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风水怪谈

返回首页民间风水怪谈 > 第九十九章 古宅惊魂

第九十九章 古宅惊魂

  大家一听,可不都吓坏了么,一双双眼睛望向我。最后还是余雷先说话,他说:“大师,这都没人住的房子了,哪里会有古怪呀,难不成在这房子里过夜还会有猛兽么?”

  亦不凡和刘文静也表示认同余雷的话,只有周老皱着眉头问我是不是看出问题来了。

  我点点头,于是对大家说:“这房子毫无人气,且阴气缠绕,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房子搞不好会是一栋凶宅。所以,大家最好还是别进去了,否则出了事可就后悔都来不及喽。”

  被我这么一说,可把刘文静这个女生吓坏了,顿时“啊”的一声尖叫,就从门口窜了回来,吓得是花容失色。而亦不凡显然也是吓了一跳,满脸惊恐的指着眼前的大门,问我:“先生,你可别开玩笑啊,要不然可真会吓死人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开玩笑,这房子真的不正常。”

  这时,余雷看到亦不凡那后怕的样子,于是一脚踹到他屁股上,骂道:“亦不凡,有点出息好不好,你可是大学里的研究生,哪能相信这些鬼鬼怪怪的把戏啊。”说完,他就转头对我说:“大师,你骗镇里那个店老板可以,但是想在我们面前装神弄鬼可不行,要知道这世上哪来那么多鬼神啊,这是封建迷信。”

  见他这样说我,我也不生气,笑道:“你知道刚才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摔倒么?是不是被一阵风给吹倒的?那叫夺命阴风,虽然我暂时还看不出这栋房子究竟哪里有问题,但是这是一栋凶宅是肯定的。信不信由你!”

  这下不仅亦不凡和刘文静满脸惊讶,就连老教授周老都感到震惊,亦不凡急忙问余雷,你刚才真的是被风给拌到脚摔倒的?

  余雷又一脚踹到亦不凡的大腿上,骂道:“风,有这么厉害的风么?你相信风能把我给吹倒么,白痴!”说完,他也不管大家是否愿意留下来过夜,自己独自就闯进了大门。

  看到余雷进去了,亦不凡看了一眼我,然后也跟着进了门。而刘文静相对来说是女生,胆子可没这么大,问周老要不要进去,还是就在外头过夜?

  听到这话,周老便转头对我说:“先生,我看这房子的确很正常,总比在林子里过夜安全许多,要不我们今晚就住在这吧?”

  见他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也知道再劝下去也未必有用,毕竟他们可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虽然周老对阴阳之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是理智上更相信科学观。所以,我只得叹了口气,心道那就让你们吃点亏吧,省得你们不听我的劝言。于是我说:“房子的确是有问题,但是你们若一定想在这过夜的话,只能劝你们多加小心了。”

  凶宅分为两种,一种是风水原因形成的大凶,住不得人,还有一种则是房中横死过人,凶魂徘徊不去,若后有生人居之,必受凶魂缠绕,住之不得。

  而眼前这栋老宅,暂时我也还看不出具体是哪种凶宅,不过,单从开门时就出现夺命阴风来看,我可以断定这房子有古怪,绝对不适合生人常住。

  也就因为如此,所以我多留了一分小心,毕竟大家一路同行,总不可能扔下他们不管吧,所以也只好跟着他们住进了此宅,心想有我在,还是可以保证大家安全的。

  进入大门,里面是一个宅院,院子里也长满了杂草,显得很荒凉,穿过院子,就是正屋了,屋内散乱着一些木板之类的东西,尽是尘埃,显然是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住过了。

  不知道是不是天色太暗了的缘故,屋内黑洞洞的,阴气森林,已经早已破烂的门窗不断的吹着阴风,让人不寒而栗。这时,前面的余雷突然指着左边黑漆漆的墙角大叫一声:“鬼啊!”

