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3 床板钉尸

33 床板钉尸

  当老头将灵珠往天上一抛,会长的目光就被灵珠给吸引了过去,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头已经借助土符逃之夭夭了。

  也不知道老头是怎么想的,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的灵珠就这样扔了,不过想想也正常,实力到了他们这种地步,想要什么通过争取都有可能,但倘若命丢了,那什么都没意义了,这一点和大师倒是很像。

  会长估摸着也算到追不上老头了,所以也没追击,只是伸手接过了灵珠,拿起看了一眼,由于他戴着面具,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应该是若有所思吧。

  看了一眼灵珠后,会长猛的扭头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银色的面具借着月光的照射,似乎还散发着一丝寒气,可把我吓了一跳,好在这棵树很粗壮,而我反应也很快,方天应该没发现我。

  然后我就看到方天弯腰开始捡地上的鬼符了,我想这些鬼符的作用,一是对付老头,还有一个肯定就是让鬼打墙阻止我看到他和老头交手的画面。如果不是老头对我的提醒,我也不可能看得到。

  心里突然有点怪怪的,老头为啥要让我看到这些呢,难不成我一直误会他了,他是个好人?

  不能这么想,敌人的敌人并非都是朋友。

  趁着方天弯腰捡符,我赶忙抱着小骚跑离了这棵树,而两秒后,那哭声什么的都彻底消失了,方天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道:“年轻人,没事吧,我是猎灵协会的会长方天。”

  我赶忙装出一副虎口脱险以及受宠若惊的模样,然后冲方天点了点头,说了句多谢会长救命之恩。

  会长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问道:“刚才那老头没跟你说过什么吧?”

  我立刻摇了摇头,然后说没有,我说老头每次都利用我,还对付我身边的朋友,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会长轻笑一声,搞得还挺慈祥的,然后才说:“嗯,那是我们猎灵协会一个天大的敌人,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你放心,我作为会长,一定不会饶恕他。”

  我能说啥?只能装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呗。

  很快,会长就将视线投向了我怀中的小狐狸。

  他直接伸手想要轻抚小骚,不过我下意识的就抱着小骚往一旁闪了一下。

  闪过会长的手,我才意识到我反应有点大了,我赶忙笑着对他道:“会长,不好意思,我这人有点精神洁癖,我的东西,我不喜欢让别人摸。”

  会长也没跟我生气,而是对我道:“理解,理解。一只火狐能化成人形,那可是要汲日月精华,还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这灵珠应该是她的吧?”

  说完,会长直接就将灵珠朝小骚递了过来,而小骚则直接从我怀中跳向了灵珠,一口将其吞了进去,然后重新变成了大美女。

  小骚刚化成人形,会长的银色面具突然亮了一下,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月光照在上面呢,不过很快就发现并非如此,而是面具自己发出的光芒。

  这面具难道还是电动的不成?不过看这光倒不像是什么电能发的出来的,倒是有点像我裤子口袋里那张黄皮子纸发出来的光芒。

  数秒后,会长就对我说了一句:你先回招待所找老钟他们吧,我临时有点事,很快就会去找你们,有事要给你们交代的。

  说完,方天就快速穿过了树林离开了,也不知道是去追老头了,还是干嘛去了。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挺纳闷的,这方天会长应该不是好鸟,可是他为啥对小骚的灵珠没一点兴趣呢?看不上?或许吧,也许方天比老头的追求高的多呢。

  至于老头的真实身份,是好是坏,我同样疑惑。

  从之前老头和方天的谈话来看,方天貌似猜出了老头的身份?

  可是为啥最后在方天要杀老头时,老头突然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了呢?

  撕下面具后的老头到底长什么样子?方天又到底认不认识?

  心中一肚子疑惑,不过不断传来的阴气还是在提醒着我赶快离开。

  于是我立刻跑去刚才老头和方天交手的地方,将老头丢下的那面装着大骚灵魂碎片的铜镜给捡了起来,当时心里真是乐死了,这一趟没白来。有惊无险,不仅抢回了大骚的灵魂碎片,还发现了大骚的尸体,真是踩了狗屎运了。

  立刻背上大骚的尸体,然后我就和小骚穿过了树林下山了。

  本来我是想回郊区的那栋别墅的,但转念一想,不管老头和会长谁好谁坏,或者都是好的,也可能都是坏的。但凭他们的能力,想找到目前的我,恐怕并不难,所以一味躲避是没用的,我得去寻求真相。

  于是我决定还是得按照方天所说的回招待所,这样一来可以麻痹方天,再者,我心中还是能感觉得出来至少大师和老钟不像坏的,关键时刻,我还是可以跟他们商量商量的。老钟的水平虽然不及会长,但他自己也说了只比王重阳差一点,而老钟又跟我说过会长是幽隐道士级别的,但是刚才会长又说老头从祭酒小道士变成了幽隐道士,那就说明他们三人很有可能在同一级别,只是实力存在一定的差距。

  只要不是跨级挑战,弱势的一方终归还是有点把握的啊。

  做了决定后,我立刻和小骚朝招待所赶了过去,由于我背着个尸体,也不能打车,好在路程不算太远,走个半小时就能到了。

  路上我忍不住问小骚:“小骚啊,你说你怎么的也是一只妖精了吧?除了发现你跑得快,还有个什么灵珠,怎么我就没见你有别的什么本事呢?怎么老是被抓啊?”

