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2 卫生间的洞

02 卫生间的洞

  小骚长这么漂亮,还这么有气质,就算她真是个小姐,那我也得上啊。像小骚这种档次的,别说是浴城小发廊了,哪怕是大的会所我估摸着都找不出来几个。外表清纯俏皮,骨子里骚媚,实乃尤物。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等会做的时候一定得戴着套子,如果小骚真是个小姐,如此自暴自弃的在小招待所单干,十之八九是身上有病。

  好在我机智,来的时候口袋里就揣了套子。

  悄悄捏了捏口袋里的套子,然后我就跟着小骚进了这家招待所。

  也不知道是打烊了,还是这里基本没什么生意,招待所里实在是太冷清了,甚至连个灯都没开,黑窟窟的,唯有吧台那有一丝亮光,是一台开着的电脑屏幕发出来的亮光。

  小骚应该确实是这里的常住者,她径直带着我穿过了吧台,朝楼上走了过去。

  在经过吧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瞥了眼吧台那里。老式的台式机前坐着一个老妇女,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脑屏幕,然而电脑屏幕上除了纯黑色的屏保,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我做贼心虚,还是她们真的将我当成猎物了,直觉告诉我,这个老女人在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我。

  管它呢,已经到了这一步,哪有鸣枪收兵的说法,我理都没理这老女人,直接和小骚上了招待所的二楼。

  粗粗扫了一眼,二楼有大概六七间房,小骚带我去了最里面的一间,她说这就是她的住处。

  一进屋子我就闻到了一股蛮奇怪的味道,怪香,和小骚身上的味道一样。我仍然觉得这是什么香水散发出来的,而不是小骚长期不洗澡造成的。当时我甚至还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可别是啥迷药啊,所以我特意减少了呼吸。

  小骚将房门给关上了,她用她那水灵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跟我说今晚留在这里可以,不过得答应她一个条件。

  当时我急着想好好玩弄小骚的身体,什么条件都要应下来啊,所以我赶忙点了点头叫小骚尽管提。

  我原本以为小骚要提什么不得同房,或者她睡床我打地铺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条件。结果小骚却给我提了个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要求,她说我这个人挺合她眼缘的,不管是一夜情还是长期交往,她都愿意试试。但我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那就是不准在她这里洗澡,甚至不准我在她这里洗手洗脸。

  听了小骚的要求,我实在是纳闷,这个女人难道还真以脏为荣不成?

  不过虽然心里无比好奇,但是我也没想太多,先打一炮再说。所以我立刻点头应了下来,然后壮着胆子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我见她没反抗的意思,轻轻的就将手移到了她的腰上,本来想顺手移到她屁股上的,但我终究不是那种色胆包天的人。

  轻轻的摸了下小骚的腰,我夸了句她的身材真好,然后问她敢不敢和我玩个游戏。

  小骚用她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什么游戏,我说我们玩微信里的摇骰子,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

  她问我什么惩罚,我见她都说什么一夜情了,就没怎么顾忌,我就说输一次脱一件衣服。不过我这人好面子,所以就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我说我可不是想看她的裸体,我只是想看看她脱了衣服后身上到底有多少污垢,如果常年不洗澡的人,身上一定很多灰吧?

  小骚很魅惑的冲我一笑,说了声我真猥琐,然后就点头应了下来,说谁怕谁。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水到渠成的上了床,各自拿着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微信,摇了起来。

  我这人以前运气一直不错,但今天不知道咋了,一上来就点背,连着输了五六把。

  愿赌服输,我就在那脱啊脱,好在是冬天穿了不少衣服,不过饶是如此,很快我就只剩下一件大裤衩了,好在有空调倒也不冷。

  妈的,当时真是尴尬死了,毕竟我年轻人火气大,就剩件大裤衩时,老二都翘起来了,把内裤顶得老高。

  不过小骚倒挺淡定的,她只是悄悄瞥了一眼我的裤裆,然后若有若无的轻轻一笑,估摸着是看我尺寸不小,觉得今晚有得爽了。

  就在我寻思着索性再输一把,将内裤也输掉,然后就提枪上阵时,我的运气却他娘的一下子来了。

  运气的天平一下子向我倾斜了过来,小骚开始连着输了,很快她就当着我的面脱掉了绿色的大衣,脱掉了一件毛衣,然后又脱掉了打底裤…

  没一会的功夫,小骚就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胸罩,和一件紫色的蕾丝花边的内裤了。

  不得不说小骚的身材是真心好,她的胸部算不上的大夸张,但是很丰满,而且无比的坚挺,屁股也是浑圆,真是太勾人了。

  而且我发现当小骚脱掉了外套后,那股诱人的淡骚味越来越强烈了,貌似不是什么香水,而是真的是小骚身上发出来的?

