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09 和我一样

09 和我一样

  听到这声音,我忍不住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倒不是我太色了,我只是想确定下是不是真的有人,如果有人,可能救到我。

  很快我就确定确实有声音,好像是卫生间的方向传出来的。

  我立刻跑向了卫生间,结果我发现卫生间的墙壁上同样有个小洞,声音就是从那传出来的。

  我立刻将眼睛贴在了洞上,光线不怎么好,但我还是能够看到。

  貌似一男一女在隔壁的卫生间做a?

  看来老头没骗我啊,这里还真有客人,可是他们就没发现墙上有洞?

  其中那个男人看着蛮猛的,不过他们用的是老汉推车,我只能看到这男人健硕的屁股,看身材应该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而那女人身材也好,不是那种瘦弱型的,而是很丰腴,白花花的屁股被男人弄的一晃一晃的,看得我都忍不住有了欲望。

  真心话,这女人身材真好,而且叫的很好听。

  不过我也没心思管这些了,我赶忙冲着洞喊:“喂,喂,大哥大姐别做了,救命啊!”

  那两人没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听到,我就加大音量喊了一声。

  结果他们还是没理我,难道听不到?可是我明明能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啊。

  就在我打算找根小棍子捅过去时,那女人突然扭头看向了我。

  当我看到那张脸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吊死的那个性感少妇!

  党看到这少妇的脸,我吓得赶忙后退了一步,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少妇不是吊死了吗?怎么又跑这来做a了?

  复活了?

  可是她的身体之前不是已经被老头给鞭打的臃肿、血肉模糊了么,怎么还是这么性感?

  我有点迷茫,不过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我看到的恐怕不是人,而是切切实实的脏东西啊!

  当亲眼目睹了这一切,那种从心底升起的恐惧让我毛骨悚然,甚至有点推翻了我的世界观。

  不过我也没办法了,管它是不是鬼,此时我能说上话的就只有他们了。

  我再一次将视线移向了那个洞,然后说:喂,能听到我说话吗?你们是被老头控制了吗,我们一起想办法出去。

  刚说完,那少妇再次扭头看向了我,那眼神很怨毒,跟要吃了我似得。

  少妇这眼神吓了我一跳,多大仇?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之前她说我害死了老张,她不会把仇记到了我身上吧?

  麻痹,肯定是老头耍了什么手段,嫁祸到了我身上啊。

  而且我琢磨着老头肯定厉害的一比,甚至能控制这种鬼,压根帮不到我,甚至是用他们来看我。

  我想放弃了回去继续撞门,就在这个时候,我再一次听到了外面有声音。

  老头说:你总算来了,你到底是谁?

  然后是小骚的声音:维维,在哪?

  一听到小骚的声音,我先是一喜,然后就陷入了无边的担忧。

  我大声的叫小骚快跑,然后将全部力气撞在了门上。

  很快我就听到了外面貌似有打斗的声音,不好,老头和小骚干起来了。

  我感觉天都踏下来了,老头可是猛的很啊,背着少妇的尸体爬山跟玩似得,小骚哪里是对手?

  也不知道是绝望中爆发出了潜力,还是积累的力量终于起到作用了。

  终于,我一下子就将房门给撞开了。

  撞开房门后,我看到老头好像拖着小骚的头发下楼了,我赶忙追了过去。

  可是,当我来到楼下后,老头和小骚已经进了吧台后面的一个房间。

  这是一个大铁门,比楼上的房门严实多了,我不可能弄得开。

  时间紧迫,我也顾不上撞门了,直接来到了吧台前,一把揪住了老婆子的衣领。

  我对老婆子说:“你没看到你男人要杀人了吗?快给我把门打开,不然我杀了你!”

  不过老婆子却没理我,她一个劲的在那叹气。

  一边叹气,她一边说:“杀吧,杀吧,这个家早就不该存在了。”

  麻痹的,老婆子还够狠的,不怕死啊,肯定是被老头练出来的。

  我拿她没办法,立刻跑了出去,我想喊人帮忙,却没人理我。

  好在我很快就看到了附近有个派出所,我赶忙过去报警。

  说来也巧,值班的条子刚好是上次去我家的那个,他还认识我。

  我说要出人命了,他们也赶忙跟我出警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招待所,我直接领着条子来的了吧台后面的铁门旁,我说凶手就在里面。

  然后我大声喊着小骚、小骚,可是没人应我,可把我给急死了。

  条子看了下门,有点犹豫,不过最终还是让老婆子把门打开。

  可是那老婆子却说这个门已经锁了十几年了,也没钥匙。

  麻痹的,刚刚老头明明进去了,还没钥匙。

  条子问我确定不确定,说报假警可是犯法的,我都快哭了,叫他们快救人。

  很快一个条子就喊来了开锁匠,当大门被打开,我第一个冲了进去。

  结果我傻眼了,小骚和老头根本不在里面。

  这是一个密封的房间,里面都有霉味了。

  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黑白照片。

  遗照,照片上的人正是那个老头。

  看着老头的遗像,我傻眼了?

  这怎么可能,老头早就死了?

