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3 怪斑

03 怪斑

  眼睛。

  听到这两个字,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咋滴,那个瞬间我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

  那个洞的背后真的盯着一只眼睛?我刚才和一只眼睛对视了?

  可是我看到的明明是红色的啊,怎么可能是眼睛?

  我忍不住问小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家里卫生间有个被偷窥的洞,她为什么不找房东说明情况。

  小骚跟我说隔壁住的是房东的儿子,他得了精神方面的怪病,而且还有红眼病。她说她之前找房东提过,现在房东一个月只收她一百的房租,而她又基本不去卫生间,所以对她影响不大。

  听了小骚的话,我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立刻就相信了小骚的话。小骚她说自己常年不洗澡,身上还有奇怪的味道,隔壁又住了个喜欢用洞偷窥的神经病,这听起来也太不现实了吧?

  不过我也没去求证什么,感觉这里怪怪的,我还是尽快和小骚打一炮,然后离开这里吧。

  一想到打炮,我这才反应过来JB还没洗呢。可是小骚现在醒了,我可不能当着她的面去洗,干脆就不洗了,直接做吧。

  于是我尝试着酝酿了下老二,貌似有点反应,我一阵窃喜,赶忙搂着小骚重新上了床。

  上了床,我立刻就低头吻小骚的脖子,小骚确实骚,她挺配合的扭了几下身子,把我弄得欲火焚身。

  我感觉全身火热,可是很快我就尴尬了起来。明明欲望那么强烈,可是我居然硬不起来!

  可能是总感觉卫生间里那个洞背后真的有双眼睛在盯着,太紧张了吧,我又尝试了几下,还是硬不起来!

  一时间我有点不知所措,小骚很快就瞧出了我的状况,她问我是不是还没适应好,说实在不行就算了,说我可能太累了,状态不好。

  麻痹啊,被一个美女说不行,太丢脸了,可是我居然真的不行!

  我也没办法继续打肿脸充胖子了,我只得勉强笑了笑,然后说最近经常熬夜确实太累,要不再休息休息。

  小骚冲我笑了笑,然后把脑袋枕在了我的胸口,说单纯的睡觉其实也蛮好的。

  然后小骚就闭上了眼,貌似真的开始睡觉了。

  我动都不好意思动,不得不尝试着休息。可是脑子里一直想着卫生间里的那个洞,闻着这淡淡的香骚味,我哪里睡得着啊。

  于是我就继续在那想岛国的小电影,想看看能不能重振雄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我居然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天都亮了。

  我赶忙扭头看了下身旁,如果小骚还没醒,我就吃吃她豆腐,毕竟昨晚都没爽到。

  结果我愣住了,我的身旁空空如也,小骚根本不在床上。

  我又喊了两声小骚,还是没有回应,当时心里估摸着小骚是不是去给我买早餐了,心里还美美的,难不成一晚的空炮都俘获了小骚的芳心?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拿起一看,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一段话:我去上班了,白天都不会出现。我对你挺有好感的,如果你同样挺喜欢我,那就等我晚上回来。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就算了,钥匙就在旁边,离开的时候帮我锁下门,钥匙就放你那吧,我相信你。

  放下纸条,我发现柜子上确实有把钥匙。

  没想到小骚和我住了一晚上,就这么信任我了啊。

  说实话,小骚长这么漂亮,我怎么会不喜欢她呢?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卫生间的墙壁上的那个洞,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最终我决定还是先离开,晚上再过来看看。

  然后我也没再去卫生间看,直接就出了房间。

  就在我锁门的时候,隔壁的房门突然吱呀一声给打开了,我下意识的就扭头看了过去,想看看里面住的到底是谁,小骚说住的是个有偷窥欲望的神经病,我倒想看看她是不是骗我的。

  等了几秒钟,我却没有看到有人从那个房间里出来。

  心里正奇怪呢,门都开了,咋不见人出来?

  我索性将房门给锁上了,然后来到了隔壁房间的门口,先是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确实没看到人。

  当时我也没想太多,直接就将脑袋伸进去张望了起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这种招待所的房间也不大,我直接就看到了里面的床,卧室里好像一个人没有。

  既然没人,那门怎么还开了?

