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3 诅咒

23 诅咒

  诶,一想到我以前也不算个正常人,我心里就有点难受。

  我虽然有点像个无赖,但其实我并不希望自己是个坏人。

  好在老婆子又说:“阴阳婴这事本就有点逆天改命的味道,违背了天理。所以我嘱咐过你们,只吸阳气,不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要少量多吸,这样也不会对别人造成太大的伤害,顶多就是昏睡,当然也会损耗一些寿命。”

  我日,还少量多吸,你以为减肥呢,少量多餐?

  不管了,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老婆子的样子不像说假话的,刚好和我的推理也对的上。

  现在我心里最大的疑问就是,我们的招待所咋变成那老头的了?老头是谁?为什么会着火?大骚怎么也跟着隐瞒似得,有点不对劲,按理说我们很恩爱啊。

  老婆子貌似一直呆在农村,很少来我们这了。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她:“刚才招待所那老头你认识不?”

  老婆子摇了摇头,说不认识,她还准备问我呢,好好的日子不过,怎么把日子过成这样了。

  她说要不是我昨晚去了她那,惊了养尸的黄皮子,她都不知道我们出了事。

  老婆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问我大骚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只剩了魂,是出了啥事,才死的。

  我也不知道啊,据说是火灾,可是我也不敢跟老婆子说,生怕真的如老头所说,是我自己精神分裂,亲手烧死了大骚。

  很快,老婆子又对我道:“虽然不知道那高人是谁,但很厉害,不会是普通人。而且我从他身上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应该也是个天生阳体。这种天生阳体很难见,没想到我一辈子见了两个。”

  奶奶的,什么鸟天生阳体,这老头既然霸占了我的招待所,把我整失忆了,还差点让我误认为是我老子,肯定不是好人。

  我瞅着老婆子奄奄一息的样子,寻思着应该也没多长日子了,还是告诉她我知道的事,让她想想办法吧。

  于是我就对她道:“虽然我被抽取了什么地魂,还忘掉了过去。不过,还有些事情我知道,她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一场大火。而且她好像还刻意隐瞒了那场大火的真相,你有没有办法查出来?比如什么点灯问鬼之类的?”

  老婆子直接问我那场火灾,除了大骚,还有谁在。

  我也不知道有谁在,只知道我在,还有小骚在。

  另外还有老张在,不过老张是在外围,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老婆子说我既然忘掉了,还被抽取了地魂,从我这是问不出来什么了。

  很快,她就对小骚道:“姑娘,能不能配合奶奶一下?”

  小骚还是有点怕老婆子,就歪着脑袋向我递来了求助的目光。

  我也有点犹豫,内心里有点相信老婆子,但我也怕出幺蛾子,感觉小骚在我心里,比大骚还总有似得,也许是因为我们接触的多了,而我和大骚的日子我都忘了吧。

  我就问老婆子要怎么配合,老婆子说很简单,只要把手给她,然后进入冥想状态就行。

  这类似于喜闻乐见的催眠,不过老婆子是催魂。

  我想了想,觉得不就给个手嘛,也没啥。

  而且小骚也蛮厉害的,应该不会出事。

  所以我就叫小骚配合老婆子,小骚觉得能帮姐姐,最终还是朝老婆子伸出了手。

  我不知道什么冥想,不过小骚明显知道,她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一动不动的。

  老婆子叫我离远点,然后又在周围洒了一圈她带来的液体,未来有点像消毒液,也不知道是啥。

  然后老婆子才握住了小骚的手,也闭上了眼睛。

  估计是开始催魂了,可能要好长时间,我就在一旁点上了一根烟。

  不过时间并不长,才半根烟,老婆子突然唔的叫了一声,睁开了眼。

  擦,老婆子就是牛逼啊,这么快就查出来火灾的真相了?

