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5 不真实的世界

45 不真实的世界

  这个村里的人可能都不是人,老钟一句话就把人说的心慌慌的。

  我赶忙问老钟是什么意思,老钟说刚才我走了没多久,里长就来了,他们就第一时间出手想控制里长。

  结果这里长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的反抗能力,没几下就被拿下了。

  拿下里长后,老钟就打算用催眠来从里长的嘴里问出他们的具体来历和目的。

  老钟所说的催眠其实就是精神引导,催眠者必须拥有比被催眠者高的多的精神力,而这里所指的精神力其实就是灵力,说白了就是来自灵魂的力量。

  可是老钟却失败了,不是因为老钟的灵力不高,而是因为这个里长压根就没有灵力,也就是没有魂魄,没有魂魄还何谈精神引导,何谈催眠?

  我忍不住问老钟:“这人没了魂魄,咋还能行动呢?就算是僵尸或者行尸走肉吧,总不能还有思维吧?”

  老钟冲我摆了摆手,然后道:“话不能这么说,行尸没有思维,那是因为它们没有意识。但这些人显然是保留了意识的,只不过不像我们正常人那么思维活跃。利用一些手段是可以做到如此的,我想这应该是人为的。”

  老钟刚说完,被绑着的里长突然哈哈笑了一声。

  边笑,那老头边说:“还是那个懂道行的主儿,不过你们知道了又怎样?你们终究也只是主人的玩物!”

  主人的玩物,麻痹的,这老行尸居然说我们是玩物。

  不过他提到了主人,这让我不由得就想到了会长之前也说什么主人主人的,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一时间我心里有点很愤怒,我忍不住掏出了水果刀朝老行尸走了过去。

  催眠没用,老子就折磨你!

  我毫不犹豫的就用刀子在老行尸的大腿上割了一下,他的肉倒没有僵化,我一下子就割破了,不过却没有流血,而是流出了一丝淡淡的水,妈的,这老行尸没有血。

  而且他好像也感受不到疼,而是怒目圆视的瞪着我看。

  老行尸不流血,但之前小奴流的可是血啊,而且之前那个被扔进火女墓的二牛被女鬼吃的时候,分明也是流血的!

  想到这里,我赶忙对老钟道:“不对,这里并不是都不是人,这里有人,那个被扔进墓地的二牛就是人,还有那个小奴,就算她不是人,可能也不是行尸体。”

  我刚说完,突然发现老行尸的身体似乎怔了一下,看来被我说中了,而且他对这还挺在乎的!

  于是我继续说道:“老钟,你们这就去村里找其它活人,而我去对付那个小奴,我去杀了她,我看这老行尸怕不怕!”

  说完,我直接就站了起来,做出一副恶狠狠要杀人的模样。

  老钟似乎也看出了端倪,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手握桃木剑,就欲出发。

  果然,一看我们要如此行动,老行尸立刻开口了:“果然不一样了,这次难办多了。好,我可以配合你们,但是你们不要伤害我们里里的人。”

  哟呵,这老行尸还挺在乎村民的?假仁假义的吧?

  不过我还是停了下来,然后对老行尸道:“有话快说,我们没工夫跟你在这耗着。”

  而老行尸则对我道:“还是你问吧,只要不背叛主人,能说的我一定告诉你,只求你们别伤害里里的人。”

  于是我就对他问道:“这里到底是哪里,你们为什么会住在火女墓旁?”

  老行尸对我回应道:“其实之前我们并不是生活在这里的,那应该是一两百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的孙女天生火命,会点道术,被大家称为火女。可是她却因为和一个算命先生走到了一起,得罪了一个女妖,那女妖大闹我们霍家里,杀了我全家,还把我们整个里里的人控制到了这里。”

  刚说到这里,老行尸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我信不信他的话。

  麻痹,什么玩意啊,感觉这老行尸在编故事啊,还一两百年前,还女妖,听着着实不怎么靠谱。

  我没立刻反驳,而是继续听,而老里长则继续对我道:“好在我们遇到了救命恩人,就是我的主人。他没办法让我们全家重生,但是他还是利用他的大能力保留了我的意识,也没让我的尸体腐烂。而且他还答应复活火女。”

  我迟疑了一下,这老东西说的跟真的似得。

  我就问他:“你主人长什么样?他突然出现帮你们,你不觉得奇怪吗?他有没有让你做什么事?”

  老里长则对我道:“主人的事我拒绝回答,哪怕你让我肉身尽毁,我也不会出卖我的主人。”

  奶奶的,倒是挺忠诚啊。

  算了,不问那主人的事了,我就继续道:“那你意思是你一家都是行尸,里里的其他人是活人?”

  他点了点头,我就继续问:“那小奴呢?你家是行尸,怎么会有后代?”

