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4 大师的师叔

24 大师的师叔

  灵珠浮在空中,周围散发着红色的光芒,看着怪漂亮的。

  而大师则继续拿着手中的铜镜,在大骚消失的周边挥舞着。

  约莫过去了一分钟之后,大师才呼出了一口浊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跟浪费了多大体力似得。

  大师坐在地上后,一个劲的朝我伸出了一只手,好像在提醒我什么。

  我发现我能动了,赶忙快步走向大师,将大师给扶了起来。

  我问大师咋了,一只手是啥意思。

  大师说太吃力了,这活儿至少收五万。

  大师真是钻钱眼里了,我也懒得吐槽,只是点了点头,对现在的我来说,钱真的没什么兴趣了。

  我问大师刚才他说的灵魂诅咒是啥意思,他的那一系列动作又是干嘛的。

  大师说那是一种最邪恶的诅咒术,比什么巫蛊、召邪厉害多了,因为这是直击灵魂的。

  简单来说,就是大骚对我使用了灵魂诅咒,为的就是不让我打探铁门后的秘密,一旦我动了打探秘密的念头,诅咒术就会应验,导致我灵魂颤栗,而倘若我强来,会和大骚一样,魂飞魄散。

  听到这,我的心忍不住咯噔一跳,我紧张的不是自己中了诅咒,而是大骚魂飞魄散了?

  我赶忙问大师大骚到底怎么了。

  大师的回答让我稍稍松了口气,大师说:“好在老子有实力,第一时间用缚魂镜捕捉了她的灵魂碎片,虽然诅咒已经生效,但至少保留了修复她灵魂的希望,你说这值不值五万?”

  刚说完,小骚也变回了人形,来到了我和大师的身旁,小骚盯着大师看。

  大师也真是个墙头草,赶忙改口说:“当然,我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要不是狐仙姐姐的真元帮忙,我屁用没有。”

  大师刚说完,楼上的老张突然啊的发出了一声嚎叫,好像还喊了声救命。

  听到老张的叫声后,我才惊醒了过来。

  我们可是来找老头的啊,被大骚这么一闹,差点连正事都忘了。

  不对啊,正事是救大骚,现在大骚出了问题,我们还要不要逗留,上去救老张呢?

  我正犹豫着呢,老张在楼上又喊了一声。

  我虽然挺无赖的,但是寻思着老张身前毕竟是我朋友,还是我把他带过来当援兵的,就上去看看吧。

  和小骚大师对视了一眼,然后我们就直接杀向了楼上。

  刚来到楼上,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感觉冷飕飕的。

  招待所里光线本就不好,大晚上的很阴暗,而且我发现几扇门不知道是啥时候打开的,一开一关的,也没见到有人出来。

  我这才想起来老头跟我说过,这里有客人,叫我不要打扰客人。

  难道真的住人了?

  我下意识的就朝最近的一个房间门口看了过去,没发现人啊,不过这门咋还一开一关的呢。

  我想走过去的,不过大师和小骚同时拉住了我。

  他们说有情况,只是我看不见罢了。

  听他们这么说,虽然我胆子不像以前那么小了,但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

  我强装镇定的喊了声谁啊,有本事给老子出来。

  没人出来,只是门窗摇晃的更厉害了。

  大师掏出了罗盘在那测着什么,而小骚则在那说着:一个,两个,三个…

  我问小骚数啥呢,小骚说每个房间里她都能感受到鬼魂,他们很想出来,但是出不来。

  刚说到这里,小骚猛的一把将我给推开了。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脖子一凉,感觉被什么东西给贴住了似得。

  下意识的就伸手朝空中挥舞了一下,可是没摸到什么。

  而小骚则伸手往我的方向一抓,然后我就吓得不敢说话了。

  我说咋感觉被什么东西贴住了呢,一只人脸贴在了我的耳边,一副想要舔我,想要吸我阳气的扬州至。

  如果是个美女鬼你舔就舔吧,关键这还是个老女人,脸上都长皱纹了,嘴边上挂着古怪的笑容,看着怪渗人的。

  小骚紧紧的捏着她的脸,而她则对我说:“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一辈子都不放过我?”

  听了老女人的话,我愣了一下。

  我哪里认得你啊?至少我现在的记忆里没有她,难道我曾经害死了她?可是刚死的过阴嫂不是说我和大骚只吸阳气,不害人的么。

  心里正纳闷呢,我突然灵机一动,这老女人貌似认识我?何不抓住她,然后让大师催魂,看看我和她有啥交集呢。

  刚升起这个念头,老女人的脸突然扭曲了起来,看着很痛苦,很快就消失了。

  我忍不住问小骚干嘛弄散这个魂儿,小骚说不是她弄的,魂自己散的。

  小骚刚说完,老女人消失的地方缓缓飘落了一张黄皮子纸。

  我下意识的就接过了黄皮子纸,我看到上面写着一行字:自己做过的事,就要自己负责,爱过的女人就要保护好,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落款是王重阳。

  我的心咯噔一跳,老头去哪了,他这是在警告我吗?

  怎么感觉老头把自己弄得很正义,而我却是个大坏蛋了,难不成他真是好的,代表什么正义的组织,对付我这大坏蛋的?现在发现我援兵不少,去搬救兵了?

  在我这样想的时候,小骚问我对着一张皮毛发什么呆呢。

  我的心再次咯噔一跳,小骚他们看不到上面的字?

