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2 人皮面具

32 人皮面具

  大胆狂徒也敢乱我方圆,徒增笑而,方天来也!

  伴随着一阵阴风,传来这句吊炸天的话,当时那画面搞得我都有点热血沸腾的。

  就是不知道这方天何许人也,他口中的狂徒是老头还是我,在没弄清楚是敌是友之前,我可不能仰慕他。

  不过我很快就从老头的脸色判断了出来,这个方天可能是来救我的。

  只见老头的眉头一皱,稍显紧张,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老头有点乱了方寸呢,我估摸着老头可能也是察觉到来了高手了。

  能让老头王重阳都紧张的人物,我真不知道是谁。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这个方天可能就是老钟口中猎灵协会的会长!

  大师猥琐爱吹牛,师叔爱装逼,老钟有点正义呆板,说实话通过这三个人,我对这啥猎灵协会没报什么希望。不过这下子可算来了个霸气的人物,我一下子又觉得猎灵协会果然名不虚传,有点意思。

  紧紧的抱住小骚,我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不过也不能就这样逃跑,我打算等老头和方天交手的时候,瞄准时机,看能不能捡个漏,抢过小骚的灵珠,还有那面装有大骚灵魂的铜镜。

  很快,那个方天就出现了,速度真尼玛快,我正打算一睹尊容呢,很快就失望了。

  因为方天这货戴着一顶道士帽,脸上还有一副银色的面具,这面具挺酷的,估计有啥作用,不是单纯的装酷吧,不过确实够酷。

  戴面具就戴面具吧,看不到尊容拉倒,等会趁乱捡漏才是王道。

  不过很快我就彻底失望了,或者说是绝望。

  因为当老头朝方天迎过去的时候,方天突然从胸口里掏出了几张符,然后往地上一撒,那符落在地上后,每张符都燃烧了起来。

  而让我有点胆寒的是,那几张符燃烧后并没有消失,而是逐渐形成了一张脸,恐怖的脸型,就像恶鬼。

  没错,是恶鬼,张牙咧嘴的,像是要吞噬人的灵魂。

  而当这几个恶鬼的出现,我只觉得脑袋一昏,跟被摄魂了似得,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的那一幕已经消失了,老头和方天都不见了。

  我就奇了个怪了,刚刚还在眼前的人和鬼符咋就不见了呢?

  很快我突然听到了哭声,女人的哭声。

  这哭声由远及近,听着无比的凄惨,让人听着就有点毛骨悚然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壮着胆子说了句谁啊,哭啥呢,我不认识你,你可别找我啊?

  说完,我抱着小骚就走,不过走了会儿,我发现我又绕到了原地。

  我试着继续走,不过再次回到了原地,回到了坟头。

  我这才意识到跟上次一样,我再一次碰到了鬼打墙的情况。

  不过这一次比上次更恐怖阴森,因为上次鬼打墙仅仅是让我迷路了,这一次还伴随着凄惨的哭声,真是要了我老命了,要不是我这些日子胆子变大了不少,此时估计都要吓得尿裤子了。

  我忍不住将求助的视线投向了怀中的小骚,此时小骚也瞪着它那大大的狐狸眼儿看着我呢,它的眼神很干净,让我的心也静下来了不少,不过这也没用,它现在就是个动物,能帮得到我个卵啊,看来小骚离开了那灵珠还真不行。

  哭声依旧在,跟索魂似的,把我弄的心里火辣辣的,甚至有点神经兮兮,因为我总感觉这哭声都快哭到我脖子上了,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哭声,就跟农村里的哭死人似的,能把人给整成神经病。

  就在我有点心烦意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裤子口袋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跟冒出个什么东西似的。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靠,鬼魂不会跑我裤子口袋,要咬我裤裆了吧?

  我吓得赶忙伸手就狠狠锤了下裤子口袋,不过那还在亮,我豁出去伸手进去一掏。

  结果没什么小鬼,原来是我口袋里那黄皮子纸发出来的亮光。

  我这才意识到亮光不是闹鬼,而是老头再一次给我灵魂传音了?

  我赶忙朝黄皮子纸上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上面多了一行字:左手第五排右转第三颗树,去那颗树后面躲起来。

  看着这一行字,我很犹豫,老头可是敌人,我要不要信他呢?