  老头叹了口气,然后道:“其实小奴不是我的孙女,她是火女墓里出生的孩子。”

  听到这我愣了一下,火女墓我们又不是没去过,刚从那出来了,里面就一女鬼和一大群尸虫,怎么还能生孩子?难不成还是尸虫强奸了女鬼,生出来的?逗比。

  我忍不住对里长道:“别他妈逗我玩了,再这样,我就去里里杀人了。”

  而老里长则继续道:“我知道你不信,说实话我也不信。可是这就是事实,每一次你们从这里离开后,墓地口都会出现一个婴儿,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火祭上一个她,然后养大这个婴儿,等下一次你们的出现。”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点怕了,感觉老里长不是跟我说着玩的。

  我就问他:“这是你主人给你的任务?”

  他说是,他的任务就是火祭,而且还要定期往墓地里送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

  说到这,老里长居然做出一副伤感的模样,然后对我道:“只要能保里里的平安,牺牲这些也没什么,不瞒你说,小奴跟我死去的孙女长一个样,但是那又怎样,为了主人,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感觉这老里长完全被所谓的主人给迷惑了似得。

  想了想,我才继续问道:“你主人就没让你害我们?你上一次见到我们是什么时候?有哪些人?”

  老里长摇了摇头,对我道:“没有,他只是让我们把你们引入下一个墓地,并没让我们害你们。”

  引入下一个墓地?草,还有墓地,我心一下子就凉了。看来之前老钟用听风符听到的动手并不是指杀我们,而是引我们进入下一个墓地啊!

  而老里长则继续对我道:“上一次见到你们的话,我也记不清了,不过从小奴的年龄来推算,她今年差不多二十了,所以上一次见到你们应该是二十年前。”

  小奴二十了?看着咋跟个十岁的孩子似的长不大啊,而且脑子也是几岁的孩子的脑子。

  虽然心中有点不敢相信,但是如果联系到之前的推测,假如招待所大妈真是大骚从这出去后的模样,那二十年倒真是差不多。

  心里有点很难接受,让我再进入下一个墓地,然后转个二十年,我还不如自杀了算了,不行,我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很快,老里长指了指我们,回答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他…她…她,还有你,上次就这四个人。”

  老里长指的分别是老钟、大骚、少妇,还有我。

  加上死在火女墓里的老张的话,我们刚好是五行之人。而大师、师叔还有小骚,这三个看来上次并没有出现。

  不管老里长有没有骗我们,暂且就信了他吧。

  我和老钟对视了一眼,想让老钟拿拿主意。

  而这个时候,石屋外突然响起了几道声音:“里长,小奴又流血泪了,我们已经开启了火祭,里长你要不要亲自去主持?”

  里长并没有喊救命,而是说了句:“不用了,你们去弄吧,事后多帮那孩子祈祷祈祷。”

  里长显然是不忍心去看那一幕啊,而我的心则咯噔一跳,下意识的就跑了出去。

  我当时也不怎么害怕了,直接跑向了之前小奴带我去的那个山洞。

  刚来到山洞口,我就发现外面围满了人,而里面也散发着熊熊的火光。

  我直接扒开了人群冲了进去,我看到小奴被绑在火祭柱子上,她的身体已经被烧焦了,但是她的眼睛依旧一个劲的在那流着血。

  这一次我看着却不是害怕,而是感到心酸、可怜。

  一群愚昧的人,怎么能就这样烧死一个孩子呢?

  我想救小奴,但是我知道我无能为力。

  突然,我看到小奴猛的抬起了脑袋看向了我,她一脸的鲜血看着很恐怖。

  但是她却对我咧开了嘴,轻轻笑了下,笑靥如花。

  笑完,小奴就低下了脑袋,失去了最后一口气,被烧死了。

  我的心都快停止了跳动,强忍着自责,我一口气又跑回了石屋。

  老钟他们又使劲问了老里长好几个问题,不过他开始拒绝回答了。

  我们总不能真的就杀死里里的其他人吧?或者说把老里长是行尸的秘密说出去,不过我们觉得说出去不管有没有人信,我们的威信终究没老里长大。

  所以,最终我们还是决定离开这个霍家里。

  很快我们就离开了霍家里,可是走了好长时间,感觉还是前路一片迷茫,也不知道这是走到哪了,电话也一直没信号,真他妈急人。

  而这个时候,老钟突然把我拉到了一旁。

  老钟对我说:“王维,还记得我们刚进墓地前,你家地下室那面平行镜吗?”

  我点了点头,当然记得了。

  而老钟则对我继续道:“通过种种情况,我怀疑那平行镜封印的可能不仅是一个恶灵,更有可能是一个空间。”

  我有点不怎么听得懂老钟的意思,而老钟则继续对我道:“我怀疑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并不是我们本来的世界,而是另外一个平行空间。”

  另外一个平行空间?如果放在以前,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

  但是不久前小骚还让我进入了她的狐妖空间呢,所以这一次,我选择了相信老钟,要不然咋一直没信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