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2 指魂针

12 指魂针

  说完,大师进了趟内屋,然后手上拿了一把道符,还有一个有点像木鱼的黑盒子,大师说这是灵塔,可以把魂锁进去。

  看来大师本事不行,宝贝还是有的,估计是他师傅留给他的。

  到了招待所附近后,我把老张和她媳妇的具体房间告诉了他,然后立刻拨打了老头的电话。

  老头的声音有点低沉,貌似身体不怎么好,但还是答应了见我。

  我一直把老头引到了很远的一条路,为大师创造了充足的机会。

  我直接对老头道:“你是不是王重阳?”

  老头没回答我,而是盯着我看,就好像是在看我是不是恢复了记忆,想起了曾经的事似的。

  最终老头也没否认,而是点了点头。

  确定了这老头是王重阳后,我心里有点慌。就连大师的师傅都被搞死了,这可是牛逼哄哄的存在啊。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问他我和他什么关系。

  他直接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记住,你离不开我,我们不是敌人,我们现在要对付的是那个女人。”

  我要给大师争取时间,所以就顺着老头的话说。

  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对付小骚,小骚又没得罪他。

  老头说我已经被鬼迷心窍了,说什么也没用。

  他还说我不相信他可以,但是要相信自己,然后他就告诉了我一个医院,说我去那问问,问问几个月前送过来的一位烧伤的女人的情况,我就知道了。

  刚说完,老头突然眉头一皱,然后直接就朝招待所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来老头很强啊,都察觉到家里的魂儿被大师收走了?

  我心底一喜,等大师弄到了老张,那我就有眉目了。

  很快,我的电话就响了,是大师的电话,他叫我快去康复路的路头那找他。

  我立刻朝那里跑了过去,很快我就看到了大师,不过大师躺在地上。

  我立刻把大师扶了起来,不过他的身体瑟瑟发抖,好像很冷似得。

  我问大师咋了,有没有捉到鬼。

  大师一个劲的在那打哆嗦,然后在那喃喃自语:“好猛,好猛,好邪恶的眼睛。”

  我问他什么眼睛,大师说他看到了一只红色的眼睛,如果不是带了护身符,可能命都丢了。

  说完,我就看到大师的脖子也开始长斑了。

  大师自己也察觉到了,赶忙叫我送他回去,嘴上还说着:“完了,完了,这眼睛他娘的会吸阳气啊。”

  到了大师家,大师立刻拿了个枯黄的柳条朝自己脑门拍了好几下。

  拍完,大师才稍稍缓过了神来,对着镜子看起了自己脖子上的斑。

  边看大师还边说:“坏了,真是尸斑。”

  我也凑过脑袋看了下大师脖子上的斑,跟我上次长得一样。

  在我看的时候,大师突然扭头看向了我。

  大师那眼神直勾勾的,像是要跟我搞基似得。

  我问大师看啥呢,大师晃了晃脑袋,说没啥,可能看错了。

  我也没追问大师什么看错了,就是问他有没有捉到老张。

  大师说本来他已经用符镇住了那间房,很轻松的就可以将老张弄进灵塔。

  结果感觉有人拍了下自己,扭头看就看到了一只红色的眼珠子。

  当时他就感觉自己脑袋昏昏的,被吸走了阳气,所以啥也没管,立刻就跑了,如果不是跑得快,就挂在那里了。

  妈的,这个眼睛肯定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个眼睛了,也就是房东的神经病儿子。

  看来除了老头,老头的儿子也是个高手啊!

  鬼父有恶子,这下麻烦了。

  虽然大师没捉到老张,但我也没怪他。以他的道行,让他对付王重阳,确实难为他了。

  我叫大师在家休息,然后就准备去老头说的那个医院打听打听。

  不过大师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走,他说他现在也长尸斑了,难弄了,问我上次长斑怎么好了的,意思就是让我救他。

