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6 老张来了

16 老张来了

  看到这一幕,我呆住了,符要起作用了?

  在那个瞬间,我发现我并不是开心,而是失望,甚至是心痛。

  我突然一把朝小骚冲了上去,想牢牢的抱紧小骚,将她身上的火给扑灭。

  我发现我真贱,明明是我贴的人家,现在又想救她。

  难道上一次,我也是这样的?先放火,再救人?

  不过,当我抱住小骚的时候,我再一次愣住了。

  小骚不是着火了么?怎么感觉我的手没摸到火,而是感觉摸到了一层毛茸茸的东西?

  说真的,就是感觉摸到了毛茸茸的东西,软软的,像是毛一般。

  我忍不住要睁大眼睛看,不过我的眼睛突然被人给蒙住了。

  紧接着我感觉被推了一把,很快又被人从后面拉了一下。

  我眼睛被捂着,所以我看不见,不过我听到了‘哗啦’一声脆响,是小骚家阳台玻璃窗户被撞碎了的声音。

  很快我就被松开了,我立刻抬头看了一眼,玻璃窗户确实被撞碎了。

  我赶忙跑过去,难道小骚跳下去了?虽然这是二楼,但跳下去也要摔伤了吧?

  很快我就来到了窗户口,朝楼下看了下,并没有人。

  我正纳闷呢,怎么回事?小骚,人呢?

  突然,我的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维维,我在这呢。“

  我赶忙扭头朝身后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骚已经跑到了我的身后。

  感觉小骚的脸很苍白憔悴,像是生了大病似得。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口袋里的指魂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我悄悄的瞥了一眼,指魂针的针头牢牢的指着眼前的小骚。

  我轻轻嗅了嗅,很快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眼前的小骚,没有了那股淡淡的香骚味。

  看着身前的小骚,她离了我有三四米的距离。

  虽然她和之前的小骚长的一样,但我总觉得她们并不是一个人。

  刚才小骚的身上明明着火了,衣服也被烧了,可是现在怎么好好的呢?

  指魂针为什么一直指着小骚?

  小骚身上那勾魂的淡淡的香骚味又哪儿去了?

  我壮了壮胆,就问小骚:“你,你是人还是鬼?”

  小骚看着我,不说话,只是一步步的走向了我。

  一想到这可能是货真价实的鬼,我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她直接对我说:“你还喜欢我吗?

  小骚用了一个还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就对她说:”你先把事情说清楚了啊,我现在和茫然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说完,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动静,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头已经冲了进来。

  老头手上拿了个和大师那差不多的灵塔,喊了一声,小骚的身形就变成了一道残影,慢慢的朝灵塔飘了过去。

  奶奶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踪过来的,心里总有一种感觉,好像老头利用了我似得。

  我下意识的就朝老头跑了过去,想抓住小骚。

  不过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小骚被老头给收进了灵塔。

  在进入灵塔前,小骚对我说了一句话,她说如果我背叛她,她做鬼也不会放过我的。

  我的心咯噔一跳,看来小骚真的是鬼。

  将小骚收进了灵塔后,老头立刻来到了我的身前,问我小骚哪去了。

  我说不是被他收了么,他没说话,而是抬头看了眼破碎的窗户,然后直接就冲了出去。

  等老头走了,我也立刻跑了出去。

  当时我就感觉不对劲,直觉告诉我被收走的小骚并不是这几天和我在一起的小骚。

  而老头可能是去追和我在一起的小骚去了。

  很快我就一拍脑门,反应了过来。

  之前不是就感觉有个东西在我脖子上哭么,还拍到了鬼影。

  难道被老头收走的就是那个鬼影?

  而真正的小骚,跳楼跑了?

  出了楼房,我没看到老头,速度也够快的。

  我直接去了大师呢,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求证一件事。

  其实当时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不过想要从大师嘴里得到证实。

  很快我就到了大师那,大师还在那对着一个牌位上香呢,嘴里一个劲的念着对不起师傅,对不起师傅的。

  我直接过去揪住了大师,然后对他道:”你不是说小骚不是鬼么?你都用你师傅的名义发誓了,你还敢祭拜?“

  大师看了我一眼,然后直接说本来就不是鬼啊。

  我趁着大师不注意,然后突然道:”但是她也不是人!你怎么解释?“

  听了我的话,大师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问我:”你都知道了?“

  见大师这么说,我基本断定了,小骚不是鬼,但又不是人,那是什么?

