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4 会长开始行动了

34 会长开始行动了

  看着这具被钉在床板上的尸体,我差点叫出了声,好在我控制住了自己。

  忍不住将视线再一次投向了这具尸体,我发现这是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具体年龄多少我也说不准,不过应该不超过四十。

  而虽然这个尸体的手脚被钉在了床板上,但是他的身体保存的很好,由于他穿着衣服,我看不到他的身体,但是他的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浮肿、尸斑或者腐烂的情况,除了很苍白、没一丝血色外,他甚至看着就像一个植物人。

  翻过了床板后,会长直接将手伸向了这具尸体,然后居然开始脱他的衣服!

  没错,会长真的开始脱这个尸体的衣服了,一件、一件…由于这尸体本就只穿了件衬衣和裤子,所以很快就被脱了个精光,连条裤衩都没剩!

  我赶忙扭头看了小骚一眼,示意小骚非礼勿视,然后我就扭头继续看。

  从这尸体的颜色判断的话,应该死了还没多久,虽然已经有点干瘪的趋势,但至少看着还算正常。

  我心里正纳闷呢,会长这是要干嘛?

  恋尸癖?还是个同性恋的恋尸癖?

  在我纳闷间,会长起身去橱柜里拿出了一个褐色的瓶子,然后将黑色的瓶子放到了床边上,尸体边上。

  往手心里倒了些油,会长居然他妈的给这尸体推起了油!

  这尼玛,重口味加很黄很暴力啊,不过我估摸着这不是普通的精油,可能是尸油之类的东西吧。

  边在尸体上涂抹着油,会长边喃喃自语了起来:“好俊的身子,年轻真好啊,我也想一直这么年轻呢。”

  诶,会长之前还那么霸气,没想到是个老变态。

  很快,会长就推油推到了尸体的命根子那,他倒没啥羞涩的,跟长在自己身上的玩意儿似得,边抚弄,边继续说:“死了就死了吧,我也算对得起你咯,每天帮你擦身子,每天和你背靠背一起睡。虽然你死了,但你还是你,我们永远在一起。”

  每天背靠背一起睡,听到这里我就心底一阵发寒,不愧是猎灵协会的会长,这心理素质碉堡。要是让我每天和一具尸体背靠背睡,那我迟早有一天会精神分裂。

  总算摸完了尸体的身子,然后会长又重新帮尸体给穿上了衣服,再次将床头柜的按钮一按,尸体就翻了过去,一切恢复正常。

  原来不是要搞尸体啊,估摸着是为了保养尸体,不让它轻易风干、腐烂之类的吧。

  真心搞不懂会长和这尸体是个啥关系,看样子不像仇人,但又不像是多么好的朋友。

  而就在我琢磨间,会长则轻轻揭掉了脸上的银色面具。

  我全神贯注了起来,心里真想看看会长长个什么样。

  很快我就看清了他那张脸,当时差点吐了,这尼玛真丑啊,感觉会长脸上的皮都快耷拉下来了似的,满脸老褶子,目测保守估计有一百岁了,难怪要戴面具,太吓人了。不过既然能当上会长,有这年龄也正常,就是不知道他为啥不保养自己的脸。

  按理说,既然会长是个幽隐道士了,肯定有能力让自己容颜显得年轻吧?如果更何况如果会长不摘下面具,单看他的身形来判断的话,打死我我也猜不出会长能有这么老的年龄,撑死猜个四十,老钟的年龄。

  很快,会长就在那自言自语了起来:“这是最后一次了,主人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不过那个小狐狸倒是有点意思,不知道是什么来路,要不要告诉主人呢?”

  我擦,会长居然在打小骚的主意,不过他很快又自顾自说道:“算了吧,实在不行统统放进去,主人那古怪脾气,还是少打扰他的好。”

  说完,会长就闭上了眼。

  不过他刚闭上眼,猛然又睁开了眼,然后扭头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我的心立刻咯噔一跳,被发现了?

  还好还好,很快会长就转过了头去。

  我寻思着该看的、该听的都已经看了听了,此地不宜久留,于是朝小骚使了个眼色,就准备走。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连绵青山脚下花正开…”

  刚迈了步子,一道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卧槽,谁他妈的大晚上给老子打电话,当时我的尿都快吓出来了。

  暗道一声不好,随手摁掉了手机后,我们撒开脚丫子就跑。

  不过这铃声终究还是被会长给听到了,他随手戴上面具,然后立刻朝外面追了过来。

  由于我背着大骚根本跑不快,好在小骚直接帮我接过了大骚,然后撒开蹄子,我们一起狂奔。

  一口气跑出了这栋别墅,我们依旧没有停歇,直到又跑了几百米,我才扭头看了一眼。

  我看到会长站在路头子那东张西望了一番,最终还是转身回去了。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我看了下手机,是大师打的,看来他们已经从药蛊中醒了。我们直接回了招待所,我打算见了老钟问几句话,然后就和小骚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好是能一直躲在小骚的这什么狐妖空间里。

  很快就到了招待所,老钟他们也确实醒了。

  不能浪费时间,我直接将老钟拉到了一旁,然后问他:“老钟,你对你们会长有多了解?”

