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4 收老张

14 收老张

  看到地上的这摊灰烬,我立刻就联想到了之前在小骚房间里地上的灰,小骚说那是她把她的衣服烧掉了。

  想开口问问的,但最终我忍住了,因为我听说过好奇有时候是会害死人的。

  小骚叫我快点,她说老头可能很快就要来了。‘

  我立刻重新冲进了屋里面,用跟竹竿子将少妇的脑袋挑了下来。

  然后抱着少妇的脑袋,看都不敢看,拖着尸体就出来了。

  小骚胆子真大,她过来帮我接过了少妇的脑袋,然后我们就迅速撤了。

  好在一路上顺利,没碰到老头,我们安全下了山。

  总不能拖着尸体打车吧,小骚让我去买个麻袋,我就去附近买了一个。

  然后小骚问我知道少妇是在哪死的吧,我说知道。

  小骚说把尸体送到少妇死掉的地方,她就能把少妇的魂喊过来。

  最后我们就打了个车去到了梅园小区,少妇和老张的家。

  拖着麻袋我们就进了小区,这不是啥高档小区,也没人盘问什么的。

  直接去了少妇家,少妇家也没人,但是门上贴着祭联,气氛还是挺阴森的。

  我正要问问小骚要不要去请个开锁匠呢,小骚突然猛的一推门,然后跟我说门没锁。

  我也没管太多,怕被人看到,一下子就溜了进来。

  按照小骚的说法,我把少妇的尸体接好了,然后放到了阳台上。

  然后小骚让我捂住耳朵,我就捂了。

  刚捂住耳朵,我就听到啊呜啊呜的声音,听着怪凄凉的。

  这是小骚发出来的声音?小骚到底是干嘛的啊?

  感觉小骚身上也许有什么秘密,等事后我一定要去问问大师,大师应该知道些什么。

  小骚发出来的声音挺奇怪的,也算不上大,但却听得我心里毛毛的。

  就在我好奇间,我突然感觉少妇的身体动了一下。

  我以为是错觉,很快我猛然发现身前一阵恍惚,似乎飘过了一个影子。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妇真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前。

  而且少妇还保持着一个半趴着的姿势,撅着屁股。

  难道少妇还在和老张做?就这样被小骚给喊过来了?

  少妇很快也反应了过来,吓得捂住奶子,就赶忙朝角落躲了过去。

  小骚伸手一把逮住了少妇,然后开口说不要怕,我们是来帮你的。

  少妇抬头看了眼少妇,然后又看向了我,我看得出来她的眼神对我依旧恐惧,不过恐惧中多出了一丝幽怨。

  不过少妇的身材真火辣啊,该大的大,该翘的翘。

  突然小骚对我说了句,叫我背过身去。

  然后小骚就问少妇:“你家男人是怎么死的?他死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少妇貌似还挺信任小骚的,她居然立刻开口道:“他,是他咬死的…”

  少妇说的她肯定指的我,虽然背对着,但我知道她一定在指我。

  妈的,听到这我有点听不下去了。

  我立刻扭头对少妇说,你别瞎说啊,胡说什么呢。

  少妇看到我教训她,有点怕我,不敢开口了。

  而小骚盯了我一眼,叫我别吓鬼。

  然后少妇就继续说:“我生前有阴阳眼,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我真的看到他亲口咬在了老张的脖子上。”

  麻痹,少妇这不是瞎说嘛,我打算阻止她了,再乱说,我怎么跟小骚交代啊。

  一想到小骚貌似也蛮厉害,我就有点怕怕的。

  少妇见我也有点怕小骚,她还胆大了起来,有点蹬鼻子上脸了。

  她继续说:“这个人以前是老张的朋友,他们关系挺好的,经常一起玩,还来过我家。以前我也觉得这个人挺好的,可是有一天他居然偷偷摸我屁股。”

  麻痹啊,我怎么会偷偷摸她屁股呢?

  我忍不住又叫她别瞎说,不过她仗着有小骚壮胆就继续说:“我把这事告诉了老张,老张还打了我,说不可能。有一天晚上,老张回来要跟我同房,可是他居然把这人背在脖子上…”

  我想打断少妇,但出于心底的好奇,我只能忍,我真的做过这么龌龊的事儿?

  少妇继续说:“老张背着个人,我哪里肯跟他同房啊。可是他居然来硬的,说我发神经了,他说背着个人怎么可能有力气做。我想也是啊,当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看到的不是人…”

  听到这里,我的心砰砰跳,我不是人?

  我立刻对少妇道:“你神经病啊,你好好看看,我哪里不是人了?”

  少妇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对我道:“我不知道,反正你就蹲在了老张脖子上。老张还强行和我同房了,当时你在他脖子上一个劲的乐,最后…你就咬了老张的脖子,后来老张脖子上就长了斑,没过两天就死了。”

  少妇意思就是我害死了老张啊,难怪她之前就这么说。

  我可不想在小骚面前毁了我的形象,我赶忙对小骚说:“小骚,你别信她的啊,说不定是老头教她这么说的,骗我们的啊。”

  小骚看了我一眼,然后示意我安静。

  说实话,我当时都准备跑了,看来老头说的不错,以前的我真的是精神分裂,而且还分裂出一个变态啊!

  唯一有点让我无法理解的就是,为啥我骑在老张脖子上,老张都没感觉呢?是他故意背着我和少妇做?比较爽?那老张体力也很惊人啊!