  我顺着大师的话,继续道:”刚才小骚遇到了特殊情况,要走一段时间,没来得及告诉我真相,她叫我来问你呢。“

  大师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道:”真的?你可别欺骗老人家啊,要是你胡说,那可是会害死我的哟。“

  我叫大师快说,真是小骚叫我来问的,如果他不说,那才是得罪小骚呢。

  大师这才小声对我说:”不是人,也不是鬼,其实她是头狐狸。“

  听了大师的话,我的心咯噔一跳。

  我擦,狐狸?我说咋有一股子销魂的骚味呢,那是狐骚?

  我忍不住感叹了句:草,狐狸精啊。

  大师突然伸手敲了下我脑门子,然后嘱咐我道:”别瞎说,叫狐仙大人,小心她吃了你。“

  看来小骚蛮厉害的,估计那晚上是变成了狐狸,把他给震住了?

  说实话我也怕,不过我更关心的是,这狐狸和小骚到底是什么关系?

  或者说,小骚就是狐狸精,而我以前的女朋友,确实被烧死了?

  小骚和我女朋友又是什么关系?

  具体我也猜不出来,不过我估摸着小骚和我烧死的女友肯定是彼此知道彼此的存在的,甚至可能是朋友?

  难怪那次在我家里,小骚在那自言自语的,是跟我女友的鬼魂说话呢?

  应该是这样了,也许小骚并不是坏的,她是来帮我那烧死的女朋友的?

  想到这里,我也没那么怕小骚了,反而有点担心,她被我贴了符,会不会被老头给捉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脖子痒痒的,下意识的就挠了下。

  很快大师也瞧出了不对劲,他说我脖子上怎么又长斑了啊。

  我来到镜子前一照,我脖子上真的又冒出来好几个尸斑。

  我愣了一下,问大师这到底咋回事啊,咋突然还长斑了呢,我问大师是不是他家里有鬼啊。

  大师也吓了一跳,拿起指魂针就在那找。

  边找大师边在那说:奇了个怪了,没有啊,这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又没被吸走阳气,又不是尸体,咋还会长尸斑呢?

  听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一跳。是啊,只有死人,或者阳气被吸了太多,才会长尸斑,我这是怎么回事呢?

  脑子里立刻就想到了在招待所那,有一个和我长一样的脏东西,我就有点紧张。

  寻思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大师,让大师帮我分析分析。

  考虑了一下,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因为大师毕竟是大师,我生怕他说出什么吓人的话来,影响到我整个人的行动,甚至把我抓住了,所以最终我还是决定自己查。

  不过大师很快突然拿着指魂针对着我,皱着眉头在那寻思着什么。

  寻思了一会儿,大师狠狠晃了晃指魂针,然后在那自言自语道:”奇了怪了,这指魂针咋到了你这,就经常失灵了呢?“

  我强装笑颜,在那说大师的宝贝肯定坏了。

  不过大师突然一拍脑门,然后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师傅曾经跟我说过一个厉害的东西。“

  我不敢问大师,不过大师继续在那说:”活尸人。“

  活尸人,这三个字听着怪渗人的。

  我忍不住问大师什么是活尸人啊,我只听说过活死人啊,那是骂人的话。

  大师问我听说过养尸人没有,养尸人我倒是听说过,不就是养小鬼么?

  大师说不是,他说养小鬼只是最普通的,真正厉害的养尸人,可以通过养尸来续命。

  这类似于蛊术,而被养的尸则称为活尸人,他们并没有死,但是命不会长,是被养尸人用来续命的,等阳气干了,才是真正的尸体。

  我愣了一下,问大师什么意思,难道我就是活尸人?

  大师挠了挠脑袋,说他也不清楚,不过从这莫名其妙的尸斑来看,我有可能是活尸人,也可能是养尸人。

  诶,大师有点不靠谱,水平有限,只能说到这里了。

  不过我可紧张死了,老子啥都不懂,不可能是啥养尸人啊,难道我真是活尸人,快挂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谁要害我?

  老头王重阳?

  他不是我老子么?害自己儿子?

  不过如果老头真是个变态老头的话,啥事也做得出来啊,不能以正常人的眼光去衡量。

  当时心里挺难受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我脑子灵光一现,我傻逼了啊,我虽然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但是我毕竟是个大活人,社会人啊,我不会去查自己的户口档案啊?

  大晚上的估计户籍科下班了,暂时也查不了,我决定明天早上再查。

  不过我可以先上网查查,所以我就叫大师把电脑借我用用,结果大师说他不用电脑,他说他是个老古董,不喜欢高科技。

  没辙,不过也很晚了,我不敢一个人回去,决定在大师这挤一晚上。

  大师说按照三星级算,一晚上三百。

  刚说好价,房门突然咚咚的响了起来。

  还没待大师去开门,一道人影一晃,居然就进来了,吓我们一跳。

  仔细一看,是老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