  这个时候,老婆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老王啊,我对不起你啊,你走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人要打扰你,让你不得安稳啊。”

  老婆子说的都哭了起来,条子也是面红耳赤,他们瞪了我一眼,然后直接把我给带走了,说要拘留我。

  麻痹的,当时我都有点懵圈了,老头和小骚跑哪去了?

  诶,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小骚啊,感觉都是老头和老婆子搞的鬼。

  我叫条子上楼搜房间,我说那里有脏东西,结果条子说要送我去医院检查脑子。

  我只得安静下来,假装配合他们去警局,等出了门,趁他们不注意,我一溜烟就跑了。

  我跑的很快,可是条子一个劲的在我身后追我。

  当我跑到巷子口时,我突然听到了一旁有人在对我说话。

  是大师的声音,大师对我说:“乖乖,小子命蛮大啊,没被脏东西给弄走了?”

  我赶忙对大师说:“大师,有条子追我,帮我应付一下,回过头来,我去给你五百块钱。”

  结果大师一听我这么说,跑的比我还快,边跑还边说:“你小子真是个事儿精啊,在条子那我也是个黑名单啊!”

  诶,估摸着大师骗钱经常被举报,也是个罪犯。

  我们就一起跑,好不容易甩了条子,上气不接下气。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我赶忙问大师:“大师啊,人和鬼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吗?”

  大师说那当然,鬼本来就是人死后的灵魂。

  我又问他那人能不能看到鬼,大师说一般情况下是看不到的,除非是鬼想让你看到,或者说你有阴阳眼。

  我点了点头,跟我猜的差不多,我估摸着我目前看到的鬼只有在做a的少妇和老张,而老头和小骚应该是人,老头一定是趁我报警的时候,将小骚给掳走了。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大师突然指了指不远处,然后跟我说:“哇塞,那里有个极品啊。”

  我好奇的看过去,当时都快感动的哭了,是小骚,她正朝我走来呢。

  我正准备朝小骚走过去,问问发生了什么。

  大师却一把拉住了我,然后对我道:“小子,有情况。”

  我赶忙停下了脚步,大师发现小骚有什么不对劲的了?

  我赶忙问怎么了,大师说味道好大,看来大师鼻子够灵,也闻到了小骚身上的味道。

  在我犹豫间,大师突然朝小骚冲了过去,边跑还边对小骚说:“美女,用的什么牌子香水啊?味道够诱惑的啊,跟哥哥去喝两杯?”

  骂了隔壁啊,大师这是要泡妞啊!

  我赶忙冲了过去,刚来到小骚身前,她就晕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搂住小骚,就准备打车回去。

  不过大师却在那跟我争,他说明明是他先发现的,怎么让我得逞了。

  我说这是我女朋友,大师对我很嗤之以鼻。

  我给了他两百块钱,他这才笑了,然后说有什么问题随时去找他,他还说想收我做徒弟。

  我没理他,直接打了个车,我本打算回我那的,不过小骚却用最后一口气,很费力的叫我去她那,不是招待所那里,而是那个被烧过的房子。

  很快我们就到了小骚和她前男友的住处,我没敢立刻带小骚进去。

  而是特意带着小骚从路灯旁经过,我发现小骚的影子变得正常了,这才松了口气。

  我估摸着可能是刚才上了小骚身的那个脏东西,碰到了厉害的老头,吓跑了吧。

  如此说来,老头倒是‘帮了个忙’。

  从小骚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我们进了这栋房子。

  虽然还有烧焦味,但我看得出来,这里被打扫过了,看来小骚确实很爱她前男友啊。

  不知道咋滴,突然心里觉得很不爽,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醋了。

  小骚让我将她放到了楼上一个房间的床上,然后她居然把门反锁了,说要休息了,叫我今晚就留在这里,哪也不许去,不然以后再也不理我了。

  诶,小骚也真是的,休息就休息,还把门给锁了,害怕我强奸她不成?

  不对啊,我们都一起睡过了,只是我阳痿了,小骚怎么会怕我强奸她呢?

  那为啥要锁门,难道有啥不能让我看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悄悄来到了小骚房门前,想听听动静,不过很安静。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起来。

  不过当我听到那声音时,我赶忙挂了。

  是老头,老头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挂了电话,我心里慌慌的,感觉这老头太厉害了,他不会已经找到这里了吧。

  应该不会,如真是,他早就杀过来了。

  不过很快我转念一想,小骚是怎么逃出来的?

  能从老头那溜出来,小骚也够厉害的啊。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还是老头。

  我心一狠就接了,我直接问他:“你到底想干嘛,不要再逼我了,把我逼急了,我可是会杀人的!别以为只有你会。”

  没想到老头却对我说:“那当然,你当然会,你以前又不是没杀过。”

  老头一句话把我给说迷糊了,他丫的什么意思?

  我直接对他道:“别跟我玩什么阴谋诡计,我把话撂这了,如果你不再为难我和小骚,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得寸进尺,我会拼命的,哪怕是死!”

  而老头则对我道:“你觉得你杀的了我?”

  老头这是在威胁我,他意思是他是鬼,我杀不了他?

  我忍不住问他:“你到底是人是鬼?”

  而老头则对我说:“你说呢?我和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