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6 色欲的惨痛代价

36 色欲的惨痛代价

  揉了揉眼睛,我发现我确实是看走眼了,不远处没什么人,人都在我身旁揉屁股呢。

  我们五个分别代表五行的人进来了也就罢了,真不知大师他们怎么也被推进来了,老头干嘛把他们推进来。

  心里正纳闷呢,大师突然开口道:“不对啊,狐仙姐姐,你怎么也进来了?刚才我们被推进来的时候,没见到你啊,你是自己跑进来的吧?那老头是有点本事,但感觉和狐仙姐姐你,还是有点差距的。”

  诶,我们连掉到哪里去了都还不知道,这大师真是什么时候也不忘拍马屁。

  而小骚则直接对我道:“反正我进来了,怎么滴,还想让我躲外面,就算死也要在一块儿。”

  刚说完,小骚才发现不远处的大骚爬了起来。

  小骚的脸颊瞬间就红了不少,跟喝了小酒似得。

  小骚赶忙对大骚道:“啊,姐姐你复活了啊。我,我刚才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替姐姐你看好他呢。”

  大骚走到小骚身前,笑着摸了摸小骚的脑袋,然后道:“是呢,刚被复活的。”

  大骚真善解人意,没提别的,这也化解了尴尬。

  我看了眼大骚,她除了脸色有点发白,一切都跟正常人一样了,还穿着衣服,不得不说,会长真是有能力的人。

  既然大骚复活了,我心里的那么多疑问不是可以问了,心中一喜,我也忘了我们在哪了,就准备问大骚之前她为啥要阻止我进来这里,那老婆子上过她身害她,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一直瞒着。

  正要问呢,大师突然指着地面,然后很惊恐的对我道:“啊,维子,你,你的影子怎么了?”

  听了大师的话,我下意识的就低头朝我的影子看了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我发现我的影子在地上看着不像我的影子了,看着跟有东西在我身上爬似得,在我身上轻微蠕动着。

  特别是影子裤裆的方向,鼓起了好大一坨,那一坨看着跟只手似得,要命的是那只影子手还在我影子的裤裆上摸啊摸的,跟在摸我jb似得。

  卧槽,什么玩意在作怪啊,吓了我一跳,我赶忙低头看向我的裤裆。

  奇了个怪了,我裤裆上也没什么东西啊,也顾不上面子问题了,我直接就把手伸进了裤裆掏了掏,还调整了下jb的位置,也没感觉有东西啊。

  日,不会是什么吸阳气的鬼怪一直躲在我裤裆里吧,这是要把我给吸阳痿了啊。

  这下子我有点慌了,赶忙喊老钟帮忙。

  老钟也注意到了我影子的古怪,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后,随即就掏出了一张火符,直接往上空一扔。

  视线顺着符的方向抬头看去,我这才发现,在上方趴着一圈红褐色的东西。

  而这东西刚好在我影子上方附近,所以并不是我身上有问题,只是这红褐色东西跟我的影子重叠到了一起。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很快我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然后不住的有东西从上空掉了下来,还带着火光。

  定睛一看,原来那红褐色的一大圈东西是一群古怪的虫子,它们被老钟的火符烧了后,纷纷掉了下来。

  数量还真不少,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话,看着估计都要吐了,小虫子蠕动的样子真令人作恶。

  这些虫子的命还真大,长得有点像缩小版的乌龟,它们被火烧的掉到地上后还在那爬,跟完全烧不死似得。它们一个劲的往我们的方向爬,吓得我们赶忙后退了几步。

  而老钟则直接朝虫子迈了一步,随手就捉了一只虫子,仔细看了看,然后又拿到鼻子上嗅了嗅。

  很快老钟就开口道:“有尸体的味道,不好,这是尸虫,我们可能掉到了什么墓地里。”

  墓地?草,不能够吧,谁家墓地挖这么大个坑啊。

  心里正奇怪呢,没想到大师突然来了句:“哇,墓地?太屌了,听说墓地里都是宝贝呢,那我们岂不是要成盗墓贼了?”

  诶,大师这货真有他的,平时胆子挺小的,一和老钟师傅在一起,没想到胆子变这么大了,正常人掉墓地里谁不怕啊。

  很快老钟又开口道:“不好,这些尸虫身上的火气真大,火符完全不管用,你们快后退。”

  说完,老钟又掏出了一张符,再次往尸虫们身上一扔,隐隐间我看到一阵水汽,遇了水汽后,这些尸虫才跟见了天敌似得,吩咐撤退了,看来这些尸虫真是火属性的。

  尸虫退了后,身旁的大骚突然来了句:“来了,来了,躲不过了,真的躲不过了吗?”

