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8 阳寿未尽

28 阳寿未尽

  看着老张的来电,我心里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接呢。我可是听说过亡灵来电这种说法的,往往大半夜接到陌生的号码,很有可能就是脏东西打来的,一旦接了,电话那头就会传来空洞机械的声音,然后就会被亡灵给缠住了。

  不管这说法是不是吓唬人的,至少我知道这老张可是确确实实的鬼魂啊。

  不过我转念一想,记忆中老张跟我确实是朋友,应该不会害我吧,而且我身边不是还有小骚呢嘛,所以我还是接了。

  确实是老张的声音,他叫我去他家找他,说有事要求我帮忙。

  我寻思着正好也要跟老张把话说清楚,告诉他害死他的不是我,只是一个地魂呢,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去他家看看。

  大半夜的,我倒没啥困意,然后就和小骚一起出了门。

  路上我还挺纳闷呢,老张和媳妇去投胎,咋还投到了家里去了?

  很快就到了老张家,也没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了,毕竟总不能叫鬼开门吧?

  不过刚踏进去,我傻眼了,被眼前的场景给整懵了。

  一个少妇在沙发前正穿衣服呢,她一只脚放在沙发上,一只腿放在地上,正在穿一条黑丝袜,大屁股朝我撅着,看着真尼玛性感。

  而让我傻眼的不是因为少妇这销魂的姿势,而是因为少妇就他妈的是老张媳妇。

  这还不止,我能分辨的出来少妇此时不是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鬼和人是有区别的,哪怕是鬼显形了故意让你看到它,他们看起来也很单薄,没人的那种有血有肉的质感,最重要的是只要鬼不上人身,他们是没有影子的,可是少妇那性感的影子此时在灯光下看的很明显!

  我忍不住重新仔细打量起来了少妇,她穿好了丝袜后,又开始穿上身了,胸罩已经穿上了,正在穿一件紫色的保暖内衣呢。

  而最吸引我眼球的不是少妇胸前那丰腴的两抹浑圆,而是她腹部那一道很长的伤口,虽然这伤口已经愈合了,但疤痕很明显,应该就是被老头给剖开的那道疤。至于被老头抽打后留下的那些伤口,看起来倒没那么明显了,只是留下了不少印子。

  这他娘的到底是人,是鬼,还是僵尸啊?

  少妇的脑袋不是被我给从横梁上扯下来了吗?我赶忙将视线移向了少妇的脖子。

  很快我就发现少妇的脖子上也有疤痕,脖子上一圈,看着怪吓唬人的,就好像脑袋随时有可能从脖子上掉下来似的,好在少妇的脸庞精致,可以减少一丝给人的恐惧感。

  我实在受不了了,立刻准备开口问这到底是咋回事,太他娘的不符合常理了吧。

  而这个时候,沙发后面响起一道声音,是老张的声音:“维子你来了啊,快,快帮我想想办法。”

  我绕到沙发后面,看到老张正坐在沙发后面呢,赤身裸体的,也难怪躲着,相比于之前裸体爆了大师的老张,此时的他总算要点脸了。

  而且我能看的出来,老张还是那个鬼,并不是人,或者说僵尸。

  我立刻对老张问道:“咋回事啊,你们不是去投胎去了么?你让我帮什么忙,你媳妇这是…?”

  老张也有点急了,立刻对我回道:“投个jb犊子啊,真是倒了大霉了,我跟媳妇去了坟地,本会有阴官带我们下去的,我们也确实等到了阴官,结果阴官却说我们两个不应该死,阳寿根本未尽,不收我们。好在我们有一次活过来的机会,我媳妇还好,尸体还在,勉强算是成了人样子。可是我都火化了,尸体都没了,还活个卵蛋啊,如果我不能变成人形,我可是要当一辈子鬼,直到我阳寿耗尽。维子,我媳妇都说了,我可是因为你才变这样的,你可别不管我啊。”

  听了老张的话我愣了一下,还有阳寿未尽,阴间不收的道理?

  按理说一个人死了,那就是阳寿尽了,那才会死的,不管是正常死亡,还是自杀,甚至是他杀、意外…那也都是因为阳寿尽了,该死,怎么会存在阳寿未尽而死了的道理呢?

  难道说老张和少妇的死已经超脱了这个世界的死法?还是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此时他们确实不该死?

