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2 出墓

42 出墓

  “来啊…来啊…”

  空灵阴冷的声音在我身前不断回响,而我也跟着女鬼的这声音一步步的朝前走着。

  虽然被勾了魂,但是我的思维还在,除了身体有点不受控制的往前走,我还能正常思考,当时我一个劲的在那替大骚他们担忧,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追上来,恐怕是被虫潮给困住了吧,真心希望他们能平安无事,就算不能过来救我,好歹先保全住性命吧。

  边跟着这女鬼走,我边悄悄记下了路程,我寻思着等会如果有机会逃跑,只要这女鬼一松懈了,我撒开脚丫子就跑,沿着原路返回还能帮到老钟他们,不至于迷了路。

  不得不说,这古墓貌似还真他娘的有点大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了,还没到个头,这女鬼也不知道要把我往哪带。

  我们本就在地底下,她不会是要带我去什么阴曹地府吧?我的心咯噔一跳。

  走着走着,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腐臭味。

  很快我又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绊到了似得,不过这并没有让我倒在地上,毕竟我现在是被引着走的。

  我的脑袋动不了,但是眼睛还能动,我将视线往地上看了下,看的不是太清,隐隐间好像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个人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尸体。

  可能是我想多了,这墓地里的新生尸体应该没有,要有的话就只能是跟我们一起进来的那个降头师了。

  而无论是王重阳还是会长,我觉得没那么容易被这女鬼给整死了吧?

  心里正这样想呢,女鬼突然停下了脚步,而我的步伐也戛然而止。

  又是一扇石门,女鬼刚往石门前一站,这门就自动打开了。

  当女鬼进去后,我也被引了进去。

  刚一进入这个石屋,我就一阵心惊,我看到石壁上全是血印子。

  这些血印子从石屋的墙底慢慢的往上延伸,看着就像是无数只沾满鲜血的双手趴在墙壁上,拼命挣扎过似得。

  很快我又发现在石屋的地上堆了无数枯骨,短短瞥了一眼,我都有点数不清,至少几十上百具。

  难道墙上的血手印全是这些枯骨生前想要逃跑,留下来的?

  他们是被眼前这女鬼给害死的?

  我正寻思着呢,女鬼突然开口说了句:“到了。”

  我的心抽了下筋,到了,要害我了…

  我看到女鬼背对着我,慢慢的朝我转过了身来。

  当时我是又犹豫,又期待,我也想看看这女鬼他妈的到底长个什么样子,可是我又有点害怕,万一转过来是一张堆满了腐肉,甚至爬满尸虫的脸,那我可能就吐了。

  不过最终我还是卯足了胆子,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妈的,你再丑再恶心,老子也要扛住了!

  不过,当我看到这女鬼转过身来时的模样时,我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站在了那里,有点说不出话来。

  草,这女鬼转过来后,跟背面长一个样,她的正面同样是一头乌黑的头发,一直刮到了胸口。

  我的呼吸都没了,有点吓傻了,而女鬼那阴森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她对我说:“想要看我的脸吗?”

  别说我说不了话了,就算我能说话,我也开不了口啊。

  而这个时候,一阵阴风从石屋外刮了进来,吹到了我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的我顿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阴风同样吹到了女鬼身前的头发上,她的头发凌乱的飘了起来。

  哪怕被控制住了,当我真正看到那张脸,我的身体也忍不住抖了起来。

  她的脸…不,不应该说她的脸,这女鬼似乎压根就没有脸!

  眼睛、鼻子、嘴…她全没有…女鬼的脸像是被放到压路机下给狠狠压过似得,没有五官,只有一张苍白扁平的雏形,看着甚至有点让我误以为是看到了她那被剃光长发后的后脑勺!

  我有点吓傻了,而她则突然一下子飘到了我的身旁,来到了我的身后。

  很快我就感到脖子烫烫的,好像是什么东西在舔我似得。

  妈的,尿差点被吓出来了,我明明没看到这女鬼有嘴,她怎么可能有舌头呢?那是用哪里在舔我啊?

  边舔她边对我道:“真是新鲜啊,好足的阳气,好想吃了你…忍了七次了,要不要吃呢?”

  我日,这女鬼还说要吃了我。

  慢着,她说忍了七次了,这到底是啥意思?

  难道我真进来过这个墓地七次了?这是第八次?

