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1 这个女人不洗澡

01 这个女人不洗澡

  这个女朋友是网上认识的,准确来说是贴吧认识的。

  那天晚上我无聊刷帖子,很快就被一个帖子的标题给吸引了。这个帖子的标题是:姐从来都不洗澡,你们会嫌弃我身上的味道吗?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个抠脚大汉,结果点进去却发现楼主的头像是一个九分女神,性别也是女的。

  不过我也知道这头像不可能是楼主,楼主就算真是女的,肯定也是一个水经验的丑女屌。

  我当时也确实是无聊,就饶有兴致的看起了大家的回复。

  大家都挺能侃的,有人说不会嫌弃,有人劝楼主快去洗,还有个奇葩居然说他也两年没洗澡了,希望能和楼主成为一对脏命鸳鸯。

  看了会儿,觉得没啥意思,不过小手一抖、三分拿走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我就随手回复了一句:嫌弃你麻痹,有本事你他妈来熏死老子,臭味还是骚味啊?

  回复完,我关了贴子,熟练的打开快播,准备和远在日本的老朋友们见见面,来一发。

  刚打开小电影,我的qq咳嗽了两声。

  我这人没啥交际圈,也基本不会有人加我,当时我以为是哪个群把我给踢了,就随手给点开了,结果却是提醒好友验证。

  是一个网名叫'性感不是骚'的女人加我,这可把我给乐坏了,我都多少天没和女人聊过天了,我赶忙给同意了。

  当时我还特意看了下她的资料,居然和我是同城的,她的签名挺吊的:虽然我很骚,但我想做个好女人,可惜永远不可能…

  诶呀妈呀,这签名一看就是约炮的节奏啊。虽然我没约过,但并代表我就是个君子。

  我正准备跟她打个招呼,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她叫我猜她是啥味道的。

  我没整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我立马感觉膀胱一阵收缩,差点给吓尿了。

  卧槽,这个不会就是刚才那个发帖子说自己从来不洗澡的楼主吧?我是嘲讽了她,可是我根本就没留自己任何联系方式啊。

  不知道她怎么有我qq的,感觉挺邪乎的,不过很快我就调整好了心态,指不定是我哪个老朋友?

  我回了她一句: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qq号的?

  她说网上找的,她说一搜我的过往发言就找到了。

  听她这么说,我立马一阵尴尬,我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我还是个邮箱狗,经常留邮箱求种字,而我留的邮箱就是qq邮箱,所以找到我qq很正常。

  说真的,当时有点脸红,不过我脑子反应快,我很快就跟他说我前段时间qq被盗了,最近刚找回来。

  为了转移话题,我立刻问她是不是真的从来都不洗澡。她给我发了个傻笑的表情,然后说是,她还问我会不会嫌弃她。

  我手上在键盘上敲着不会嫌弃,心里则在那琢磨着这女人既然是用来约炮的,那就得往见面啊、请客吃饭啊这方面引。

  所以我很快又给她发了一句话:虽说我真的不会嫌弃,不过说真的,我才不信你从来不洗澡呢,哪有人从来不洗澡的啊,有本事你让我闻闻?

  发完这句话我心里有些忐忑,万一这女人并不像我想的那么放荡,而是个传统女孩,那我可能没机会再聊下去了。

  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就让我坚定了她是个骚货,她问我:你想闻我哪里呀?

  我寻思着该回答闻她奶子、屁股还是鲍鱼呢?

  不等我回答,她又对我说:随便你闻我哪里好了,我在康复路这边,你来找我好了,来了你就信了。

  康复路我倒是知道在哪里,离我倒不是很远,看来她也看了我的qq资料,知道我和她是一个城市的。

  心里有点蠢蠢欲动,真想立马打个车杀过去,不过我还是有点犹豫。因为康复路那里虽说也算市区,但其实挺偏的,类似城中村,那地方治安不好,不怎么太平,要是碰上个讹钱的不好跑。

  就在我犹豫间,她又给我发了一句话,她跟我说:我的电话是151…到了打我电话,喊我小骚就行。

  看到小骚两个字时,我的胯下一下子就起了反应,我甚至可以隔着电脑屏幕闻到小骚身上那扑鼻而来的骚味了。

  抱着宁可被讹,也不能错过一个绝佳炮友的原则,我只带了几百块钱,然后在腰上别了把水果刀就出了门,打了个车直接朝康复路赶了过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到了康复路,大冬天的怪冷的,路上也没什么人,我猫着腰躲在路头子的角落那扫了一圈,很快我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路灯底下确实站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穿了一身绿色的毛绒大衣,刚好裹住了屁股,下身则是件黑色的打底裤,脚踩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虽说颜色搭配有点怪异,但整个人确实挺有气质。

  她的影子在路灯底下拉的老长,哪怕是冬天也看得出来她那无比性感的身材。而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我还是认出来了她,她长得和之前看到的头像一个样,真的很美,柔顺的长发披在肩头,晚风吹拂,这他妈的哪里是水经验的丑女屌啊,这他娘的真是女神啊!

  女神也需要约炮?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怂了,我还从来没玩过这么有档次的女人呢。

  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我快步绕到了她的身后,拍了下她的肩膀,轻轻喊了声小骚。

  她转过头瞥了我一眼,然后问我是不是就是刚才和她聊天的那个人。

  我用自认为最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她问我怎么称呼,我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了她,我说我叫王维,她莞尔一笑,问我是不是会吟诗。我没说话,就是冲她笑了笑,心里却在那琢磨着吟诗我不会,淫湿倒是可以,等会有机会保准把你淫的一身湿,看你洗澡不洗澡?

  想到洗澡,我下意识的就凑着鼻子在小骚的身上轻轻嗅了嗅。

  小骚也看到了我的这个动作,她也没跟我生气,只是眨着她那水灵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问我能不能闻出来是啥味道。

  你还别说,仔细一闻,貌似小骚的身上还真她娘的有味道。

  这味道挺奇怪的,具体什么味儿我也说不准,反正不是臭味。至于是不是骚味我就不好判断了,有点儿像,但是又不是那种让人作恶的尿骚味,而是一种还挺诱人的淡骚,有点像是桂花香,反正挺好闻的,应该是喷了什么特别的香水吧。

  我挠了挠头,然后跟她说挺好闻的,不像是长期不洗澡留下来的味道。

  小骚说信不信随我,反正她长这么大就没洗过澡,不信拉倒。

  听了她的话,我挺纳闷的,女人都是爱干净的,至少在别人面前都表现的很爱干净。小骚这么一个大美妞,怎么却一个劲的强调自己从来都不洗澡呢?

  脑子有问题?要是真是这样,我把她给日了的话,算不算犯罪啊?

  管她呢,上了再说。

  于是我就颇为暗示的对她说:"小骚啊,大晚上的你把我喊出来,就是为了证明你从来都不洗澡?你一个弱女子,就不怕我是坏人,欺负你?"

  小骚咯咯一笑,然后对我说:"我从来都不洗澡,如果你连这都不怕,还敢欺负我,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听了小骚的话,我心底一阵暗喜,今晚这一炮看来有戏!

  于是我赶忙跟她说外面太冷了,要不我们去附近开个酒店好好聊聊,小骚说不用那么麻烦了,她的住处就在附近,叫我去她那里。

  我寻思着腰上别着刀子呢,而且身上就几百块钱,没啥怕的,所以就点头答应了。

  在小骚的带领下,我们穿过了两条巷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家名字叫'相约'的招待所的门口,小骚说她在这里包了一间长期住房。

  美女长期住招待所,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小骚会不会是个小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