  真是奇了怪了,我正纳闷呢,老张又对我道:“维子,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我这骨灰还在呢,你有没有办法帮我弄个身体啥的,我好歹有个人样子啊。”

  听老张这么说,我不禁就想起了一直坐在招待所电脑屏幕前的大妈,老头连枯木都可以办到,看来还确实有可以帮鬼魂做个身体之类的办法,只不过我确实没那能力。

  于是我就跟老张解释了一下,跟他说他确实不是我害死的,只是一个跟我一样的恶灵,或者说是一个老头操控,害死他的,跟我没太大的关系。

  不过我还是答应了老张,会帮他想想办法的,一有办法就告诉他,叫他先别急。

  好不容易稳住了老张,然后我忍不住又斜眼看了眼少妇,一具尸体突然就活了,即使再性感,我一下子也有点很难接受啊。

  最终我还是决定先撤,找机会去问问大师,这到底是咋回事。

  起身正要走,房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下子冲进来好三个人。

  冲在最前面的是大师,手上握着灵塔,弓着个腰,贼眉鼠眼的。

  晃了晃灵塔,大师怒喝道:“哪里来的恶灵,速速现身,本大师来也!”

  看着大师那意气风发的模样,我差点笑尿,以前没见他这么猛过啊,肯定是狐假虎威呢,毕竟他师傅还有师叔也跟着一起来了。

  当大师看到老张时,那双眼里跟喷出了火似得,他扭头就对老钟说:“师傅,这鬼,这鬼他把我…我说不出口…快帮我弄死…”

  我赶忙朝大师走了过去,然后问大师怎么过来了。

  大师说是他师傅顺着小骚的气息追踪过来的,刚到这他师傅就察觉到了屋子里有鬼怪,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来救我了,说完大师伸了三只手指头,说今天心情好打折,只收三百。

  我没理会大师,直接看向了老钟,啥叫追踪小骚的气息跟过来,难不成是想对付小骚不成?

  虽然我敬重老钟,但是如果要对付小骚,我跟他也没完!

  老钟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冲我摆了摆手,然后对我道:“小伙子,淡定,你这天生阳体,要是动了怒,可不好玩。你放心,我不是来对付这丫头的,人妖鬼都有他们存在的理由,只要不是为祸人间的恶灵,我们猎灵协会也不会胡来。我之所以跟过来,主要是找你谈点事。”

  我问老钟找我谈啥事,老钟说是关于王重阳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也正准备问问老钟是怎么被老头害成那样的呢,这刚好赶巧了。

  不过老钟示意我等会再说,然后直接走向了老头,同时也看向了少妇。

  很快,老钟就开口对少妇道:“死而复生,身上还有阴官的味道,看来是阳寿未尽啊,这倒是个奇事。既然有幸活着,还开了天眼,有双阴阳眼,记得多多为善,多积阴德。”

  听到这里,我对老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难怪就连大师那尿性都如此敬畏他师傅,这应该是仅此于招待所老头的高人了,肯定不比我奶奶差,为了复活大骚,我一定要抱住他这条大腿!

  很快,老头又将视线投向了老张,看了会儿,他才开口道:“真是怪事连连,又是一只。既然无处可去,先来我这里吧。”

  说完,老钟扬了扬灵塔,就将老张给收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替大师报仇。

  老钟收了老张,少妇赶忙求情说老张也是阳寿未尽,老钟说他知道,他一定会把事情弄个究竟的。

  然后老钟就闭上了眼睛思索了起来,约莫过了数秒,老钟突然睁开了双目。

  睁开眼后,老钟直接走向了少妇,毫不犹豫的握住了少妇的手腕儿,看那架势跟要上了少妇似得,看的我也一愣。

  很快,老钟就松开了少妇,说了个‘水’字。

  大师一听水,立刻就屁颠屁颠的去倒水去了。

  等大师倒了一杯水过来,老钟却将灵塔放到鼻尖嗅了嗅,然后说了个‘火’字。

  大师再一次毫不犹豫的掏出打火机打着了火,而老钟则狠狠敲了敲大师的脑袋,说了句不学无术的东西。

  说完,老钟则直接抓住了我的胳膊,很快说了个阳金。

  整完这一系列动作,老钟才完整的说了一句话:“金命、水命、火命,我是土命,还差一个木字就全齐了。不好,那个王重阳可能要干大事!”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一头雾水。

  而老钟则继续对我道:“我徒弟说你和王重阳交集甚多,快说,他还杀过谁。一定要如实说来,王重阳所做的事,可能和我这次来西安的任务有关!稍有疏忽,生灵涂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