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8 被关

08 被关

  当确定这个死婴是个女孩后,不知怎的,我忍不住悄悄松了口气。

  这是个女的,所以不可能和我有什么关系的,老子可是个纯爷们。

  在小骚的带领下,也许是因为挖了这个坟,这一次我没再碰到鬼打墙,一下子出了树林,下了山。

  然后我们打车回了我那里,小骚一个劲的在那说,错了,错了,一定还有别的坟头。

  我忍不住问小骚,什么还有别的坟头啊,我问她到底知道些什么。

  不过小骚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继续在那说很厉害,可能被察觉了,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看着小骚的模样,我突然感觉,她好像不是在自言自语,而是在和某个我看不到的东西说话?

  想到这里,我愣了一下。

  总感觉小骚有点不对劲,我下意识的就将手伸进了口袋,摸到了那张符。

  很快小骚就回过了神来,她说没什么,就是刚才精神太紧张了,有点精神失常,所以自言自语了起来。

  我不怎么相信她,已经动了贴她的念头,如果她是人,反正贴了也没什么。

  所以我就跟她说,我给她一个好玩的东西。

  小骚问我什么东西,我叫她闭上眼睛。

  小骚就闭上了眼,然后我猛的将那个符掏出来贴在了她的嘴上。

  将大师给我的符贴在了小骚的嘴上后,我就屏住了呼吸,直勾勾的看着小骚。

  小骚不动了,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卧槽,小骚被我定住了,她真的是鬼魂吗?她要消失了吗?

  那个瞬间,我突然发现我很失落,有点舍不得她。

  不过舍不得归舍不得,我心里更害怕啊,我哪里敢跟鬼做朋友啊。

  我撒开脚丫子就准备跑,不过刚迈了步子,身后突然想起一道声音:你去哪?

  是小骚的声音,她怎么还能说话?

  我停下了脚步,壮着胆子扭头看向了小骚。

  小骚那水灵的大眼睛里流出了两道晶莹的泪珠,沿着脸颊流了下来,落在了嘴边,打湿了那该死的符。

  我不知道说什么,而小骚则轻声问我,这就是我给她的惊喜吗?

  我挠了挠头,说跟她开玩笑呢。

  她咧嘴一笑,笑得很轻松,但很凄美。

  看着小骚的表情,我很恍惚,在那个瞬间,甚至觉得自己辜负了这个女孩太多太多了。

  可是我认识她不就两天,怎么会升起这样的念头呢?

  在我愣神间,小骚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她撕下了嘴上的符,然后对我说:“既然想我死,为什么要救我?”

  我一下子没整明白小骚的意思,不知道她说的什么。

  而小骚则很安静的从我身旁离开了,只丢下了一句话:你不爱我了,我走了。

  说完,小骚就真的走了。

  我想追上去的,但是我心里还在那琢磨着小骚话里的意思。

  感觉小骚话里有话,可是我就是猜不透。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骚已经走了。

  我立刻来到了阳台上,想再看看小骚的背影,我想弄清楚,我心里究竟有没有这个女人。

  很快我就看到了小骚的身影,她那萧瑟的背影看着很孤单,就像黑夜中的孤魂野鬼。

  不行,我不能让她一个人走,我喜欢这个女孩,她不是鬼,无论是她的身体还是性格,我都喜欢。

  我立刻准备追过去,不过当小骚经过路灯旁时,我愣住了。

  当小骚经过一旁的路灯,我无意间瞥到了地上的影子。

  第一次见到小骚的时候,我可是看过小骚的影子的,当时在路灯底下拉得老长,很修长,很美。

  可是此时小骚的影子咋看着那么臃肿和粗壮呢?

  当时我以为是角度的问题,但仔细研究了下,发现影子确实有古怪,就好像小骚的影子上还蹲了一个影子似得。

  隐隐间,我甚至觉得那个影子在动,在看我。

  我吓得赶忙缩回了脖子,立刻打消了去找小骚的念头。

  等小骚走后,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抽烟。

  小骚的身影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挥之不去,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忘掉她。

  我就在那想,不对啊,那符根本治不了小骚,说明小骚不是烧死鬼啊。

  而且不是说鬼是没有影子的么?

  就算有,为什么以前影子一直很正常,但从我这离开后,突然变了呢?

  突然想起小骚刚才似乎在自言自语,难道小骚鬼上身了?

  是有鬼,但其实那所谓的鬼不是小骚,而是一直在我家里?

  现在那个鬼骑着小骚的脖子,走了?

  一想到其实我家里一直有只鬼,我吓得烟都不敢抽了,手一个劲的在那发抖。

  人就爱瞎想,当我升起这个念头,我确实发现有点不对劲,我以前睡觉的时候确实经常感觉床头老蹲着个人,这个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脑子昏昏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最终我还是立刻出了门,不过不是去找小骚,而是去找王大师。

  虽然明知道王大师也是个半吊子,但是大师的名头确实能给我胆量。

  到了大师那,我问他鬼有没有影子。

  大师说鬼怎么会有影子呢?

