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8 老头杀人

18 老头杀人

  听了大师的分析,我有点难以接受。

  如果真是后者,那是谁把我捡回去,还好心替我养尸续命?

  是招待所的那个老头?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刚才看到的那个我亲生父亲的阴魂和老头长得还有点像呢?

  我忍不住问大师,养尸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对养尸人有啥好处没得。

  大师说种类很多,如果我真是的话,是为我续命,那对养尸人没啥好处,甚至还损阴德。

  没好处,那按老头的尿性,他会为我好?有点难以理解。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小骚打来的。

  一看小骚的电话,我吓得有点不敢接。

  肯定不是被老头捉走了的小骚,而是那个后来一直跟我在一起的狐狸精。

  这骚狐狸找我干嘛?要把我吃了吗?

  我赶忙问大师除了对付鬼,有没有法子对付狐狸精。

  大师又拍了我脑门一下,叫我尊重,不是狐狸精,是狐仙姐姐。

  我朝大师翻了个白眼,说要是狐狸精缠着他,他就不会这么说了。

  而大师则对我道:“身在福中不知福,人狐仙姐姐要是想害你,你死一百次都不够。小子,抓住机会,你不是想查么,让她帮忙啊。”

  听大师这么一说,我才恍然醒悟,是啊,要是小骚要杀我,我还能活到现在?

  貌似就连王重阳都有点拿她束手无策,还想欺骗我来对付小骚。

  难道小骚真的喜欢我?

  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有点不是个滋味,觉得自己其实很对不起小骚。

  于是我直接接了电话,小骚问我在哪呢,我说在大师这呢。

  刚说完,电话就挂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有人敲门,然后小骚居然出现了,真快。

  小骚的眼睛红红的,不过看上去很美。

  我有点不敢看她,不过她突然朝我跑了过来,一把拎住我的脖子,就把我拖了出去。

  被小骚拖着,我寻思着完了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小骚不是人,哪里能用人的想法去揣摩啊,就不该听大师的,这下子自投罗网了。

  我想反抗,不过小骚很快,我感觉自己差点被拖的飞起来了。

  将我拖到楼底下后,小骚抬起手就一掌打在了我的屁股上。

  打完,小骚对我说:“这一耳光是我替姐姐打的。”

  也不知道小骚说的姐姐是谁,应该是我前女友?

  不过你丫的打在我屁股上,怎么叫耳光呢?

  转念一想,她是狐狸精啊,想法可能和人不一样。还好还好,打屁股虽然也疼,但是不是脸,丢不了尊严。

  打完我,小骚才对我问道:“你想不想死呢?”

  我赶忙摇了摇头,我傻逼啊,我想死。

  然后小骚才对我道:“哼,真想杀了你。不过你现在既然知道我身份了,我也不用藏了,我就问你,你怕不怕我?”

  我肯定怕啊,但是转念一想,狐狸精也是女的啊,要哄。

  我赶忙说:“你长这么漂亮,我怎么会怕呢?”

  刚说完,又是一耳光,她说我无耻,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喜欢我的。

  我忍不住问她姐姐是谁,她说是我女朋友。

  我又忍不住说了句难道她也是狐狸精?

  小骚说不是,是人,小骚说她还是小狐狸的时候,她就被我们给收养了。

  听小骚这么一说,我突然就不怎么怕她了。

  我擦,搞到最后,你是我们曾经养过的一只小狐狸啊,那老子也是你主人呢!

  于是我就问她:“这么说,你跟我们不少日子了?你知道我们的过去?”

  她瞪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以前又不是人,哪里能完全了解啊。”

  我又问了几句,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小骚是只火狐狸,那场火不仅没烧死它,还阴差阳错的把她烧成了精,它们只有一次变成人形的机会,但她毫不犹豫的变成了我女朋友的样子,为的就是帮我们找出真相。

  突然有点感动,动物都这么有情,之前我怎么那么畜生呢。

  深有感触后,我立刻决定去救我女朋友,不管是人是鬼,我一定要对得起她。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寻思着老子带个狐狸精,还能怕你个老头?

  不管我刚提出这想法,小骚却说不行,她说老头很厉害的。

  小骚还说通过她的调查,她却发现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我问有啥不对劲的,她说以前她是小狐狸她不懂,但是她现在觉得姐姐怪怪的。

  真是个傻狐狸,从人变成鬼了,能不奇怪?

  不过小骚却对我说:“还记得上次挖出来的死婴吗?”

  小骚说的死婴,我当然记得了,泡在酒坛子里,当时吓了老子一跳呢。

  小骚则继续对我道:“我问到上面有姐姐的味道呢。”

  听到这,我的心咯噔一跳。

  那死婴有我女友的味道?还埋在写着我名字的坟里?什么意思?

  记得上次临走前看了一眼,那死婴胯下不带把,是个女儿身,我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想了想,我就对小骚道:“你能不能帮我先查个事情啊?”