  很快我就将视线投到了门旁边的卫生间,可能是开门的时候尿急了,人进厕所了?

  这是唯一的解释了,如果不是这样,除非是…我看不到开门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不敢想了。

  当时真想冲进卫生间弄清楚状况,但一想到小骚提到的红眼神经病,我就有点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后脖子热热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对着我哈气。

  妈了个逼的,当时我彻底愣住了,尿差点都吓出来了。

  动都不敢动,感觉真的有什么东西站在我背后似得,不会就是刚才从房间里开门出来的那个东西吧?

  总不能就这样站着吧,我撒腿就准备跑,不过刚要启动,我感觉到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忍不住猛的扭头朝身后看去,这才发现身后真的站了一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他的个头不高,鼻子刚好到我的脖子,所以刚才确实是他在对我哈气。

  麻痹的,原来是个人,吓老子一跳,也不知道啥时候走过来的,装神弄鬼的。

  我瞪了这个老头子一眼,然后问他干嘛躲我身后一声不吭的。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很低沉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就不要瞎看,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

  说完,老头子就直接走进了房间,然后将门给关上了。

  我就欲跟他理论理论,但很快又感觉有点不对劲,二话不说,直接就下了楼。

  下了楼来到吧台前,我看到昨晚那老女人还坐在电脑前,我忍不住过去对她道:"大妈,我跟您打听个事啊。"

  那大妈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回应我,我就继续对她道:"大妈,你昨晚也看到了,206那女的是我女朋友,她在这住了有些日子了吧?其实我跟她交往还没多久,我能打听点她的事情不?"

  大妈直接说她要尊重住户隐私,哪能随便泄漏的。

  我赶忙掏出了一张毛爷爷放在了吧台上,大妈心领神会,叫我问。

  我赶忙问道:"你知道我女朋友是干啥工作的不?"

  大妈很简单的跟我说我是她男朋友,我都不知道,她怎么知道。

  我就继续问:"我女朋友说你儿子就住在她隔壁,是不是?你儿子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

  听了我的问题,大妈的表情有点不悦,不过也没真跟我生气,而是对我点了点头,看来小骚并没有骗我。

  我赶忙继续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一老头进了你儿子房间啊,会不会来小偷了?"

  大妈对我说道:"那是我家老头子,去看自家儿子,哪来的小偷!"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刚才是自己吓自己了,我本打算继续问问小骚的情况的,不过大妈不想搭理我了,显然是我说她儿子和男人,她不高兴了。

  我也没纠缠,虽然心痛一百大洋,但还是快步离开了。

  出了巷子,拐了几拐,来到大街上,我随手就拦了辆出租车,打算先回家补个觉,然后再联系小骚,昨晚早泄加阳痿丢人了,一定要找个机会重新证明自己!

  刚上了出租车开了没多远,我发现那司机貌似一直在偷偷的瞄我,也不知道是我之前太紧张搞得疑神疑鬼了,还是咋的。

  又观察了一会儿,我确定司机确实老是看我,我就忍不住问他看啥呢。

  司机也是个实在人,他直接对我道:"兄弟,我刚才看你是从康复路那边出来的,昨晚潇洒去了?常来这里玩?"

  我刚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估摸着康复路那有很多淫窝,是个卖淫嫖娼的据点。

  很快,司机又对我说:"兄弟,你脖子上的斑是胎记,还是最近刚起的?如果是胎记那就成,如果是最近刚起的,我介意你还是去医院查查吧,我以前也拉过一个熟客,他经常来康复路这边潇洒,染上了性病,身上长的斑跟你这差不多,后来他死了。"

  听了司机的话,我愣了一下。斑?我脖子上可没什么斑啊,不过我也没太过紧张,我压根都没和小骚做,怎么可能染性病呢?

  我和司机笑了笑,也没多说话,很快就到了家,我一个箭步赶忙来到镜子前照了起来。

  往镜子前一站,很快我就发现脖子上确实起了几个斑,褐红色的,像是被人给狠狠的掐过了似得。

  盯着这突然冒出来的斑看了好一会儿,越看我越觉得有点不对劲,很快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瞅着这斑的形状怎么那么像眼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