  如果我按照老头说的,躲到了那颗树后面,我一下子就出事了咋办,毕竟刚才可是刚着了老头的道儿被埋进了土坑里的。或者说我跑到那,反而帮老头害了猎灵协会的会长,那我回去也没法向老钟和大师他们交代。

  就在我犹豫间,怀里的小骚突然用它的小脑袋撞我,我低头看向它,而它则一个劲的冲我点头呢。

  刚好此时那女人恐怖的哭声已经快把我整崩溃了,而小骚也觉得这样做可行,那我就试试吧。

  于是我瞄准了老头给我指点的那棵树,撒开脚丫子就跑了过去。

  一下子躲到了那颗蛮粗壮的树后面,刚抱住那颗树,我突然感觉之前那女人的哭声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大了,跟快把我包围了似得。

  暗道一声不好,傻逼都不犯同样的错误,而我却犯了,我真是连傻逼都不如,这下肯定又被老头给陷害了。

  正准备抬手扇自己一个耳光,我猛然发现老头和方天不是就在眼前呢嘛。

  而且在老头和方天的周围,还飘着一圈白衣女人,不,应该是白衣女鬼,一个个撒着舌头,跟个吊死鬼似得,而这哭声正是这些吊死鬼女人发出来的。

  只见这些吊死鬼女人绕着老头身旁飞着,边飞边哭,我离得有一段距离都快受不了了,更何况老头还在女鬼阵中呢,我想若不是王重阳本事大,可能已经精神错乱了。

  我立刻就判断了出来,这些吊死女鬼应该是方天会长放出来对付王重阳的。不愧是会长,出手就是牛逼。

  不过老头把我喊到这干嘛?让我看他吃瘪?

  在我寻思间,白衣女鬼群中突然飘出来一具红色的影子,一个一身红衣的女鬼突然朝老头扑了过去,这红衣女鬼虽然身材极好,但是没有双脚,没有脸,看的很是恐怖。

  而这红衣女鬼,不仅恐怖,而且也极其凶恶,她趁着老头有点被白衣吊死鬼缠住了,一下子就骑到了老头的脖子上,低头就朝老头的脖子舔了过去,长长的舌头没有一丝血色,跟腊肉似得。

  被红衣女子这么一舔,老头终于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卧槽,老头居然败了,真的败在了会长手上。

  见老头倒在了地上,方天将左手上的金色灵塔往空中一抛,然后那些女鬼就全部被收进了金色灵塔中。

  奶奶的,这方天真厉害,我都有点想拜他为师了。

  方天双脚往地上一踩,快步来到了老头身前,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然后道:“难怪敢坏我好事,原来已经是个幽隐道士了。不过凭你这道法,还差点!”   老头抬头看了一眼方天,然后轻声道:“我猜的果然不错,有阴谋,你就是那里的主人吧?”

  当老头说方天是什么‘那里的主人’,方天即使戴着银色的面具,我也感觉他的脸色一变,因为他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很快,方天就继续开口道:“王重阳,重阳,重返阳间,好名字。不过你以为我就认不出你来了?我可是盯你有些日子了,长得还真像,现在只不过是更确认了自己的想法罢了。真没想到当初的一个祭酒小道士能变得如此厉害!看来那里确实是个好去处啊!”

  说完,方天很快又哈哈大笑了一声,然后道:“出来了又何妨,这只会让我更急切的想杀了你!”

  说完,方天的右手一抖,不过这次祭出的不是什么符,而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朝老头的脖子抹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愣住了,我猛然反应了过来,老头之所以让我躲到这里,不是要害我,他是想让我听到看到,直觉告诉我,这个方天可能不是什么好鸟。

  突然觉得老头也没那么坏了,我想上去救他,但是我知道我上去的话,不仅救不了,反而会连自己命也搭进去,如果让会长知道了我发现了他的真面目,那还不把我打得魂飞魄散了。

  而就在我无比紧张的时候,我突然看到王重阳抢在匕首落在自己脖子之前,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脸。

  老头这是要干嘛,很快我就呆住了。

  老头直接将自己的脸皮给狠狠撕了下来!

  老头疯了?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不是老头疯了,而是因为老头撕下来的可能并不是自己的脸皮,而是一张人皮面具!

  由于老头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真正的脸长什么样。

  不过当方天看到那张脸时,再一次呆了一下。

  而正是方天这短暂的愣神,老头猛的将手上的灵珠往方天一扔,然后整个人在地上打了个滚,与此同时祭出了一张土符,逃之夭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