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7 我的父亲

17 我的父亲

  当老张出现在房间里,大师一下子就没了大师风范,吓得往后一跳。

  大师左手去拿桌子上的灵塔,右手则捂着自己的菊花。

  这也不怪大师胆小,老张此时是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那一身腱子肉看着怪吓人的。

  难不成大师之前真被老张爆了菊?现在老张又来享受来了?

  我不像大师那么紧张,但是也往后缩了几步,毕竟我可没对付鬼的法子啊。

  而且少妇还说是我咬死的老张,老张可别报复我啊。

  大师一手举起了灵塔,然后做出一副很凶猛的样子,对老张道:“恶灵,好大的胆,再不走,我收了你!”

  大师的声音很雄浑,但其实一点底气也没,真是挫啊,连个老张都对付不了,估摸着要是和老头斗法,撑不过三回合。

  我也操起了身旁的一个柳条做的笤帚,准备朝老张扑过去,因为大师跟我说过这柳条笤帚可以驱鬼。

  不过,我刚举起笤帚,老张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上说着:“救救我媳妇吧。”

  说完,老张又对我道:“维子,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只要你帮我,以前的恩怨全算了。”

  我和大师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有点懵,大师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来交流。

  我就强装镇定的对老张道:“什么情况,说说看。”

  老张就对我道:“你爸他四处找我,想打散我的魂呢。其实我死了,这也无所谓了,可是我媳妇还在她手上,他要逼我媳妇帮他…你不是认识了一个很厉害的高人,可以喊走我媳妇的魂么,你再帮帮我。我答应你你,只要我媳妇的魂被喊出来,我们立刻就离开这世界,去投胎去,再不和你有纠葛了。”

  听到老张说我爸这两个字,我心里很不舒服。

  但是这也说明他确实知道我的过去,所以我打算好好问问。

  我就对老张道:“行,我可以帮你,不过我问你话,你可得老实回答我。”

  老张点了点头,然后我就问他:“我最近脑袋受了点伤,忘掉了一些事,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老张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道:“有个两三年了吧,我在你家那招待所那拉客,经常往你家送客,所以就熟了。”

  我继续问:“我爸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张立刻答道:“我不知道啊,他是几个月前才出现的,以前都没听说过你有父亲,突然就多出来的。别问这些啊,你快帮我把媳妇喊出来啊,我们这就去投胎,留在这世界上太作孽了。”

  听老张这么说,我再一次诧异了。照老张这意思,我以前就是开招待所的?老头是几个月前才出现的?

  看老张那火急火燎的样子,我也担心老头很快就会把它弄走,所以决定长话多说。

  我直接问他:“上次发生火灾的时候,是你送我去的吧?当时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老张说确实在场,当时我女朋友被送去了医院,而我则被我父亲给带走了。

  说到这,老张又叫我快帮她救她媳妇了。

  诶,老张一恶鬼还晓得救自己老婆,而我一大活人,女友的魂同样被老头弄走了,我居然没去救,想想自己也挺不是个东西的。

  我叫老张不急,正准备再问,老张的身影突然抖了起来。

  大师眼疾手快,拿着灵塔就把老张收了进去,这才避免了被老头重新捉走。

  收了老张后,大师直接看向了我,那眼神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大师就对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那老头是你父亲?他是不是就是王重阳?”

  我的心咯噔一跳,这关键时刻,大师要是跟我反目成仇,那我就没一个朋友了啊。

  我赶忙叫大师别信老张的,这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说鬼说的话不能信啊,鬼话连篇、鬼话连篇,小孩子都听过的成语啊。

  大师则直接道:“我师傅也是几个月前才遇难的,那老头到底是谁?你居然连自己父亲是谁都记不得了?”

  我说是啊,记不得了,我做过大脑手术,他又不是不知道。

  说到这里,我灵机一动,何不妨让大师帮我查查我的身份呢。

  我立刻对大师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确认一下,我的父亲到底是谁啊?”

  大师瞪了我一眼,然后道:“老子是道士,你以为我是鉴定dna的啊?”

