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7 九棺

37 九棺

  看着老张那捂着裤裆的手一个劲的渗出血来,看着都疼,更别说老张本人了。

  我就纳闷了,好好的一个人来找出路的,咋还被整成这样了,就算老张奸尸了吧,一个尸体还能把他命根子给夹断了不成?

  我忍不住再次将视线投向了这女尸,虽说非礼勿视,但是我还是看向了女尸的大腿深处。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我看到那一幕时,我感觉裆部一湿,蛋蛋差点抽筋。

  只见那女尸的大腿上也沾了不少鲜血,更可怖的是老张那玩意好像被女尸的大腿深处给夹着呢!

  而且此时老张沾染在女尸大腿上的鲜血慢慢的就变淡了,隐隐间像是被女尸给吸收了似得。

  难道这女尸还是个僵尸,靠人的精血保养的不成?

  可是这个不为人知的古墓里怎么可能有活人给她补给呢?在没有老张这种禽兽进来之前,她是怎么保养的?

  我正纳闷呢,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笑声,是女人的笑声:咯咯,咯咯…

  这声音听得真切,让人有点不寒而栗,但是又听不清是石屋里发出来的,还是外面发出来的。

  于是我就竖起了耳朵听,很快那阴阴的笑声就再次响了起来:咯咯…咯咯…还是那么不知廉耻…该死呢…

  不知廉耻,该死?

  这说的是谁?老张?

  应该是了,老张居然奸尸,这他妈也实在是太重口味了,确实有点不道德。

  可是,为什么说‘还是那么不知廉耻’呢?还是?

  我心里正纳闷呢,忍不住悄悄问身旁的大师他们有没有听到,大师也点了点头,他眼睛瞪得老大,炯炯有神的,不知道他本事的人估摸着还以为是个高手。

  这个时候,老钟突然开口道:“千万不要往后看,可能有情况。”

  诶,可惜老钟还是说晚了,我已经扭头朝身后看了。

  虽然光线不怎么好,但我还是看到了一道身影,目测是个女人,刚才那声音应该也是她发出来的。

  这女人穿着一身不是我们这时代的衣服,有点像是和服,她背对着我们,我只看得到她那一头黑色的青丝都扯到腰间了。

  看背影像个美女,不过她半蹲在那里的姿势很奇怪,让我心里有点毛毛的,总感觉她转过脸来后会是一张满是腐肉的脸。

  我赶忙将视线收了回来,好在没多看。

  而老钟这个时候也掏出了一张符,毫不犹豫的朝身后飘了过去。

  由于老钟不让我们看,所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他很快说了句:“该死,是个狠茬儿。”

  大师立刻回道:“师傅,啥情况啊,是不是粽子啊?那得需要黑蹄子啊。”

  老钟狠狠扇了一下大师,然后说:“应该是鬼魂,跑了。”

  听了老钟的话,我赶忙扭头看了一眼,之前背对着我们半蹲在那里的女人确实不见了。

  而老张还在那捂着裤裆鬼喊呢,老钟直接过去拉开了老张的手,然后扯下老张的裤子,帮老张紧急止血治疗了起来。

  而我趁着老钟给老张治疗,也再次打量起了棺材旁的女尸,既然能夹断老张的jb,我们还得提防着这女尸。

  重新看了眼这女尸后,很快我就发现了蹊跷。

  我看到在女尸的不远处散落了几件衣服,这衣服虽然有点破损了,但并未腐烂,而且这衣服正是我刚才看到的那背影女人的衣服!

  难道这女尸就是这墓地的主人?而那背影女人是这个女尸的鬼魂?

  暗道一声不好,如果真是这样,老张奸了人家的尸,难怪人家要阉了他。这下我们可算是得罪鬼了,出不出的去可能要成大问题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发现女尸的双腿动了下。

  我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提醒大家赶紧后退。

  做出一副空手道的姿势,我全神贯注的看着这具女尸。

  只见女尸的双腿以很缓慢的速度分开了,慢慢的岔开了。

  草,女人做这姿势的时候实在是太销魂了,加上这女尸长得也美,难怪老张那牲口控制不住自己,想尝尝鲜啊。

  缓慢岔开双腿后,很快我就发现女尸的桃花口那居然也轻微蠕动了起来…

  草,这是干嘛,勾引我们啊?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并非如此,因为我看到有个黑色的东西从女尸的私处慢慢的爬了出来。

