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0 情侣照

10 情侣照

  老头居然跟我说他和我一样。

  我是人,那老头也是人了。

  如果他是人,我就没啥怕的。

  我就对他道:“不管你是谁,希望你能听清楚我刚才的话。”

  说完,我就很装逼的直接将电话给挂了,其实心里虚的很。

  不过很快我又收到了一条老头发来的短信:我给你家里塞了一个东西,希望你回去看看。

  一听老头说往我家里塞了什么东西,我首先想到的不是老头怎么知道我住在哪的。

  而是老头会给我塞什么?尸体?断手?眼珠子?

  想想都有点怕,可是我却很想知道。

  毕竟那是我的住处,我必须弄清楚。

  想了想,我觉得能帮到我的只有大师了,所以我悄悄离开了小骚这里,然后再一次去找了大师。

  我跟大师说我家还有个美女,三缺一,喊他打麻将,大师就屁颠屁颠的跟我来了。

  到了我的住处,我把钥匙给了大师,然后我说我去买点小酒,然后还很猥琐的给了大师一个眼神,意思就是酒后乱性。

  大师心领神会的拿着钥匙上了楼,而我则在楼底下躲了起来。

  当时我心里在为大师祈祷,可别遇到什么脏东西给吓坏了啊。

  感觉心里挺对不起大师的,不过既然你是大师,那你就得证明自己啊!

  等了五六分钟,大师突然从楼上跑了下来,他手上拿着一叠资料,还左右张望了一番。

  我赶忙跑了过去,拍了下大师肩膀。

  大师离开扭头盯着我看,我以为他没看到美女要生气了,结果他却用很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我一把抢过大师手上的资料,当我看了之后,整个人也一下子怔住了。

  这是一份病历,病人的名字也叫王维。

  而病症是:精神分裂。

  看着这份病历,我整个人都懵了。

  这他妈啥意思,老子有精神分裂,逗比?

  就在我茫然间,大师居然很猥琐的对我道:“小子,可以啊你,还有这能力?说,你经常把自己假想成什么样子?大美女?哇靠,雌雄同体啊。”

  我当时心情糟的很,完全没理会大师。

  大师也看出了我的忧郁,然后对我道:“好啦,不逗你了,我知道你病好了,不过话说就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我没明白大师的意思,就继续看手上的资料,很快就发现病历后面,确实还有一份手术单。

  脑叶白质切除术。

  这个手术我倒是听过,貌似不是什么好手术,对人伤害挺大的,毕竟涉及到大脑。

  不过当我看到手术单后面的风险签名时,我又愣了一下。

  家属签名是一个叫王重阳的,这又是谁?

  大师很快又凑了过来,然后突然‘卧槽’的大喊了一声,把老子吓了一跳。

  我问他喊毛喊,他则一个劲的在那说王重阳,王重阳,问我这个王重阳是谁。

  我说我不知道,大师则说他听说过一个叫王重阳的,厉害的很,是他师傅临终前跟他说过的,一个害死他师傅的高人。

  我没理会大师,就在那琢磨着这王重阳到底是谁,怎么还给我签字了,可是我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突然想起之前在招待所,老婆子在那说什么‘老王啊,对不起你啊。’

  难道这个王重阳就是那变态老头?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感觉自己和那老头有什么联系似得。

  而大师则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问我是不是记不清以前很多事。

  我说是,大师很自信的说这一定是手术的后遗症。大师说脑叶白质切除术虽然可以治疗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涉及到大脑,很有可能把精神病治成白痴。我这只是忘掉一些事,算是幸运的了。

  加上大师的提醒,联系到老头子对我的了解,我寻思着看来我和老头以前真认识?

  他说我杀过人,还和他一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以前也是个变态杀人狂不成?

  我有点不敢想了,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胆子,我决定立刻找老头问个究竟。

  刚好来了辆出租车,我立刻招手上了车。

  没带大师,大师追着车屁股在那喊,说我两百块钱还没给他呢。

  很快就到了那个招待所,不过到了招待所的门口,我又有点紧张了。

  会不会是老头故意给我看什么病历,骗我过来的啊?