  我撇了撇嘴,而大师则继续道:“除非你老子死了,魂又没散没投胎,我还有办法帮你招出来,可是你老子不是在招待所那四处害人呢么。”

  我寻思着死马当活马医,叫大师招了看看,假如真招出来了,那老头铁定不是我老子了。招不出来的话,老头则真的很大可能是我父亲。

  我刚提出来这个想法,大师又瞪了我一眼,他说我以为过阴是过家家啊,会折寿呢,他才不帮我做这无意义的事情呢。

  我说给钱呢,大师就掐了掐手指头算了起来。

  算了一分多钟,大师说我一共欠他一万零六百了,如果真要过阴,就是一万四。

  我忍不住问大师怎么这么贪财呢,大师说我懂个卵,这是对他师傅留下来的本领的尊重。

  我觉得也是,所以就答应了,先欠着吧。

  很快大师就端出了一晚清水,让我割破了手指头,往里面滴了三滴鲜血。

  很快大师又在碗旁洒了一圈糯米,摆了三只木筷子,让我把手放在上面,集中注意力,不准说话。

  做好这一切后,大师又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仰头喝了两口。

  我问他喝啥宝贝呢,让我也喝两口,他说是二锅头,壮胆的,他说他还没帮人过阴过呢。

  大师说第一次,难免紧张。

  听大师这么说,我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先试试看吧。

  喝完酒,大师掏出三张符,分别贴在了桌子的东西北三个方向,唯独南边留了下来。

  然后大师就叫我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尽量想童年的一些开心或者悲伤的事情。

  我哪里记得自己有童年啊,就在那瞎想,心里没报期望。

  然后大师就在那念叨着,也不知道说的什么。

  确实没什么用,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我摸着大师的手突然像是被电击了似得抖了一下。

  我愣了一下,啥情况?

  还真被大师瞎猫撞到死耗子,给招出来我老子的魂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招待所的老头是谁?

  就在我迷茫间,大师突然开口道:“阴魂,请你来问几件事,生前祖籍在哪?”

  我吓得不敢说话,大师这是在和鬼说话吗?听着挺专业的啊。

  很快我就听到了一个空灵而陌生的声音:“西安周至县庙勾村人氏。”

  大师继续问道:“生前可有子女?”

  大师问完,那声音继续答道:“无。”

  听到这我愣了一下,我勒个擦啊,大师你别瞎搞啊,人家明明没子女,你把人招上来干嘛?我差点还感动的哭了呢。

  不过大师突然很严厉的开口道:“诚实说来,事后会多给你烧点香钱。”

  那声音突然显得有点悲伤,然后道:“曾经却有一子,不过未过百天就离奇死亡。”

  听到这里,我愣了一下,这真是我生父,说的是我?

  我忍不住睁眼看了下,当睁开眼我吓了一跳。

  大师的脸变得很模糊,都不像是大师了,而是一个四五十的苍白的男人的脸。

  看到这张脸,我突然觉得有点熟悉,但又有点陌生。

  感觉跟招待所的老头长得还真有点像,但我基本确定不会是同一个人。

  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屋内影子一晃,这张脸就不见了,而大师再次变回了大师。

  大师立刻咳嗽了一声,然后很凶的问我谁让我睁开眼的。

  我有点尴尬,就叫大师再招一次,我还有话要问呢。

  大师瞪了我一眼,说我以为是游戏啊,我有钱给,他还没命花呢,招不来了,以后再说。

  刚说完,大师突然对我道:“没错啊,那肯定是你生父,可是你不是一百天就没到,就死了么?”

  大师一句话把我说的毛骨悚然的,我没到一百天就死了?扯淡呢,我不是都活这么大了么?

  我叫大师帮我琢磨琢磨,这是咋回事。

  大师捏了捏下巴,寻思了会,然后对我道:“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家里人以为你死了,把你扔了,其实你没死,被人捡回家养活了。”

  嗯,有这可能,我希望是这样的,我问大师另一种可能呢。

  大师说另一种和他之前说过的养尸差不多,因为婴儿刚出生,灵格都不健全,就算是死了,如果真遇到高人,愿意替你续命,还是可以养活的,不过这辈子都离不开养尸人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不是真正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