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0 都得死

40 都得死

  老张死了,躺在了第八口棺材里。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老张的尸体,鲜血汩汩的从他的胸口溢出,很快就有尸虫从别的棺材里往这爬了过来。

  我抬起脚像是疯了似的踩着这些尸虫,想要将它们全部踩死,因为哪怕心中对老张颇有怨念,他毕竟是我曾经的朋友,而且确实是因我而死。

  尸虫很顽强,哪怕被我踩出了液体,依旧执着的往老张的尸体爬了过去,最终我放弃了,或许这就是老张的宿命吧。

  我抬头看向小骚,此时的小骚已经化作了人形,不过她的双目依旧充满了杀念,我从未看过小骚如此的凶狠。

  我忍不住对小骚道:“为什么要咬死他,你完全有能力将老张拉开,而不害死他的。”

  小骚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了一句话:“想害你的人,都得死。”

  小骚的口气挺冷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小骚作为妖的可怕之处。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然后说:“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可以有更好的方法解决的。”

  这个时候,老钟也提着桃木剑杀了过来,大师、师叔他们紧随其后。

  当他们看到老张死在了棺材里,一个个面面相觑。

  老钟问我这是咋了,想了想,我就说:“老张中的降头还没完全消,他被控制了想杀我,反抗中我不小心就把他给杀了。”

  说完,我看到小骚想开口说些什么,我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揭穿我。

  诶,老张死都死了,就给他留个好名声吧。而且如果我倘若将老张叛变的事情说出去,很有可能惹得人心惶惶,要是破坏了团结,我们很有可能真的要被困在这个墓地里了。

  老钟也没说啥,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来到老张的尸体前低头嗅了嗅,嗅完他就用力将棺材盖给盖了起来,估摸着是想阻止尸虫进来,不过我知道,时间久了,尸虫终究是会爬进来的,到时候老张就和前七口棺材里的尸体一样了。

  这个时候,大师突然冒出一句:“挖槽,这变态真死在第八口棺材里了?命中注定的?那最后一口棺材是留给谁的?总不能够再冒出一个变态吧?”

  诶,苟建这货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的闷骚货,我估摸着此时他心里也不一定在为老张的死叹息,毕竟老张爆过他的菊花。

  不过大师说的也并无道理,老张死在了第八口棺材,这不得不让我们面对一个事实,这一切好像真的发生过?可是,怎么可能还有下一个老张呢?

  我正纳闷呢,老钟却狠狠扇了大师一个耳光子,然后说了句:“你们都留在这里面,哪也别出去,这里可能才是最安全的。王维,你跟我出来一下。”

  我寻思着老钟总不可能像老张这样害我的吧?老钟要害我的话,他完全有能力将我们都给整死,所以我就跟老钟出去了。

  出了石屋没多远,我们就停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老钟老家是云南一带的,所以他抽的是云烟,还给我抛了一根。

  狠狠吸了一口烟后,老钟对我道:“王维,这事你怎么看?”

  我也抽了口烟,然后对老钟说道:“我也懵了,感觉太他娘的蹊跷了,怎么可能有八个老张的尸体?”

  老钟则继续对我道:“我怀疑我们所在的这个墓地可能是个火女墓,这可能是活人祭。”

  活人祭,听着就怪骇人的,顾名思义,要把活人送进墓地祭祀火女?

  还真有这个可能,谁让老张是天生火命呢?可是八个老张,这就很难解释了吧?

  而老钟则对我继续道:“在道法上讲求个九九归一,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会出现九口棺材的原因。如果真是要祭祀火女,或者更匪夷所思的道术,那么必然,还要出现下一个老张,死在最后一口棺材里,那样就彻底完成了祭祀。”

  这不是什么鬼怪之类的说法,但是却听得我心里毛骨悚然,老张都死了,哪来的下一个老张啊?

  于是我就问老钟:“你别吓唬我了,你心里具体是什么猜测,你就跟我明说吧。”

  老钟就对我道:“有些事情别说是科学了,就连我们道术都很难解释。不过,我想如果真的有大能力的人干预进来,不排除逆天改命的可能性。你试想一下,假如我们现在突然回到了进入墓地的前几天,你觉得我们会看到曾经的那个自己吗?”

