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4 都不是活人

44 都不是活人

  一听铜铃里发出的声音说什么时候动手,我就意识到要对付的目标可能就是我们。

  可是我们和他们素昧平生的,这一上来就要害人,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不对,他们说还是那批人,用的又是个‘还是’,这让我们在墓地里遇到的情况得到了验证,看来之前我们真的进去过七次了,这是第八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既然这个霍家里的人一上来就想对付我们,那他们一定了解很多内幕,指不定他们就是幕后凶手的帮凶,只要我们能控制住几个村里的德高望重之辈,应该能问出些什么。

  我抬头看向老钟,而老钟也在看我,显然他是跟我想到了一块去。

  老钟直接一个眼神就把我喊到了一旁,他对我说:“这次得靠你的了。”

  我问老钟什么意思,老钟继续对我说道:“之前那叫霍小奴的女孩看起来对你还挺信任的,她是里长的孙女,而且还担负着往墓地里送活人这么重要的任务,应该是个重要角色。关键时刻,这会是我们的一个筹码。”

  卧槽,老钟这意思是要我变成一个诱拐小萝莉的猥琐大叔啊!

  我看了眼房间里的大小骚、少妇他们,最终还是冲老钟点了点头,毕竟他们才是自己人,如果有必要有能力的话,我不介意把小奴给逮了,毕竟我跟那丫头又没啥感情。

  说行动就行动,很快老钟就分配了任务。

  老钟说里长他们等会很快就要回来了,虽说他看不出刚才那小奴的父亲那中年男人有什么道术修为,但也不能麻痹大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所以叫我得立刻就先去想办法逮了小奴,控制好这个筹码。

  而老钟他们则留在这里等里长他们过来,然后第一时间施法对付里长他们,成功了就逼问他们的具体目的。实在不行,就只能威胁了,用生命或者小奴的命来威胁。

  我也没矫情,直接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大师说小奴就在不远处玩呢。

  于是我就出去了,留下了老钟他们,小骚提出要跟我一起,不过被老钟给拦了下来,老钟说屋子里的战斗才是重点,他需要小骚的帮忙。

  我理解老钟的这个安排,看来他对小骚还是防了一手的,这也难怪,毕竟我们都是人,而小骚是个狐狸精。

  最终在我的要求下,小骚才答应留在了屋子里,和老钟他们一起。

  而我则直接推开门出去了,一出去我果然看到了小奴在一旁的地上玩呢,她拿着个石块在地上写着画着,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我直接来到了小奴的身前,笑着对她道:“小奴啊,干什么呢?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你的小伙伴们呢?”

  小奴抬起头,用她那无邪的眸子看了我一眼,小奴的黑眼珠子很大,看着跟个卡通人物似得。

  她对我回道:“这里就我一个小孩,没有第二个了。”

  我愣了一下,这么大个村,居然只有一个小孩子?这尼玛有点不科学啊。

  我对她继续道:“哥哥刚来你们里,想四处转转,能带我去好玩的地方转转吗?”

  小奴头也没抬,而是直接道:“好呢,很快,我把这画完了,就带你去。”

  说完,小奴就在那继续用石子在地上画着,我也好奇的低头看了下去,想看看这小丫头到底在画什么。

  小奴画的貌似还是一副连环画,第一幅是一个女人,嗯,肯定是个女人,虽然画的不咋滴,但因为头发很长。第二幅则肯定是个男人了,看着还挺阳刚的。而第三幅则是第一幅画和第二幅画中的男人和女人走到了一起。

  看到这我不禁哑然失笑,这小丫头也就十岁左右,还他娘的懂什么是爱情?也不知道是谁教她的。

  很快,小奴就说了一句画好了。

  我忍不住看向了最后一幅画,看到这最后一幅画时,我愣了一下。

  画中的女人躺在了地上,似乎是死了,她的身体周围画了不少土灰,也不知道是不是代表着鲜血。而之前的那个男人则站在了女人尸体的旁,小奴把这个男人的嘴画的特别大,还微微上扬,搞得是这男人害死了这女人似的。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问小奴:“小奴,你这画的到底是什么啊?是代表什么,还是你瞎画了玩的?”

