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4 奇怪的少妇

04 奇怪的少妇

  越看脖子上的斑的形状越像眼睛,联想到在小骚那卫生间里的洞,以及小骚跟我说过的话,这下子我真的有点慌了。

  我赶忙将上衣给脱了,仔细看了下,好在身上没有,就脖子两边,一边一个眼睛大小的褐斑。

  不痛不痒的,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起了这两块斑,感觉对自己身体也没带来啥影响,但一想到之前那司机说过的话,他说以前有个人跟我起了类似的斑,后来那个人死了,我的心就静不下来。

  说实话,我这人太怕死了,我立刻上网查了起来。

  网上关于斑的说法挺多的,什么性病啊、皮肤病啊、遗传啊、中毒啊…甚至还有人怪吓人的,说是什么尸斑、鬼脚印…

  我好好想了想,觉得性病不太可能,毕竟我没和小骚做,遗传皮肤病也是扯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中毒。

  不过我在小骚那什么也没吃,怎么会中毒,难道是闻了小骚身上那奇怪的香骚味造成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如果不是的,难不成还真是什么尸斑、鬼脚印?我这人虽然不是什么无神论者,但大白天的,我还是不太相信那些歪门邪道的说法,那些基本上都是自己吓自己。

  研究了会,没啥收获,我的心里更紧张了,最终我还是拿上钱立刻杀向了医院,要是真是病,我可不想死。

  去了附近最大的医院的皮肤科,医生是个中年男人,看着还蛮有水平的,他对着我脖子上的斑仔细端详了一会,想了想,然后又端详了一会。

  看了个分把钟,然后他说不好判断这斑的由来,又叫我去做血检,说要看看是不是身体内部造成的。

  我知道医院就是变着法子让人做检查收钱,但我不得不按他说的去做了好几个检查。

  当我拿着好几个检查报告重新回到这医生面前后,他看了看我的报告,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说从检查来看,我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

  放在平时我要高兴了,没问题好啊。可是现在不一样,这斑明明都长出来了,怎么可能一点问题检查不出来?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我叫这医生再给我好好看看,他说真查不出来,最终给我开了个涂抹的膏子,叫我回家抹抹,如果一两天后这斑还不消失,叫我再回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我没有办法,只得离开了医院。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咋滴,出了医院我就感觉脖子开始痒,我忍不住挠了挠,越挠越痒,等我回到家照镜子一看,吓了一跳,之前只有两个斑,现在脖子上长了一片,都快连成一圈了,跟要把我的脖子给锁住似得。

  看到脖子上的这一圈斑,我一下子就慌了。医生说查不出任何情况,但是这怎么可能没事?

  我立刻用医生给我开的药膏子在脖子上抹了一圈,然后就让自己冷静下来,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首先我想到的就是小骚,这斑是见了她之后才长的,不可能和她没任何关系,我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的,但又怕反而会害了自己。毕竟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人为的,还是什么脏东西搞的。在没有弄清楚小骚和那个招待所的真正关系之前,我可不能自己先乱了。

  最终我决定去找找那个出租车司机,既然他说过之前有个人长了跟我一样的斑,说不定我能了解到一些对我有用的事情。

  时间紧迫,我戴上一条围巾将脖子给遮住,然后我就赶到了康复路那边。我知道的哥他们基本上都是在一个路段等客,只要我愿意等,一定能等到早上接我的那个司机的。

  果不其然,当我抽了半包烟,我总算是等到了那个的哥,当时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我赶忙跑了过去。

  的哥还认识我,他冲我笑了笑,然后问我去哪,我说想请他吃个饭,顺便问点事。

  的哥犹豫了一下,不过他人蛮热心的,刚好到了饭点,加上我比较诚恳,所以他应了下来。

  来到附近一个饭店坐下后,的哥就直接问我是不是关于脖子上那斑的事情,看来他也看出来了我的问题,这也正常,毕竟我和他的交集还是脖子上这个斑引起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他能不能说说他那个熟人的情况。

  的哥倒是个嘴快的人,他跟我说那个长斑死掉的人也是个司机,叫老张,非常好找小姐这一口,没事就来康复路那玩,后来有一天脖子上就莫名其妙的长了斑,也没去医院,几天后就挂了,圈子里的人都说是得了性病。