  这个时候大师发话了,语气谦恭,大师说:“好厉害,以魂传音,这世界上拥有这本事的不超过三个,其中一个是我师傅。”

  以魂传音,听着就够牛逼的,也难怪大师说这是牛逼的本事。

  我寻思着既然大师说这世上有这本事的不超过三个,那么我岂不是可以缩小老头的范围了?

  我赶忙问大师,除了他师傅,还有谁。

  可惜大师说他也不知道,他师傅是道教协会的,可惜他不是,他还没那资格去接触那个层面的东西。

  我又问大师,既然他师傅死了,有没有办法把他魂给招出来,那不就知道了。

  大师叹了口气,说他师傅的尸体在哪他都不知道,他只收到了师傅的遗言,让他小心一个人,王重阳。

  他师傅用的就是像刚才我看到的那种以魂传音,所以他对这比较了解。

  诶,又是一个无头线索,老头藏得太深了,一时半会的看来还抓不住他的底细。

  既然如此暂时也不伤脑子了,感觉此时的招待所怪阴森的,还是先撤吧。

  我们赶忙来到了老张媳妇所在的那个房间,此时老张正挡在他媳妇面前,不断的挥舞着他的拳头呢。

  这次我能看见了,好几个黄皮子在那蹦哒,估计是之前大骚奶奶带过来的那几只。

  小骚过去喊了几句,那几只黄皮子就吓跑了。

  本打算带着老张和她媳妇走的,结果他们说不想留在这世上了,然后就走了,应该是去他们的坟头了吧,至于怎么去阴间,如何投胎那我就不清楚了。

  也不知道是小骚把这里的魂都给吓跑了还是咋滴,当老张和那些黄皮子走了,招待所里的门也不一开一关的了,安静了下来。

  这里明明是我的地盘,但我依旧有点不想呆在这里,一来是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脏东西,再者是害怕老头什么时候杀个回马枪。

  我打算回小骚那,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大骚的魂给救活了,我想大骚肯定知道了什么,要不然她怎么抱着宁可魂飞魄散,也不让我查大铁门后面的秘密呢?

  不知道铁门后有啥秘密,不过我也不敢胡来,不能乱查,我胆小怕死,我可不想魂飞魄散,再说我还得留着命复活我的大骚呢。

  出了招待所,为了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特意将门给关了。

  走了没两步,我正准备打车呢,小骚突然小声提醒我道:“后面有人跟踪。”

  我立刻心底一紧,会不会是王重阳啊?

  不过小骚说不是,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于是我们就假装慢慢的走着,若无其事的进入了一旁的一个小巷子里。

  又走了没两步,小骚猛的朝一旁跑了两步,然后直接跳向了身后,那速度快的,跟个武侠小说中的女侠似得。

  很快,小骚就捏住了一个人的脖子,把那个跟踪我们的人给捉住了。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身着一身青衣,手上拿着个罗盘,看着就不像普通人。

  不过他貌似水平不咋滴,一个劲的朝小骚贴符,可惜压根影响不了小骚。

  我心里正窝火呢,上去就踹了这货一脚,叫他跟踪我。

  那人不是大师之流,还挺装逼的,说我好大的胆子,连猎灵协会的人也敢得罪,问我是不是想永世不得超生呢。

  我上去又给了他一个大耳光子,超生你麻痹。

  一个耳光子,这货老实多了。

  我问他是谁,他说他是来找人的。

  我问他找谁,他说他找他大哥。

  麻痹,你找大哥,咋找到老子头上了?

  我就问他大哥是谁,他说他大哥叫钟郎,过来执行任务的,失踪了。

  我刚要揍他,不过很快就忍住了,来我招待所执行什么鸟任务?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师突然跳了过来,指着中年男人问:“你大哥真叫钟郎?金边钟?”

  那人点了点头,然后问大师怎么知道的。

  而大师则小声跟我说,钟朗就是他师傅。

  听了大师的话,我愣了一下。

  小骚逮住的还是个高手?大水冲了龙王庙?

  我示意小骚先把他放了,然后问他找人咋找到我这里了。

  那人说他大哥来我这执行任务,失踪了,他就来找了。

  我叫他不要重复,说重点,他大哥来执行啥任务的。

  他说之前那招待所不对劲,所以他大哥来打探情况的,后来就没了消息。

  听着不像假的,我想了想,难道大师的师傅是因为来这执行任务才被老头给杀了的?

  这个时候大师也是一脸的忧郁,很忧伤的说钟郎是他师傅,死了。

  这男人不敢得罪我这狠茬,对大师倒不客气,直接骂道:“你小子就是大哥收的那关门弟子?放什么臭屁,大哥怎么会死呢?”

  按辈分推算的话,这人该是大师师叔了,所以大师也没还嘴,只是说了句真死了。

  那人说不可能,他说他们猎灵人在组织上都有魂牌,外出执行任务一旦出了篓子,死了的话,魂牌就碎了,但是大师师傅根本没有。

  刚说到这里,这男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通体翠绿的玉,那玉估计是个宝贝,隐隐还有点发光呢。

  很快,这男人就继续道;’你看,大哥的魂牌有了反应,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

  说完,他突然挣脱了小骚就跑了。

  我们赶忙追了上去,整的够邪乎的,可别是个骗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