  小奴起身直接对我答道:“这是我的梦啊,我每天晚上都会做这个梦。这个男的是我的爸爸,女的是我的妈妈,爸爸和妈妈在一起了,可是后来爸爸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他就把妈妈给烧死了…”

  爸爸把妈妈给烧死了…

  听到这我愣了一下,感觉心里有点凉凉的,这么小的丫头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梦呢。

  也许是爱心泛滥了,我忍不住对她道:“小奴,别瞎说了,你爸爸不是在家里好好的么,以后不要再画这样的画了。”

  小奴也没回应我,只是在前面慢慢走着,边走她还边对我道:“好啦,你不是要玩么,我这就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是我发现的一个山洞,整个里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还没跟第二个人说过呢,你是第一个。”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喜,感情好啊,如果没第二个人知道,那我到时候把小奴绑在那里,岂不是爽歪歪?

  于是我就跟在小奴身后走,不得不说,这个村子里的人真不多,很少看到活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在家里睡觉呢。

  跟着小奴走了约莫十来分钟的样子,我们真来到了一个小山丘底下,山脚那有一个山洞。

  我看四周挺荒凉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确实是个好去处,看来就选择在里面动手了。

  我跟小奴一起进了这山洞,里面黑乎乎的有点看不清,我就掏出了手机照明。

  往里走了五六米,我看到山洞中央有一个很大的材火堆,堆了好大一个台子,而在台子最中心则立了一个很高的石柱。

  看到眼前的画面,我愣了一下,卧槽,这他妈看着像个火祭台子啊!

  这尼玛是要烧死人的节奏?

  刚产生这个念头,我猛然发现,在火祭台子的最中央的柱子下貌似有好些黑色的灰,看着像是骨灰。

  难道这里已经火祭过好几回了?

  我的心猛的咯噔一跳,麻痹,小奴不会是故意引我来,想害我的吧?

  我寻思着一个小丫头能是我的对手?于是就壮着胆子问她:“你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吗?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而小奴则直接跑向了那火祭台子底下,然后往柴胡堆旁一躺,躺下后,她才对我道:“因为这里很舒服啊,没有人打扰,躺在这里,我很快就能睡觉了。”

  说完,小奴就闭上了眼,似乎真开始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给我装的,管她呢,我先把她给控制了。

  于是我轻轻走向了小奴,然后从怀里掏出了老钟给我的红绳子。

  来到小奴身前后,我猛的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对她道:“小奴,你不要怪哥哥了,哥哥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谁让你长辈们想动手呢?你放心,我不会害你,我就是把你给绑了,等我们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就过来放了你。”

  说完,我直接掏出了绳子,在小奴身上缠了好几圈,把她的手脚都给绑了,谅她也挣不开。

  不过小奴似乎也没有挣扎的意思,她只是在那哭着说:“你果然是坏人,你烧死了我妈妈,现在还想烧死我…你跟梦里的那个男人一个样…”

  小奴的话听的我心里惶惶的,也不知道我紧张什么。

  我对她怒喝道:“别他妈的瞎说,小孩子家家脑子里尽想些邪恶的念头。再瞎说,我可不客气了,别以为你可爱,我就不会打你。”

  被我这么一凶,小奴果然不说话了,不过她开始哭了。

  哭的声音很凄凉的样子,跟火女墓里那女鬼哭的声音差不多,听得我心里毛毛的。

  于是我直接抓住了小奴的脑袋,想捏住她的嘴,叫她不要哭了,要是把村里人给引过来就不好了。

  不过刚扭过小奴的脑袋,看到她的脸时我整个人蒙住了,有点吓傻了。

  草,小奴这是咋回事啊?

  她的脸上全是血,猩红的鲜血爬满了她的脸。

  很快我就发现这些血是从小奴的眼睛里流出来的,妈的,小奴哭的时候流的不是眼泪,而是鲜血!

  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这个小奴不是人啊!

  腿有点抖,我也没敢大叫,生怕小奴化成鬼对付我,所以我一个激灵后,猛的就朝山洞外跑,当时也顾不得老钟交给我的任务了,保命重要啊!

  来的时候用了十来分钟,不过回去我一口气只跑了三四分钟就到了之前的那个石屋前。

  我看到大师正探出个脑袋在那放哨呢,惊魂甫定的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撞开大师冲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我就看到在屋里的一个石墩子上绑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我想这可能就是这里的里长了吧,还好,老钟他们抓住了首领。

  我刚要开口给老钟讲霍小奴的事情,老钟却直接对我道:“别动,别靠近这老头,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不是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