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6 回忆

26 回忆

  虽然从奶奶那对鬼怪一事有些了解,也略懂点皮毛。

  但毕竟由于我是阳婴,小鬼不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鬼呢,所以听到地下室那打呼噜的怪声,其实我还是有点紧张的。

  但事已至此,怕是没用的,所以当时我就拿了个手电筒和大骚一起去了地下室。

  越靠近地下室,就感觉那呼噜声更大了,甚至有点挑衅我的味道。

  奇怪的是,大骚说她并没有听到,还问我是不是幻听呢。

  很快我们就打开了大铁门,刚打开铁门,我就闻到一股子奇怪的味道,一股子淡淡的骚味,不过不难闻,还有点香。

  我用手电筒往地下室里一照,吓了一跳,因为刚好照到了一双红眸子,还有一道大红色的影子。

  定睛一看,原来是只红色的小狐狸趴在那呢,刚好趴在了埋屠夫的那块地上。

  狐狸这玩意可是挺邪门的,而且突然出现在这里可不是啥好兆头。

  我当时手上拿着铁锹,寻思着要不把这小狐狸给敲死了。

  不过大骚说这狐狸长这么可爱,肯定不是坏的,叫我把它赶跑了就行。

  我拿着铁锹吓唬了两下这小狐狸,结果这狐狸不肯走,还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钻进了大骚的怀里。

  当时我也没多想,直接就拿着铁锹在地上敲了两下,同时嘴上念叨着:不要跟我装神弄鬼的,老子的阳气冲死你,不想连魂魄都被我打散了的话就赶紧投胎去。

  说完,那呼噜声非但没停,反而更响了。

  麻痹,这是在挑衅老子?

  我操起手上的铁锹就挖了起来,结果把那里挖开后我傻眼了。

  屠夫的尸体不见了,原本埋屠夫的地方泥土松松的,但是尸体真不见了。

  昨天刚埋的尸体,今个咋就不见了?

  我猛的扭头看向小狐狸,恶狠狠的瞪着它,问是不是它搞得鬼。

  小狐狸吓得就往大骚怀里钻,一副叫大骚保护她的样子。

  大骚虽然是个阴婴,和人接触不多,不懂人情世故,但她挺有爱心的,叫我别吓唬小狐狸,这么可爱的。

  我跟大骚说这小狐狸不能留啊,屠夫的尸体都不见了,却出现了个狐狸,这有点邪门。

  不过大骚却非常喜欢这小狐狸,她说尸体可能是被啥东西给拖走了,她说这世上邪门的事情多了去了,叫我不要多想,她还说她根本没听见呼噜声,说我是精神太紧张了,幻听。

  诶,一时间我也弄不清尸体跑哪去了,暂时就归结为未解之谜吧。

  然后我特意在埋屠夫的地上吐了几口唾沫,才和大骚回了房间。

  大骚很喜欢这小狐狸,叫我给它起个名字。

  我不怎么喜欢这狐狸,总感觉它出现的时间和场合有点怪,所以就随口说了句:“骚不拉鸡的,就叫小骚吧。”

  于是,小狐狸就有了它的名字,小骚。

  回想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一跳,原来小骚这名字是我起的啊,小骚被烧成了精,没想到还记得这个名字呢。

  那一晚上我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听到地下室有呼噜声,到后面我甚至觉得那并不是什么呼噜声,而是在召唤我,跟喊我魂儿似得,把我心里弄的毛毛的。

  好在天亮之后,那声音就不见了。

  可是到了晚上,那呼噜声再次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甚至有点越演越烈的味道,搞得我心神不宁的。

  这下我受不了了,铁了心要弄清楚,所以再一次打算下地下室,这次把那挖个底朝天也要弄清楚状况。

  不过刚出了房间,还没去地下室,招待所的大门就砰砰砰的敲了起来。

  我就去开门了,敲门的是一个四五十的老头,他手上还搀扶着一个大妈,那大妈也算不上多老,但看着就颤巍巍的。

  这老头正是后来跟我纠缠不休的王重阳,而大妈也正是那个一直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老婆子。

  我跟这老头说今天不做生意,结果老头说他不是来住店,而是来帮我的。

  我问他帮什么忙,他就问我是不是晚上会听到奇怪的声音,有时候甚至会觉得那声音就是在喊我。

  我勒个擦,听了老头的话我就愣了一下,是个会算命的高手啊?

