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3 找少妇尸体

13 找少妇尸体

  说完,大师就进内屋拿出了他的宝贝,指魂针。

  指魂针不大,还没巴掌大,有点像个手表。

  大师说鬼其实就是灵魂,他们同样存活在这个世界,只是他们的磁场和频率与人不一样,只要这指魂针动了,就说明附近有鬼,最后就会指向那个鬼。

  我点了点头,忍不住接了过来。

  我发现上面的指针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咋滴,我居然松了口气。

  虽然我从没觉得自己是鬼,但确认之后,我还是有点庆幸。

  不过,大师突然皱了皱眉,然后道:“咦,不对啊,这指魂针坏了?”

  听了大师的话,我愣了一下,感觉不妙。

  大师一把夺过了指魂针,好好晃了晃,然后才说好了。

  我问他咋了,他说一般情况下指魂针的针头都是指着人的,因为人身上也是有灵力的,只有当碰到了鬼才会动,然后指鬼。

  不过,刚才我拿的时候,这针头却完全是反的,没指着我。

  我心咯噔一跳,强装笑颜问是不是个假货啊。

  大师叫我再拿了试试,我有点不敢拿,不过还是拿了。

  还好,这一次针头还是跟大师给我的时候一样,没反过来指我。

  大师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的说:“诶,好些日子没用了,都没保养这些宝贝,都有点失灵了,对不起师傅啊。”

  感叹完,大师就和我出了门。

  我们很快就到了小骚那里,不过我们没立刻进去。

  我让大师先用指魂针指指,不过指魂针没动。

  大师说进去看,这是有范围的。

  进了屋子,我看小骚没在楼下,我赶忙让大师指。

  结果指魂针还是没动,我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小骚不是鬼啊,而且家里的那个在我脖子上哭的鬼也不见了。

  就在我庆幸的时候,小骚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干什么呢?”

  有点做贼心虚的我,被吓了一跳。

  奶奶的,小骚怎么从后面出现了,没在楼上睡觉啊?

  我赶忙扭头对小骚道:“没什么,我一朋友也跟我得了一样的斑,你不是会治么,想找你帮着治治。”

  小骚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我。

  然后,小骚颇为幽怨的说了句:“你真想我给他治?”

  听了小骚的话,我这才想起来小骚治斑是用舔的啊!

  我怎么能让小骚舔大师呢?该死,这话多伤小骚心啊!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朝大师使眼色,示意他快把手上的指魂针给藏起来,然后走。

  结果大师也是个好色的家伙,他居然笑眯眯的对小骚说:“哇,大美女,还记得哥哥吗?来,给哥哥治治!”

  麻痹啊,当时真想一脚踹死大师。

  而小骚只是瞪了我一眼后,拉着大师就往楼上走。

  我立刻追了过去,不过小骚一把将房门给锁上了。

  我一个劲的在那拍打房门,叫小骚开门,当时寻思着小骚速度真快,这么快就把门修好了。

  小骚没开,我就叫她治疗可以,但是别用上次那方法。

  小骚还是没说话,里面蛮安静的,也不知道在干嘛。

  我急死了,反正不能让小骚舔大师,我立刻下楼准备找工具再次撬门。

  不过当我找了工具转身回来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房间里啊的大叫了一声。

  是大师的声音,大师爽的大叫了?

  不对啊,怎么觉得是尖叫呢?

  听到大师的尖叫,我愣了一下。

  就要撬门,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大师出来了,小骚还在里面没出来。

  我瞥了眼大师的脸,发现大师的脸都发紫了,而且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大师貌似哭了,有眼泪?

  大师看都没看我,直接就朝楼下走,我赶忙追了上去。

  来到楼下我赶忙问大师咋了,大师说没啥。

  我瞅着小骚没出来,赶忙叫大师好好说话。

  大师就小声跟我说:“她真的不是鬼,你就别闹了,如果她是鬼,老子出门就被撞死。”

  我就说不是就不是,别激动啊,我也不希望是啊。

  我继续问大师,怎么还哭了呢,刚才尖叫啥。

  大师说没什么,他说我媳妇太漂亮了,感动的,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大美女。

  感觉大师知道了些什么,不想告诉我似得。

  看着大师那抖抖索索的样子,感觉他真没点大师风范。

  我又问了两句,不过他说他阳气今天被吸了太多,要回家休息了,叫我明天白天再去找他。

  我也不好多问什么,就让大师走了。

  大师刚出了门口,又扭头对我说了一句:“她真的不是鬼,我以我师傅的名义发誓。”

  我冲大师摆了摆手,叫他走吧。

  大师很敬畏他的师傅,他都这么说了,小骚就肯定不是鬼。

  等大师走了,我立刻上了楼。

  小骚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呢她说她之前那件衣服被烧掉了,所以此时她换上了一套大红色的衣服,看着挺扎眼的。

  我来到她身旁,跟她说对不起,我也没想太多,就是单纯的想帮朋友治病。

  小骚没有说话,我觉得很有必要把话说清楚了。

  所以我就直接问她:“上次去了医院,你是怎么回来的?”

