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1 准备捉老张

11 准备捉老张

  看着这张照片,我整个人的呼吸都没了,心砰砰的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我什么时候拍的这照片?我和小骚在一起后压根就没拍过照片啊!

  感觉脑袋很疼,但是智力尚在,很快我就推测了出来。

  难道我以前是小骚的男朋友,只是我做了脑叶白质切除手术,所以我忘了?

  可是老头怎么说我烧死了小骚呢?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升起,难道我以前确实和小骚是情侣,可是我得了精神分裂,亲手烧死了小骚?

  后来我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做了手术,选择了遗忘?

  有点不敢想了,我不知道我和小骚曾经有着一段怎样的过去,但是从照片看,我们很恩爱。

  如果真是我亲手烧死了小骚,也就是说楼上的小骚真的是鬼?

  我先走该怎么办?我已经没有精神分裂了,我还要亲手浇灭小骚的魂吗?

  也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忍不住的就流了出来,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

  不过很快我就后背一阵发凉,顿时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因为我发现不仅是我在流泪,与此同时我的后脖子上似乎也一滴一滴的有泪水在往上流。

  屏住了呼吸,动都不敢动。

  下意识的就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

  湿湿的,真的有泪水。

  感觉心都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草,有个脏东西蹲在我的脖子上哭?

  这一次我没尿裤子,我壮着胆子问:“小骚,是你吗?”

  没有人说话,没人理我。

  我就继续说:“小骚,我知道是你,不管你是人,还是鬼。不管我有没有忘了过去,你别吓我啊,你能让我看见你吗?”

  边说,我边悄悄摸向了手机,我听说相机有时候是能拍到看不见的东西的。

  掏出手机后,我刷的翻到相机,对着脖子就来了个自拍。

  然后我立刻打开了照片,当我看到照片时,我都吓傻了。

  我的脖子上确实拍到了一个东西,但看不见脸,就是一出很模糊的影子。

  看着这影子,我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撒腿就跑了。

  不过我没往楼外面跑,而是飞速的跑上了楼。

  事已至此,害怕已经是无用的了,我要弄清楚真相。

  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撞向了小骚的房门,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我一脚踩翻了水盆,然后倒在了房间里。

  这个时候,小骚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干什么呢?”

  听了小骚的话,我赶忙抬头看了一眼。

  我发现小骚正在床上呢,她用被子裹住了身体,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水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

  我赶忙问小骚她刚才去哪了,是不是一直呆在床上。

  小骚说是,我不信。

  我立刻朝小骚跑了过去,一把扯掉了小骚身上的被子。

  结果小骚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甚至连件内裤都没穿。

  我刚要问她咋不穿衣服,突然觉得脚底下有点打滑。

  我下意识的就低头看了过去,黑乎乎的一片,很脏。

  因为我脚上刚才踩了水盆,所以湿湿的,而地上的脏东西好像是灰?

  感觉就是水沾到了烧过的灰,才黑乎乎的。

  我忍不住嗅了嗅鼻子,发现确实有烧焦的味道。

  我又左右看了一圈,发现没看到小骚的衣服。

  这个时候小骚跟我说:“衣服不能要了,我把它烧了,所以没穿衣服呀,我的身体,好看吗?”

  我没心思欣赏小骚性感的身体了,我直接对她问道:“小骚,别骗我了,跟我说实话吧。”

  小骚用她那狠大眼睛很无辜的望着我,问我说什么呢。

  我直接问:“你是不是以前就认识我?我是不是一直就是你男朋友?”

  小骚突然一把抱住了我,我是站着的她,她坐在床上,所以胸部刚好压到了我的腹部,搞得我有点恍惚。

  而她则对我道:“你都想起来了么?以前的事你都记起来了么?”

  听了小骚的话,看来我想的都是对的了,当时真怕小骚弄死我。

  所以我后退了一步,直接对她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小骚伸出小粉拳打了我一下,然后很撒娇的问我说什么呢,说她当然是人了。

  我直接把刚才拍的照片拿给了小骚,然后说:“别骗我了,你刚才是不是在我的脖子上?小骚,你和我说实话吧,不管你是不是人,我想知道真相。我们是情侣,就算你是鬼,我也爱你。”

  小骚瞪了我一眼,说我瞎说什么呢,她说她才不是鬼呢。

  说完,小骚拿起手机对着我又拍了一下,然后她捂住了嘴,说还真有呢。

  我好奇的接过了小骚手上的手机,看了一下。

  然后我就呆住了,我脖子上的鬼影子还在呢!

  也就是说我拍到的不少小骚,而是别的什么脏东西?

  会不会就是之前一直躲在我家,后来又上了小骚的身的那个鬼?

