生吃掉。

  想到这里,我再次握紧了桃木剑,又跳起来往它身上招呼了过去。可是蛇身实在是太大了,剑只能刺进它的肚子里,却无法对它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更无法将那水桶般粗的身体劈成两截。眼见着天上的乌云渐渐放亮,雷声也明显比之前稀疏了起来,我心不由就急了,他娘的不会真被这畜生用我来抗过这次天劫了吧?

  心中万般焦急了起来,同时我也对这条蛇感到奇怪,要说平时,别说用剑刺伤它了,就是之前随便扔进一支火洞到它洞里,它都跑出来咬人,可是现在为什么压根就不理我呢?总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心里这个疑惑一冒出来,我就仔细看了看它盘的这个姿势,一看还真被我看出了门道,原来这条大蛇竟然将身体盘成了一个八卦图的形状!

  当下我就恍然大悟了过来,这畜生这是想利用“八卦阵”之力,来替自己抗天雷。这也怪不得我无论怎么攻击它,它都总是保持着盘着的姿势,原来它压根就是不敢破了八卦阵形!

  看明白这里,我当下就有了主意,明白只要将它这八卦之形破了,那么一准被天雷劈死。想到这里,于是我急忙弃了桃木剑,然后跑到一旁找到了一根长长的枯树枝,然后对着那条大蛇就是猛力一捅……

  既然你不敢泄了“八卦”之力,那么老子就来帮你泄,要怪就怪你这畜生找谁不好,非得找老子替你抗雷!

  想到这畜生拿我的命来抗雷,我心里就一阵来火,杀心顿起。所以,这一捅,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你还别说,被我这外力猛得一拨弄,还真把它盘好的身形给弄散了,一下就给砸落在了地上。

  看到这,我哪敢停留呀,手中的长树枝一扔,撒开了腿就往外跑。这刚转身没跑出一两米,我就看到背后亮光一闪,随后一声震天雷在身后炸响了开来,那个响啊,震得是地动山摇,我顿时就只感觉双耳“嗡”的一声,然后就暂时失聪了,人也被那雷劈得全身麻痹,晕头转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接下来的几秒钟,我只看到一道道的亮光一闪一闪,砸下了多少道雷我也听不见了。当我耳朵渐渐恢复听觉之时,雷声早已停止,乌云也已散去,太阳再次跑了出来,一切风平浪静!

  这时,水生已经跑到了我的面前,满脸惊恐后怕的将我扶了起来,问我有哪里被雷给劈到了没?

  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倒是还四肢尚全,只是脑袋还被之前的雷震得有些发蒙。当下我也顾不上怎么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了,急忙问他,那条蛇精怎么样了,没有跑掉吧?

  水生指了指我身后,说:“蛇就在那呢,你自己看。”

  听到这话,我急忙转身看去,只见身后三米开外果然躺着一条水桶般粗的大蛇,只不过此时的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全身已经被天雷给劈得变成了焦黑,此时还在冒着白烟呢,显然是不可能再活了。

  看到这里,我总算是大松了口气,心说,你这妖孽总算是除去了。

  不过,听水生讲,就在我将蛇给捅到地上后,随后就有一道比之前厉害好几倍的闪电劈在了蛇身上,当下蛇身就冒起了一团白光,电光直闪,好是骇人。他看到我当时倒地,还以为我也被雷给劈中了呢。

  蛇妖被除,当下我们二人就下了山,回到了村里。当然,我们并不是空手而回,而是扛着一条烧焦了的大蛇回的村。原本我是打算就这么回去的,可是水生非得把那条大蛇也带回去,说是给村里人看看,长长知识,省得他们以后乱拜神。看到他一个人拖着一条近两百斤的大蛇累成牛一样,最后我也只得叹了口气,帮他一起将大蛇扛了回来。

  话说,当我们将那畜生带回到村里时,那真是整个村子都炸开了锅。有惊恐的,有后怕的有,更有好奇的。当他们得知这条大蛇就是观音洞里冒充菩萨的家伙时,大家纷纷生怕的脸色大变,显然是没有想到数十年供奉着的竟然会是这种妖物。

  当然,也有的人拍手称快,感激我为他们村除了大害,为死去的那三个村民报了大仇。

  看着村民们高兴的表情,我心里也很有成就感,虽然我进山来是为了寻人参救自己性命的,如今关于千年人参的消息一无所知,但是看到自己除去了一条成了妖的大蛇,我心里还是很欣慰的,觉得自己为此耽搁的时间非常的值。

  次日,我在村民们的相送下离开了这个村子,离开村子的时候,我也将观音洞里的那尊观音像留在了村里,叫他们送去当地的寺庙。

  离开村子,我接下来要去的是一个叫作“田山镇”的小乡镇。当然,之所以我要去那个地方,那是因为我向水生打听到,田山镇里经常有采参的人,他们在山里采到了参,一般就会到田山镇里去卖。

  虽然我也知道,就算去了田山镇遇到了那些常年采参的人,他们采到的人参也不可能是我要的千年人参,但是最起码我能向那些采参的人打听到,哪块大山人参会比较多,这样也总好过我满山瞎跑乱撞不是?

  田山镇是一个小镇,当我来到这个小镇时已是第二日了。田山镇身处在大山之中,人口不多,只有两三条街道。不过今日我正好凑巧赶上了镇里的集市,所以街道上人头涌涌,街道两旁也摆满了小摊,卖什么的都有,有外边的小商品,也有山里人家拿出来的山货。

  山里的小乡镇,平时都是没有什么人的,可是一旦到了赶集的日子,那人就特别的多,是以前的十几倍都不止,这个或许也只有生活在山村里的人才会知道。

  话说我在人头涌涌的街道里转了好大一会儿,卖啥的都有,可却偏偏就是没有卖人参的。也问了好几个卖山药货物的摊主,问其有没有人参卖,几个摊主都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最后甩也不甩我,就好像我是啥怪人似的。

  天气热得让人窒息,我一个人在人群里面挤来挤去,加上一直没有找到卖人参的人,心里老大不痛快,最后,我就去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

  中午在旅店一楼随便吃了个饭,一脸愁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采参的人。想了想,于是我就向旅店的老板娘打听,问她平时赶集的时候是不是也很少卖参的?

  老板娘是个三四十岁的少妇,说话很爽朗的那种,人长得也还不错,最起码在这种山里头的小地方算得上是不错了。她说:“小兄弟这是特意进山来收购人参的么?”

  我点点头,问她:“是的,是想收购几只上等人参,只是我今天在街上转了一上午,连一支参都没瞧见,难不成不是每次集市都有得卖的?”

  老板娘听到这话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说:“小兄弟,瞧你说的,这人参哪会摆出来卖的呀,你得去找采参的人呗。”

  “啊?”我很好奇,心说这采参的人咱也不认识呀,去哪里找人呢?

  最后,经过老板娘告知,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田山镇每次赶集都会有采参人下来,身上带着参货,因为人参贵重,而且山里人也认为新鲜的人参是活的,有灵性,所以不会摆开来卖。不过,要想找到卖人参的人也容易,听老板娘说,卖人参的人都会站在街上喊棒槌,这种人就是卖人参的了,因为棒槌是人参的土称,又或者叫山货、地精。

  听到这话,我这才明白了过来,怪不得我转了一上午也没见到地摊上有一个卖人参的,感情这野人参压根就不会明面里摆出来的啊。

  当下我就道了声谢,急忙再次钻进了人头涌涌的集市里,开始寻了起来。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