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5 恢复记忆

25 恢复记忆

  很快我们就追上了这人,不过这人说他真的察觉到他大哥就在附近了,他要去找呢。

  他还威胁我说,如果再烦他,他就要喊人了,他说他们是真有能力让我永世不得超生的。

  奶奶的,这真是道士?跟大师一个尿性啊,不过大师是骗钱,他是装逼啊。

  他连小骚是狐狸都看不出来,能有什么本事?

  我寻思着反正他跑不了,看他能不能找出大师的师傅。

  很快他拿着那没碧绿的玉就朝一旁四处走动着,而我们则慢慢的跟在了身后。

  最终我们去了里把路之外的一个蛮高档的小区,他来到一栋楼下,说应该就在上面。

  我叫小骚随时做好把这人撩翻的准备,然后才配合他上了四楼,小骚一拧门就把门开了。

  我们直接走了进去,里面没一个人。

  不过我很快就被客厅上一张照片给吸引了,看着眼熟,这不是精神病院里的那个医生吗?

  仔细看了下,还真是,照片上的这个男人真是在医院被害死了的那个医生。

  虽然这是张彩色的艺术照,但人死了,我下意识的就把这当成了黑白遗照,看着照片上的那张笑脸,我心里还是有点麻麻的。

  而那个男人则跟发现新大陆似的,直接冲进了身旁的一个房间,然后大喊着找到了找到了。

  刚喊完,这男人又说了声不好。

  我赶忙跑了过去,很快就发现房间里躺着一具水晶棺材,而水晶棺材里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而且一根管子直接从他的左脑洞穿到了右脑,他的嘴上也连着呼吸器,在水晶棺材旁也摆放着不少器材。

  看着这男人被剔去了头发,脑袋上插了好几根管子的样子,我看着都感觉脑袋疼。

  而身旁的大师则已经眼泪汪汪的了,看情形棺材里这类似植物人的家伙真是他师傅啊。

  大师口中牛逼哄哄的师傅这是咋了,也要接受啥手术?和我一样的手术,那个所谓的脑叶白质切除手术?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做这手术肯定要剃光头,我头发长得倒挺快啊。

  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我赶忙叫大师看看我脑袋两侧有没有疤。

  大师立刻撩起我的头发看了起来,很快大师就来了句:”卧槽,没有,你没有手术,你丫的还是个精神病啊!“

  听了大师的话,我也愣了一下。

  卧槽,我没做过手术?老头骗我的?可是我为啥还是什么都记不得了呢?

  我正纳闷呢,房间突然一黑,整个灯光都没了。

  大师挺搓的,啊的叫了一声。

  而大师的师叔此时就体现出了他的能力,他迅速掏出了两张符一烧,直接就点亮了我们周边。

  同时师叔开口道:”什么人,什么鬼?本人是猎灵师,小心我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诶,这货也只会这句话了。

  很快,一道声音从黑暗的方向响起:”终究还是找到了这里啊,不过,王维你的反应速度让我失望,现在才发现没做过手术?“

  卧槽,是老头的声音,原来老头并没走,还一直跟着我呢啊。

  这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吗?

  我赶忙朝小骚挪了两步,而小骚也早已站到了我的身前。

  师叔比大师给力一点,双手拿着火符,直接向其迈了一步。

  我看到对面的黑暗里出现了一对猩红的眸子,不对,是两对。

  很快老头就出现了,而且老头不是一人,他把那个跟我长一样的恶灵也带了过来。

  师叔见到和我一样的恶灵时也愣了一下,直接将那两道火符扔了过去。

  只可惜,老头只是随手一扬,那火符就熄灭了。

  诶,高手就是高手,就算老头再坏,此时看着也是酷的一塌糊涂。

  师叔也是愣住了,显然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厉害的高手。

  而小骚则并没有动,只是随时护在我的身前。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突然张开念出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话,有点像是咒语,也有点像是什么音波攻击之类的,也不知道是在干嘛。

