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8 七具尸

38 七具尸

  看着眼前的九具石棺,我们各自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面面相觑了一番。

  这古墓到底是个啥玩意啊?走来走去的,到头来怎么看到的尽是石屋、棺材?

  老钟算是我们这些人里面的主梁骨了,我们纷纷将视线投向了老钟。

  而老钟也闭着眼皱着眉头,似乎在那寻思着什么。

  突然,老钟睁开了眼,将那威严的目光在我们身上一一扫过,那眼神跟查案子似得,搞得好像是我们故意将棺材放在这里似得。

  不过我脑子转的快,很快我就心中一惊。

  卧槽,我、大小骚、老张夫妇两、大师、老钟、师叔,我们这加起来就八个人了啊。

  这九个棺材难道是为我们八个人准备的?

  不对啊,我们这才八个人,怎么会有九个棺材呢?

  突然,我想到了刚掉到这墓地的时候,我似乎在不远处看到了个人影子,但是那影子稍纵即逝,很快就不见了。当时我以为是我眼花,难道真的还有个人,这最后一口棺材是为那人准备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已经彻底毛骨悚然了起来。

  我一个劲的在那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是我自己想多了,在那瞎想呢。这些石棺明显有些年头了,怎么可能是为我们准备的呢?

  就算真是外面的会长有啥大阴谋,他也只打算让我们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的五个人进来啊,他又不知道大师他们会被推进来,怎么可能事先准备九口棺材呢?

  如是想了一下,我就没那么怕了。

  不过刚松了口气,身后突然又响起了一阵笑声,还是那女人的笑声:咯咯,咯咯…

  这笑声凄凉中带着一丝得意,很影响人的心境,而我知道这笑声还是之前背对着我们半蹲在地上的那个古怪女人发出来的。

  妈的,阴魂不散,这下我真的体会到什么叫阴魂不散的感觉了。

  老钟胆子最大,他再一次掏出了一张符。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扔出去,而是假装朝身后一扔,但很快又收了回去。

  做完这假动作,老钟立刻扭头看去,而那穿着和服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跑了?

  老钟直接道:“这女鬼应该吸了好多年的尸气了,是个狠茬,我这符对她其实不起作用,但她还是假装跑了。我怀疑这女鬼在跟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等玩腻了,可能就要一个个收拾我们了。所以,大家千万要小心,时刻聚在一起,不能走丢了。”

  老钟刚说完,大师突然一个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师一个劲的在那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这盗墓一点都不好玩,不好玩。师傅,你快想办法让我们出去吧。”

  老钟狠狠的踢了大师的屁股一脚,骂了句没用的东西。然后才开口道:“不管什么情况,我们也得把事情弄明白了,大家不用怕,开棺!”

  开棺!

  老钟居然叫我们开棺,大棺材往身前一摆,一摆还是九口,这他妈的谁有胆子开棺啊。

  我平时胆挺小的,但是我还是直接跑向了第一口石棺,因为我想弄明白一个道理,我想推翻心中的猜测。

  如果这棺材里,已经有尸体了,那就不能说是为我们准备的了吧?

  我的力气不算小,而这石棺似乎封的也不是多么严实。

  狠狠的将棺材盖往一旁一推,伴随着轰隆一声响,我就将棺材盖给推开了。

  棺材盖一打开,刹那间我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有点像是腐肉的臭味,但还带着丝火药味儿。

  我赶忙屏住了呼吸,这尸气要是呼吸的多了,可是会中毒的,虽然我阳气重,但我还得给大骚分阳气呢,可不能出了岔子。

  屏住呼吸,我低头往棺材里一看,瞬即就感觉胃部一阵翻涌,亏得有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要不然保准给吐了。

  棺材里有一具尸体,与其说是尸体,还不如说是一具枯骨。

  在枯骨上爬满了之前见过的小尸虫,小尸虫在骨头上不住的爬着,蠕动着,甚至重新将枯骨组成了一个人形,使得棺材里的这具尸体看起来就好像是由尸虫组成的一个人似的。

  不过虽然心中作恶,但我还是呼出了口气。还好,还好,既然棺材里有死人,那就说明棺材不是为我们准备的。

  而这个时候,身旁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好几道尖叫声。

  是大骚、大师、少妇、老张他们同时发出来的…

  我赶忙扭头看了过去,原来他们也纷纷打开了另外几口石棺。

  我快步朝他们走过去,倒要看看是什么把他们吓成这个样子。

  第二口棺材和我看到的那第一口差不多,里面同样爬满了尸虫,不过里面还有点腐肉没吃完,尸虫还在那吃呢,边蠕动边吃的样子确实恶心。

  我知道当时那场景并不合适,但我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阵窃笑,不就是枯骨和腐肉还有尸虫么,看来他们胆子也不咋大啊,我都没叫,看来我也算牛逼的了。

  很快,我就将视线投向了第三口棺材。

  同样的,枯骨、腐肉、尸虫。

  只不过腐肉更多了,我估摸着这些尸体是按一定的时间远近顺序死的吧,第一口死的最早,依次递减。

  看到第四口棺材的时候,我更确认这种想法了。

  在第四口棺材里,我依稀能看到小半个人形了,尸体的肉还没吃完。

  第五口棺材,里面的尸体才吃了个大半。

  第六口棺材,腐肉更多了,虽然爬了不少尸虫,但是依稀还能看到一张人脸,有些干瘪,但能确定是个人。

  也不知道咋滴,隐隐间,我咋觉得这第六口棺材里的人脸看着有点熟悉呢?

  当我看到第七口棺材时,我彻底懵了,当时感觉脑子都要炸了。

  我操他妈了个比啊,这第七口棺材里的人身上还没爬多少尸虫,保存的还算完好,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草,是老张!

  老张的尸体居然躺在第七口棺材里!

  我总算是知道大家为啥尖叫了,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害怕,而是惊悚,甚至说有点离奇、不可思议。

  因为真正的老张就站在我们身旁呢!怎么可能躺到这棺材里?

  我们所有人都懵了,就连见多识广的老钟都懵了。

  所有人,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无所适从。

  老张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了,突然跟疯了似的跑向了第八口棺材。

  老张一把狠狠的推开了第八口棺材,空的。

  继续推开第九口,还是空的!

  我心里立刻打了个激灵,卧槽,这棺材恐怕不是为我们别人准备的,而是给老张准备的!

  难道,很快老张就要死在第八口棺材里了吗?

  那么第九口呢?

  就一个老张,难道还要住两个棺材不成?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哪里是一个老张啊,眼前都出现七个了。如果猜的不错的话,从第一口到第七口棺材,里面躺着的都是同一个人,都是老张!

  我们都傻了,而老张也趴在了第九口棺材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想他肯定也猜到了我的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再一次响起了那女人的笑声:咯咯…咯咯…

  此情此景,我们毛骨悚然,脊背上全是凉气。

  我们下意识的都向老总靠拢了过去,现在必须要由老钟拿主意了,眼前的七具尸体已经让我们彻底的从灵魂深处发出了颤抖。

  而老钟也没让我们失望,他毫不犹豫的从后背拔出了那把一直背着的桃木剑杀了出去。

  不过,很快老钟就再次回来了,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