  性病,去过医院的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问的哥,老张除了脖子上长斑,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异常情况。

  的哥说一切正常,死的挺突然的,至少表面是这样的,至于老张在家里有没有异常情况,他们就不知道了。

  想想也确实,看来要想弄清楚具体症状,还得找个老张最亲近的人问问。

  我问的哥知不知道老张家在哪,家里有什么亲人。

  的哥说知道,老张家里还有一个老婆,没有子女。

  很快的哥又问我是不是想去了解情况,他劝我还是别去了,叫我如果真有问题还是尽快去医院。

  感觉的哥有什么话说不出口似得,我就叫他但说无妨。

  的哥说老张的老婆最近精神有点失常,老张死后,她经常莫名其妙的报警,说有人要害她,要强奸她,结果警察去了,压根就没人。

  看来老张媳妇确实脑子出了问题,所以的哥劝我不要去了,省的惹麻烦。

  我知道的哥是好心,但我还是得去弄清楚老张的情况和我到底一样不一样,所以饭后,我还是让的哥送我去了老张家。

  老张家在三楼,我来到他家门口敲了敲门,门上也没猫眼,过了一会儿房门就打开了。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长得还蛮漂亮的,穿了件蓝色的毛衣,那酥胸看着无比的丰满,前凸后翘的,家有如此尤物,那老张还整天出去偷腥,欲望也够强的。

  我刚要开口问好,这少妇却突然伸手关门,跟碰到了坏人似得。

  我眼疾手快,一把堵住了门,然后挤了进来,进去后我立刻开口说我不是坏人,我过来只是问几个问题。

  不过这少妇完全不听我的话,跟见着了鬼似的就往房间里跑,那丰腴的两个屁股蛋子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搞得我还蛮有征服欲望的。

  脑子里升起这个念头,我赶忙敲了下自己脑袋,人刚死了男人,我居然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该死。

  我用自认为最温柔的声音又跟少妇打了个招呼,叫她冷静,我说我是老张的一个朋友,过来真的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叫她不要害怕我。

  不过这少妇已经躲到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一个劲的在那对我说:“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你害死老张的事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你就放过我吧。”

  听了少妇的话,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害死了老张?她是跟我搞笑的吗?老子连老张长啥样都不知道!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来的哥说的不错,这少妇真是脑子出了问题啊。

  我一步步走向她,嘴上则叫她冷静,我说我们从没见过面,我怎么可能害她呢。

  少妇压根不理我,她用被子蒙住了脸,两个脚不住的朝我踢着,边踢还边在那求我放过她。

  当时我真的有些无语,一个疯女人,我能问出来些什么?

  就在我寻思着要不就算了,再另想办法时,这少妇突然坐了起来。

  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虽然眼神很空洞,但一双桃花眼依旧很有魅力,如果不是个疯子,我可能都要动心了。

  盯着我看了一会,少妇直接跟我说:“我知道我斗不过你,也拿你没办法,我累了。你不是想要我身体么,你拿走吧,我只是希望你占有了我身体之后,不要像对付老张那样杀了我。”

  麻痹,真是个神经病啊。老子是有点色,但至于强奸你吗?

  不过一个性感的少妇嘴上说着叫我占有她的身体,这听起来确实蛮诱惑的。可惜我此时完全没那心思,也不敢在老张家干这种龌蹉事啊,毕竟老张才走了没多久。

  我用最温柔的声音叫少妇不要怕,我叫她不要乱想,如果可以正常交流,我们就交流,如果她实在不想跟我说话,我就走了。

  听了我的话,少妇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好像一个女人突然被强奸犯赦免了后的庆幸。

  她看着我不说话,我看得出来她眼神里对我的恐惧。

  我无奈的笑了笑,看来真是个疯子,问不出什么来了。

  我起身就准备走,刚站起来,我突然发现少妇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

  按照的哥说的,估摸着少妇又要报警了。这一次,我可是真的出现在她家里的,而且我还是个陌生人,要是警察来了,我不好交代啊。

  所以我赶忙一把抢过了她的手机,嘴上则说着叫她老实点,我这就走。

  说完,我就准备关机,然后撤退。

  刚要关机,手机突然嗡嗡的响了起来。

  我下意识的就看了下来电提示,当我看到来电的名字时,我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毛骨悚然了起来。

  来电提示显示的是:老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