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19 黄皮子

19 黄皮子

  一想到我可能并不是主动接受手术,而是被老头逼迫的,我心里就很不爽,有点想要报复,急切的想要弄清真相。

  可是,老头为什么要让我做手术?是我真的有精神分裂,还是单纯想让我忘掉一些东西?

  老张说老头也是几个月前才出现的,既然他不是我亲生父亲,他又到底是谁?老张说以前招待所是我的,难道老头就是为了霸占我的财产?

  也没多少钱,以老头的能力,不至于吧?

  有点想弄死老头的冲动,毕竟老头貌似已经开始展开收尾捕杀了,医生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由于我亲手贴了小骚,还让我女友的魂被收走了,这都是过失,所以我怕我再犯错误。

  因此在没弄清老头的真实身份之前,我觉得我还不能就断定老头就一定该死。

  最终我决定不能等到明天白天了,立刻去女友‘王维’的老家去打探情况。

  当时已经是凌晨了,我寻思着打探消息可能花不少钱呢,就去附近的银行取钱。

  掏出银行卡,密码我倒是记得,输进atm机看了下,乖乖,没想到我卡里不少钱呢,十来万。

  看来我以前真是开招待所的,不是个普通的穷吊丝啊,等有机会再回去查查网上银行,看看开户人是不是我自己。

  娶了一万大洋,口袋踹的满满的,大师一直跟在我身后,问我啥时候还账,我说等事情解决了,一并付钱。

  然后我们三人就租了个车再次去了周至的民生村。

  到了村头,我让小骚就留在这里,别跟我们一起去了,毕竟她和我女朋友长一个样儿,我怕她家人看了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小骚倒蛮听话的,她叫我小心点,有什么意外就喊,她说她能听到的。

  然后我和大师就寻着户头挨家挨户的朝我女朋友家摸索了过去。

  路上大师问我女朋友叫啥,我说跟我一个名字。大师说真奇怪,以后喊王维,还不知道喊的是谁呢。

  想想也确实,有点麻烦,看来我得给我女朋友起个代号,以后我们交流起来也方便。

  不能叫小骚了,想了想,我觉得就喊大骚吧,亲切,跟小骚刚好是姐妹。

  黑灯瞎火的,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找到了大骚的家。

  这是一栋平房,周围的人家都关灯睡觉了,不过这个平房的东厢房里还有亮光。

  农村的房子挺简陋的,窗户也不像城里那样防窥效果好。

  由于没拉窗帘,我们悄悄来到窗户口还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亮光不是灯发出来的,没想到屋子里点的是蜡烛。

  我看到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半坐在床头,她不像农村女人那般显老,看起来还挺风韵犹存的,就是脸色比较苍白。

  我觉得她看起来还稍稍有点眼熟的样子,和小骚有点神似,难道她真是大骚的妈妈?

  这个时候,大师轻轻捅了捅我,叫我看墙上。

  我就看了,墙上挂了张很大的照片,一男一女,像是结婚照,不过女人的照片是彩色的,男人的却是黑白的。

  黑白照片上的人我不认识,反正不是招待所的老头,可能就是在派出所查到的那个王大洋吧。

  我有种敲门进去问问的打算,不过大师把我拉走了。

  我问大师干嘛呢,大师说我没察觉到古怪吗。

  我说有啥古怪的,大师说看照片的话那是阴婚。

  就是年轻男女没结婚,就死了一个,这种情况下死者可能会作怪,所以会结阴婚。

  我说这也正常啊,有啥奇怪的。

  大师说我可能没注意,在阴婚照下面还有两个陶罐子,他感觉里面阴气很重,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还真没看到什么黑色的罐子。

  壮着胆子,我又悄悄走到了窗户口。

  仔细看了下,发现照片下面确实摆了两只黑色的陶瓷罐子。

  我不是大师,感觉不出罐子里的阴气,不过大师说有,那就是有吧。

  我真好奇着呢,左边的那个罐子突然摇晃了起来。

  晃得还挺剧烈的,跟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撞,想逃出来似得。

  看着这晃动的罐子,我吓了一跳,里面是什么呢?

  真如大师所说,是脏东西?它不会是发现了我在偷窥,要出来搞我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一个老太婆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步履蹒跚,看着都快死了似得,应该年龄很大了。

  看着这老太婆,我忍不住张开了嘴。

  这她妈的看着咋这么眼熟呢?长得好像招待所里一直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老头媳妇啊!

