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29 抚摸

29 抚摸

  稍有疏忽,生灵涂炭。

  老钟把话说的挺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道士都这样,一身救济苍生的浩然正气。不过我知道有个道士肯定不是,那就是大师,大师是师傅第一、命第二、钱第三,然后才是所谓的正义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从老钟这感觉的出来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我冲老钟点了点头,示意他我会配合他的。

  老钟挺严谨的,并没有在这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跟我交谈,而是朝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我就跟他出去了。

  我们来到了房间外面的走廊深处,老钟开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本来要找的应该是你,可是却变成了王重阳,跟我说说你和他的关系,他为何会出现吧。”

  听了老钟的话我愣了一下,他说的是啥意思?他找我干嘛?

  我叫老钟把话给说清楚了,老钟点了根烟,然后才对我道:“这是一个机密的任务,不过你也将会是一个参与者,我可以告诉你,但不能泄露出去。”

  我点了点头,老钟这才对我道:“小苟说了,你才是那家招待所的主人,而王重阳是后来出现的,此事可真?”

  此话是真不假,可是小苟是谁?

  我问老钟小苟是谁,老钟说就是他徒弟苟建,当时我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大师原来叫苟建啊,这名字真尼玛够贱啊,真是人如其名。

  我冲老钟点了点头,然后就把我家招待所地下室出现呼噜声,还有王重阳找我说帮我摆平这事,以及让我我搬到郊区的事情都给老钟说了,不过我没提我杀了屠夫的事情,我又不是傻逼,谁他妈杀了人还四处张扬啊,更何况老钟还一身正气的。

  至于大骚去了郊区楼房被烧的事情我同样没提,我可是有点小聪明的,凡事要讲求个循序渐进,我要先给老钟好感,将我们达成共同战线,然后再请他帮忙。

  老钟一听我说我听到了呼噜声,他愣了一下,有点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问道:“你能听到地下的怪声?这可不能胡说啊,年轻人撒点慌没事,但谈正事一定要严肃。”

  莫名其妙被老钟教训了下,有点蛋疼,我就对他道:“我真听到了,骗你干嘛。”

  听了我的话,老钟立刻握住了我的手腕,就跟在给我把脉似得,然后才对我道:“不应该啊,你明明没什么修为,顶多是个祭酒道士,怎么会听到那地下的怪声呢,难道是因为你天生阳体?”

  我问老钟啥叫祭酒道士,他叫我别管了,那是对他们实力的一种划分,祭酒道士是最底层的。

  顿了顿,老钟才对我道:“不瞒你说,我这次来西安要执行的任务就和你口中的怪声有关。我们猎灵协会同样有几位高人听到了这怪声,我们怀疑是地下藏着什么邪恶的恶灵,所以我才来打探。而我到了你那招待所,确实发现暗藏阴气,那阴气甚至比一些极阴之地还要来的浓烈,所以我断定地下一定有古怪。”

  我点了点头,原来老钟的任务是这个啊,我就说我听到了呼噜声吧,大骚还说我幻听,人老钟这种高手同样听到了呢。

  和老钟聊了一会,我也总算把他和王重阳会面以及交手的事情给整明白了。

  原来老钟在察觉到了我招待所阴气密布后,他就准备进来打探了。而这里毕竟是私人住所,所以他就找主人商量,而那时候招待所的主人已经不是我,而是老头了。

  据老钟所说,他见了老头后,老头一句话也没跟他啰嗦,直接就朝他放了小鬼,那小鬼他至今都记忆犹新,阴森之极,哪怕是他都很难驾驭,真不知道王重阳是怎么练就的,而王重阳趁着老钟和小鬼缠斗的时候将其击晕了,而且当时老头还对他说了一句话:记住我的名字,王重阳。

  而老钟在晕厥前给大师发了灵魂传音,说的就是王重阳三个字,难怪大师以为师傅死了,还是王重阳害死的。

  再后来,老钟就出现在了精神病院医生家中的水晶棺材里,直到被我们发现救起。

  听了老钟和王重阳交手的事,我当时挺纳闷的,老头他妈的疯了啊?一上来就打人,还使用最恐怖的小鬼。而老钟和王重阳又素昧平生,老头这也太不走寻常路了吧?

  把烟头弹飞后,老钟继续对我道:“通过你给我交代的王重阳出现在那里的来龙去脉,我可以得出两种可能性。一是他想阻止我去查探地下的秘密,地下的秘密可能和他有关。再者就是,王重阳他想亲自去打探,所以不能被别人打扰,所以对我出手。不过通过我了解的他说对付的你们几个人的五行来看,我怀疑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他对地下秘密的了解可能远超我们的想象。”

  我点了点头,极其认可老钟的话,这老钟不仅实力强,脑子也蛮好使。

  我问老钟现在咋办,总不能放任老头胡来吧,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地下的秘密呢,不知道和我埋了屠夫的尸体有没有关系。

  而且大骚貌似也知道了些什么,难道是王重阳告诉她的?到底是什么让大骚信服王重阳的?

  老钟很快继续对我道:“不管是哪种情况,只要我再出现在招待所,那么王重阳势必是会再出现的。所以我决定立刻前往你的招待所,而且你也一定要跟我随行,因为我发现他对你似乎挺感兴趣的。杀了好几个人,唯独没对你下手,可能你对他还有用处。”

  我认可老钟的说法,可我不认同他的做法啊,我们去招待所,那不是送死吗?人多力量大是不错,可是那可是王重阳啊,一个神秘古怪甚至有点不可思议的老头。

  老钟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笑着对我道:“小伙子,别担心,我已经给猎灵协会的会长发了灵魂传音,他老人家可是幽隐道士级别了,那王重阳是比我厉害,但还不至于强太多,应该和会长在同级,我们有能力对付他的。”

  听到这里我才松了口气,老头,叫你嚣张,该你吃瘪了!

  废话不多说,很快我就和老钟喊上了小骚、大师,还有师叔,只留下了少妇一人在家,然后直接杀向了招待所。

  到了招待所倒没发现啥异常的,每个房间也都很正常,并没有一个小鬼。我将他们集中安排在了两个房间里,男人一间,我和小骚一间,这样有了啥事也好照应。

  当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真心话有点困,而小骚却说她不困,她说她不需要睡觉都行,还说她可以保护我的,叫我乖乖睡觉,有特殊情况她会喊醒我的。

  我困得不行,本来心里打好的揩油小骚的小算盘也懒得打了,倒头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自己做了个梦,算不上春梦,但是挺爽的。

  我梦到小骚安静的坐在我的床头,用她那水灵的大眼睛看着我,那眼神还挺充满深情的。

  擦,难道小骚喜欢我?也不知道咋滴,我心中一喜。

  很快,我又梦到小骚伸出了她的小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了起来,就像是在抚摸着自己的爱人。

  软软的,很轻柔的抚摸,摸的我有点心神荡漾,搞得跟真的似得。

  不过很快我就感觉好像真的是真的啊!

  真的有手在摸我的脸呢。

  不过我怎么感觉这手并不温润如玉,而是糙的一逼呢。

  我下意识的就睁开了眼,当我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我整个膀胱差点都炸了,浑身打了个激灵。

  确实有只手在摸我,但是并不是小骚的手,而是一只发白的苍老的手。

  而这只手的主人也不是小骚,而是一个老女人,她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疤痕,像是被烧焦过似得。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认出了她,我勒个大草啊,这不是老头的媳妇,那个一直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老婆子吗?

  你他妈摸我干吊啊?

  慢着,她是咋出现的?小骚呢?

  我忍不住‘啊’的大叫了一声,给隔壁的老钟和大师发出了求救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