  老钟看了我一眼,问我问这干嘛,我叫他快说,老钟就对我答道:“了解的挺多吧,会长是个道法上面的天才,虽然今年才三十多岁,比我还小几岁,但已经迈入了幽隐道士的行列,据说都快突破了,可谓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很受我们会员的敬畏。”

  听了老钟的话,我整个人都懵了。

  三十多岁,百年一遇的天才…?

  逗比呢吧,老子刚刚明明见到了会长那张脸,他丫的明明已经老得快掉皮了,怎么可能才三十多岁?

  很快,我的心又咯噔一跳,卧槽,恐怕那个被钉在床板底下的男人才是真正的会长啊!

  戴面具的方天将真会长杀了,自己假冒?这都不被发现?

  我赶忙继续问老钟:“老钟,那会长戴面具有多少时日了?”

  老钟则立刻对我道:“你见到会长了?干嘛突然问这些啊,说多了可是会触犯会规的。要说会长戴面具,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吧。”

  几个月的时间,我的心再一次悸动了一下。

  如果真是几个月,那和王重阳出现的时间还蛮吻合的啊,顶多就多一个月。

  这下子我心里就更纳闷了,戴面具的方天到底是谁,他和老头又有没有关系?

  我忍不住继续问老钟:“老钟,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你们会长有什么变化?或者说戴了面具后有什么变化?”

  老钟这下子脸色显得很不悦了,显然是生我气了,嫌我啰嗦。

  老钟直接丢下了句:“没变化。”,然后就进了房间。

  诶,当时我心里真的非常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我从会长那看到的告诉老钟。

  怕就怕,以我们这所有人的力量加起来,也不是面具方天的对手啊。

  要是老头现在过来,或许我们倒有点机会。

  诶,不管了,猎灵协会的人一个个都不怎么顺眼,我还是自己逃命去吧,总感觉方天所说的什么都放进去,和我们这些人有关,我可不想着了什么圈套。

  于是我直接走进了房间,打算和唯一还有点交情的大师打个招呼,然后就撤。

  见了大师后,我就问大师给我打电话干嘛,我的口气很不爽,但我并没有说他的电话差点害死了我的事情。

  而大师则看起来很兴奋的对我道:“你猜,你猜我们找到了什么?”

  我叫大师有屁快放,没工夫跟他啰嗦了。

  而大师则继续道:“我们刚从进你家地下室了,在那挖了好久,被我们挖出了秘密。”

  听了大师的话,我面色一变,卧槽,大师这是要害我啊,灵魂诅咒应验了咋办。

  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是我自己傻逼了,只有我中了灵魂诅咒,大师他们可没有啊。

  我赶忙问大师那里藏着什么秘密,还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尸体,这个秘密可让我惦记好几天了,急死了,就是不知道我只是问问,会不会中了诅咒。

  而大师则对我道:“什么尸体啊,没有啊。我们只是只看到地底下大概七八米深的地方埋了一面超大的镜子,师傅说这可能是平行镜,而且上面还有五行封印,只有五行之气可以解开封印。”

  五行之气才能解开的封印,联系到老钟之前对我讲过的我们每个人的五行,我猛的有点豁然开朗了起来。

  如果我们五个各自代表五行中一行的人都集中在那,是不是就解开封印了?

  难道说老钟想让我们进入的就是地下室下面?

  如此推断的话,老头一直以来所做的事,包括杀老张和少妇,那是在阻止我进去啊?

  隐隐间有一种直觉,那里可能不能进,也正因如此,大骚可能才对我使了灵魂诅咒。

  难道老头是好人?我一直误会他了?

  不管咋样,我觉得我该撤了,这里很危险,先躲起来,再想办法吧,如果老头真是自己人,应该还是会来找我的。

  而我刚动了这个念头,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好像还不是一个人,很快脚步声就来到了房门口。

  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下,居然是少妇和会长一起来了!

  暗道一声不好,会长貌似已经急不可耐要让我们去对付那什么封印了啊,居然连少妇都带过来了。

  我赶忙小声提醒小骚,快把她的狐妖空间整出来,我们必须溜走。

  而小骚则跟我小声说:“不行啊,我不是说了吗,我才三个月大呢。刚才耗费了不少妖力,现在支撑不了多久的。”

  完了,完了,这下子要被会长给整惨了,难道只能期待老头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