  很快,少妇又说老张死后,我又去找过她几次,还想强奸她。

  她报警了,可是警察来了后,警察居然说看不到我,所以少妇才认为我是脏东西,害怕我。

  怎么可能啊,老子这不是活的好好的么,而且大师的指魂针都没说我是鬼,这少妇不是瞎扯淡么。

  我估摸着啊,这个少妇可能真的是个神经病。

  不过小骚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问她把老张的尸体葬到哪了,看来小骚还想把老张也给喊出来啊。

  少妇说老张的尸体火化了,葬在了老家。

  少妇貌似真的很听小骚的话,还把具体地址告诉了小骚。

  小骚刚要继续问些什么,少妇的身形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就好像正被人草着,要上天堂了似得。

  小骚皱了皱眉头,伸手就要拉少妇,不过少妇的影子还是一下子就不见了。

  小骚跟我说,老头很有本事,将少妇重新给招走了。

  我此时关心的可不是少妇,而是自己,是小骚对我的看法,她会不会认为我才是真正的恶人,突然想害我了呢?

  小骚蛮聪明的,她看出了我的想法,然后对我道:“不要害怕,放心,你不是鬼,我也不是。

  小骚说她不是鬼,我也不是,我信了。

  不管怎样,我希望是这样,所以我也愿意去相信。

  我问小骚现在怎办,小骚说去找到老张的坟,把老张喊出来,那可能离真相就不远了。

  我点了点头,但是转念一想,老头可不是等闲之辈,他把少妇召回去了,要是知道我们去找老张,会不会搞我们啊。

  我把想法和小骚说了,小骚说有道理,然后她让我把大师喊上,看来小骚也知道大师虽然是个半吊子,但也不乏本领啊。

  然后我们直接到了大师家楼下,我给大师打电话,叫他下来。

  大师说他不想再搀和我的事了,然后我说我马子也来了,大师一分钟不到就出现了。

  我看得出来大师之所以这么快,不是对小骚长相的爱慕,而是忌惮。

  和大师说好要去干大事,还要招魂后,大师立刻屁颠屁颠的上楼拿了好多宝贝,然后背了个布袋子就下来了。

  老张的坟葬在老家,我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才赶到那里。

  这里是农村,乡下的坟地都是一大片的,很多人葬在一起,所以看着一大片坟头,我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

  很多坟头聚在一起,也不知道哪坐坟头才是老张的,还要一个一个找。

  不过大师不愧是大师,他弄个罗盘转了转,然后就示意我们去那个方向。

  我问他怎么判断出来的,大师说他上次看到过老张,所以能感觉的出来老张的鬼气,就在那个方向。

  到那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老张的坟,老张叫张广富。

  我们带了工具,就准备刨坟。

  刚把坟头刨开了个口子,大师突然说了句不好。

  我问大师咋了,大师说这坟埋得有讲究,我们可能要出事了。

  说完,大师就看向了小骚,就好像在询问小骚该怎么做似得。

  小骚只说了一个字,挖。

  然后我们就继续挖,很快就把坟给挖通了,里面躺了口棺材。

  打开棺材,里面有个黄纸做成的假人,这是土葬的习俗,而我们则直接将骨灰给掏了出来。

  刚掏出骨灰,我突然感觉气氛都变了似得,很阴沉、很压抑。

  看了下大师手上的指魂针,剧烈的跳个不停。

  大师说老张的坟埋在了这块阴地的阴眼上,我们得罪了这里,一些停留在这里没有散去的怨魂要来算账了。

  妈的,难怪老头没过来找事儿啊,是要把我们都留在这里?

  我叫大师快想办法,大师说他已经提醒过了,让他捉捉一般的小鬼可以,对付阴气重的那简直就是送死啊。

  虽然我看不到鬼,但是感觉身旁凉飕飕的,就好像有脏东西在聚集过来似得。

  这个时候小骚突然叫我和大师,叫我们保存好老张的骨灰。

  我怎么能让小骚一个人留在这送死呢,死活不肯走。

  突然,我感觉我的后脑勺被敲了一下,整个人都晕了。

  是大师敲得我后脑勺!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康复路那。

  大师就在我身旁,我立刻怒问大师干嘛把我敲晕了。

  大师叫我别慌,他说小骚不可能有事的,那几个恶灵还对付不了她。

  我忍不住问大师,小骚到底是谁,他是怎么知道那些阴魂对付不了小骚的。

  大师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赶忙叫我别问了,先办正事。

  我可不会就这样算了,就要继续追问。

  不过大师突然指了指前面叫我看,我抬头一看,发现老头子蛮着急的经过了。

  老头子看起来蛮慌的,估计他也知道老张的坟被我们给刨了。

  大师立刻对我道:”还愣着干什么啊,机不可失啊,快招魂。“

  然后大师就拿出了老张的骨灰,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的,不像是小骚那种最原始的喊魂,而是掏出了张黄符贴在了老张骨灰上面。

  刚把符贴在了老张骨灰上,老张的那个骨灰盒子就轻轻晃了下。

  当我感到有个黑影晃过的时候,大师立刻举起了灵塔,然后那黑影就不见了,应该是被大师给收了。

  不得不说,大师这一套动作还蛮帅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收了老张的魂后,大师叫我快走。

  不过我没走,也不知道怎的,我此时也没多么怕。

  我就是觉得很想进招待所看看,此时老头不在,或许我可以查到点什么。

  我问大师还有没有护身符了,他说他师傅只留了三张,上次用了一张,就剩两了。

  我跟他要了一张,大师死活不肯给我,最终说一万块,我也不知道我有没那么多钱,反正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