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6 老头赶尸

06 老头赶尸

  听小骚说真的在用舌头帮我舔,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绷住了神经。

  软绵绵的舌头在我的脖子上舔着,爽死了。

  我想开口问小骚为啥要用舌头给我舔的,但是又怕开口问了,她不舔了。

  很快她就舔到了我的胸部,当她舔到我的乃头时,我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也不知道我这是咋了,我居然再一次被舔的早泄了…

  马勒戈壁啊,老子一个猛男,居然再一次早泄了。

  我一下子就尴尬了,脸火辣辣的、红彤彤的。

  小骚很快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就是很舒服。

  她很古怪的笑了笑,然后问我是不是真的没什么。

  我说是,而她突然用小手轻轻拍了拍我小弟弟,然后说:“都湿了呢,还说没事…”

  诶,都湿了啊,尴尬死了。

  脸红红的,不知道说啥,这伟哥也太不给力了吧。

  很快,小骚又跟我说她好了,叫我起来。

  我赶忙起来了,看了下,你还别说,身上的斑真的淡了,隐隐有消失的架势。

  我一下子就心花怒放了,忍不住抱住了小骚,亲了她一口。

  然后我就问小骚她是怎么做到的,感觉挺奇怪的。

  她说就不告诉我,等我想起来我为什么会长这个斑,再告诉我。

  我说我记得啊,我去了她那里,然后就长斑了。

  小骚盯着我,然后问道:“然后呢?你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长这个斑。”

  我就继续说:“是不是因为看了卫生间的那个洞啊?”

  她说她不能告诉我,有本事我自己去查。

  我才不想去查呢,如果就这样好了,打死我我也不去小骚那里了。

  病好了,我的欲望就上来了,我想好好和小骚做一次,报答她。

  可是我发现射了之后,我就有点硬不起来。

  于是我就问小骚我能不能洗个澡,她说行,她会等我的。

  我立刻跑向了卫生间,脱了内裤就洗了起来。

  边洗,我边在那幻想,希望自己能尽快进入状态。

  可是我发现我就是进入不了状态,当时都失望死了,不知道怎么跟小骚说。

  突然,小骚开始喊我了,她说她有急事,要走了。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不能告诉我,如果我想她就去找她。

  当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能有啥急事啊。

  不过也好,要是让她发现我还是硬不起来,她肯定再也不理我了。

  发现心理一直在那想小骚,都有点放不下了,不过我还是做了决定,坚决不去找她。

  这个时候,我家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我以为是小骚回来了,赶忙过去开了。

  结果不是小骚,而是两个穿着制服的条子。

  我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问他们想干嘛。

  他们说有个案子,想找我了解下情况。

  我不知道什么案子,但还是把他们放了进来。

  他们先让我出示了身份证,然后问我今天下午是不是去梅园小区了。

  听到这,我立刻反应了过来,可能和少妇的死有关。

  既然条子都这么说了,肯定掌握了情况,我就点头承认了。

  然后我就说是去朋友家,了解情况的,既然是警察我也没多想,我说我还看到了个老头子去了那里。

  不过条子却说没什么老头子,监控里只拍到了我。

  麻痹,看来老头子还蛮专业的,躲过了摄像头。

  我一下子就慌了,这老头子不会是要嫁祸给我吧?

  不过条子很快叫我不要紧张,他们已经鉴定了是自杀了,只是想找我做个笔录,了解下少妇身前的情况,看是不是精神异常。

  没有办法,我也不想没事找事做,然后我就说我以前经常坐老张车,是个朋友,他死了,我去慰问的,我说少妇确实精神有点失常。

  然后条子就走了,等他们走了,我赶忙给小骚发了个短信,我问她到家了没有。

  小骚很快就回我短信了,她说她没回家,她给我准备了个惊喜,然后给了我一个地址,叫我去找她。

  小骚给的地址离我不远不近,半个小时的车程。

  想了想,我发现心里放不下她,而且也好奇给我什么惊喜。更何况,那里又不是招待所,不会有个变态的老头子。

  所以,我还是决定去看看。

  不过我没有立刻去,而是再一次去了王大师那里,我总感觉他还说有点门道的。

  当王大师看到我脖子上斑没了,他再次愣了一下,还问我请了什么高人,他也想会会。

  我没说什么高人,只是问了他一个问题,我问他如果我碰到了一个人,她从来不洗澡,还害怕水,那是什么情况。

  大师立刻跟我说,那是鬼,是被火烧死的,所以怕水。

  大师说的一本正经的,不过我也没完全相信。

  我找他只是想从另一个层面给自己一点胆子,所以我问他怎么对付这种玩意。

  大师说其实他真是个有本事的人,虽然骗过钱,但遇到真麻烦事,他有办法。

  很快大师给我画了一个符,说拿这个贴脏东西的嘴上,就行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大师为了证明自己,他居然没收我钱。

  拿着这个符,我立刻赶到了小骚给我的地点。

  是郊区,一个破旧的楼房。

  楼房的墙壁已经有些脱落了,应该没人住了。

  不知道小骚喊我来这里干嘛,又有什么惊喜。

  就在这个时候,楼房的门被推开了,小骚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门被推开,我貌似闻到了一丝烧焦味。

  当时我愣了一下,这里被火烧过?

