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5 舔我

05 舔我

  看着老张的来电,我一下子就蒙住了。

  虽然我不知道老张的号码,但潜意识里我就觉得这是少妇的老公,也就是死去的老张。

  老张没死?还是…?

  或者是老张的手机被别人拿去用了?

  我不知道是哪一种情况,但是心理慌得很,拿着手机有点不知所措。

  我将目光投向少妇,我发现少妇也在疑惑的看着我手上的手机,显然她也没想到会有人给她打电话。

  我寻思着要不要接呢,如果真是老张没死,那我就可以问问斑的问题了。

  可是假如不是呢?

  寻思间,电话就挂了。

  很快又进来了一条短信:怎么不接电话呢?我十分钟后到家,给我开门。

  看完短信,我更莫名其妙了,真是老张回来了?是人还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情况,我这出现在别人家里可不好啊。

  我随手将手机扔给了少妇,然后就跑了出去。

  跑出去后我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来到楼梯口的一个角落躲了起来。

  我倒要看看来的是谁,如果真是没死的老张,那我再出现问问他情况。

  确定我所在位置不会被发现后,我就耐心的等了起来,只要是上三楼的人我都能看见。

  等了一会,我听到了脚步声,我赶忙全神贯注了起来。

  很快,我就看到一个人走了上来。

  当我看到这个人时,我愣了一下,这不是招待所那个老头子吗?

  老头子直接上了三楼,然后来到了少妇家门口,敲了敲门。

  看来刚才是这老头子打电话和发短信的啊。

  老头子就是老张?可是的哥明明跟我说老张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啊,怎么可能是老头子。

  就在我纳闷间,老头子突然闪到了门旁边,好像是不想让少妇看到他似得。

  躲到一旁后,老头子冲门口指手画脚了一下,搞的像是跟人在说话似得,真是莫名其妙。

  很快,房门就打开了,少妇探出脑袋说了句话,不知道说的什么。

  这个时候,老头子也一下子闯了进去,跟我之前闯进去的情况差不多。

  看来老头子也是想来了解情况啊。

  我想过去偷听的,最终还是忍住了,隔音效果好,根本听不见。

  我就在那等啊等,本打算等老头子走了,我再去问问少妇的。

  没一会儿功夫,我突然听到楼下面有人在哪尖叫,搞的动静还蛮大的。

  我这人好奇心也不小,没事爱凑个热闹。

  我寻思着老头子和少妇一时半会的也跑不了,所以就快速跑下了楼。

  来到楼下后,我看到楼底下聚集了好多人。

  他们都抬头向楼上看呢,我也跟着抬头看了起来。

  当我看到那一幕时,我膀胱一缩,差点尿裤子。

  我看到三楼的一个阳台上吊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她只穿了件红色的内裤,上身的衣服都被扒光了。

  她的脖子上吊着一根绳子,整个人悬挂在了半空中。

  这个女人正是那个性感的少妇,老张媳妇。

  少妇吊死了!

  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有点不敢看少妇的脸,生怕看到她那哀怨的眼神。

  这个时候我听到身旁有人在那议论:“诶,老张媳妇终究还是上吊了啊,是个守妇道的好女人啊,这年头见不着这种女人咯,快报警吧。”

  上吊自杀。

  知道老头子找少妇的我,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

  我想冲上去抓老头子的,但没那个胆。

  当时我很犹豫,想当个正义的好人,但更怕死。

  就在我犹豫间,我看到老头子从楼上下来了。

  他直接将视线投向了我,眼神直勾勾的,看的我心慌。

  我暗道一声不好,被发现了。

  而他则慢慢的走了朝我走了过来。

  也不知道咋滴,当时我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紧张死了。

  我想跑,但老头子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他没跟我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眼吊在楼上的少妇,然后很淡然的转身走了。

  在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年轻人,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要有好奇心,她是自杀的。

  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我感觉我有点怕这个老头子,他身上有一种让我很不舒服的感觉。

  等老头子走了,我也赶忙撤了。

  我直接打车回了家,到了家发现身上开始痒了。

  我赶忙把衣服脱了,一看身体吓了一跳。

  脖子上的斑已经蔓延到全身了,身上长了好大一片,看者着怪吓人的。

  我有点坐不住了,感觉邪门的很,立刻决定找个所谓的高人看看。

  我上网搜了下,什么大师、大仙、和尚道士的各种搜。

  很快我就看到有人说小雁塔那有个王大师不错,有点本事。

  虽然很多网友说他是骗钱的,但我还是决定去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啊。

  确定了王大师的住处后,我取了一千块钱就打车过去了。

  大师也是个中年男人,他一看到我,就跟我说我撞邪了。

  听了大师的话,我心中一喜,看来真是个高人啊。

  我赶忙叫大师说说我撞什么邪了,问他还有没有的救。

  大师没说话,只是朝我伸了伸手。

  我赶忙把手伸给了他,结果他并没看我的手,而是说看相要折寿的,他要费精力才能补回来。

  我这才反映过来是要钱的,我就给了他二百块钱。

  大师收了钱才问我有什么情况,我立刻把脖子上围巾拿了,让他看我脖子上的斑。

  大师看了后,也愣了一下,然后就在那说要死了要死了。

  大师一句要死了把我吓得不轻,一身冷汗。

  我叫他帮我想想办法,他问我最近是不是交了什么新朋友,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我寻思着我交了小骚这个朋友,也看了卫生间里那个洞,看来大师有真本事。