  突然,大师话锋一转,说鬼虽然没有影子,但是当鬼上了人的身体后,那就有了影子。

  那就是所谓的鬼影。

  听了大师的话,我这下子真信了,此时我对大师无比的崇拜。

  不过除了崇拜,我更多的是惊慌、担忧。

  我为小骚担忧,她不是鬼,但是她身上沾了脏东西,还是因为我。

  不行,我得去救她!

  我立刻问大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上身的鬼离开。

  大师说放在平时,他就要给我画个符了,但是他又说我是第一个愿意相信他,还找他好几次的人,他说他不骗我钱。

  他说脏东西一旦上了身,除非他们主动走,否则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脏东西身前的尸体或者骨灰,用米水请它们走。

  我不懂这些,我就给了大师两百块钱,请他跟我走一趟。

  大师将两百块钱退给了我,然后甩了下他那狠艺术的长发,说不收钱,说他只是要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要对得起他师父。

  突然觉得大师人不错,然后我们就出门打了个车,直接赶向了康复路那里。

  下了车,我带走他走向了相约招待所。

  刚来到招待所门口,大师突然撒开脚丫子跑了。

  我赶忙追上去,问他跑啥。

  大师说不对劲,他说这招待所阴气太重,而且从风水上来看,像个阴宅。

  他说他能力有限,不敢轻易造次。

  我又掏了五百块钱,不过大师却对我说:“小伙子,命比钱重要啊。”

  然后大师就真的走了。

  命比钱重要,这话不假。

  可是小骚的命也是命啊!

  也不知道是被小骚迷住了,还是咋滴,当时我一门心思就想救小骚,把她身上的脏东西给撵走。

  我给小骚发短信,她不回,我又打电话,关机。

  把我急死了,我心一狠,直接走进了招待所,这里依旧像昨晚那么清冷,吧台那的老婆子依旧呆呆的盯着老式的电脑屏幕看。

  我直接上了二楼,来到小骚的房门口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敲了半天,都没人开门,我索性疯狂的开始撞门。

  别看这门不咋样,还真他娘的结实,撞得我骨头都疼了,都没开。

  突然,房门开了,不过不是小骚的门,而是隔壁的房门。

  我提心吊胆的扭头看去,很快走出来了一个人。

  是那个变态老头,老头对我说:“年轻人,轻点,别打扰了这里的客人。”

  客人你麻痹,你这个阴森阴气的地方,有客人才怪呢。

  我鼓起勇气让老头给我开门,老头说小骚生病了,换房间了。

  我问老头小骚换哪个房间去了,老头拿着手上的一串钥匙就去了小骚对门。

  很快老头就打开了房门,说小骚睡着了,叫我自己进去。

  我将信将疑的就走了过去,刚把脑袋探进去,老头却突然一脚卷在了我都屁股上,然后把房门给锁上了。

  我拼命的在那撞门,压根撞不开。

  我就听到老头在那说:“年轻人,我们才是一路的。别轻易相信女人,我帮你杀了她。”

  一听老头说要杀小骚,我就慌了。

  我这人从没求过谁,但那一刻我拼命的大声哀求老头,我求他放过小骚,我说我就当着什么也不知道,带着小骚远走高飞。

  老头又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我已经被鬼迷心窍,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说完,外面安静了一下,很快老头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还关机,人在我这,我就不信你不回来。

  听了老头的话,我立刻反应了过来,小骚不在这里,看来小骚没回来。

  我心中暗暗庆幸,不过很快又紧张了,老头的意思是要拿我威胁小骚回来?

  当时我既期待小骚回来,但又不想她回来。

  前者说明她心里有我,而后者是因为我在乎她。

  很快外面就没了动静,估摸着老头子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去找小骚了。

  我心里急的不行,我赶忙掏出了手机。

  翻了一圈,结果却发现我活这么大,压根就没有朋友,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孤独的人。想想也确实,我除了没事在家里上上网,写写东西,我根本没什么朋友。

  可是我怎么会一个朋友也没有呢?我继续在那翻通讯录,也不知道咋滴,当时脑袋很昏,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似的。

  最终我放弃了,然后我才想起来报警,我立刻拨打了110.

  结果,他妈的万万没想到啊,110都暂时无法接通,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怪事,不过我以前也没报过警。

  报警也不行,我有点蔫了,不过我不能就这样算了。

  我开始观察起了房间的布局,结果这房间压根就没有窗户,我连翻窗户跳楼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我继续撞门,可是撞不开。

  麻痹,老头不是说有客人吗,咋没人听到我在喊救命?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我突然隐约间听到了什么声音。

  嗯嗯啊啊…

  卧槽,好像是女人呻吟的声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