  有点没整明白大骚的意思,我直接扭头看了眼她,此时她那对美目稍显失神,看着一副很伤感的样子。

  我轻声问大骚说什么呢,什么来了、躲不过了的。

  被我这么一问,大骚也缓过了神来,她冲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我也从尸虫的影子中缓过了神来,我将大骚拉到了一旁,然后小声问大骚:“大骚,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有什么话你跟我说啊,别放在心里憋着,我们始终是会在一起的,不是么?”

  其实我以前喊大骚一直是喊媳妇的,这是自从我懂事以来,奶奶就教我的称呼,而大骚则一直称呼我维维。不过,此时我还是喊了大骚,一来是觉得当着这么多人喊媳妇尴尬。再者,我也说不清了,或许是不想让小骚尴尬吧。

  不过大骚再次冲我摇了摇头,然后道:“没什么,真没什么,我只是脑子有点疼,很多事记不清了,等想起来我一定告诉你的。”

  跟大骚同床共枕了二十来年,我怎么可能不了解她的心思?她这哪里是忘了啊,分明是不想告诉我,瞒着我呢。

  不过看着大骚那副难受的模样,我也没有逼问她,等她缓过来应该会告诉我的吧,反正我始终相信,大骚她是不会害我的,她之所以不说,那就一定有着她的难言之隐,还是先想想办法,看如何从这里出去吧。

  于是我直接对老钟道:“老钟,这里是个墓地?啥墓地啊,我家地底下怎么会是个大墓地呢?”

  老钟也闭眼思索了一番,然后才开口道:“具体是不是墓地我还没弄清楚,不过尸虫这东西很少见,只有有尸体的地方它们才会出现,因为它们只吃尸体的腐肉。不过现在都流行火葬了,所以只有偏远山村的墓地里才会有尸虫。而这里的尸虫和一般的尸虫还不一样,充满了火属性,应该是长期吃了火属性人尸体才导致的。我估摸着如果这真是个墓地,可能不是现代墓,而是个古墓。”

  老钟刚说完,大师立刻来了句:“哇靠,古墓,发达了发达了,这里肯定全他妈是宝贝啊!”

  老钟直接扇了大师一个大脑门,然后才开口道:“还没确定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先试着联系下外界看看。”

  说完,老钟就拿出了手机,而我们也纷纷拿出了手机。

  结果,我们发现我们的手机都么有信号。

  虽然没信号,不过我也没太在意,毕竟我们这不是在外面,而是在我家地底下呢,没信号正常。

  不过老钟很快来了句:“不科学啊,不可能啊,怎么会没信号呢?”

  我就对老钟道:“老钟,正常,现在这信号覆盖面没那么广的。”

  老钟则直接对我答道:“我的通讯设备和你们不一样,我们这是协会内专用的通讯设备,就算地底下上百米,也不该没信号的,真是奇了怪了。”

  听了老钟的话,我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这是在哪?

  不行,总不能困在这里吧?

  我赶忙提议道:“这黑不隆冬的,也看不了多远,要不我们分头找找出路啥的?”

  老钟思索了一下,然后从背上的布袋子里掏出了几个铃铛,叫我们别走远,打探个几十米就返回原地,如果有情况,直接摇铃铛。”

  真庆幸有老钟,要不然我们还真有点走投无路了。

  老钟只有两个铃铛,师叔那还有两个,大师也有两个。

  最终我们分成了五路,我和大小骚一路,老张一路,大师、师叔、老钟分别一路,然后我们就朝四个方向分别慢慢摸索了过去,而老张媳妇则留在了原地,等会要是出了状况,她摇铃铛,我们也好摸索回来。

  我和大小骚朝前面慢慢走的,刚开始光线还挺好的,不过走了十几米就有点暗了,也看不清前方,当时我就寻思着这里真他妈大啊,我家地底下有这么大个洞,怎么没塌了啊?

  管他呢,先找出路。

  又走了一会,还是没啥发现,当时我心里就有点打鼓了,卧槽,不会又遇到啥鬼打墙的情况了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啊的一声大叫,很快又听到了叮铃铃的铃铛响。

  是老张的叫声,我们赶忙循着老张的方向赶了过去。

  很快就到了老张那,我发现有一扇石门,而老张在石门里正鬼喊呢。

  一进石门我就懵了,老张的身前有一石棺,石棺外躺着一具女尸,一头乌黑的长发居然没有风化,而赤身裸体的尸体居然也没丝毫的僵硬,甚至看着跟个熟睡的人儿似的。

  而老张此时正捂着自己的裤裆鬼喊呢,仔细一看,老张的裤子已经脱了,裤裆那全是血。

  卧槽,老张这是奸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