  这可把大家吓了一跳,林文静吓得最惨,带着哭音惊叫一声,一下就窜到了我的身后。而我也心里一惊,急忙掐出指决,准备上前应付。

  可是这时前面的余雷却猛地笑了起来,说你们怎么这么胆小,这都能吓到你们。

  显然,这是余雷的恶作剧,林文静一见到余雷捂着肚子狂笑,就上前生气骂他:“你这个怎么这么坏,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余雷说:“这能怪我么,是你们心里有鬼,才会被鬼吓着。”

  看着他们相互打闹,我苦笑了一下,心说等下真闹起鬼来,就有你们好看的了。

  进了屋,大家闹也闹够了,便开始用地上的木板在老宅里头生了一堆火,火很大,整间客厅都照得通亮。几个人围着一起吃了些干粮,林文静还对这前余雷的恶作剧生着气,一晚上都不跟余雷说话,倒是跑到我旁边坐了下来,问我这间房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我告诉她,今晚别一个人乱走,就在客厅里睡,听到了动静也别好奇。听我这么一说,她吓得小脸都白了,说:“动静?难道这儿真的有鬼吗?”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时,一旁的余雷听到我们的谈话,就说:“林文静,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真相信有鬼啊?哈哈……”冷嘲了几句,然后他就拍了拍手上的干粮碎末,然后说:“你们就在这儿的地上睡着吧,我去房间里找床睡!”然后就从包袱里取出一支手电就离开了客厅,一个一个的房间寻了起来。

  我本还想劝他几句,哪知他根本就听不进去,最后我也只好作罢。然后我们也开始将木板铺在地上,准备休息。

  赶了一天的山路,大家都十分的疲劳,往地上一躺,很快就犯起了困。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亦不凡还有周老的鼾声。当然,我也很困,但却心里总是提心吊胆睡不塌实。

  躺在地上望着门外的夜色,此时夜色正浓,一轮明月已挂高空。月光下的深山地头,更是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披满银色光茫的山脉夜雾缠绕,毫无一丝人气。院子里里外外一片死静,除了那两个人的鼾声以后,听不到任何半点声响。静,死静。也正是因为这种死静,让我心里更加的不安。

  我转了个身,接着看到林文静竟然也没有睡,此时正睁着眼睛望着我呢。

  见她没睡,于是我就问她,为什么还不睡?

  林文静指了指我身后,说:“我……我刚看到有个小孩站在你的身后!”

  一听这话,我吓了一跳,有小孩站在我身后?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儿荒山野林的,哪里来的小孩呀?难道是鬼?

  想到这里,我猛地回头,可是背后什么也没有,只有从门外照在地上的淡白色的月光……

  这一下我哪还能继续躺着呀,急忙坐了起来,问她:“你没有看错吧?哪有小孩啊?”

  此时林文静也坐了起来,浑身都有些打颤,她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个小孩站在你后面,六七岁的样子,没看清穿什么衣服,也不知道是男孩是女孩,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就溜到门外去了。”

  “啊?”听到这话,见她指身体门外,于是我赶紧一轱辘从地上站了起来,冲到了大门外。可是门外一片死静,月光下只能看见院子里四处杂草丛生,可是却没有林文静所说的那个小孩。

  我心有疑虑的回到屋里,叹了口气说:“没有见到你说的小孩。”

  林文静后怕道:“陈先生,我看到的不会真的是鬼吧?”

  说到这,她的脸都变了色,显然是吓得不轻。

  看到她吓成那样,于是我安慰她,不要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可是就在这时,林文静突然大叫一声:“谁!”

  我顺着她的的目光往前一看,客厅上方却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黑影,这时,那个黑影慢慢走了出来,原来竟是余雷。

  林文静一见是余雷,就气的要骂他:“余雷,你这鸟人怎么三更半夜跑出来吓人啊,你这人太坏了!”

  这时,周老和亦不凡也被林文静刚才那句惊叫声给吵醒了,揉着眼睛问余雷:“余雷,你不是在房间里去睡了吗,怎么跑出来了?”

  哪知余雷却站在我们面前皱着眉头,也不说话。眼睛朝四周乱看,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看到这里,于是我就问他:“你在找什么?”

  余雷抓了抓脑袋,皱着眉头说:“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孩跑出来了?”

作者新书《捉鬼记》http://www.ziweishuwu.com/zhuogu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