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1 小骚把我弄哭了

31 小骚把我弄哭了

  短短的几秒钟时间,我就掉进了土坑里,当时我才心中一惊,这尼玛又着了老头的道儿了啊。

  被土给包围了身体的感觉真心难受,感觉快憋得喘不过气来了,好在脑袋留在了外面还能动,要不然我可真要被憋死了。

  酝酿了几秒,我就适应了下来,心中虽然紧张,但还不至于怕的跟条狗,因为我觉得老头暂时是不会杀我的,要杀我的话,他早就动手了,还不至于用个坑把我给困住。

  我想,他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可能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很快,我就知道老头想要什么了,不过不是我拥有的,而是小骚。

  老头直接走向了小骚,然后对她道:“现在可以把灵珠给我了吧?”

  我擦,老头原来是想要小骚的灵珠啊!上次大骚也要了呢。

  虽然我不知道这灵珠具体有啥用,但老头一直也没有强抢,那就说明只有小骚才能驾驭的了它,肯定是小骚独有的,没了灵珠小骚能不能活着还成大问题。

  也不知道从哪涌出来的底气,我忍不住就开口大声说:“小骚,别给他。王重阳,你到底想干嘛,有事儿冲我来!”

  我刚说完,老头居然真的冲我来了,他转身就朝我走了过来。

  我鼓足勇气,恶狠狠的盯着他,而他则似笑非笑的对我说:“不错,胆色变大了,有进步。”

  我没理他,重复了一遍,有事冲我来。

  而老头这蹲在了我身边,然后问我:“怎么,心疼那小狐狸了?我问你,假如小狐狸和你女朋友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不知道老头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不过这还真把我给问住了。如果没有后来和小骚的相处,让我对这个单纯可爱的妖动了心思,我肯定毫不犹豫的要说是大骚了,其实我这人也没啥人际交往,对曾经的我来说,大骚就是我的全部。

  可是要说现在,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肯定是两个都想救啊。

  老头见我没有回答,则突然掏出了那面缚着大骚灵魂碎片的铜镜,然后道:“看到树上的引魂灯了吗,我可以帮你复活你女朋友,不过你得答应我让小狐狸将灵珠交给我,而且让它跟我走!”

  一听王重阳说能帮我修复大骚的灵魂,还能复活,我刚开始还挺高兴的呢。不过当听到后面的话,我又有点为难了,老头为啥要灵珠,要灵珠就算了,为啥还要带走小骚,是要害小骚吗?

  我心里正这样想呢,王重阳另一只手中的灵塔却突然嗡嗡嗡的晃了起来,就是那盏装着老婆子灵魂的灵塔。

  灵塔晃个不停,甚至还传出了声音:“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我想这老婆子在对王重阳说话吧,他们说好了什么?

  很快,老婆子又开口了,她说:“王维,你…”

  老婆子还没把话说完,王重阳突然掏出了一张符贴在了灵塔上面,应该是镇住了老婆子,不让老婆子说话了。

  镇住老婆子后,王重阳就继续对我道:“说吧,我提出来的条件怎么样?你放心,只要你答应我说服小狐狸跟我走,我绝对不会在找你,同时帮你复活你女朋友,你和你女朋友好好生活下去,不好吗?”

  我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王重阳,而王重阳突然站了起来,说了句由不得你了。

  说完,王重阳再次掏出一张土符,口中念念有词,随着王重阳的动作我身上的泥土越来越多,很快就淹过了嘴,到我鼻子了,眼瞅着就要把我整个人给埋了。

  这个时候小骚的声音传了过来,小骚的声音听着很着急,她直接说:“别埋了,别欺负他了,我答应你,我把珠子给你,而且跟你走,不管去哪,我都跟你走。”

  见小骚这么说,王重阳的嘴角上扬,勾勒出了一抹弧度,然后随手一扬,手中的土符就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我也感觉身体周围的土越来越松,浑身也没了那种压迫感,我一个猛子就从坑里爬了出来。

  爬出来后,王重阳朝一旁的地上指了指,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那还有把铁锹呢,貌似就是上次我挖坟的那把铁锹。

