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0 见老顾客

20 见老顾客

  听大师这么说,我觉得很有道理。

  那么那个养不活的是我还是大骚呢?

  之前大师招出来的我生父的魂,说我未满百天就死了,难道是那个老太婆帮我续命了?

  感觉不太对,因为那老太婆看起来对我并不友好。

  其实真正早死的是我女朋友?我只是用来续命的备胎而已?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回家看看,生父死了,不代表家也没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回去看看,顺便打听打听我出生后是怎么‘死的’。

  生父的阴魂说我祖籍是庙沟村的,就在不远的地方。

  可惜我不知道具体哪里才是我的家,敲了一户人家打听了一下,才找到了。

  这是一处低矮的平房,很破旧,我做了个深呼吸才敲开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妇女,我和她素昧平生,但是不知道咋滴,看她第一眼,就有点鼻子酸酸的,那是一种源于血缘的悸动,她可能就是我的生母。

  我没敢认她,就说我是上头下来做人口普查的,想了解点情况。

  老农妇很朴实,大半夜的也没想多,就把我们放了进来。

  我问她家里有几口人,她说都走了,只剩下她了。

  我说死者也要登记,然后她说她还有公婆和老公,也都走了。

  她没提到儿子,我就提醒她只要出生过的都要登记。

  听我这么说,农妇突然就流泪了。

  我也感觉眼睛酸酸的,差点跟着流泪了,赶忙转身悄悄擦了擦。

  她说曾经是有过一个儿子,不过一生下来就得了怪病,邻村的过阴嫂说养不活,果然没到一百天就死了。

  我问她尸体埋了没,她有点不想回答我的问题,不过最终还是告诉我,尸体被那过阴嫂给带走了,说不干净,留着会带来不祥的。

  听到这里,我就基本断定,我确实是那个所谓死去的婴儿了。

  不过,我觉得我肯定是没死,我可能是八字有点特殊,被那个过阴嫂给盯上了。

  其实是过阴嫂的孙女死了,而她懂道术,为了救她孙女,也就是我女友,利用什么道术造成我假死的样子,然后把我给弄走了。

  我问农妇那过阴嫂有后代没,她说有个儿子死了,后来结了阴婚,没想到结了阴婚后媳妇还给生了个闺女。

  听到这里,我就基本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大骚可能才是那个坟里的死婴,难怪没长jb。

  心里有点难过,也没在这多逗留,我们感谢了下就走了。

  在临走的时候,我悄悄将那一万块钱放在了桌子底下。

  出了庙沟村,我们步行去了县里,才找了个车回了市区。

  路上我的心情挺沉重的,有点难受。

  虽然基本弄清了自己的身世,而且还带着很大的仇恨,但是同样还有好几个疑问没有解决。

  没做手术之前,我知道这些吗?我和大骚是怎么生活,怎么长这么大的?

  真的如老头所说,我离不开尸油,还需要吸收阳气?

  那老头和那个整天坐在电脑前不动的老婆子又是谁?

  招待所明明是我和大骚的,怎么会变成他们的了?

  那场火,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觉离真相越近,我的脑子就越乱,有点力不从心。

  到了市区已经很晚了,让大师自己回去休息,还叮嘱他如果有特殊情况就立刻通知,可别丢了小命。

  大师甩了甩头发,说他可是大师,没问题的。

  我叫他还是小心点,可别再被老张爆菊了,听到这里,大师吓了一跳,赶忙从身上那背着宝贝的布兜里掏出了那个装着老张的灵塔,说还是由我保存吧。

  我没去自己那,而是和小骚去了她那。

  我心情还有点压抑,没怎么说话。别看小骚是个狐狸精,她还挺懂人心的。

  她叫我不要难过,她说她还要帮我想办法复活姐姐呢。

  听了小骚的话,我愣了一下,人死了还能复活呢?

  我就问小骚咋复活呢,小骚说姐姐本就不该死的,阳寿未尽,而且魂魄未散,只要尸体保存好了,她就有办法复活。

  看来小骚还不是个简单的狐狸精啊,有两把刷子。

  然后我才想起来大骚的尸体从太平间消失了的事情,我赶忙问她尸体是不是她偷走的。

  小骚说不是,这可把我给愣住了。

  不是小骚?

  按理说,从七楼窗户上把尸体给偷走了,也就她这种妖有那本事了。

  如果不是她会是谁呢?

  小骚说她也不知道,她说她化成人形后第一时间就去了医院,但是尸体已经不见了。

  小骚说她怀疑被招待所那老头弄走了,所以她才会去住招待所,想查查的。

  听到这我忍不住问小骚:“你住那里,老头就没发现你不是人啊?没对付你?而且,你还和大骚长一个样,你以为老头是傻逼啊?真是个傻丫头啊。”

  小骚瞪了我一眼,说我才是傻丫头呢。

  我看小骚有点要发飙了,也没敢顶嘴。

  小骚说她是妖,又不是鬼,一般的道士都看不出来,因为她比较特殊。

  暂且信了吧,毕竟老头貌似确实拿她没办法。可是和我马子长一样,老头怎么可能不怀疑她?