  当看到这黑色的东西,之前那种还被女尸诱惑的快感一下子全消弭殆尽了,当时我差点吐了,因为那从私处爬出来的东西好像还长了小眼睛似得,发着绿莹莹的光,看着很骇人。

  慢慢的…慢慢的…那东西探出了好大个脑袋出来。

  那脑袋看着真像个乌龟头,当小脑袋出来后,它的身体也慢慢从女尸的下面给挤了出来。

  这玩意真的有乌龟那么大个儿,当它快爬出来的时候,女尸的整个下体都差点被撕裂了,难怪女尸的双腿会动,原来不是因为她是僵尸,而是因为这玩意想爬出来。

  当这玩意完全爬了出来,我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这它娘的不是之前看到的老钟口中的那尸虫吗?

  这个时候大师来了句:“哇靠,是尸虫啊,这得吃了多少尸体才长这么大个啊。”

  是啊,得吃了多少尸体才长这么大啊,想想女尸的内脏可能都被它给吃了,我就也有点恶心。

  难道刚才弄烂老张命根子,不是女尸给夹断的,而是被这大个尸虫给咬断的?

  诶,估计就是这样子了,老张这次真是栽在了自己的欲望上。

  很快老钟就帮老张处理好了伤口,老张是一头汗水,不过这货耐力还真强,jb断了,走路都不顺当了,还忍不住看了眼那女尸。

  老钟说这里古怪,之前那女鬼随时可能会找过来,所以叫我们立刻离开这个石屋。

  于是我们赶忙退了出来,退出来后我们直接找了少妇,当少妇看到老张的情况时,也是花容失色,问这是咋了。

  我们也没好意思揭穿老张,就说是不小心被虫子给咬了。

  由于老张的事,让我们越发的认识到了这里的危险性,所以这一次我们没在兵分多路,而是聚在一起,慢慢的继续前进,一定要尽快找到出口。

  老钟让我们全部将手机关机了,只留了一部照明用,因为还不知道要熬多久,现在必须节省一切资源。

  我们几个人选了一条方向,然后慢慢的朝前面摸索着。

  走了约莫十来分钟,总算是摸到了一处石壁,结果却发现前面没路了。

  麻痹的,只得从头再来找路了。

  我寻思着等会要是走叉了,又摸到这里的话,可能会迷路,得先做个记号。

  于是我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把水果刀,打算在石壁上做个记号。

  慢慢的来到石壁前,我举着刀子就要在墙上刻个记号。

  不过刚要刻,我猛然发现墙上貌似已经刻了好几个记号。

  有圆圈,有杠杠,还有正方形…

  一个、两个、三个…数了下,一共七个记号。

  我赶忙将老钟他们喊了过来,嘴上同时说着:“你们快来看,这里有记号,在我们之前可能有人进入过这里!”

  老钟很快就赶了过来,他伸手在石壁上的记号上摸了摸,然后皱着眉思索了一下,同时说了句:“应该是人为的,不过看情况这记号应该有些日子了。”

  管它多少日子,既然有人留过记号,那就说明有人进来过,而且不可能是从我家地下室那进来的吧?

  所以这里一定还有别的出口!

  我一下子像是看到了希望,然后颇为兴奋的在石壁上也刻了个记号。

  我没刻什么杠杠、圆,我刻了个爱心。

  刻了爱心后,我们沿着原路返还了,然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继续前行。

  好在一路上那穿着类似和服的女鬼并没有来害我们,偶尔碰到一小群的尸虫,也被我没给收拾了。

  走了约莫又是一刻钟的样子,我们总算又到了头。

  不过这一次碰到的不是死路的石壁,而是一扇石门。

  看着这道石门,我迟疑了一下。

  难道我们又来到了女尸的那个石屋前?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应该不是女尸的那个石屋,而是另外一个,因为这道石门比之前那个要大上不少。

  老钟实力最高,他让我们后退了几步,然后大喝一声,猛的一把将石门给推开了。

  当石门被推开后,我们赶忙将视线投了过去。

  而看到石门后的场景时,我一下子就傻眼了。

  棺材,又是石棺材!

  一个,两个,三个…

  我数了下,石屋里一共并排摆着九具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