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3 无影村

43 无影村

  “啊…鬼啊…我看到鬼了…”

  一句话就把刚出墓的我们都给吸引了过去,我们不由得就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扎着根马尾,穿着件大裤衩和大红肚兜,光着个脚丫子。

  在这小女孩的身后有一辆推车,是那种一个轱辘的小推车,这种推车只有偏远的山村才有了,稍微发达点的农村都淘汰了,我想这小推车应该是这小女孩的,她以为我们是鬼,所以放下车子,吓跑了。

  大师忍不住来了句:“草,这小丫头片子,就算我们从墓地里出来,也不能说我们是鬼啊,我找她评评理去。”

  说完,大师就朝那小女孩追了过去,也不知道是真想去评评理,还是要泡妞去。不过我估摸着以大师那猥琐劲,就算心中真想老牛吃嫩草,他也没老张那份提枪就上的魄力。

  不过大师刚跑了没两步,老钟突然对他怒喝道:“给我站住,回来。”

  大师就乖乖回来了,边走还边问老钟:“师傅,这小丫头诅咒我们呢,我就去评评理,你为啥不让我去啊?”

  老钟则指了指那小女孩逃跑的方向,然后开口道:“你再仔细看看,看看那女孩的影子。”

  大师就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过去,很快他就咋呼道:“靠,影子,那小女孩没影子,鬼啊?”

  而我也朝那小女孩看了过去,发现确实没影子,这大白天的,也没什么东西遮挡,怎么会一点影子都没有呢?难道这小女孩其实才是个鬼?

  突然觉得挺好笑的,我们被一个鬼说成是鬼,确实好笑,所以我也没那么怕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师突然跟发癫似地,指着我们的地上,大惊小怪道:“你们…你们…”

  边说,大师还边低头看向了地上,就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我们被大师弄得也下意识的低头看了起来,一看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卧槽,影子,我们都没有影子!

  我一下子就给整懵了,我们怎么都没有影子呢?

  我下意识的就抬头看了看天空,倒没有看到太阳在哪里,不过光线还挺好的,影子都是光照远离,所以我们不应该没有影子啊。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升起。

  而大师很快就说出了我的念头,大师说:“麻痹,我们不会都死了吧?都是鬼?其实我们都已经死在了墓地里?”

  我们一个个对视了一眼,有点不敢相信大师所说的,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如果我们都是大活人,怎么可能没有影子?

  当大师走到我们身旁,老钟狠狠的扇了他一个后脑勺,然后道:“你个不学无用的东西,就在这妖言惑众。大家先别慌,没有影子不代表我们就死了,我们这不是好好活着呢吗?是不是鬼,自己还能感觉不出来啊?有血有肉的。”

  听了老钟的话,我悄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钻心的疼,也有血,所以老钟说的也有道理。

  说完,老钟立刻就掏出了他那通讯设备,然后还让我们打开手机,叫我们尝试着联系下外界。

  我第一时间开机了,不过没有一点信号,身旁的大师、少妇他们也是。

  我们都将目光投向了老钟,此时老钟皱着眉头抽着烟,看来他那号称就算在地底几十米也有信号的高科技设备同样派不上用场。

  这就奇了个怪了,我们明明从墓地里出来了,怎么还联系不上外界呢?

  最终还是老钟拿了主意,他说我们可能来到了什么偏远的山区,他叫我们追上那个小女孩问个究竟。

  虽然我觉得老钟说的什么偏远山区没一点道理,毕竟我们是从我家地底下进来的,就算下面再大,我们还能穿过大半个国家,来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偏远山村?

  不过我还是主动朝那小女孩追了过去,那可能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了。

  小女孩的速度很快,但还能有我们大老爷们快?更何况我们这还有个妖精小骚呢。

  小骚一眨眼就跑到了小女孩的身前,把她拦了下来,而我们很快也追了上去。

  小女孩看到被我们给围了,捂着眼睛哇啦一声就哭了。

  我叫她不要哭,我说我们不是鬼,是人。

  小女孩边哭边对我说:“骗人,你们不是鬼,怎么还从火女墓里出来了呢?”