  小骚抬头看着我,问我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

  她说我们两个现在不都活得好好的,我问她是怎么从医院出来的,她还要问我是怎么从火灾中活过来的呢,她问我能不能回答上来。

  我摇了摇头,我答不上来啊,我脑子都动了手术。

  难道小骚跟我一样?

  突然小骚从床上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叫我跟她出去。

  我问她去哪,她说去上次我看到的老头鞭尸的茅草屋那。

  说实话,我有点不想去那了,想到那个写着我名字的坟头,那个酒坛子里的死婴,我就有点心底打毛。

  不过小骚已经拉着我出了门,我问她去那干嘛,小骚说我不是想弄清真相么,我们现在就去查。

  于是我们就赶到了那座山,直接上了半山腰的小树林。

  我感觉老头既然是个高人,那么附近就肯定有什么阵法,不可能让我们轻易的就找到那茅草屋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我们在树林里绕来绕去。

  不过小骚貌似记忆力很好,绕了好几圈,在她小心翼翼的带领下,我们总算见到了那个茅草屋。

  吊在屋前歪脖子树上的少妇已经不见了,小骚说我们进去把少妇的尸体找出来。

  只要找到尸体,她就有办法将少妇的魂给喊出来。

  我问小骚怎么喊,她叫我别管,找就行了。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了那茅草屋门口,小骚叫我推门。

  我心一狠就推了,刚把门推开,我就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一下。

  当我看清楚时,吓了一跳,从门上面砸下来一只巴掌大的东西。

  这巴掌大的东西黑不溜秋的,有点干瘪。

  而令我害怕的是,它的形状就像一个人脸,甚至还对我龇牙咧嘴的。

  我吓得啊的叫了一声,赶忙退出了房间。

  不过这像人脸的东西居然在追我,好像要咬死我似得。

  不过小骚帮我捉住了它,还捏死了。

  小骚说这是老头养的看门的小鬼,是胎死母腹的婴儿做的,叫我不要害怕。

  我还是有点怕,不过除了怕就是意外,小骚咋还懂这么多的?

  我刚要问,小骚就叫我动作利索点,小鬼死了,老头那等会肯定也就察觉了。

  我突然觉得小骚也很厉害啊,难道也是个懂法术的业内人士?

  不管怎样,我胆子也大了不少。

  再一次推门而入,我发现屋子里放了不少瓶瓶罐罐的,不过我第一时间还是将视线停留在了不远处的一具悬挂在半空中的尸体身上。

  是少妇的尸体,少妇被一根红绳子悬挂在屋梁上,脚上还吊着一块黑色的铁,而且她似乎被剖腹了似得,腹部好长一道口子,看着怪渗人的。

  小骚叫我快去把少妇放下来,我卯足了胆子就上了。

  刚抱住少妇的腿,我突然听到一声唧唧的叫声。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影子就朝我扑了过来。

  这道影子速度很快,还发着龇龇的叫声,我以为是什么恶鬼,可把我给吓坏了。

  惊慌之下,我啊的一声大叫,下意识的抱着少妇的身子就跑。

  也许是我太用力了,我居然把少妇给扯了下来。

  不过…我只是把少妇的身体给扯下来了,少妇的脑袋还悬挂在空中。

  抱着一具无头尸,我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那黑影子朝小骚扑了过去,而小骚也退出了房间。

  我看那道影子也算不上大,也就半人高的样子。

  所以不太可能是成年人,也许又是个老头养了保护院子的小鬼吧。

  心里有点担心小骚,我起身就打算追出去。

  不过来到门口却突然发现门被关上了,是从外面关的,应该是那个小鬼。

  我听到外面传出来一声凄惨的叫声,不过好像不是小骚的。

  很快房门又打开了,我赶忙冲了出去。

  小骚站在门口,那影子不见了。

  我问小骚那是什么玩意,小骚说是个猴子,被老头养出了恶性,不过被她赶跑了。

  我下意识的朝一旁看了下,我看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摊黑色的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