  毕竟我感觉自己一切正常,以前怎么可能精神分裂呢?

  犹豫了一下,最终我还是给老头打了电话,我约他出来见面。我寻思着不在招待所,在外面,你还能害的了我。

  老头很快就出来了,他的脸上还有几道血疤,貌似是受了伤。

  难道是刚才和小骚干仗留下来的?

  我顿时心里一惊,小骚好猛啊!

  我也没和老头去什么饭店,就在附近的路上。

  我直接问老头他到底什么意思,问他对我了解多少。

  老头嘴角一扬,然后说有些事是我自己要忘记的,怎么还反过来问他。

  我就叫他把话说清楚了,别装神弄鬼的。

  而老头却跟我说不是他装神弄鬼,真正的鬼就在我的身边。

  听了老头的话,我愣了一下。

  下意识的,我就扭头看了一下,可是我身旁也没人啊。

  很快我就直勾勾的看着老头,难道老头是说他是鬼?

  我和他一样,我也是鬼?扯jb犊子呢,老子肯定是人,刚才条子还追我呢。

  而老头则对我继续道:“真正的鬼,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小骚?

  我的心咯噔一跳,很不相信的看着老头。

  而老头则说了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

  老头说:“她早就被你烧死了,你说她是人是鬼?”

  我烧死了小骚?

  听了老头的话,我当时脑子都快炸了。

  我吓得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而老头则欺身赶上,咄咄逼人。

  老头直接对我道:“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哪怕做了手术忘了,它依旧发生了。你现在只有配合我,除掉她,否则,你一定会死在她手里。”

  我心里很怕,也不知道老头说的真的假的,难道小骚真是找我复仇的鬼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老头的脖子上长出来两片褐色的斑,跟我之前长得尸斑一样。

  老头很快也察觉到了什么,他面色露出一丝凝重。

  然后转身就走,在离开前,他对我说了一句:“醒醒吧,那个女人会害死你的。你真以为她喜欢你?好好想想你们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想通了,再来找我,别被她知道。”

  说完,老头就快速跑回了招待所。

  我一个人愣愣的站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小骚是鬼,怎么可能?她有影子,大师的符也明明起不到作用啊。

  可是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为什么每次想和小骚做a时,就早泄了呢?

  是不是小骚在搞鬼?

  不得不说,老头的话确实对我产生了影响。

  我开始有点怀疑小骚了,但是心里又不想接受。

  最终我还是打车去了小骚那,我发现我并不怕她,我打算求证一下。

  我回去就要求和小骚做,这次就算硬不起来,我用手也要上,我倒是看看她同意不同意!

  如果她真的排斥我,我倒是要考虑老头的话是真的了。

  这次我倒没去找大师,大师的水准实在是一般。

  不过我觉得大师虽然猥琐,但人还不错,我也不想喊他跟我一起蹚浑水了。

  很快到了小骚那,我先去小骚房门口听了下,里面没动静,应该是睡着了。

  不过我没立刻进去,要是小骚真是鬼,等会脑翻了,要弄死我咋办?

  我直接去卫生间找了个盆子,放了一大盆的水。

  如果她真是烧死鬼,大师的符没用,我还浇不死你?

  把一盆水端了放到了小骚房门口,然后我就开始敲门。

  敲了几下,门没开,我以为小骚睡着了,就喊她,不过她还是没理我。

  她从里面反锁了,我总感觉她是在里面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于是我立刻下楼去找扳手起子,打算把门撬了。

  很快我就来到了楼下的一个储物间,我在那翻啊翻。

  很快就找到了工具,等我准备走的时候,我突然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相框。

  我下意识的就拿了起来,当我看到上面的照片时,我张大了嘴。

  这是一对看起来很幸福的情侣,很甜蜜,郎才女貌。

  女的是小骚,而男人跟我长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