  我说是,他说他就是来帮我解决这事的,然后还提出要在我这定居几天。

  我又不是傻子,哪那么容易信他,指不定屠夫的尸体就是他偷走了,然后弄呼噜声吓我的呢。

  结果老头直接随手一扬,好几张火符就在我身边飘了起来,看着很牛逼。

  老头说他要是想害我,十个我也扛不住,叫我要相信他。

  我寻思着确实是,然后就应了下来。

  然后老头又说我这招待所阴气太重,处在一个阴地,需要花费些日子来解决,而且不能被旁人打扰,所以让我和大骚搬走。

  这我哪里答应啊,不过老头给了我一把钥匙,说是一栋郊区的别墅,价值比我这招待所值钱多了,我没理由不信他。

  我寻思着也是,反正也不怎么想呆招待所了,先搬出去几天,至于阳气,其实大骚身体已经基本正常了,也不需要经常帮他吸了,我的阳气暂时也够她的了。

  而这个别墅正是后来我和小骚呆的那栋别墅,也就是着火的楼房。

  接过老头的钥匙后,我就喊上了大骚,准备去那栋别墅,心里还寻思着这辈子都没住过别墅呢。

  大骚确实很喜欢小骚,她还把小骚给带上了。而且大骚整的跟搬家似的,还戴了很多东西,那张我们的情侣照也是她带过去的。

  在离开前,老头还交代了我一句,他说他在我这要呆一段时间,如果有外人问他的身份,就说是我父亲,这样也省的麻烦,外人打扰他,我应了下来,反正我又没父亲。

  然后我就喊了老张,让老张送我去的那个别墅。

  到了别墅我才发现这是啥别墅,也就一栋破楼,老头真能忽悠。

  罢了,就先住这吧。

  把东西搬进去,刚收拾了会,大骚突然说她很累了,头昏昏的,想休息了。

  我一个人把楼房收拾的差不多了,然后才上楼去看大骚。

  大骚侧卧在床上,我问她身体咋样了,她也没回答我。

  我赶忙过去轻轻翻了下她的身子,结果当我看到她那张脸时,我傻眼了,差点没尿裤子。

  这他妈的哪里还是大骚啊,这分明是一个老女人的脸啊。

  草,这不是老头领过来的那个走路都不顺当的老女人吗?

  那时候的我还懂点道术,我立刻就觉得可能是老婆子的鬼魂上了大骚的身。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掏出了一张奶奶留给我们的火符,朝大骚的身体扔了过去。

  长着老女人脸的大骚并没有躲,而是冲着我诡异的笑着。

  那笑容看着挺温馨幸福的,但是我就是觉得阴森恐怖。

  很快,火符真的在大骚的身上着了,我知道这火符只对鬼魂有如此威力,看来大骚真是被老婆子的魂儿给上身了。

  看着大骚的身体缓缓燃烧着,我心里又是咯噔一跳,虽说大骚的脸变成了老婆子,被老婆子上身了,但是身体可是我的大骚啊。

  于是我立刻又要上去抱住大骚,帮她扑火,只要驱鬼就行,我可不想害死大骚。

  还没来得及扑到大骚那,蹲在一旁的小狐狸突然跳了起来,直接朝大骚扑了过去。

  也不知道小狐狸是不是想救大骚,反正这带来了极大的后果。

  当小狐狸的身体来到火符上,它的身体也一下子就着了火儿。

  那一瞬间火光大的,大的我都睁不开眼,也不知道是高温的炙烤把我弄窒息了还是咋的,我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中,感觉我被什么人给拖了出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出现在了后来的出租屋中。

  我什么也记不得,但是也并没有觉得不正常,一切显得有点顺其自然。

  只不过我的生活中再也没了大骚,我成了一个整天在网上yy的臭屌丝,直到后来回复了小骚的帖子,一切才重新开始。

  我想,那时候的我一定已经被老头给抽取了地魂,动了手脚,才变成那样的。

  至于后来,诸如害死老张,还摸少妇屁股之类的事情我就没有任何记忆了。

  我想那肯定不是我所为,而是那个被老头抽取的我的地魂,一个跟我一样的恶灵。

  至此,所有回忆结束。

  感觉有点了解了过去了,但我却更茫然了,通过回忆表明,是老头带的老婆子逼我放的火啊,也就是说是那老头把我害成这样的?

  我跟他有深仇大恨?不应该啊,我不认识他,而且就算有仇,他完全可以杀我啊,为什么并没有,反而是抽走了那个有点邪恶的恶灵?

  小狐狸的扑火才扩大了火势的,小骚到底是为了救人还是害人?

  至于大骚,她的魂应该记得一切啊,为什么却不告诉我,反而有时候会觉得她站在老头那一边呢?

  大骚不惜对我下灵魂诅咒,为的就是不让我打探铁门后面的秘密,她到底知道了什么,那又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