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5 镜中人

15 镜中人

  拿了大师给我的一张金黄的符,我把它揣在了怀里,然后就直接奔向了那个招待所。

  大师一个劲的在我身后叫我小心,小心那只眼睛。

  而我则直接冲了进去。

  老婆子还在电脑屏幕前傻傻的坐着,我往楼上跑她也没拦我。

  不过老婆子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我说的,她说了一句有点莫名其妙的话。

  她说:在一起,也许会好点吧。

  我没理会这老婆子,感觉她也神神叨叨的。

  之前她居然骗警察说她老头死了,可是上次她明明跟我说她老头子去看她儿子的。

  上了楼,我哪个房间也没去,而是直接去用力的撞小骚隔壁的那个房间的门。

  按理说这门老头一定会封的严实,不可能被撞开的。

  但是我撞了第二下,它居然突然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感觉不是被撞开的,而是有人替我开的门?

  我抬头扫了一眼,可是也没看到人啊。

  我估摸着老头的儿子既然是个神经病,肯定还躲在卫生间那偷窥呢。

  我握紧了拳头,一步步走向了卫生间。

  不过进去后一看,空空如也,压根也没人啊。

  那个洞还在那,我凑着眼睛看了下,空的,看不到那红色的了。

  怎么回事?也许换房间了?

  我寻思着要不要去别的房间再看看,在离开前我下意识的就瞥了下卫生间里的镜子。

  诶,也许是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我的面色看起来很憔悴,甚至可以说苍白。

  而且我的眼睛都红了,布满了血丝。

  看着自己那不仅是布满血丝,甚至说有点猩红的眸子,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几天的压抑、紧张,我整个人确实憔悴,没想到眼睛都红成这样了啊。

  难怪大师之前还很好奇的盯着我的眼睛看呢。

  不过很快我就愣住了,张大了嘴巴,整个人没了呼吸,只能听到自己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我发现我在揉眼睛的时候,镜子里的我居然没有动!

  镜子里的我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在冲我笑呢。

  这下子我彻底的懵了,我可没笑啊,镜子里笑个屁啊!

  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这也许并不是一面单纯的镜子。

  或者说,我看到的并不是我自己的镜像,而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就在我愣神间,镜子突然一下子碎了。

  吓了我一跳,而镜子里的那个我则一下子朝我扑了过来。

  他抓住了我的胸口,不过突然一下子就缩了回去。

  而我则吓得大叫一声,拼了命的往外面跑。

  一口气跑出了招待所,好在那个想要上我身的玩意没跟出来。

  这个时候我感觉胸口涌起一丝热气,低头一看,冒起了一阵青烟。

  大师的护身符烧了,如果不是这护身符,我可能就出事了。

  心有余悸。

  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应该是老头的儿子了吧,怎么可以从镜子里出来?

  我想这肯定不是精神病这么简单,根本就不是人!

  可是最让我胆寒的是,他怎么和我长一个样。

  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我像个行尸走肉般朝前面走着。

  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不要回避了,不要回避了。

  是啊,我都亲眼看见了,还能怎么回避?

  难道刚才看到的真的是我?我其实就是王重阳的儿子?

  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要不然以老头的实力,他如果想弄死我,可能早就弄了。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大师的身旁,大师问我咋了,他说等会老头就回来了,叫我快撤。

  我让大师先走,我决定要和老头好好聊一下。

  大师见我实在不肯走,就叫我小心点,他说他揣着个鬼也紧张,为了不让老头发现,所以先回家了,他还说反正我有护身符,没事的。

  我也没说护身符用了,而是一个人在那等了起来。

  等了没多久,我终于等到了老头。

  老头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看起来很苍白。

  更让我惊诧的是,老头的脖子上长了大片大片的尸斑,看着苍老吓人。

  他看到了我,停在了我的身前。

  没等我开口,他就对我道:”早就跟你说了,不该看的别看,现在难受了?“

  我盯着老头看,直接问他我到底是谁,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头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说:”这一切,我想你心里自有答案。我想说的是,你不仅做了脑叶切除手术,还接受了一项我的手术。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道士。“

  我似乎听明白了老头的意思,但并不是完全懂。

  而老头则对我继续道:”太艰深的道理我不想多说什么了,我就是要告诉你,人是有三魂六魄的。你之前看到的同样是你自己,只不过不是现在的你。你选择忘掉过去干过的坏事,不仅是记忆里,同样还有灵魂。“

  我隐隐间听懂了老头的话,突然想起之前在大师那,大师的指魂针在我面前居然反着指,难道我真的被老头以某种方式抽取了魂?所以磁场不怎么一样?

  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而且很难接受。

  不过老头突然给我掏出了一个符,他叫我快去贴在小骚身上,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下意识的就接过了老头给我的符。

  而老头则继续说:”快吧,贴了她,你就会知道真相了。让一个你亲手烧死的鬼魂留在自己身边,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趁着她还不知道你动了杀心。“

  说完,老头转身就走了。

  拿着这张符,我知道这可不是大师的符,老头的符一定很厉害,如果小骚真的是鬼,那就一定会消散。

  但是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以前的我真的是个坏人。

  最终我决定还是先去下大师那,问问老张的灵魂。

  很快我就到了大师那,结果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

  我迫不得已把他家门给撞开了,结果大师连一件衣服都没穿,一个人在那跟个神经病似的跳呢。

  我忍不住上次踹了大师一脚,问他干嘛呢。

  被我踹了一下,大师这才缓过神来。

  大师一下子就哭了,我问他哭啥哭,叫他把老张给我放出来,我有话要问呢。

  大师说老张跑了,说他衣服就是老张给扒掉的,他说他晚节不保。

  我日啊,大师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到了灵塔的魂居然还能跑了?

  看着大师那一脸悲伤,捂着菊花的模样,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难不成大师被老张给爆了菊花?

  以老张的欲望和身板,不排除这可能性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小骚打来的电话,小骚叫我快去找她,说有重要的事儿跟我说。

  我看大师也没啥事了,就是有点疯疯癫癫的,随手拿过桌上的指魂针就去找小骚了。

  很快到了小骚那,我直接去了小骚的房间,我发现小骚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应该是刚才在坟地被那些阴魂给害的。

  我问小骚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小骚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打算告诉我她的事情。

  我的心咯噔一跳,小骚要跟我坦白了么?告诉我她不是人?

  突然,小骚又对我道:”维维,在我说出真相之前,我想问你件事。假如有一天你发现,其实你并不是真正的自己,你会怎么办?“

  听到这里,我的心颤了一下,小骚知道真相了么?知道是我放火的了么?

  是不是要杀我了?我下意识的就握紧了老头给我的符。

  想了想,我就说一个人的过去不管是什么样的,只要现在是个好人就行。

  这样说,我就是想为自己找借口。

  不过小骚继续对我道:”那么假如我说,那个人曾经因为某种原因杀死过人呢?“

  听到这里,我彻底慌了,不好,小骚真知道了,真要杀我了!

  我说过我怕死,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猛的掏出了那张符,按照老头说的,直接贴在了小骚的脑门上。

  把符贴在了小骚的脑门上后,我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小骚。

  当时我寻思着,如果小骚依旧没事,那我就算告诉她真相,也行,火可能是我放的,我承认。

  反正小骚没死,我又没多大罪,而且她是人,轻易杀了我?

  我看到小骚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不过我也没觉得就是符起作用了,毕竟上次小骚也没动,那是因为失望。

  不过很快我就呆住了,我突然发现小骚的衣服像是着火了般,慢慢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