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5 掉进洞里

35 掉进洞里

  既然小骚说她也没办法帮我逃跑,那我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挤出一副笑脸看着会长,装出一副我并没有去过他那里的样子,反正他也没抓住我,不知道是我和小骚。

  而会长似乎也确实不知道我和小骚去过他那,他直接和少妇一起走进了房间。

  老钟和师叔很恭敬的喊了声会长,而会长则是冲他们点了点头,然后道:“老钟,我让你过来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老钟立刻答道:“禀告会长,已有眉目,诚如会长所说,地底貌似真的有秘密。我们刚从进去打探了一下,发现了一个类似封印的平行镜,不过我还不敢确定。”

  会长再次点了点头,然后道:“带我去看看。”

  说完,一行人就朝我家地下室走了过去,我寻思着我走在最后,等你们都进去后,我撒开脚丫子就和小骚开溜。

  于是我就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很快他们就撬开了大铁门,老钟第一个走了进去,紧接着是师叔,再然后是少妇。

  很快我终于看到会长进去了,心中一喜,机会来了。

  假装往前走,实则上我已经后退了一步,当时我那太空步伐绝逼可以和舞王媲美了。

  不过刚往后退了一步,会长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会长说:“年轻人,你刚才去我那丢了样东西,真是粗心大意啊,还好被我给捡到了。”

  听了会长的话,我愣了一下,我丢了东西?丢了啥啊?

  我赶忙低头看了下,大骚的尸体还在我身上,而我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丢了就丢了吧。

  不过会长很快又对我道:“进来吧,我帮你复活你的女朋友,我不会害你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听到这里,我猛然反应了过来,草,铜镜,是铜镜!

  那面装着大骚灵魂碎片的铜镜不见了!

  麻痹,刚才忙中出错,居然把铜镜给整丢了。

  没想到铜镜还能从小骚的狐妖空间里丢失,不过我想肯定没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会长用了什么法子把它给偷走的。

  这下我变得非常犹豫了,我又不是那个没了记忆的吊丝了,大骚在我心中的位置还是很深的,不比小骚差,我可不能放着大骚的灵魂被会长控制了不管啊。

  于是我赶忙对会长道:“会长大人,那个,其实我中了灵魂诅咒,我不能进去啊。”

  会长轻轻一笑,说:“这些我都能应付得来,放心,我都可以解决的,进来吧,我不会害你,是你自己想多了。再说,你不想知道这里的秘密吗?”

  会长的话听起来很温和,甚至带着一丝诱导力,让我不由得就有点被带入了进去,甚至感觉像是催眠。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尽量清醒了起来。

  然后我立刻对小骚道:“你先出去,在招待所门口等我,没有我的喊话,不准进来。”

  小骚嘟着个嘴不答应我,说要跟我一起进去。

  当时局势紧张,我寻思着我必须为大骚考虑,但我不能让小骚跟我们受罪。

  我死死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说:“别墨迹,要是再废话,以后再也别出现在我身边了。你守在门口,要是有啥差错,你还能帮我再想想办法,不能孤注一掷。”

  小骚被我这么狠的给凶了,颇为委屈的嘟了嘟嘴,不过最终还是乖乖的退到了门口。

  而我则背着大骚的尸体进入了大铁门,然后进了地下室。

  我看到地下室之前被我埋了屠夫尸体的地方,已经挖了好大一个洞了,能装进十来个人,看来大师他们倒是耗费了很大的精力。

  我慢慢的挪到了老钟身前,然后小声对老钟道:“老钟,小心一点,我说这话你别生气。你们会长可能有问题,你看他都直接把少妇给带过来了,这说明他事先就知道这里有个五行封印。既然他知道,为什么还让你们去查呢?所以,关键时刻得留一手,别完全信了你会长。”

  老钟虽然古板,但脑子不傻,而我也直接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以他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很快会长就从背上的一个布袋子里掏出了一截半人高的木头桩子,还有一些枯树枝、枯树皮,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将木头桩子和树皮堆到了一起后,会长直接又掏出了一个骨灰盒。

  将骨灰盒里的骨灰全部洒到了木头桩子和枯树皮上后,会长直接在上面贴了一道符,然后又浇了些尸油。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会长突然掏出了一张火符,直接将枯木给点着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枯木就和骨灰一样化为了灰烬,很快会长直接拿过了老钟手中的灵塔,就是那盏装着老张灵魂的灵塔,直接将老张的灵魂送进了枯木化作的灰烬里。

  这下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原来会长是要帮老张做肉体啊。

  将老张的灵魂往灰烬里一推,会长口中念念有词,而下一秒,枯木灰以及骨灰则飘了起来,逐渐成了一个人形。

  很神奇,没过一会儿的时间,老张居然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前。

  我估摸着招待所的老婆子也是王重阳用类似的这种手段做的肉身吧,不过老婆子的肉身是枯木,而老张则是火灰。估计每个人的命理不一样,得根据各自的命理来做。

  会长复活了老张后,则更加确认了我的猜测,他是要用我们五个人的五行来解开封印吗?