  我真想搞清楚这到底是啥味道,难道小骚是为了保留这特殊的体骚而不洗澡的?可是看小骚的皮肤非常雪白滑嫩,也没有污垢,这也不像常年不洗澡的人的皮肤啊。

  就在我纳闷小骚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说自己不洗澡,身上的这奇特味道又是怎么一回事时。她突然将手机往床上一扔,然后跟我说手机没电了,不能继续玩游戏了。

  我勒个大曹啊,你她妈的内裤和胸罩还没脱呢,老子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不玩了?

  妈的,不玩就不玩了,老子直接上了你!

  我欲望一下子就上来了,于是直接朝小骚扑了过去,小骚确实玩的开,她并没有反抗,我一下子就将她压在了身体底下。

  当我将嘴凑到小骚的脖子上准备亲吻她时,一股让人神魂颠倒的怪骚味涌进了我的鼻子,把我的荷尔蒙全部激发了出来,我伸手就准备将小骚的胸罩和内裤给扒下来。

  不过当我的手刚碰到小骚的乳沟时,我突然感觉胯下一热,貌似有东西喷了出来。

  黏黏的温热液体,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日,我缴枪了!

  草,我这是早泄了?

  我这人身体很好,所以那方面能力挺强的,这种早泄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可能是因为小骚太诱人了,而我也太紧张了吧。

  麻痹,尴尬死了。可是射都射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原本是打算装着什么也没发生,然后尝试着重新崛起的,不过恢复能力哪有那么快啊,就算小骚的身体再诱人,但我的下面还是越来越疲软,半分钟之后就瘫了。

  这可不能被小骚给发现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于是我厚着脸皮跟她说不行,我习惯了做之前得洗个澡,不然身体不舒服。

  小骚看着我,很坚决的说不行,要洗我出去洗,洗完也别再来找她了。

  妈的,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居然连澡都不让洗,真不怕脏啊?

  我暂时也没法玩,又不想失去这性感的玩物,所以就跟她说那我先适应一下,我们先休息休息,等我适应过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床了,就没有必须洗澡的心理负担了。

  小骚点了点头,然后很有深意的瞄了眼我的裤裆,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我的不正常。

  好在她也没有点破,然后就拉了被子闭上了眼,我也假装休息的躺在了她的身旁,不过下面黏黏的,真jb难受。

  闭着眼睛睡不着,又不好意思说话,生怕一开口就露馅了,脑子里就在那不断的想着日本的小电影,想让老二快翘起来,可是今天它真让我失望。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好像听到了淡淡的呼吸声,小骚貌似睡着了。

  不过我没敢立刻就动,又在那躺了一刻钟的样子,确定小骚真睡着了后,我赶忙悄悄下了床,打算去卫生间处理下内裤,然后缓一缓东山再起,一定要把小骚给搞爽了。

  蹑手蹑脚的进了卫生间后,我赶忙把内裤给脱了,然后轻轻打开了水龙头,正准备洗洗,结果却发现压根就没水!

  我擦,水都没有,小骚来真的?她真不洗澡?甚至都不用水?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小骚逗我玩,把阀门给关了!

  于是我就蹲下身子打算找水管的阀门,很快我就在身后看到了阀门,刚打算过去拧了试试,我突然发现在墙上有个大拇指盖大小的洞。

  这招待所蛮古老的,所以墙上出现老化的洞也正常,但我还是出于好奇的将眼睛凑了上去,我想看看这洞到底多深,会不会直接穿过了墙壁,要是能透过这洞看到隔壁有美女在洗澡,那不是爽歪歪了?

  把眼睛贴在这洞口,我并没有看到隔壁的情况,就是看到一片奇怪的颜色,中间是褐红色,周围则要红上不少,就好像是用什么红色的东西将洞给堵住了。

  可能是房东堵的吧,就在我琢磨着要不要找个东西将这洞给捅了试试时,我脑子里突然涌起一股念头。卧槽,这个洞的对面不会是个摄像头吧?先偷拍,然后讹我钱?

  我这人疑心重,虽然这种情况的概率并不大,毕竟这洞有点太明显了,但是我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想到这里,我又好奇的将眼睛朝洞口移了过去,刚要仔细再看看,我的肩膀上突然搭了一只手。

  由于当时太紧张了,吓了我一跳,所有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

  很快我才发现,原来是小骚的手,她正在一旁盯着我看呢。妈的,这女人走路都不带出声的啊,我都没察觉到她走进来。

  我慌忙将裤衩给提了起来,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小骚也没说话,只是将我拉出了卫生间。

  出了卫生间,她也没问我干嘛去厕所,她只是问我是不是发现了。

  小骚所说的发现肯定就是那个拇指大小的洞了,我点了点头。

  她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说没什么,红彤彤的,洞口的那边好像被堵住了。

  听了我的话,她突然将我往床边上拉了拉,然后小声对我道:"王维,你有没有发现洞的那边的形状很像一个东西?"

  我不解的看了小骚一眼,像个东西?像什么啊?

  就在我纳闷间,小骚又轻声对我说了两个字: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