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7 死婴

07 死婴

  一想到老头子可能要奸尸,我忍不住全神贯注了起来,甚至还起了反应。

  突然觉得我也很强啊,怎么到了小骚那就阳痿了呢。

  老头将少妇衣服脱了后,两只手在少妇的光滑身体上轻抚了起来,月光照到他的脸上,让他更像一个变态。

  借着月光,我很快就发现少妇的身上长了不少褐斑,跟我之前长得一个样。

  看来王大师说的不错,这真的是尸斑。

  抚摸完少妇的身体,老头子突然掏出了一根红绳子,将少妇的脖子给勒住了。

  擦,还要玩sm?

  用红绳子勒住了少妇的脖子后,老头拖着少妇来到了茅草屋前一颗很粗壮的歪脖子树旁。

  然后他直接拉着绳子将少妇吊到了歪脖子树上,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很快他又进屋拿了个黑色的酒坛子放在了少妇的脚下。

  做好这一切后,老头用那根红色的赶尸棍对少妇抽打了起来。

  看着真够狠的,随着老头的每一次抽打,少妇的身体都晃动了起来,尤其是胸部那两团饱满的浑圆,哪怕已经僵硬,依旧很有节奏的一跳一跳的。

  每抽打一下,老头都要说一句话:叫你长了一双不该长的眼,叫你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一跳,怎么感觉他是所给我听的呢?

  也不知道是自己吓自己,还是真的在说给我听,我总感觉如果我继续和老头作对的话,下一次吊在这里的就是我了。

  心里有点动摇了,我打算再看一会就撤,可别被老头抓过去。

  也不知道抽打了多少下,少妇的身体都肿了,没了之前的美感,看着很骇人,而且少妇的皮肤上渗出了不少橘黄色的液体,沿着少妇的身体流到了大腿,然后又沿着脚滴到了少妇脚底下的酒坛子里。

  我知道这是尸油。

  尸油一滴一滴的流到了酒坛子里,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就在我愣神间,老头拿起了地上的酒坛子,然后居然一口喝了起来,就跟喝酒似得。

  看的我一阵反胃,这老头也太恶心了。

  有点想吐,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老头突然扭头看向了我的方向。

  吓得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被发现了。

  看来我还是被发现了,老头对说了一句话,像是对我所的。

  他说:一起喝吧,你离不开这东西的。

  听了老头的话,我感觉心都跳出来了。

  不骗人,我当时真的尿裤子了,尿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感觉老头要过来杀我了。

  我也管不上什么了,撒开脚丫子就跑。

  当时实在是太紧张了,也没想过要和老头干仗,就是一个劲的跑。

  沿着小树林不断的跑,之前感觉小树林挺小的,但是不管怎么跑,我发现我都跑不出去。

  一想到老头会赶尸,肯定是个高人,我整个人就泄了气,但还是拼命的跑着。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当累了,想停下来休息时,我猛然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土丘。

  是个坟地,一个坟头。

  坟头我倒是见过,不就是埋死人的么,也没啥好怕的,但是我此时怕的很啊,谁知道里面埋的是谁啊。

  我不敢休息了,朝着坟头的反方向就跑。

  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跑,可是跑了一圈,我发现我又绕了回来。

  我暗道一声不好,可能是碰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这是别人的地盘,听说只要查坟头上吐口唾沫就可以化解了。

  我壮着胆子朝坟头走了过去,嘴上不断的在那说着:大哥打扰了,大哥得罪了,放过我吧。

  边说我已经来到了坟头前。

  这座土坟不大,一米高的样子,坟前面也没有立碑,应该是个无名尸,从边上长得杂草看,应该有些年份了。

  我心中再次道了个歉,然后就准备朝坟头吐口口水。

  刚要吐口水,我突然发现在坟的背后立着一块不起眼的石碑。

  出于对死人的恭敬,我想看下这位死者大哥的名字,郑重的道个歉。

  所以我壮着胆子拨开了杂草,朝石碑看了过去。

  当我看到石碑上的名字时,我的尿一下子又流了出来。

  石碑上刻着我的名字:王维之墓。

  王维之墓。

  看到这四个字,我整个人的魂儿像是被抽走了一般。

  我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巧合,死去的大哥跟我一个名。

  然后我又对着坟头说:大哥,你看我们都一个名字了,这么有缘,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

  说完,我扭头就准备走。

  刚走了没两步,哦的肩膀突然被人拽了一下,我以为是坟里的人爬出来了,我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

  不过没喊出声来,我的嘴被一双冰凉的小手给捂住了。

  喊不出声来,我的身体一个劲的在那发抖。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害怕,是我。

  是小骚的声音,她啥时候来的?