  老张是火命、少妇是水命,我阳金、老钟是土命,还差一个木字。

  而会长还说要帮我复活大骚,那么不出意外的话,大骚可能就是阴木了。

  刚想到大骚是阴木,我突然又将老婆子是木命给联系了起来。

  这两者有啥关系?

  正这么想呢,复活了老张的会长朝我走了过来。

  他对我道:“教你一个咒语:天道毕,三五成。日月俱,乾坤明。气即道,环吾身。通神灵,显神威。我吉昌。彼遭殃。”

  我默默的记下了咒语,不知道要干嘛。

  而会长则继续道:“这是解诅咒的咒语,你现在先双手交叉于膻中前,默念以上咒语7遍,再吐口唾液于身前,然后用左脚跺三下。”

  我问了下会不会对大骚反噬,会长说不会。

  诶,先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既然会长想我们五个人都活着,暂时应该不会害人。

  所以我就按照会长说的,双手交叉于膻中前,默念了七遍咒语,最后在身前吐了口拖曳,又跺了三下脚。

  刚做完这个动作,会长手中的铜镜突然啪啦一声碎了。

  而会长眼疾手快,直接掏出了七彩符,在空中一飘,我隐隐间看到七彩符包裹住了一个身形,很朦胧,感觉像是大骚的灵魂。

  这个时候,会长直接道:“快,你们五个五行之人立刻站在平行镜上,我要开始施法,对这里加重封印了!”

  少妇和老张貌似很感激会长,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洞里,站在了平行镜上。

  而老钟很快也跳了进去,诶,看来老钟还是信任会长的。

  这也难怪,我刚才之所以能说服老钟,那是因为我说会长带来了少妇,他知道这是五行封印,可是现在会长又说他要加重封印,所以我的话就没说服力了。

  而我很犹豫,我并没有跳进去,我直接对会长道:“会长,我女朋友呢,快复活他啊。”

  会长慢慢朝我走了过来,笑着对我道:“我这就帮你。”

  我很警惕的看着他,不过突然觉得脖子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我。

  我心中一喜,难道大骚活了?

  我下意识的就扭头看去,很快我浑身打了个哆嗦。

  草,不是背上的大骚在舔我。

  而是上次我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个红衣女鬼,那个没有双脚、没有下巴的女鬼。

  由于女鬼,没有下巴,所以她的舌头伸出来很恐怖,而且还在舔我,我差点就尿了。

  就在我愣神间,会长猛的将我一推,我啊的喊了一声,就和大骚的尸体一起掉进了洞里。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维维,不要啊…”

  抬头一看,是大骚的灵魂,会长已经修复了大骚的灵魂,大骚的灵魂朝我背上的尸体飘了过来。

  我卯足了劲,想爬出来。

  可惜,当大骚的灵魂上了身体,洞里突然发出了一道夺目的金光。

  老钟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一张符。

  不过老钟刚掏出符,一阵阴风飘过,直接就将符给飘走了。

  而下一秒,我只听到’哗啦‘一声,我们脚底下的平行镜就碎了,很快我就感觉身体像是成了自由落体似得,直接下坠了起来。

  我扭头一看,老钟、大骚他们和我一样,同样在做自由落体呢。

  难道这个洞很深?下面是什么?

  脑子有点蒙,下坠的速度太快了,甚至感觉身体被压缩的喘不过气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扑通一声,我们一个个掉在了地上。

  感觉屁股疼的要命,我揉了揉屁股,然后看到老钟他们都在我身旁呢。

  还好,我们五个人都活着。

  我下意识的说了句:“草,这是哪里啊?”

  刚说完,身旁突然又咚咚咚的掉下来好几个人。

  定睛一看,是小骚、大师、还有师叔,他们三个人居然也掉了下来。

  我忍不住对小骚道:“不是让你守在门口吗?谁让你进来的?”

  小骚则对我说:“不是我自己进来的,是那老头推我进来的。”

  老头?王重阳推的?

  很快,大师就附和道:“草,是啊,我们还在洞边纳闷你们掉哪去了呢,突然刮了一阵阴风,当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重阳那老东西就把我们都推了进来?”

  大师刚说完,我突然感觉不远处晃过了一道影子,仔细看了下,影子又不见了。

  这里光线不太好,黑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