  火女墓,卧槽,看来这小女孩知道的还不少啊,千万不能让她给跑了。

  我来到她的身前,用自认为最温和的声音对她说:“小姑娘,我们真不是鬼,是一支探险队,是进去探寻火女墓的秘密的,刚好从那出来,被你撞到了。不信你摸摸我,我有血有肉呢,怎么可能是鬼?”

  小女孩的胆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小,当然也可以说我这人太有亲和力了…听了我的话,她真的松开了捂着眼睛的手,然后很警惕的慢慢朝我走了过来。

  来到我的面前后,女孩伸出滑嫩的小手在我脸上轻轻捏了捏,然后很快就拍了拍小手道:“真的耶,是个人。”

  而大师这货见我被可爱的女孩子捏了脸,赶忙把脸凑了过来说:“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也摸摸我?”

  小女孩并没有摸大师的脸,而是对我问道:“你们真是探险队的吗?怎么还可以从火女墓里出来?你们见到火女大人了吗?她没有吃了你们?”

  我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问女孩:“看来你对那火女墓了解的还挺多的嘛,这是哪里?我看你怎么没有影子?”

  小女孩用她那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问道:“影子?影子是什么东西啊?”

  卧槽,这小女孩居然连影子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得退而求其次,继续对她道:“那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你不知道就算了。对了,你还没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呢,这是哪个市哪个县,什么村?”

  小女孩傻乎乎的摇了摇头,看着我,一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模样。

  真心蛋疼,这丫难不成是吃三鹿奶粉长大的?咋什么都不懂啊。

  好在,她很快对我道:“我们这是霍家里,我家就在前面呢,要不我带你们去那里吧,有什么事,你们问我爷爷,我爷爷可是里长呢。”

  霍家里,这是啥玩意我真没听过,估计这个里和村的说法差不多。

  我看了眼老钟,老钟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就让小女孩在前面带路。

  她立刻就跑去拿回了自己的小推车,然后就真在前面带起了路来。

  我走在小女孩身旁,我就问她:“你这小推车是干嘛的啊?你刚才去火女墓的入口了?”

  小女孩冲我点了点头,然后道:“是啊,我这是送人去了,刚才把‘里’里的二牛哥送进了火女墓,诶,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听了小女孩的话,我的心立刻就咯噔一跳。

  卧槽,原来刚才那个被女鬼吃了的小伙子叫二牛,还是这女孩送进来的啊!

  她知道人送进去后会被吃了吗?难道这小女孩心术不正?还是她是被大人给忽悠了的?

  我也没敢多问,怕小女孩起了疑心,所以我就悄悄去把这事告诉了老钟,叫老钟提防着点。

  然后我就再次来到小女孩身旁,我问她叫什么名字,打算跟她把关系搞好,多问出点内幕出来,直觉告诉我这个霍家里不简单,可能和火女墓有关。

  女孩告诉我她叫霍小奴,叫我喊她小奴就行。

  小奴,这名字起得倒是不错。

  我刚要再问些什么,小奴突然指了指不远处说到了。

  我抬头看了下,不远处果然有个村子,算不上大,在一个土丘上,看着蛮古老的,估计真如老钟所说,是个偏远的山村了。

  跟小女孩进了村子,我发现这里的屋子都是石头屋,有大概几十家的样子,但是村里的人并不多,偶尔看到几个人,他们同样都没有影子。

  难道这个霍家里还是个无影村不成?感觉有点怪怪的。

  而很快小奴就把我带进了村里最大的一个石屋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和那年轻小伙一样,身上也穿着红色的袍子,小奴喊这个人父亲。

  我跟他对视了一眼,也没看出来什么古怪的,他把我们放进了屋子,然后说出去一下,叫我们先打脚休息。

  然后他就出去了,在出去之前,老钟过去拍了拍中年男人的肩膀,然后说了句:“谢谢你。”

  呵,老钟倒是讲礼貌。

  等这对父女出去了,老钟立刻让大师去门口放哨,然后直接掏出了一个铜陵铃和一张符。

  老钟将符往桌子上一摆,然后用铜铃往上一压。

  很快,老钟就对我们道:“刚才我在那中年男人身上下了听风符,我们先听了看看,这里可能不简单。”

  铜铃里一个劲的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脚步声。

  不过,很快我们就听到了一道人声:“里长,还是上次的那批人,什么时候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