  怎么可能,我想就算真是,那前七次肯定也不是我自己,而是老钟口中的那所谓回到过去的另一个我。或者说,是在我之前,被送进来的那个我。

  我想要开口求饶,但是我说不出话来。

  她舔的越来越快了,而我也感觉脖子越来越热,麻痹,这女鬼的舌头真他妈的烫啊。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我猛然感觉一阵亮光突然从头顶射了进来。

  光线挺亮,差点刺瞎了我的眼。

  很快我又听到扑通一声响,貌似是有什么东西从石屋顶掉了下来似的。

  很快我就发现,确实是有东西掉了下来,不过那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掉在了我的脚旁,他还活着,二十来岁的一个年轻小伙,就是穿得衣服有点古怪,一身大红色的袍子,跟个火似得。

  掉在了地上后,这穿着红袍的年轻小伙拼了命的往前爬,他似乎是摔伤了,爬的速度并不快,废了好大劲才爬到了墙壁上。

  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脖子上那烫烫的感觉消失了。

  很快我就看到女鬼鬼叫一声,猛的朝那掉下来的年轻小伙咬了过去。

  这下子我总算是看到了这女鬼的嘴了,与其说是嘴,还不如说是一道缝。

  在女鬼那扁平的脸的下方,猛的开出了一道口子,嘴里没有牙齿,血红的一片,这真他娘的是真正的血盆大口了。

  女鬼一口就咬在了小伙的脖子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撕下了好大的一块肉,然后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而那小伙则疯狂的想要沿着石壁往上爬,他的手都在石壁上抓破了,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印。

  我总算是明白墙上的这些血印是哪里来的了,难不成经常有人从这石屋顶上掉下来,给这女鬼吃不成?

  我脑子转的快,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老钟跟我说过啥活人祭的,估计这小伙很有可能就是另外的祭品啊!

  出口,这石屋顶上方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出口!

  我心中一阵窃喜,但很快又绝望了,知道了又怎样?我动都不能动,等吃了这小伙,女鬼肯定就要吃我了…

  很快我就看到女鬼又一口咬在了小伙的胸口,扯出了好长的一根红色的管子,也不知道是肠子,还是啥气管。

  那一刻我真的差点吐了,我啊的大叫了一声。

  啊的大叫了一声后,我才意识到我居然能说话了。

  能说话了,我是不是就能动了?

  我下意识的就撒开脚丫子,尝试着跑了起来。

  动了,动了,我真的恢复了行动能力。

  我疯狂的冲出了石屋,当时那速度快的,感觉整个人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jb在那一个劲的甩着,打的我大腿都有点疼,可以想象我当时那速度到底有多快!

  沿着我刚才记下的路,我全速逃跑,跑着跑着我就看到前面一团火光。

  是一群着了火的尸虫在后退,而在尸虫的前面正是化成了狐狸原形的小骚,她正在凶狠的屠戮着尸虫。

  而老钟也在小骚的身旁,用一把桃木剑不断的驱赶着尸虫。

  至于大师他们也没闲着,他们没那么厉害,就在那用脚不停的踹着。

  我用最大的声音对老钟他们喊道:“这里,这里,快,我发现出口了,快!”

  老钟他们也听到了我的声音,边驱赶尸虫,边朝我的方向冲了过来。

  很快我们就汇合了,我带着他们就往女鬼吃人的那个石屋跑。

  很快我们就到了那个石屋前,不过女鬼居然已经不在这里了,地上只剩下了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

  女鬼估计是跑了,难道她怕老钟还是小骚不成?

  管他呢,得赶快出去,我指了指屋顶就对老钟说:“上面,上面,刚才上面照进来一道很强的光,这人也是那掉下来的,这肯定是一个出口。”

  老钟也没废话,直接从布袋子里掏出了一根八爪绳,往屋顶一甩,这八爪绳就吸在了屋顶上。

  然后老钟扇了下大师的脑袋,说:“孬货,你先上去看看。”

  我知道老钟的意思,他得留在下面保护我们,所以这任务他给了自己的徒弟。而且假如那真是出口,大师也可以第一个出去,老钟虽然经常扇大师脑袋和耳光,但其实是很爱自己的这个徒弟的。

  大师也没矫情,扯着绳子就上去了。

  到了屋顶后,大师狠狠的推了推屋顶,你还别说,轰隆一声,屋顶还真被挪开好大一块石板!

  大师出去了,说了声安全。

  然后我们也慢慢的一个个爬了出去,老钟是最后一个出去的,而我是倒数第二个。

  当我爬出了石屋,我貌似听到女鬼说了句:“你还会再回来的。”

  诶,管他呢,出来了,老子再也不进来了,傻逼女鬼!你他妈不是不要脸,你是根本没有脸。

  等老钟出来后,我们一个个相似一笑,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了:活着,真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呼:“啊…鬼啊,我看到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