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39 墓中有人

39 墓中有人

  见老钟回来了,我们赶忙向其投向了疑惑的目光。

  而老钟则对我们说:“如我刚才所说,那女鬼是个有年代的狠茬儿,她在吊着我们玩,刚追出去她就跑了。”

  诶,看来这次真是栽了,眼前的状况扑朔迷离、甚至有点荒谬,身后还跟着个阴魂不散的女鬼,再这么搞下去,还不得精神崩溃啊。

  老钟冲我们摆了摆手,然后道:“大家先别慌,不管那女鬼想玩什么把戏,不管眼前的状况是怎么回事。当务之急我们要保存体力,只有身体养好了,我们才可能出去,而不是自乱了阵脚。”

  还养身体呢,眼下这状况咋养啊。如果推算的不错的话,外面应该差不多天亮了,我们等于一宿没睡了,再这样耗下去,可能真要挂在这了。

  我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了身旁的大小骚,大骚看起来有点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啥呢。而小骚看起来则好多了,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很有生机的样子。这也难怪,她一狐狸精,就一妖,她哪知道怕啊。

  诶,不管咋样,我一定要撑住,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身旁的女孩考虑考虑,小骚可以自保,甚至比我厉害。但大骚可不是,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经不起啥折腾了。

  最终我们不得不接受了老钟的提议,出了石屋,然后在附近停了下来,也算不上什么安营扎寨了,就是坐在了地上休息。

  老钟抓来了不少尸虫,分别将尸虫沿着屁股那抽出了一根挺长的红褐色的筋,然后让我们吃。他说尸气主要在这根筋里,现在吃了对身体没伤害,而且还挺补的。

  有点恶心,我没吃,师叔和大师倒很听老钟的话,吃了。老张也吃了,老张好像真吓懵了,一口气吃了六个尸虫。

  大师在我身旁把尸虫嚼的嘎嘣脆的响,边嚼还边对我说:“嗯,不错,没想到这虫子跟烧烤似得,维子,你也尝尝啊,味道真不错呢。”

  虽然有点恶心,但我寻思着确实该补充体力,最终还是一咬牙拿了几个虫子,学着老钟那样把虫子抽了筋,放嘴里嚼了起来。

  草,一入嘴就闻到一股怪骚臭味,不过嚼着嚼着,你还别说,还真他妈有点像烧烤!

  烧烤,火!

  我猛然一惊,这些尸虫肯定是吃久了老张的尸体,而老张又是火命,所以才一股子烧烤味啊。

  日了,感觉是在吃老张尸体似得。

  吃了两个尸虫我就有点吃不下了,而这个时候老张突然跟发了神经似得站了起来,他一个劲的在那说:“你们听到了吗?她在喊我,她在喊我。”

  我们都没听到什么声音,感觉老张是有点神经衰竭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换做是谁突然看到自己死在了棺材里,肯定都受不了,更何况老张还刚被硕大的尸虫咬断了命根子,老张现在这状况,已经算好的了。

  很快老张就站了起来,很机械的朝前方走着,步伐看着很奇怪,跟被什么东西在拖着走似得。

  不知道咋滴,看着这一幕,我猛然响起了第一次从火葬场看到老头王重阳时的场景,那时王重阳赶尸,少妇的尸体被赶着走,看起来就像老张这样。

  草,老张不会鬼上身了吧?

  老钟反应最快,他一个纵身就朝老张追了上去,用手中的桃木剑在老张身前斩了几下。

  不过没什么反应,老张继续往前走着。

  我们也忍不住起身跟了过去,老钟没再继续对老张使用道符,而是冲我们摆了摆手,然后让我们隔着一段距离慢慢跟着。

  我想,老钟这一定是想悄悄跟着,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

  我们跟着老张走了约莫几分钟,老张突然停了下来。

  老张跟具行尸走肉似得,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整个人低着头,双肩耷拉着,看着像一个提线木偶,就好比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空中提着他似得。

  很快,老张的脑袋就很机械的点了几下,对着空气点了好几下。

  也不知道老张在对着谁点头呢,他身前根本没人啊,难道他在和鬼点头?那个女鬼?

  不应该啊,如果真是在跟女鬼点头,我们看不出来,老钟能看不出来?

  点完头,老张就原路返还,又慢慢的朝我们走了过来,跟个丧尸似得。

  这个时候,老钟突然说了句:“不好,可能是降头,这里面有降头师!”