  小骚很快松开了捂住我嘴的手,然后笑着对我道:“你不是说你不怕么?你看你裤子都湿了,真丢人。”

  是丢人啊,可是我能不怕吗?

  我扭头看向小骚,我发现她手上还拿着一个铁锹。

  我问她要干嘛,她指了指坟头,叫我挖。

  挖别人坟头,这种得罪人的事情我哪里敢做啊。

  我立刻冲小骚摇了摇头,我说我不挖。

  她瞪了我一眼,问我就不感到奇怪吗,这个坟头上的名字跟我一个样。

  我是好奇,但是我更害怕啊。

  我就跟小骚说老头就在附近呢,如果挖出了动静,老头找过来就麻烦了,我哈吓唬小骚说老头可厉害了,会邪术。

  而小骚则跟我说,假如这个坟头就是邪术呢,写着我的名字,如果我不弄明白了,我死了咋办。

  我寻思着确实有道理,这坟头不会是老头整我的邪术吧可是他怎么知道我名字?

  就在我犹豫间,小骚叫我快挖,她说老头一会半会走不出来的,也不知道她说的走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如果老头确实发现不了我们的话,我确实有点想挖了,我倒要看看里面躺着谁,怎么跟我一个名,会不会是老头的邪术。

  就在我犹豫间,小骚突然抱着我的脖子亲了我一口。

  亲完我,她又用她的小手在我裤裆上拍了拍,边拍还对我说:“你看都湿了呢,挖完回去,我给你换个内裤哦。”

  一听小骚这么说,我的二爷忍不住翘了起来,闻着小骚身上的香骚味,我感觉魂儿都被她勾走了似得,忍不住的想按着她的想法去做。

  我心一狠,接过小骚手上的铁锹就挖了起来。

  一锹将坟头上的咕噜给打倒了,然后我挥着铁锹就疯狂的挖了起来。

  感觉动静挺大的,不过确实如小骚所说,老头并没有赶过来。

  我一个劲的在那挖,直到挖了大半个钟头,当我已经全身是汗,我总算是有了点眉目。

  我看到了一个漆黑的棺盖,然后我一口气将上面的土给推掉了。

  看到棺盖后,小骚后退了几步然后叫我打开。

  我寻思着小骚胆子挺大,此时怎么这么胆小了呢。

  而我也不像之前那么怕了,我眯着眼,用铁锹开始撬棺盖。

  轰的一声,棺盖被我给撬开了。

  棺盖被掀开后,里面立刻涌出一股味道。

  闻着这味道我甚至觉得有点熟悉,咋那么像小骚身上的味道呢?虽然没有小骚的味道那么香,但确实挺像的。

  当时我忍不住长了个心眼,小骚可别要害我啊,把我推进去,埋了?

  所以我停下了脚步不动了,小骚在一旁叫我快点,叫我看看里面有什么。

  我扭头看了下她,发现她离的挺远的,推不倒我。

  我这才探头朝棺材里看了过去。

  当时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结果里面空空的,并没有尸体,只有一个很大的黑色罐子,有点像是很大的酿酒坛子。

  看着这酒坛子,我立刻想到了之前老头搜集尸油的酒坛子。

  看来这个坟确实和老头有关啊,这是什么邪术,他要对付我?

  在我寻思间,小骚已经来到了我的身旁,她叫我把酒坛子搬上来。

  我就下去搬了这坛子挺大的,有半米高,我使出吃奶的劲才挪上来。

  靠近这坛子,我发现上面味道特别大,香香的、骚骚的,这肯定是尸油的味道。

  搬上来后,不等我有所行动,小骚抢过我手上的铁锹,一把就将酒坛子给敲碎了。

  尸油哗哗的流了出来,我将视线投了过去。

  很快我就张大了嘴,不敢说话了。

  我先是看到了一只白嫩的小手,紧接着看到了一个圆圆的脑袋。

  罐子里装了个死婴!

  看着这尚且保存完好的死婴,我有点手足无措。

  这小子他娘也叫王维?

  我有点不敢靠近它,因为我听说恶灵是越小越厉害,尤其是鬼婴,一般的高人完全对付不了。

  我悄悄瞥向了小骚,我发现她在那想着什么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小骚叫我快跑,然后拉着我的手就跑,看来老头要来了。

  我跟着小骚跑,在离开前,我下意识的又扭头看了眼那个死婴,因为我总感觉我不应该无缘无故的看到他。

  这最后一眼,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看到了死婴的裤裆,没有把儿,这应该是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