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1 鬼勾魂

41 鬼勾魂

  大骚抱着我,说她很害怕,说我们都会死在这里,虽然她最后加了个吗,变成了问句,但我感觉的出来,她是了解了些什么,才这样说的。

  轻轻拍了拍大骚的后脑,我对她道:“不会的,虽然这里发生的事情比较诡异,但总归有办法的,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们不是多了条线索吗?”

  大骚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嗯,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具体,我只知道我们不能进入这里,进入这里可能就都会死去。”

  嗯,这个我相信,要不然大骚也不会不惜对我用什么灵魂诅咒,也要阻止我进来,重点是大骚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就问大骚:“你怎么知道的?听谁说的?”

  大骚对我回道:“就是那个大妈,刚开始被老头王重阳带着一起找我们的那个大妈。”

  是大妈说的,这一点我倒是猜出来过。但大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进来过?而且还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这大妈指不定也是坏的,在骗大骚呢。毕竟她也骗过我,还说楼上隔壁房间里住的是她得了神经病的儿子,其实那就是我的地魂化作的恶灵。

  我直接对大骚说道:“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而是随便就相信了那大妈呢?她做了什么让你相信的事?你要知道她还想借我的手烧死你来着呢!”

  而大骚则对我答道:“我也说不清呢,反正就是相信她,甚至感觉她的话比奶奶的还要让我相信。而且她也没骗我啊,她甚至还要燃烧自己的灵魂呢,如果不是王重阳阻止了,她早就魂飞魄散了。我感觉她不是坏的,她就算想烧死我,也是为了要帮你,所以,我相信她。而且,她说的也应验了呢,我们真的遇到麻烦了。”

  大骚的口气有点语无伦次的,但我还是听懂了。大妈貌似并没有告诉她具体会发生啥,就是想让她阻止我进去,甚至想烧死大骚来阻止我?只不过,由于老头王重阳的存在,一次次避免了危险。

  当时我心里挺纳闷的,这大妈的灵魂难不成会催眠?要不然大骚怎么就那么相信她呢,大骚虽然和人接触的并不多,但她并不像小骚那么简单,遇到事她也会好好思考权衡的。

  而且,这大妈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危险,不让我们进来呢?难不成是个巫婆,还懂些占卜未来的法子?

  如果不是如此,除非是大妈进入过这墓地,要不然是不可能知道这里的存在和危险的。

  刚想到这里,我的脑子突然嗡的响了一声,心里立刻卧槽了一下,因为我想到了个可怕的念头。

  麻痹,大妈不会真进入过这里吧?她的肉身就是在这里面毁了的?

  紧接着,我想到了更可怕的念头。

  如果这里真是一个大阴谋,肯定只有那么几个人会被送进来,就像我们这几个人一样。

  联系到老钟之前对我说的话,我突然觉得,那大妈不会是大骚从这里出去后的样子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猛地悸动了一下,像是被尸虫给狠狠咬了一口似得。

  心里慌得很,因为我觉得我的推测有理有据。

  第一次老头带大妈去招待所找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有点眼熟,只不过没想太多,毕竟那时候差不多十几二十来年没见奶奶了。后来去了大骚的老家,见了大骚的奶奶,那时候我失忆了,不知道她是我奶奶,但是就觉得她和招待所的大妈很神似。

  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啊!

  假如大妈真是从这里出去后的大骚,我有点不敢想了,我们在这得经历多少折磨啊?大妈那么老,难不成我们要在这里呆个十几二十来年不成?

  张开了嘴,有点说不出话来,我颤抖着双手掏出了一根烟点燃,想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

  可是我始终也无法冷静,大妈的影像在我脑海中不断浮现。

  如果她真是以后的大骚,她为了阻止我,甚至不惜想办法要烧死年轻时候的自己,为的就是不让我再重蹈覆辙。

  不知道咋滴,想着想着,我的眼圈就湿湿的了,有点想要流泪的冲动,但我强忍着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因为我怕大骚被我的负面情绪感染了。

  也许这才是爱情最伟大的地方吧,为了成全对方,不惜牺牲自己。

  就在我愣神间,大骚轻轻推了推我的身体,她问我怎么了。

  我强颜欢笑了一下,说没事,我说我们一定有办法出去的,叫她别想太多。

  可是我自己却在那继续想,如果那大妈真的是未来的大骚,那老头王重阳呢?

  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抖,烟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颤抖的我已经连烟都拿不稳了。

  我不想去想,但还是不禁就将老头跟我联系了起来。

  我一个劲的在那想推翻这个可能性,但是联系到王重阳所做的事,我发现他貌似真的是想阻止我进入墓地。

  唯一让我可能推翻我猜测的只有两点,一是,大妈那晚上在灵塔里说过的一句话,大妈问老头为啥要骗她,大妈说他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还有一点就是,假设我的推断是正确的,大妈是大骚,老头是我。可是那天被会长打倒在地,差点被杀了的时候,老头为啥要揭掉脸上那可能是未来的我的人皮面具?人皮面具后到底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才让强大的会长一时失神?

  心隐隐作痛,当时的我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把我的这个猜测跟老钟说,手足无措。

  “咯咯…咯咯…”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再次传来了那阴魂不散的笑声。

  我猛的一转头,我发现那女鬼就在我身后五六米的距离,她依旧背对着我,我只能看到她那一头乌黑的青丝批到腰间,而她也依旧保持着那半蹲着的姿势,看着古怪而骇人。

  也不知道是从哪涌出来的勇气,我猛的将大骚往石屋的方向一推,然后直接转身朝向了这女鬼,同时嘴上大声喊着:老钟、师叔快来!

  即使我发出了求救的信号,这女鬼依旧没有逃跑的意思,她只是在那说着:“咯咯…来啊…来啊…”

  听了女鬼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就朝她走了过去,感觉自己的魂被她给勾去了似得。

  我一步步的朝女鬼走着,很快就要逼近了她,而她的身体则慢慢的往前飘着,就好像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似得。

  很快,我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几道声音。

  先是老钟沉稳的声音:“王维,快咬破自己的舌头,吐出一口血水!”

  紧接着是师叔装逼的声音:“哪里来的恶鬼,敢和我们猎灵协会作对,我打的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再然后是大师那明明颤巍巍却装着很有底气的话:“草泥马的女鬼,那是老子债主,你要是敢弄他的命,老子跟你拼命啊!你要什么你说,哥哥我这里有的是宝贝,你别害我兄弟啊!”

  最后是大骚和小骚的对话,大骚说:“妹妹,快救维维…”

  而小骚则说:“姐姐放心,就算我死,也会帮你保护她。”

  我能听到他们的话,心里有点暖暖的,但是我却没办法像他们说的那样去做。

  我想张开嘴咬破自己的舌头,但是我却发现我动不了,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张无形的网给网住了似得,机械性的就跟着女鬼的身影往前走。

  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鬼勾魂吧。

  看来只能祈祷老钟、小骚他们来救我了,可是我们明明离得很近,他们为啥还不追上来呢?

  很快我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我看到从四面八方涌来了无数的尸虫,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就像是一支尸虫军队,它们朝老钟他们的方向,疯狂的爬了过去。

  尸虫真他妈的多,不断的往前翻滚,堆了三四米高,就像大浪。

  是虫潮,尸虫这一定是在配合着女鬼在对付老钟他们,这是在配合女鬼勾我魂啊!

  心里很慌,发毛,后背发凉,我想要停下脚步,但却发现自己停不下来,只能跟着这女鬼慢慢的往前走。

  完了完了,这鬼勾魂真厉害,她这是要把我勾到哪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