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0 挖坑埋人

30 挖坑埋人

  ‘啊’的大叫了一声给隔壁的老钟他们发去了信号后,我赶忙朝一旁打了个滚儿,然后贴在了墙角上。

  抬眼看着这老婆子,看着她那布满在脸上的焦黑疤痕,我心里就有点打毛,不禁就想到了那天老婆子当着我的面,脸上皮肉哗啦哗啦往地上掉的场景,着实有点阴森恐怖。

  我想,眼前这老婆子肯定就是她真正的灵魂了,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创伤,才会变成这副模样,就连魂都如此的凄惨。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胆大一些,打算拖延点时间,然后立刻对老婆子道:“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摸我?我可是天生阳体,小心我的阳气冲死你。”

  老婆子没有回答我,只是愣愣的看着我出神。

  我当时心里可急死了,老钟他们杂还不来呢,都睡死过去了啊。

  可是我又不敢大声的喊老钟他们,怕老婆子急了,跟我玩命,我是从奶奶那学过点小道术,但这可是老头的媳妇啊,就算没老头厉害,肯定也虎的很,我可不能胡来,要以智取胜。

  我正要开口和老婆子周旋呢,老婆子突然开口了。

  她对我道:“不用怕我,我就是来看看你,我马上该走了。”

  我愣了一下,没明白她的意思,不过我心里却在那嘀咕着:要走你快走啊,快走啊,别在这烦我了,老子是长得帅,可老子没你家老头本事高,你还是去跟你家老头道别去吧。

  边想我边对老婆子道:“大妈,要走你就走吧,你是不是有啥放不下的啊?你跟我说,我能帮的一定帮你,你这样在我面前,我怕啊。”

  老婆子咧嘴一笑,那表情虽然是笑容,但看的我渗得慌。

  她很快对我道:“我没什么要你帮忙的,就是想告诉你,人一旦阳寿尽了,是不能复生的,那是会遭天谴的。”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老婆子跟我说这个干什么,而老婆子则对我继续道:“你女朋友死了,你不要自责,那场火跟你无关。我想那天你也看到我了吧?没错,是我复生在了你女朋友身上,借着你的火符,故意想烧死她的,因为我不喜欢她,我讨厌她。”

  听了老婆子的这句话,我彻底懵了。没错,那天我确实是因为看到了大骚变成了她的脸,大骚被老婆子的魂上身了,我才对她祭出奶奶给我的火符的。

  老婆子所说的很符合当天发生的事情,可是老婆子为什么要找我承认错误?难道是魂之将散,其言也善?

  我正纳闷呢,搞不清老婆子的具体目标时,老婆子对我继续道:“你女朋友是我害死的,所以你不用有负罪感。如果你实在恨我,你就报复我吧,不过过去了都过去了,希望你能有个好的将来…”

  如果大骚真是老婆子给整死的,我确实很想报复,可是我又有点不敢动手。

  就在我犹豫间,房门突然一下子被推开了。

  我心中一阵窃喜,肯定是老钟他们来了。

  结果扭头一看,我忍不住又往墙角缩了缩,推开门的不是老钟,而是老头王重阳!

  王重阳进来后直接就说了一句话:“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该走了,也不知道老头是跟谁说的,不过老婆子很快就从我身旁站了起来,然后直接就飘进了老头手中的灵塔里。

  收了老婆子,王重阳扭头就走,貌似也没对付我的意思,这让我悄悄松了口气。

  不过王重阳很快就丢下了一句话:“你不打算跟我走吗?小狐狸和你女朋友的灵魂碎片可都在我手上呢。”

  说完,老头就启动了脚步走了。

  虽然老头走了,可是我也坐不住了,我就说小骚咋不见了呢,难道被王重阳用啥法子给掳走了?

  而大骚的灵魂碎片不是保存在大师那,在大师的缚魂铜镜里呢吗?