  小骚问我啥事,我就问她有没有本事把人给弄晕了。

  小骚说普通人可以,但是阳气重的,或者像老头那样的就不行了,毕竟她也变成人不久,没躲厉害。

  我点了点头,寻思着应该可以,毕竟这可是妖啊!

  我打了个车,直接回了家,找了一圈却没找到我的身份证。也记不得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看来还得直接去派出所搜我名字。

  带上小骚我直接去了周至那边的派出所,大晚上的还有人值班。

  是个中年男人,我叫小骚想办法把他弄晕了。

  刚说完,我就闻到一股很浓烈却很诱惑的香骚味,都说狐臭,不过小骚的味道很香呢。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中年男人就凑着鼻子出来闻了,而小骚则一下子跑了过去,一巴掌把那人给敲晕了。

  我暗道一声不好,谁让你这样弄晕的啊,有摄像头呢。

  诶,事已至此,我也管不上什么了,反正又不来偷东西,事后应该也不是多大个事。

  我直接去了户籍科,有锁弄不开,小骚则一下子把门给弄开了。

  我之前路上查了些资料,所以轻车熟路的就打开了户籍科的人口档案系统。

  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所以只能搜王维。

  一搜发现还有不少呢,粗粗瞥了眼,没看到自己。

  难道我没有登记过?是个黑户?

  不过小骚很快就指着电脑叫我快看,我顺着小骚的手指头就看了过去。

  当看到的时候,我整个人就蒙住了。

  是一个叫王维的,不过照片却不是我,而是小骚,或者说是我女朋友。

  看到这,我有点傻眼了。

  我记不得我女朋友的名字了,可是也不能叫王维吧?

  我忍不住问小骚,她知道她姐名字不,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她一直是喊姐的。

  有点一头雾水,搜王维搜不到我自己,却搜出来了我马子,这他妈叫我怎么办?

  我忍不住看了下这个‘王维’的资料,显示的是周至县民生村的,跟之前大师招出来的我亲手父亲的阴魂不是一个村的,但是是一个县的。

  我又看了下这个‘王维’的具体资料,她父亲的名字也不叫王重阳,而是叫什么王大羊。

  有点懵,我又搜了下王重阳,这名字挺少的,没几个,但从长相和年龄判断的话,没一个和老头是同一个人。

  这个时候外面警报响了,我记下了‘王维’家的具体地址后,立刻和小骚离开了这里。

  我原本是想去我女朋友‘王维’家打听打听的,但一想这么晚了,还是等明天白天再看看吧。

  刚好这个时候大师给我来电话了,大师说有重要情报要给我汇报。

  我们很快又按照大师给的地点到了大师那,是一个精神病院。

  我忍不住问大师喊我们来这干嘛,大师指了指里面,说老头进去了。

  我问大师是怎么知道,大师说他跟踪过来。

  我很诧异的看了眼大师,这吊丝胆子啥时候这么大了,居然敢跟踪老头?

  而大师则一脸献媚的看向小骚,然后说:“给狐仙姐姐效力,三生有幸啊。”

  小骚居然很装逼的冲大师点了点头,然后说:“表现不错,就原谅你泄露我秘密的事情了。”

  大师听了后,乐开了花,那副谄媚相,要是让他知道其实小骚就是我以前养的一只小狐狸,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我们几个在精神病院外面不远处守了起来,大师离得最近,而我和小骚则离得远远的,毕竟老头是个道士,感知能力可能比常人强,小骚是狐狸精,而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呢,只得离得远远的。

  等了好久,老头出来了,不是一个人,身旁还跟着一个医生。

  他们在说着些什么,我也听不清。

  然后老头就一个人走了,而那医生则往病院里走了回去。

  不过刚进了医院,那医生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疯狂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没一会儿就倒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是直觉告诉我,这医生被脏东西给缠上了。

  医生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就不动了。

  小骚准备冲过去的,但我把她拉住了,因为我怕老头其实还藏在附近。

  毕竟一些变态如果杀人的话,都是喜欢留在附近看着被杀对象,慢慢毙命的。

  擦,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个时候,小骚用她的手揉了揉我的眼睛,叫我看前面。

  我抬头看过去,心一下子就跳出来了。

  我看到一个半米大的婴儿从医院跑了出来,这婴儿没有下巴,脸看起来很干瘪,像一个花甲老头,走路一颠一颠的,速度倒是很快。

  我知道这并不是人,可能是老头带来的鬼婴,是小骚让我看到了这一幕。

  大师看了一会儿,很快就屁滚尿流的朝我们走了过来。

  做了个深呼吸,大师才缓过神来。

  我问大师刚离得那么近,听到老头和医生说什么了没。

  大师说听到了几句,然后不忘初衷的脱口而出:“大消息,值五千…”

  不过大师很快反应过来小骚在呢,赶忙改口道:“免费讲给狐仙姐姐听。”

  我叫他快说,大师说老头问医生做了脑叶白质切除手术,还会不会恢复记忆。

  听了大师的话,我脑子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头害怕我恢复记忆?曾经的手术,其实并不是我自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