  很快,大师又跟我说还有得救,他说要给我画个黄金符。

  我叫他赶快花,结果他说黄金符要看心意,心意越大,效果越好。

  我问他什么叫有心意,他说至少一万块。

  日他妈的,敲诈呢啊。

  就在我很无助的时候,房门突然砰砰砰的响了起来,很快就有人将房门给撞坏了,冲进来五六个大汉。

  那些大汉冲进来就发飙了,直接过来揪住了大师。

  一阵拳打脚踢的,其中一个人在那对大师说:贼你妈的骗子,我大哥化了五万的黄金符,人还是死了,医生说是艾滋。

  听了这句话,我一愣,居然是个骗子啊,碰到人就画黄金符啊,亏得被我碰到了,没花冤枉钱。

  看着他们质问大师,我准备走的。

  结果大师一把抱住了我的腿,然后对我说:年轻人,我不是骗钱的啊,你这斑我真见过,只有死人身上才会有啊,是尸斑。

  尸斑。

  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其实是很慌的。

  但我在那对自己说,这是个骗子,我不能相信他。

  然后我就一溜烟跑了,重新打车回到了家。

  当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我晚饭都没吃,一个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没用,大师没用,我不会真要死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是小骚打来的电话。

  当看到小骚的电话,我当时倒没有慌,甚至优点庆幸,像是看到了希望似得。

  毕竟这斑是见了小骚后才长的,现在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倒不如和她好好谈谈。

  我立刻接起了电话,小骚问我在哪呢,怎么不去找她玩。

  我说我正准备找她玩呢,我说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表现。

  她叫我去她那,我可不敢去了,我就说她那环境不好,我说我们开房。

  她说不用了,叫我开门。

  我吓了一跳,问小骚什么意思。

  她咯咯一笑,说我开门不就知道啦。

  我下意识的就来到了门口,轻轻开了门。

  结果没人,我出来看了下也没见着人,就准备转身回去。

  刚转过身,我的眼睛突然被蒙住了。

  是一双冰凉的小手,同时还有咯咯的笑声。

  是小骚,我赶忙问她怎么知道我在这的,她松开了手,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叫我猜。

  猜她个乃子啊,我现在哪有心情玩这个。

  我直接板着个脸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我说如果她不说清楚了,就不让她进我家。

  她看着我,说她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跟着我,问我信不信。

  鬼才信呢,我摇了摇头。

  她又笑了下,然后说她是问康复路那的出租车司机,找到这的。

  这下子我信了,有这个可能性。

  我把她放了进来,她一下子就抱住了我的腰,问我今天在不在状态。

  小骚所说的状态自然是指那方面的了。

  我寻思着这真是个骚货啊,大老远的找我,就为了跟我做?看来她对我还蛮有信心的嘛。

  我点了点头,说我状态好着呢,一定不让她失望。

  当时我想的是,不管小骚是什么人,显然骚的很,要是我把她伺候好了,指不定能帮到我。

  然后我跟小骚说我出去买包烟,立刻就下了楼,我打算买点伟哥,一定弄死她,叫她听话。

  我火速跑下了楼,附近就有个成人用品的店,我直接买了盒伟哥吃了。

  然后我又买了好多打火机,毕竟我心里也是有点怕小骚的,我听说那玩意都怕火,如果真遇到情况,那也有防范啊。

  回到家,我看到小骚正坐在床上玩手机呢,我就上去抱住了她。

  你还别说,伟哥有点用,我感觉下面胀的很。

  我直接吻小骚的脖子,她却轻轻推开了我,问我这一次咋不想洗澡了。

  我说我洗过了,然后就脱她衣服。

  很快我又闻到她身上那淡淡的骚香味了,闻得我头晕晕的,当时一点都不怕了,只想做,感觉都憋死了。

  很快我就把她的上衣脱了,紫色的胸罩都快被雪白的浑圆给撑爆了,我忍不住的就想上去舔。

  不过小骚却勾住了我的脖子,问我怎么不脱衣服。

  我确实没脱上衣,只是脱掉了裤子,我怕她看到我身上的斑不肯跟我做了啊!

  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我喜欢穿着衣服干,这样爽。

  她呵呵一笑,然后随手就脱我的衣服,一把将我的围巾给扯了下来。

  这下子我脖子上的斑一下子就暴露了,一时间我有点尴尬。

  而她并没有惊讶,而是叫我把衣服全脱了,她说知道我为啥不脱衣服,叫我不要尴尬。

  我索性将衣服全脱了,一身的褐斑,自己看了都害怕。

  她冲我眨了眨眼,说她可以帮我,问我信不信。

  既然都被看到了,我也没啥好隐瞒的了。

  我直接跟小骚说,我身上这怪斑确实是今天刚长的,我问她她知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还说只要她能帮到我,我一定大发神威,满足她。

  她很妩媚的冲我一笑,然后叫我躺下。

  我就躺在了床上,然后她又叫我闭上眼。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闭上眼,但还是闭了。

  很快我突然感觉脖子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我似得。

  卧槽,舔的我真他妈的舒服。

  我忍不住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小骚在用舌头舔我啊。

  我立刻睁开了眼睛,不过小骚眼疾手快,立刻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她还说如果我看的话,就不帮我治病了。

  我只得闭上了眼睛,不过我还是好奇的问她在干嘛。

  小骚也没瞒我,她很魅惑的冲我笑了笑,她说她在用舌头帮我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