  想到大师跟我说的被火烧死的鬼,怕水,我的心里一下子就发毛了。

  我不敢看小骚的脸,潜意识里想远离她,但是发现心里又有点舍不得。

  这个时候,小骚开口了。

  她对我说:“王维,这里是我曾经的家。我以前有个男朋友,我们住在这里,可是有一天这里着火了。”

  我紧张死了,当时真怕小骚说她是鬼,她要弄死我。

  我的手紧紧的握住口袋里的符,只要小骚一乱来,我立刻贴她。

  小骚很快对我继续道:“我和我男朋友很恩爱,那场大火中为了救我,他被烧死了,我很想他。”

  说到这里,小骚的声音哽咽了起来,我忍不住看向了她。

  她的眼睛都红了,泪珠沿着脸颊流了下来,看着很让人心疼。

  感觉小骚是真心难过了,她说她男朋友救她死了,所以她活着,她不是鬼?

  就在我寻思间,小骚突然对我道:“那场火是有人故意放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只要你帮我查出真相,我就嫁给你。”

  小骚说她要嫁给我。

  看着小骚那楚楚可怜的俏模样,我十分的心动,渴望去保护她。

  要是真能娶得这么个大美妞当老婆,那我不得幸福死?

  我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跟她说我一定会帮她的。

  小骚将脑袋依偎在我怀里,说我真好,跟他一样的好。

  这个他肯定是她前男友了,说实话我才不想跟那个男人比较呢,更何况那还是一个死鬼?

  就在这个时候,小骚突然对我道:“维维,你真的愿意帮我吗?可能会死,你怕吗?”

  一听可能会死,说实话我一下子就怕了。

  不过我没表现出来,我就问她我该怎么做,我傲衡量衡量。

  小骚说她已经查出来一些了,她说火灾可能和招待所的那个老头子有关,所以她才住那里的。

  她叫我跟踪下老头子,将老头子去的地方都给记下来,然后告诉她。

  虽然心里怕那个老头子,但我觉得跟踪也没啥,就答应了下来。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了招待所,不过我没进去,我就躲在了外面。

  正如小骚所说,没一会的功夫,老头子真出来了。

  我打了个车跟了上去,当到了目的地,我愣了一下。

  是火葬场。

  眼睁睁的看着老头子进了火葬场,我没敢跟进去,就在门口等他出来。

  当我抽了三根烟,我看到老头子从火葬场出来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一个裹着黑大衣的人跟在老头子的身后,从这个人的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他们很快就出了火葬场,我总感觉老头子身后的那个人走路怪怪的,很机械,同手同脚。

  当他们从我身旁不远处经过时,借着月光,我看清了那个黑衣人的脸。

  当时我一下子捂住了嘴,有点说不出话来。

  这个黑衣人正是中午吊死了的老张媳妇,那个性感的少妇。

  这尸体还能走?

  我整个人都懵了,是少妇没死,还是怎么回事?

  心里怕怕的,不过我一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这一次老头子没再打车,而是慢慢的在大街上走着。

  很快我就发现少妇走路确实很奇怪,不像个人在走路,她的步子很沉,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拖着走似得。

  一直走了大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座山脚底下。

  我看到老头子拿着跟棍子在少妇身上敲打了几下,然后将少妇背在了身上,上了山。

  尸体是不会自己爬山的,当时我的脑子里立刻冒出了一个词语,赶尸人,老头子手上拿的是赶尸棍。

  跟在老头子身后一步步上了山,当时我心里真佩服这老头子,背着个尸体还跟没事人似的,体力真他妈好,别看他老了,我估计都打不过他。

  到了半山腰,有一片挺大的树林,老头重新将少妇放了下来。

  然后少妇像之前一样,机械性的跟在了老头的身后,她并不像电影中的僵尸般一跳一跳的,而是像个丧尸,走路一拐一拐的,难怪有个词语叫死沉死沉的,死人就是重啊。

  穿过了树林,居然有个茅草屋,我没跟过去,就远远的看着。

  我看到老头将少妇身上的黑大衣给脱了,虽然少妇的身体已经有点僵硬了,但依旧看得出来那性感的身材。

  我擦,变态老头不会要奸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