  而小骚随着老头的念出的咒语,突然就捂着耳朵,显得很难受的样子。

  妈的,老头果然是留了一手,明明有办法对付小骚,之前还装着干不过的样子。

  看着小骚那痛苦的模样,那一刻我才发现,相比于害怕死亡,其实更让人害怕的是失去。

  我一咬牙,毫不犹豫的就朝老头扑了过去。

  老头并没有躲闪,任凭我撞向了他。

  当我撞在了他身上,他突然朝那跟我一样的恶灵招了招手,然后那恶灵就扑向了我。

  与此同时,老头对我说了一句;”本想让你过一个安逸的人生的,可惜你坏了我的好事,那我只能让你从头来过了!“

  我有点听不懂,只是想掐住老头的脖子。

  可惜,谁也没能阻止的了那恶灵,恶灵直接上了我的身,然后一下子就不见了。

  那个瞬间,我浑身哆嗦了一下,打了好几个激灵,但是并不是感觉被袭击了,而是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就像是才变得完整了一般。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中也一下子涌起了很多画面。

  大骚、吸阳、狐狸、火灾…

  我的记忆回来了。

  短暂的哆嗦了几下,很快我就恢复了正常,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地方,宛若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这个时候小骚和大师以及师叔也朝我走了过来,与其说是他们缓过了神来,倒不如说是老头并没有为难他们。

  将那个和我一样的恶灵,也就是我的所谓地魂重新打入了我身上后,老头丢下一句话就转身迅速离去了,他是这样对我说的:年轻人,是你阻止了我,那我只能让你从头再来了,记住那张我给你的黄皮子纸,会有用的。

  大师和小骚很识趣的没追上去,不过那师叔似乎还想留住老头,快步追了上去,不过下一秒他就啊的一声喊叫,跟个傻逼似得活蹦乱跳了起来,那是因为他身上带的符一下子着了,把衣服都烧坏了,这肯定是老头对他的惩罚。

  等老头走了,我依旧愣愣的站在原地,心中五味杂陈,隐隐间有点想吐的冲动,跟喝醉了似得,因为我什么都记起来了。

  正如之前死在我家里的那个过阴嫂所说,她确实是大骚的奶奶,也就是我奶奶,我从小就被她用来当大骚的阳婴,我没接触过什么人,没有童年,我的世界里只有大骚,甚至我的名字都和大骚一样,只不过我的人口信息并没有登记。大概是三年前,我才搬到了康复路这边,在奶奶的帮助下开了这招待所。

  我的招待所里其实是没有小姐的,或者说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骚,不过她并不真正的接客,只是负责把男人引进房间,然后我负责吸阳。但我们并不伤人,日子过得平淡而不乏刺激。

  也许是从小就在一起的缘故吧,我很爱大骚,而大骚同样很爱我,那时的我们就是彼此的全部。

  不过,平淡简单的日子因为一场命案而改变了。

  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那天老张拉来了一个客人,这客人五大三粗的,一脸络腮胡,大骚像往常一样,将她带入了房间,我躲在隔壁的卫生间里用奶奶教我的吸阳术吸收着他的阳气。

  没一会这客人就昏睡过去了,然后大骚就准备走了,不过大骚刚起身,那大汉突然一把抱住了大骚,然后就要行不轨之事。

  这辈子吸了那么多人的阳气,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我就继续吸,想把大汉给整迷糊了。

  没想到的是那大汉阳气极盛,完全不起作用,我可不能让大骚被玷污了,赶忙冲进了房间要救大骚。

  没想到大汉还随身带了刀子,原来他的职业是个屠夫,难怪阳气那么重呢。

  我不是这大汉的对手,但保护大骚的念头让我变得很凶残,争斗中我失手抹了屠夫的脖子。

  当时鲜血哗哗的从屠夫的脖子涌了出来,而那屠夫则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我补了一刀,彻底断送了屠夫的命。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生活和正常人并不一样,但我其实也是个平凡的人,只不过天生阳体罢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杀人,怎么可能不紧张。

  在招待所楼下那道大铁门下面有个地下室,在大骚的帮忙下,我们把屠夫的尸体简单处理了下,然后就埋在了那里。

  本以为处理了屠夫的尸体,不对外声张,天知地知我知大骚知,这事就会深埋在地底的,没想到真正的怪事才刚刚来临。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咋的,杀了屠夫第二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隐约间我就好像听到有人在打呼噜似得。

  那晚招待所里并没有客人,所以不可能有打呼噜的声音。

  竖起耳朵听,当我精神越集中,我越能听清那呼噜声,貌似是从地下室传出来的啊!

  我是个天生阳体,加上奶奶也教过一些保命的法术,所以我对道术其实也略懂一二,我当时就寻思着会不会是被杀掉的屠夫的阴魂不散,过来闹鬼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