  老张的一句话就把我给问懵了,是啊,假如真的出现这种可能性,过去的那个时间段,应该还有一个我吧?假如真的回去了,岂不是又可以将老张整进来了?

  等老张第九次死在最后一口棺材里,道法大成?

  有点不敢想了,倒不是为下一个老张担心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只跟老张有关,完全没必要将我们给扯进来,我生怕我们会和老张一样,成为别人的祭品。

  这个时候,老钟继续对我道:“刚才我检查了老张的尸体,他中的降头根本就被我解了,所以不会是被人控制了想杀你,应该是他也猜到了什么。说说吧,他是怎么死的,死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既然被老钟看穿了,我就直接对老钟说:“确实,老张虽然没猜出什么究竟,但是他也料到了自己会死在第八口棺材里,所以想让我做替死鬼,我才杀了他的。老张死之前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他之前确实中了降头术,墓地里有个降头师,墓中有人。”

  听了我的话,老钟点了点头,然后道:“应该是了,我怀疑墓中的这个隐藏着的降头师可能就是这个阴谋中的一环,所以一定得时刻提防着这个背后的人。”

  我点了点头,然后道:“会是谁呢?之前就在这里的,还是从外面跟我们一起跟过来的?”

  老钟再次狠狠的吸了口烟,烟都烧到烟屁股了,他还舍不得扔,他对我道:“都有可能,如果是后者,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会长或者王重阳。”

  确实,在我们进入这个墓地前,招待所里其他人都已经进来了,唯独会长和王重阳不知道有没有进来,实际上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也很有可能跟了进来,在随时监视着我们。

  听到这里,我赶忙对老钟道:“老钟,其实我还有件事情没告诉你,之前我和小骚去过会长那里。我看到了会长揭下了面具,那根本不是一张三十多岁的人脸,而是一个非常苍老的脸。而且,在会长家的床板底下,还钉着一具尸体,我怀疑,那具尸体才是真正的会长,而戴面具的会长,是假冒的!”

  听了我的话,老钟彻底的皱起了眉头,然后才开口道:“嗯,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们得先想办法出去。”

  说完,老钟才将烟头扔到了地上,狠狠的踩灭了,示意我和他回到大家那里。

  我忍不住问老钟:“老钟,其实我还有件事想问你。你为啥要找我商量?其实我什么也不懂,你找师叔或者大师商量,效果会不会好很多?”

  老钟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道:“你没发现你身边的两个丫头都很依赖你吗?你那女朋友自从复活之后就有点呆呆的,但是通过我的观察,她对进入这里并没有太大的诧异,我怀疑她知道些什么,有时间多旁敲侧击一下。至于那个小狐狸,说实话,我有点看不穿她,她明明看起来很单纯,甚至有点不怎么利用自己的妖术。但其实她的修为极其深厚,如果真把她给逼疯了,我怀疑会长都不是她的对手!”

  听了老钟的话,我愣住了,小骚能有这么猛?

  这个时候,老钟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道:“放心,她们看起来都不是心术不正之辈。而且我之所以找你商量,也不完全是因为她们,而是你确实是个好苗子。无论是你的天生阳体,还是你的领悟能力,你的脑子,都是极好的修道之人,假以时日,跟我多学学,你迟早会超越我的。”

  卧槽,听了老钟的话,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啊。

  然后,我就和老钟重新回到了石屋里。

  老钟让我们简单的休息一下,整顿下思绪,不要活在悲伤中。他说,事情的发展如果都不是好消息,那只能说明还没到最后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会好的,叫我们往前看。

  老钟说的倒有些道理,真庆幸有他这个主心骨在,不然我们早崩溃了。

  想了想,我拉了拉大骚的手,示意她跟我出去一下。

  我寻思着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不能再宠着大骚了,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大家,我总得做出些努力。老钟说的不错,要想走出去,不是靠一个人就行的,我们都得努力。

  出了石屋,我就对大骚说:“大骚,我知道你最近在心里埋了很多秘密,你不想说,不想让我担心。但是,藏着掖着是没用的,走出来吧,说说看,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大骚抬头看向了我,她那水灵的眸子里满是担忧。

  最终,她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抱住了我的腰,大骚对我说:“维维,我好怕,真的好害怕,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