  小骚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人家才三个月大呢,好不好?”

  听了小骚的话,我忍不住翻了她一个白眼,不过仔细想想也确实,小骚化成人形也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按我们人类的寿命来推算的话,确实是三个月大。

  诶,看来指望小骚这狐狸精是没啥大戏了,我自己也得努力!

  不过,小骚突然对我道:“其实我们火狐一族还是很强大,有很多妖族秘法的啦,我只是没有亲人和师傅,所以要靠自己摸索呢。这不,我已经发现了我已经掌握了一个很好玩的妖术呢。”

  我立刻问小骚啥法术,小骚也没回答我,只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张嘴轻轻一吹,搞得要吹出啥妖气似得,不过我还真他娘的看到一个看似无形但能感觉的出来的光罩,很快将我们给笼罩了起来。

  整完这个动作后,小骚直接拉着我去了马路边上,当时已经是大半夜了,路上没什么人,不过很快还是看到了个醉鬼在路边上晃荡呢。

  小骚直接拉着我过去踹了那醉鬼屁股一脚。

  当时我可傻眼了,小骚这他娘的是疯了啊,好好的踢人屁股干嘛。

  我忍不住问小骚干嘛,然后对那醉鬼说了声对不起。

  不过那醉鬼或许是真的喝醉了,被小骚踹了一脚后,他居然跟个疯子似得向后一扭头,然后说:“谁,谁,谁在说话?”

  刚说完,他突然啊的一声大叫,然后嘴上喊着见鬼啦,晃悠悠的就跑了。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小骚给我们整的这光罩,貌似能让别人看不见我们啊!

  小骚见我很诧异,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说:“这是狐妖空间,独属于我的小空间,里面只有你和我,别人看不见的哦。不过我现在能力不够,空间只有这么小,等我以后厉害了,就在里面盖大楼房,让你和姐姐住进来。”

  听了小骚的话,我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小狐狸真是可爱,讨人喜欢。

  正准备继续走,我突然发现了前面的拐角处刚走进去一个身影。

  看着有点眼熟,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貌似是会长啊!

  本来想跑的,但我转念一想,我现在可是和小骚在她的狐妖空间里呢,会长也看不到我啊,何不妨追上去,看看这家伙在干嘛?

  很快我就和小骚追了上去,由于我们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所以会长也不可能发现我们。

  我们看到会长进了附近的一栋别墅,等他进去了后,我和小骚也悄悄跟了进去。

  不过路上小骚提醒了我一句,等会无论如何都不要说话,呼吸倒是可以,因为呼吸声它的空间完全可以屏蔽,但说话声的话,她能力有限,可能被察觉到。

  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直接进了会长的别墅。

  会长真的没有发现我们,他直接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我发现这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火炉。

  很大,很大,这火炉都快占据大半个房间了。

  不知道房间里放这么大哥火炉干嘛,不应该是取暖的啊,不会用空调?

  会长直接来到了火炉前,然后双膝弯曲跪在了火炉前。

  我不知道他在干嘛,就继续看。

  很快,会长突然开口了:“主人,我来了。”

  会长的一句话就把我给整懵了,这会长怕是有精神病吧?对着一个火炉喊主人?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会长口中的主人并不是这巨大的火炉,而是火炉里的火苗?

  因为我发现火炉里的火苗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火势很旺很旺,而火苗很快貌似形成了一个脸型。

  一张火苗形成的脸,不,又有点不像是人脸,不管是什么,看着真的很吓人。

  我没听到火苗在说话,不过会长貌似能听到,他直接说:“是,主人,我一定在三天内让他们进入。”

  说完,会长很恭敬的磕了三个头,嘴上还说了句:“主人,我方天永远是你最虔诚的仆人。”

  磕完头,方天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一次他是去了自己的卧室,我最终还是跟了过去。

  进入卧室后,方天的第一个动作就让我傻眼了。

  他直接在床头柜上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很快床板就直接翻了过来。

  而让我差点叫出了声的是,在床板的反面居然钉着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