  我一脸期待加惶恐的看向了老婆子。

  期待是因为我心里也火急火燎的想知道真相,惶恐是因为我怕火真是我放的,老婆子当场弄死我。

  不过睁开眼后,老婆子直接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老婆子指着小骚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闭上了眼睛,阳寿耗尽。

  老婆子的这句话是这样的:你到底是谁?你…你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

  老婆子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嗝屁了,可把我给急坏了。

  我立刻冲过去抱住了老婆子,晃了晃,不过她再也没有醒来。

  而且老婆子的瞳孔放大,貌似受了惊吓似得。

  我就纳闷了,你那么厉害一个老婆子,催个狐狸精的魂,你怕个怕啊。

  这个时候小骚也睁开了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我问小骚这到底咋了,怎么还把人老婆子给吓死了呢。

  小骚说她也不知道啊,她就按照要求娶冥想了。

  很蛋疼,也不知道老婆子说的不属于这个世界是啥意思。

  狐狸精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不应该啊,老婆子不是知道她是狐狸精吗?

  心里正纳闷呢,有点蛋疼。

  不过我觉得也不是一无所获,既然老婆子说可以催魂,那我一定要借着这条路走下去,不弄清楚火灾的真相,我实在是觉都不想睡了。

  我立刻给大师打了电话,大师已经睡了,不过我还是把他给喊了过来。

  我问大师会不会催魂,大师说略懂皮毛,一般的小鬼可以试试,但是厉害的主儿,他不敢上,因为可能会被反噬的。

  我决定把大骚从老头那救出来,从大骚身上入手。

  很快大师就来了,大师说我大晚上的不睡觉就知道折磨人。

  大师还说加夜班要付双倍钱的,我说我有钱。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趁着之前老婆子利用黄皮子伤害了老头的机会,朝招待所发动总攻,无论如何也要把大骚的魂给救出来。

  为了增加战斗力,我还把老张放出来了,他负责去喊她媳妇就行。

  一行四人,火速赶到了招待所。

  布阵,老张打头阵,我和大师紧跟着,小骚在最后负责保护我们。

  布好阵型后,我们直接冲进了招待所。

  老婆子已经不在吧台那了,不过我们正要展开杀戮,然后就一下子停了下来,唯有老张心念老婆,直接冲上了楼。

  貌似不需要战斗了?

  大骚就在眼前呢,此时大骚正坐在之前老婆子说在的位置上,愣愣出神呢。

  小骚速度最快,过去就要喊大骚走。

  不过我觉得没这么简单,会不会是老头跟我们玩的空城计啊?

  一把拉住了小骚,然后我们慢慢逼近了大骚。

  我喊了她一声,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看起来挺忧伤的样子,这毕竟是我前女友,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心疼的。

  我叫她过来,别坐那了,还问她老头哪去了。

  大骚真的站了起来,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边走她还边对我说:”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擦,咋说这个,我不知道咋回答。

  而她则继续问道:”你知道你有多爱我吗?“

  大骚两个问题把我给问的愣住了。

  虽然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的,但是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我小声问她咋了,她冲我轻轻笑了笑,很美。

  笑的我心里蛮难受的,突然心里觉得还是该把大骚给复活了啊。

  正这样想呢,大骚的身影突然像是被电击了似得。

  很快大骚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感觉像是快魂飞魄散了似得。

  而她则继续对我道:“我知道你不爱我了,不过我会永远爱着你的,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就像现在这样。”

  我愣愣的站在了原地,感觉自己动不了了似得。

  很快大骚的身影突然像是着了火似得,然后慢慢消失了。

  在消失前,她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永远不要探索那道门后面的秘密,一切都忘了吧。”

  不知道咋滴,听到这里,我的心跳的厉害,想去抱住大骚,但是却动不了。

  虽然依旧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但是就是有点想哭的感觉。

  当有了想哭的感觉,我这才想起大骚之前还在我的脖子上流眼泪呢。

  一个女人死了,成了鬼,还愿意为我流眼泪,她能是坏人吗?

  就在这个时候,大师突然说了句:“不好,是灵魂诅咒。”

  说完,大师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铜镜,对着空气就在那挥舞着,朝大骚消失的每个方向都挥舞了一遍。

  而小骚也立刻吐出了灵珠,让灵珠悬浮在了空中,自己则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狐狸趴在了我的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