  说完,老钟直接就点了一张绿色的符,这符遇着空气直接就化为了一摊绿水,而老钟则直接将绿水滴进了老张的嘴里。

  老张喝了绿符所化的水后,狠狠咳嗽了两声,然后还真就恢复了正常。

  老张恢复正常后,老钟则立刻朝之前老张所在的方向看了看。

  降头术我倒是听说过,有药降、鬼降、飞降等等,听说厉害的降头师可以直接让自己的头颅离地,遇人吸人血,遇狗吸狗血。不过这种飞头降很难练,因为刚开始练得时候连肠子都会跟着头颅飞,很容易被刺破了化成血水。所以一般的降头师都是通过药蛊、鬼蛊等等,联系别人的生辰八字之类的,去控制别人,这同样可以达到害人的目的。

  难道刚才老张真的被降头师下了降头术?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降头师呢?我们明明没见到墓地里还有别人啊。

  而我很快就记起了之前在石壁上看到的记号,看来这墓地里真的有可能还有别人,甚至不是好人。

  诶,不仅要防鬼,还要防人,这下我头都大了。

  来到老钟旁边,我悄悄问他:“确定是降头术?你感觉到那降头师的存在了吗?有么有可能是鬼上身?”

  老钟则直接对我说:“应该是降头,看来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

  别人,会是谁呢?

  不管了,我们做好自己就行,很快我们又回到了原地,打算短暂休息一会,然后继续寻找出口。

  老张貌似已经恢复正常了,他一口气又吃了五个尸虫,然后突然对我道:“维子,我想跟你谈点事。”

  我看了老张一眼,叫他说,而老张则小声对我道:“这事很重要,是关于这个墓地的秘密,这里我最信任你,所以只能告诉你,不能被别人知道。”

  我挠了挠头,想了想,然后还是跟老张一起朝一旁走去。

  老钟叫我们别走远,有事第一时间出声求助。

  很快我发现老张带我所去的地方是刚才那有着九口棺材的石屋,我就停了下来。

  我问老张干嘛带我去这里,有话在外边说就行了,反正又没别人知道。

  老张说这秘密就在石屋里,他要让我亲眼看看。

  我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跟了进去,当然我也悄悄握住了口袋里的刀子,倒不是我这人太畜生,不信任队友,我只是觉得这样保险点。

  刚进了屋子,老张叫我看第八口棺材。

  我就过去看了,刚把脑袋投向第八口棺材,我突然听到身后传出一阵响声,是石门的声音。

  扭头一看,草,老张把石门给关了。

  石门的里面有个栓子,老张把栓子也给栓了,从外面很难推开。

  我忍不住问老张要干嘛,而老张则对我说了两个字:偿命。

  我没听明白老张的意思,而老张却猛然冲我扑了过来。

  老张的块头很大,而且身体很结实,要不然上次大师也不会吃了亏。

  而我也没想到老张会突然对我出手,当我刚拔出刀子,我已经被老张给扑倒在了地上。

  老张直接压住了我的身体,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用刀子刺向了老张。

  一刀子刺在了老张的胸口,老张非但没躲,反而狠狠的一压,整个人压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憋着气问老张是不是疯了,有啥事我们好商量,别动手。

  而老张则对我道:“在外面,你欠我一条命,虽然你说那不是你的本意,但我确实是被你害死的。现在,你就当还我一条命好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些棺材里为啥躺着我的尸体,但我想,里面换了你的尸体也一样,我们当中肯定必须死一个人在里面,只要你死里面了,我可能就没事了。”

  听了老张的话,我愣了一下。老张这显然不是中了降头没好在跟我说话,他这是铁了心要害我,换取自己的一线生机啊。

  这一刻,我才发现最让人胆寒的并不是鬼怪,而是人心,这句话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由于我的手被老张压着,很难拔出刀子刺他。

  感觉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拼了命的想推开老张,不过老张确实厉害,而且跟疯了似的,一副不掐死我,绝不甘心的样子。

  我没法大声求救,只得气若游丝的对老张道:“我,你杀了我,外面的人不会放过你…”

  老张则诡谲的对我一笑,然后说:“我可以跟他们解释,说我中了降头术。”

  听了老张的这句话,我一下子就绝望了,难道我真的要成为一个替死鬼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石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了。

  一道火红的影子冲了进来,与此同时我听到了一道尖锐的叫声。

  随着这道尖锐的叫声,那火红的影子直接跳到了老张的脖子上,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我看清了,是狐狸,是小骚化作了本体冲了进来。

  我看着小骚的眼睛,充满了愤怒,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骚如此凶狠呢。

  被小骚一咬,老张一下子就瘫了,而我则一个鲤鱼打挺将老张推开了。

  也不知道是我用的力量太大了,还是咋的,老张的身体站起来后,一个踉跄就倒在了第八口棺材里。

  我赶忙朝棺材里看去,我的那把刀子已经从老张的胸口斜着刺穿了他的左胸,鲜血一股股的流了出来。

  老张张大嘴看着我,气若游丝的对我道:“我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了…不过,我…我刚才真的中过降头术,墓中有人…”

  说完,老张就脖子一歪,死了。

  老张,死在了第八口棺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