  想到这里,我赶忙冲出了房间,直接跑到了隔壁老钟他们的房间。

  过去一看我就傻眼了,老钟他们全躺在地上呢,一个个昏沉沉的,脸色也很难看,不知道死了没有。

  我凑着鼻子嗅了嗅,闻到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当时脑子里立刻升起一个词汇:药蛊。奶奶曾经跟我提到过这种巫蛊,练到很高的境界,直接通过药蛊就可以让人昏迷不醒,甚至可以毙命。

  我吓得赶忙屏住了呼吸,心里则在那寻思着老头真他妈的吊,又是道术又是巫蛊,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不怕大师这种猪一样的队友,就怕老头这种神一样的对手啊!

  我在大师身上搜索了一下,发现缚魂铜镜确实不在大师身上了。

  心中一惊,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全他妈落到老头手上了,我还有啥好活的?

  我一个猛子就冲出了房间,直接朝老头追了过去。当时我寻思着既然老头并没有对付我,而是想引我上钩,那我就陪你玩玩,道术我或许跟你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脑子和应变能力,我不一定就比你差!反正无论如何,一定要抱住小骚和大骚的灵魂碎片。

  很快我就将老钟和大师身上的宝贝全给偷了过来,背着一个大布袋子就冲出了房间,出了招待所。

  刚出招待所我就发现老头就在不远处的路头子站着呢,就好像是在等我似得。

  当我出来后老头立刻就启动步子走了,我赶忙追了上去。

  老头始终跟我保持了一段距离,让我追不上,但又不至于跟丢了,真他妈的吊。

  一直追了五六里路,与招待所渐行渐远,很快我句发现我们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就是上次我从火葬场追踪老头后,进入的那个山,也就是老头鞭打少妇的尸体,以及我发现了‘王维之墓’的那座山。

  上了半山腰,进入了那片让我鬼打墙的树林。

  刚穿过树林,没当我穿过两三颗树木,我身旁的树上都会亮起一道灯光,把老子吓了一跳。

  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我发现头顶上的树上吊着一颗巴掌大的红灯,不是电动的,像是烧油的。

  凑着鼻子闻了闻,一股熟悉的味道,烧的貌似是尸油,我立刻就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灯,而是引魂灯。

  我扭头看了下,身后已经吊着一片引魂灯了,基本每隔两三棵树,树上都要吊着一盏引魂灯。

  心里有点发麻,老头摆这么大哥阵仗,这是要干吊啊?卧槽,不会是要使诈,将我打个魂飞魄散吧?

  心里有点胆怯,犹豫着要不要再跟着老头走呢,不过一想到大小骚,最终我还是心一狠追了上去。

  很快我们就穿过了树林,不过所去的方向不是那个鞭打少妇尸体的茅草屋,而貌似是那片我发现过的墓地。

  很快老头终于停了下来,而我也发现,他所停的地方正是我发现过的那片墓地。

  不过,此时墓地已经被填上了,重新堆了坟头。

  估计是老头后来给填上的吧。

  我正要开口和老头聊两句呢,猛然被一道强烈的光给照了下,差点亮瞎了老子的眼。

  很快我就发现在坟头的左侧列着一块很大的镜子,刚才亮瞎眼的正是这镜子反射出来的月光。

  而当我将视线投向那枚镜子,很快我就有点控制不了自己了,我握紧了拳头,有点想要打人的冲动。

  因为我看到了小骚,此时小骚被一根大红色的绳子绑在那块镜子上呢!小骚是妖,一般的绳子不可能绑得住它,。

  很快我又发现,镜子里的小骚不再是那副漂亮的模样,而是一只红色的可爱的小狐狸。

  我擦,这难道还是传说中的照妖镜不成?这老头子简直是要无法无天,这尼玛要逆天啊?什么都会?

  我正感叹和琢磨着如何救小骚呢。

  老头突然掏出一张黑色的符,随手一扬,那黑符就着了。

  这黑符刚着,我突然感觉身子一抖,整个人就感觉成了自由落体,直往地上掉。

  不好,这张黑符应该是个土符,老头子这是挖好了坑,要埋我呢啊?

  果然,很快我的身体就掉进了脚底下的一个很大的土洞,泥土将我的身子给埋了,只露出了一个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