  不过这老婆子估计六七十以上呢,肯定不会是招待所的那个老婆子,可能只是长得像吧。

  头发花白的老太婆走进来后,那个罐子摇晃的幅度没那么大了,但是还是在晃。

  而老太婆则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刚来到罐子前,突然‘咣当’一声,罐子碎了。

  一道影子一下子就朝窗户口冲了过来,跟要往我身上冲似得。

  我吓了一跳,都没来得及跑。

  不过老婆婆虽然老,眼睛倒好使,随手一抓,就抓住了那道影子。

  借着蜡烛的火光,我看向了被老太婆抓在手上的东西。

  看清老太婆手上抓的玩意后,我忍不住的心中一惊,甚至感觉脊背一凉。

  是一条黄皮子,这玩意可不是普通的动物,诡异的很呢,就连农村的那些狠人基本也不敢得罪,很多人都称它们是黄大仙,没想到老太婆居然把它养在了罐子里。

  这条黄皮子的体型真大,比家猫都要大,它在老太婆的手中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开来。

  而老太婆则伸出手试试的掐住了黄皮子的腹部,突然用力的一扯。

  我差点吐了,老太婆居然硬生生的将黄皮子腹部剥下来了一块毛皮。

  也不知怎的,当老太婆剥皮的时候,我整个人也是打了个激灵,就好像我的皮被剥掉了似得。

  心里怪发毛的,身体上也有点不适。

  而老太婆则继续沿着黄皮子肚子上的伤口,将手指头伸了进去,跟要将黄皮子的整张皮给剥了似得。

  黄皮子一个劲的在那叫着,就好像在求饶。

  而老太婆则在那说:“叫你不听话,该完成的使命没完成,再想逃出宿命,我剥了你的皮。”

  说完,老太哦突然扭头看向了窗户。

  我吓了一跳,感觉老太婆是说给我听似得,拉着大师就跑。

  拉着大师就跑,大师以前逃跑的时候比谁都快,不过这一次不知咋滴,速度有点慢,被我拖着走,感觉他身体很沉。

  好不容易拖着大师来到了路上,我这才发现大师的身体一直在抖,嘴上还在吐白沫。

  我问大师咋了,大师在那自言自语道:“不敢,不敢了,以后再也不得罪了。”

  说完,大师才慢慢缓过神来。

  我问他这是怎么了,大师说他被警告了,黄大仙不让他再搀和我的事了,肯定是老太婆的意思。

  我的心咯噔一跳,看来老太婆真发现了我?

  好在这个时候小骚来了,她拉着我们就跑了。

  小骚拉着我们一直跑了近一里路,才停了下来。

  伸手敲了几下大师的脑袋,大师才重新荣光满面。

  大师倒是个变脸高手,一看小骚出现了,立刻开口道:“他奶奶的一只黄鼠狼还敢作怪,想让本大师不给狐仙姐姐服务,它算个老几啊?”

  而小骚则立刻开口道:“我刚才在附近看到了一个极阴之地,地下有一口上百年的棺材,里面有一窝黄皮子。”

  听小骚这么说,大师赶忙转身对逃跑的方向自言自语道:“黄大仙,对不起,对不起,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诶,大师太不给力了。

  很快小骚又继续说她之前逮了一只小黄皮子问了,她们的祖宗是一对在棺材里修行了近百年的黄皮,都快可以化成人形了,不过二十多年前被一个女人抓走了。

  我想这个女人肯定就是那老太婆,看来是个真正的高手,连快成精的黄大仙都敢搞,一搞还是一对,有点本事。

  听到这里,大师则继续很虔诚的道歉着。

  道歉完,大师就对我道:”我猜出来了,那两只黄大仙肯定和你还有大骚有关。“

  小骚问大师大骚是谁,大师吐口而出:”就是比小骚还骚!“

  下一秒,大师就在几米远的地方痛苦的揉着屁股了。

  揉完屁股,大师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

  大师边指着我,边用很恭敬的声音对小骚说:”狐仙姐姐啊,这名字不是我起的啊,是他起的啊,他说他女朋友叫大骚的啊。“

  很无奈!

  好在小骚没为难我,而是说跟她名字还挺配的。

  我又问大师什么叫那两只黄皮子和我与大骚有关,难不成到头来我是个黄皮子精不成?

  大师说按他的推理,我和大骚肯定其中有一个是从小就体弱,养不活,借助两个黄皮子精,利用特殊的道术,才养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