  王重阳直接对我道:“你不是喜欢挖坟么,挖啊,继续挖。”

  我有点不想答应王重阳,而王重阳则继续道:“不想救你女朋友了?挖了你就知道了。”

  我寻思着几条命拽在王重阳手里呢,不得不接过了铁锹狠狠的挖了起来。

  使出吃奶的力气,拼了命的挖,心里却在琢磨着有啥好挖的啊,里面都被我看过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把坟给挖开了,还是上次的那副棺材,我一使劲就将棺材盖给撬开了。

  当我看到棺材里的情景时,忍不住张开了嘴,浑身打了个颤抖,不过不是寒颤,而是激动。

  我看到此时棺材里的不再是上次那个半米高的大酒坛子,而是一具尸体。

  大骚的尸体,大骚的身体都有点焦,但她的脸并没有烧伤的痕迹,哪怕有点阴沉,但依旧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有气质。

  我愣愣的看着大骚的尸体出神,看来上次从医院里偷走大骚尸体的真不是小骚,还是王重阳啊!这货真有脑子,趁我挖过了这个坟,再将大骚给埋进来,我挖空了脑袋也不会猜得到啊,这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在我愣神间,王重阳对我道:“我说了吧,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们两个配合我,我也一定会遵守我的承诺。

  说完,王重阳就扭头对小骚道:“先把珠子给我吧,拿了珠子,我会立刻修复她的灵魂。等你再跟我走,我自然会复活她。”

  小骚点了点头,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就将珠子给王重阳,而是突然扭头看向了我,我也看向了小骚。

  看着我,小骚对我道:“维维,嘿,这个称呼是姐姐这么叫你的呢,我以前一直是代表姐姐这么叫你,这是我第一次代表我自己这么叫你呢。”

  小骚一开口,我突然就觉得很伤感,感觉小骚是要说啥遗言了似得。

  很快,小骚又对我继续道:“维维,你知道吗,我们一般的妖在化为人形时都会认主呢。虽然我们火狐不一样,但我还是把你和姐姐当做最亲的人呢。我知道我说这些可能有点对不起姐姐,不过我知道我这一走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再也没有机会对你说了,所以我要说啦。维维,其实我很喜欢你呢,跟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谢谢你,也谢谢姐姐。”

  听了小骚的话,我突然感觉眼睛湿湿的,很伤感,有种想哭的冲动,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其实在我心中,和小骚虽然只是短短的相处,但是我也很喜欢这个单纯简单的妖,我们以后真的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吗?

  很快,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而小骚则笑着对我道:“傻瓜,还哭呢,你看你脸上都是泥,都成大花脸了,丑死了,等姐姐醒过来了,看到你这样子,要是不喜欢你了,怎么办?一点都不帅了,用我们妖的话说,就是一点都没有王气了呢。”

  不知道咋滴,我完全不想哭,但是小骚越说话,我就越控制不住自己。

  最后,小骚说了一句:“我真的要走啦,我说过,为了姐姐,我什么都愿意放弃呢。不过你要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你要是敢背叛姐姐,我就算死了,我的妖魂也会回来吃了你哦。”

  说完,小骚没给我回应她的机会,直接就从嘴中吐出了灵珠,然后她就化为了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直接朝我跳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知道,小骚这是在提醒我,快让王重阳修复大骚的灵魂,不然它不走。

  王重阳直接接过了小骚的灵珠,然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点完头,王重阳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七张符,七种不同颜色的符,这七彩符我听都没听说过,应该和修复大骚的灵魂有关。

  果然,王重阳直接拿起了装有大骚灵魂碎片的铜镜,然后就将七彩符分别贴在了铜镜上。

  刚将七彩符贴在了铜镜上,周围突然一下就黑了好多。

  树上的那么多盏引魂灯猛的一下子就熄灭了,同时刮来了一阵浓烈的阴风,甚是骇人。

  与此同时,一道狂傲的声音响了起来:“大胆狂徒也敢乱我方圆,徒增笑而,方天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