  一想到这里我就怕了,我赶忙在那说:“大姐,你行行好啊,我不认识你啊,你快走吧,求求你,不要再找我和小骚了。”

  刚说完,我感觉脖子一热,那东西好像又在我脖子上哭了。

  我吓得不敢说话了,心里在那寻思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你在我身上哭个屁啊哭。

  而这个时候小骚则在那说:“你走吧,不管怎样,总会有真相的,缠着我们也没用。”

  小骚说完,没一会儿,我突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然后我赶忙拿起相机又拍了一下,你还别说,那鬼影子真的不见了。

  我暗暗朝小骚竖了下大拇指,说她真厉害,说话比我管用。

  小骚眨了眨大眼睛,说那当然,因为她是美女。

  我突然对她道:“你不是说我被烧死了么?”

  小骚说对啊,说我确实是被烧死了。

  我的心咯噔一跳,啥意思,就连小骚都他妈说我是鬼?

  不过小骚很快又对我道:“当时发生了火灾,我们都去了医院。等我醒来的时候,医生说你没有救活,尸体也被家属给运走了。之前我见到你的时候,还奇怪呢,怎么长的这么像,后来我也发现了你好像就是他,而且名字都一样。我也奇怪呢,你怎么好啦?”

  小骚说的一本正经的,但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而小骚则继续对我道:“你好像什么都忘了呢,不管啦,反正我没都活着,我们一起查查火灾的真相好不好?”

  听了小骚的话,如果再联系到老头的话,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当时真怕老头说的是对的,而小骚蒙在鼓里,等我们一起找到了真相,就算小骚她是人,她恐怕也要杀了我吧?就算不杀,也要报警抓我吧?

  突然有点不想和小骚一起查了,但是内心里又想弄清真正的答案。

  这个时候,小骚又对我道:“你之前有个朋友,叫老张,是个开出租车的。那天是他送你回来后发生的火灾,他应该知道些什么,我们把他找出来问问好不好?”

  一听小骚说我以前和老张是朋友,在惊讶之余,我立刻想到的就是老子媳妇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那对我恐惧的眼神。

  难道少妇并不是神经病,她真的认识我?

  可是她为什么会说是我害死的老张呢?

  心里有点难受,因为种种迹象表明,以前的我真的是一个坏人,精神分裂后的我,杀过不少人?

  我的手忍不住抖了起来,惶恐、害怕。

  小骚用她的手捅了捅我的腰,问我怎么了。

  我赶忙说没事,就是脑袋有点疼,当时我真怕小骚知道真相,疏远我。

  如果小骚也离开我,我还有亲人吗?

  小骚说如果累了就休息吧,改天再查。

  我赶忙说好,不过我没在小骚这消息,而是跟她说我回家休息。

  小骚也没留我,她还说她以后不去那个招待所了,叫我有事直接来这里找她。

  然后我就离开了,不过我没回去,而是再一次找了大师。

  到了大师那,我首先把两百块钱给了他,他这才很满意的问我又有啥情况了。

  我直接问他有没有办法把一个人的魂给招出来。

  我想招的是老张的魂,不管我们以前是不是朋友,他一定知道些什么。要不然他也不会死,而且还是脖子上长斑后,死掉的。

  但是我又不想小骚知道,所以我只能偷偷行动了。

  大师说行倒是行,但必须要有死者身前特别留恋的东西,否则很难,要不然招个恶灵出来,那就难办了。

  我直接说我知道那个鬼在哪,有什么办法把它单独引出来没有。

  没错,我确实知道老张的魂在哪,不是正在招待所那和少妇做a呢么!

  大师一听我说知道鬼在哪,他说那就好办了。

  只要对方愿意,甚至不需要通灵,都可以交流。

  不过很快大师突然问我是怎么知道哪里有鬼的,他问我是不是病又发作了。

  我说我看到的,大师说我瞎扯。大师说除了有阴阳眼,只有鬼才能看到鬼,或者说对方想让我看见。

  可是我确确实实的看到了老张和她媳妇的魂,看来他们也想让我看到啊。

  可是当时他们为什么不理我呢?

  理由只有一个,他们也害怕老头,不敢和我交流。

  妈的,有点难办。

  看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我过去把老头引走,然后让大师去把老张和她媳妇弄出来。

  想到这里,我立刻做了决定。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大师,大师一听我要让他去那招待所捉鬼,他死活也不肯,说多少钱也不行。

  我心一狠,直接说:“难道你就不想为你师傅报仇?我可知道王重阳在哪!”

  听我这么说,大师居然猛的冒出一丝大义凛然的正气,然后说:“我的命是师傅给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