  而小骚则继续说:“我又不是你们人,我可以判断人的气息的,我从来没让那老头见过我,每次都是趁他不注意才出现呢。”

  诶,小骚还是太自信了,老头可不是普通人啊,估计老头可能还是早就发现她了,那眼睛可能就是用来盯她的。

  我忍不住又问小骚:“那你发那帖子干嘛?勾引我出来?你怎么知道我还活着,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回复你的?”

  小骚说这些不是她蓄谋好的,是姐姐教她的。

  我问她到底咋回事,小骚说那次火灾后没找到姐姐的尸体,但是很快就找到了大骚的魂。

  她说后来大骚就一直留在我家里,跟我在一起,我之所以看到那帖子也是因为她故意让我看到的。

  听到这我才想起来,那次无聊刷帖子,确实是出现了好几次那名字我才点进去的,难道当时大骚就在我身旁,偷偷操控我的鼠标?

  想到这里,即使她是我女友,我心里依旧有点毛毛的。

  我寻思着可能大骚也是怕我有点不能接受现实,才和小骚一起让我慢慢去了解真相的吧。

  不过我心里也有个疑问,大骚到底知道些什么?

  不管尸体是不是老头偷走的,他既然知道我家,不应该没发现小骚的魂,为啥一直不收走呢,他还有啥阴谋不成?

  也不知道是我最近碰到的事情太多,疑心病太重了,还是咋滴。

  我突然就觉得我前女友可能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单纯简单,要不然她为啥不直接告诉我火灾的真相呢?

  还是说真的是我烧死的,她原谅我了,但是不忍心告诉我?

  如果真是这样,我感觉太对不起她了,看来有必要去老头那把她救出来啊。

  这个时候我看到小骚正歪着脑袋,很认真的看我呢,那模样真可爱。

  我忍不住问她:“那你是不是真的从来都不洗澡啊?”

  小骚是个可爱的狐狸,她冲我眨了眨眼睛,叫我猜。

  我说我才不猜呢,她轻轻一哼,说是。

  刚说完,小骚突然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好长的舌头,虽然蛮性感的,但我还是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她说她是火狐,不能大大量沾水,不然会变成原形的。所以她都是用舔的,每天都会找时间舔舔自己的身体呢。

  她还说她可以把舌头变得更长,我叫她赶忙停,看着真的怪吓人的。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厚着脸皮问:“那我每次…都硬不起来,或者提前…是不是你在搞鬼?”

  别看小骚是个狐狸精,她也会害羞呢,被我这么一问,她的脸颊也升起了两抹红晕。

  不过她也是个诚实的狐狸精,她点了点头说是。

  我这才松了口气,我就说嘛,我这么猛,怎么可能阳痿早泄呢?

  而小骚突然抬头一脸郑重的对我道:“我就是不让你那个,你要是敢对姐姐之外的女人动心,我吃了你,我真的会吃的!”

  想到小骚的舌头,我还真有点怕,赶忙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灵塔好像嗡嗡起了反应,我这才想起来老张还在里面呢。

  正好有事要问他,就把他放出来吧,有小骚在,谅他也翻不了大浪。

  大师教过我怎么用灵塔,我将上面的符揭了后,说了几句大师教我的咒语,我就把老张放了出来。

  老张和少妇一样,也有点害怕小骚。

  我就问老张:“你不是说以前在我们那一带拉客么,我问你有没有给我家拉过客?”

  老张点了点头,说有,经常拉呢,他还说我家的小姐漂亮的很呢!

  我愣了一下,有点尴尬,我擦,我以前还是个老鸨子?

  我又悄悄问老张,他玩过没有。之所以这样问,我就是想弄清楚过去的事,毕竟我和大骚理论上不是正常人,我们没必要靠小姐来赚钱吧?如何活着应该才是最重要的。

  老张说没有,他说我从来不让他在我那玩。

  听老张这么说,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老张毕竟是朋友,我可能不想害他,所以才不让他在我那玩。

  我想我们开招待所,还有小姐,可能不是为了赚钱那么简单。

  难不成真的是为了引男人过来,然后吸收阳气,延长自己的寿命不成?

  难道真如老头所说我杀过好多人?

  手有点抖,有点很难接受。

  我就问老张,我那里以前出过什么命案没有,老张说这倒没有。

  这让我有点奇怪,我就继续问他有没有什么他还记得的能联系上的熟人去过我那。

  老张想了下,然后说有个老哥们,一个老单身汉,他一年前介绍去过我那。

  我问了老张那人的地址,老张告诉了我。

  然后我重新把老张关进了灵塔,老张挺主动的,只是在那求我们快点救出她媳妇。

  和小骚打车去了老张给的地址,是一个蛮老的小区。

  那货住在三楼,敲了半天门才开门。

  一屋子酒气,一个三十多岁的猥琐大叔睡眼惺忪的站在我面前。

  他问我找谁啊,我问他还记得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