  我一想到要让小骚给大师舔,我就不想答应他,我就说慢慢就恢复了。

  大师点了点头,说就是损失了点阳气,也没啥。

  不给他还是不让我走,说阳气很难补回来,怎么的也要一千块。

  妈的,大师这是抢钱呢啊。

  不过我也没说不给,我就说下次过来给他,然后大师才放我走了。

  出了大师家,我直接杀向了老头给我的医院。

  我找了一个急诊室的小护士,问她两个月前有没有收过一个被火烧成重伤的美女。

  护士说这里没几天都有被烧伤的,哪里记得。

  我手机里有小骚照片,所以就把小骚照片给她看了。

  刚看完,小护士的脸突然跟猪肝似得,一副吓尿了的样子。

  小护士不理我了,转身就要走。

  我赶忙追了上去,问她跑啥跑。

  她没得办法就跟我说了,说之前确实收过这个烧伤的女人。

  当时烧的太严重了,到医院的时候我就死了。

  听到这里,我再次紧张了起来。

  然后小护士又悄悄对我说:“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别人是我说的啊,我看你长得帅不像坏人才跟你说的呢。”

  我叫她快说,她就小声说:“听说那女人的尸体放在太平间,大半夜的就不见了呢!”

  听了小护士的话,我愣了一下。

  我赶忙又问她:“那男的呢?一起送来的那个男的呢?”

  小护士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哪有男人啊,就一个人的。

  我迟疑了一下,就小骚一个人被烧了?

  那小骚怎么说都被烧了,还是我救的她?

  难道真的是小骚在说谎,而老头说的才是真的?

  有点不愿相信,转念一想这小护士可能是老头安排的啊,于是我打算重新随机找个人问问。

  不能找那种急诊的医生之类的,都有可能被老头收买。

  最终我找了一个打扫卫生的大妈,我再次问了同样的问题。

  等我把照片拿出来的时候,她也想起来了,扫地大妈话挺多的,她说印象深的很呢,因为这个女人当时烧的很严重的,整个身体都烧的不成样子了,但是脸居然完好无损,应该是烧的时候被保护过,可惜最终还是死了啊,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真是太可惜了。

  我又问大妈有没有听说尸体失踪了,她说她就一扫地的这种事肯定保密,不会让她知道,不过她确实听说过着传闻。

  从扫地大妈这确认了小骚确实被烧死了的消息后,我整个人再次紧张了起来。

  弄来弄去,还是老头说的对,小骚在骗我啊!

  难道火真是我放的,我想烧死小骚?

  可是大妈又说小骚的脸并没有被烧到,也就是说火宅的时候有人一直捂着小骚的脑袋。

  那么那个保护小骚的人呢?怎么没被送到医院?

  有点一头雾水,当时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老头,还是小骚。

  不过我还是决定再去求证一件事,一具尸体在太平间,说没就没了?

  会不会是像火葬场那次看到的那样,被赶尸人给赶走了?

  火葬场门口有没有监控我不知道,但是医院这边肯定有啊!

  所以我决定去医院管监控的人问问,我就不信医院少了具尸体,没人去研究,这里又不是火葬场。

  废了好大功夫,散了点钱,我才找到了一个保安。

  当他听我问那个失踪的烧焦女时,他也是一副很惊恐的样子。

  他说事后警方也来调查过,不过监控录像根本没显示有人从太平间门口出来。

  不过,很快他又说在停放小骚的房间后面一直密封的窗子被打开了。

  我点了点头,说会不会有人从窗户那把尸体给偷走了。

  保安摇了摇头,说他们医院有两个停尸房,一个在一楼,另一个在七楼。

  而小骚的尸体是被放在七楼的那个停尸房的,怎么可能从窗户偷?

  听到这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开始我还怀疑会不会是小骚没死,自己走了。

  可是七楼,难道小骚的尸体自己从七楼跳下去了?

  就算是尸体也要被摔个稀巴烂吧?

  诶,真心一头雾水。

  不过这几天碰到的事用科学也很难解释了,所以不排除有人从七楼将小骚的尸体盗走了。

  或者说小骚自己跳楼爬走了?

  僵尸?可是我和小骚一起睡过,明明身体很柔软,而且也不像鬼啊。

  最终我再次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再一次拉上大师。

  这一次要让大师亲自帮我鉴定下,小骚到底是不是鬼。

  到了大师那,大师整个人裹着一床大棉被,看来还没缓过劲来。

  不过大师真心爱钱,他问我是不是送钱来的。

  我说不是,我说我来帮他祛斑的。

  大师问怎么去,我叫他跟我走。

  不过大师死活不肯,他说我又想待他捉鬼。

  我说是去见上次那个美女,大师这才答应了,不过还是提醒我再骗他,以后就不帮我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跟他说,美女可能被鬼上身了,家里也可能有脏东西,问他有没有办法找出来。

  大师说能行,因为他有宝贝,指魂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