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7 少妇发癫了

47 少妇发癫了

  心里正想着这摆渡的艄公是个冒牌货呢,我下意识的就往前探了一步,将大骚给挡到了身后,同时抬头看向了这艄公。

  而老钟也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手握桃木剑,指着艄公,嘴上则喊着艄公快停船,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那艄公还挺淡定的,他依旧佝偻着后背,撑着船。

  不过他明显加快了速度,撑槁子的频率也快上了很多。

  我和老钟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欲上前控制这艄公。

  不过小骚突然拉住了我,然后凑着鼻子嗅了嗅,小声跟我说有点熟悉的味道,她说这艄公可能是个熟人,但故意隐匿了身上的味道。

  小骚刚说完,我们所在的船突然轻轻摇晃了起来,一晃一晃的,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船底下顶似得。

  不会是什么水怪或者水鬼在作怪吧?

  我正如此琢磨着呢,那艄公的身体却突然一怔,然后猛的一把就从水里拔出了船槁子。

  这船槁子不是普通的竹竿,而是实木的,很长,估计很重,看来这冒充的艄公也是个狠茬儿。

  当他拔起船槁子后,猛的用槁子在水面上敲击了几下,那力量大的,惊起了很大的水花。

  水花一下子就泼到了我们身上,加上船一个劲的在那晃,差点没把我们给晃掉进水里。

  眼瞅着水中泛起的水花越来越大,小船晃的越来越快,艄公趁着我们也被水中的情况给吸引了,居然猛的一槁子朝我们挥了过来。

  麻痹,好在老子早就意识到这货有猫腻,一直在盯着他。

  当他船槁子朝我们回挥过来,我第一时间朝大骚扑了过去,将大骚给扑倒在了船上,嘴上同时喊了句:“小骚,大家都小心,快卧倒,可别被推进了水里。”

  卧倒后我才发现不对劲,艄公的目标似乎并不是我们,而单单是少妇!

  当我们卧倒后,艄公化扫为推,一槁子就将少妇给推到了水里。

  这河还真他娘的邪门了,少妇一落水,惊起了很高的水花,然后整个人连个影儿都不见了,就像是被什么水鬼给拖进了水底似得。

  暗道一声不好,我晃悠悠的就站了起来,然后直接朝艄公冲了过去,想抢下艄公手中的船槁。

  而老钟的反应也很快,直接用桃木剑朝艄公刺了过去。

  边刺,趴在船上的师叔边为自己大哥助威:“大胆狂徒,敢跟我们猎灵协会作对,打的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艄公并没有躲,只是狠狠的说了句:“闭嘴!想活命的就快跟我到河对岸去!”

  这艄公的声音压的很低,但我还是一下子就给听了出来。

  草,王朝阳,是老头王重阳的声音!

  果然是他跟了进来,麻痹,估计之前火女墓里的降头师也是他!

  虽然心中迟疑,但我还是一把就将王重阳给抱住了,而老钟也将手中的桃木剑刺在了王重阳的身上。

  王重阳并没有反抗,只是重复了句:“想活命的,就给我震住水中的凶魂,快点到对岸去!”

  老头的话音刚落,水中突然猛的升起了一个几米高的巨浪。

  那水浪的形状就像是一只硕大的手,毫不犹豫的朝我们给拍了下来。

  ‘啪’

  一声巨响,船一下子就碎了,而我们也一下子就落到了水里。

  一入水,我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呛了口水,差点没被呛晕了,妈的,这水的味道咸咸的,有点像是个海水,但比海水更有腥味。

  我这人水性不咋好,而大骚也跟我一样,我们两个刚落水的时候就在一起,我一只手拎住她的衣领子,然后两只腿就拼了命的捎着,真他妈的成了落水狗。

  不过虽然腿一个劲的用力,但还是感觉身体一直在下沉。

  很快我猛然感觉身体一沉,就好像手中的大骚突然变成了块大石头似得,沉的要命。

  我的心咯噔一跳,迷迷糊糊的就看向大骚,大骚还是我的大骚,并不是石头。

  不过大骚却在那对我说:“维维,快放开我,我的脚被一双手给抓住了,有什么东西在拖我,你快松开我,逃命去!”

  我怎么可能会丢下大骚不管呢?

  我就低头看过去,但是从大骚的脚上也没看到东西,麻痹的,肯定是水鬼了!

  我想朝大骚的脚踹过去,不过大骚却猛的一把将脑袋从衣领里缩了进去,然后整个人就借着水劲和我的拉力,把外套给脱了。

  脱掉了外套后,大骚的身体就急速的朝水底下沉了过去。

  很快我也猛的感觉双脚一凉,像是被一双冰冷的手给捉住了,一个劲的想要把我往水底拖。

  当时我快绝望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突然看到从不远处游来一个红色的影子。

  不是美人鱼,而是小骚化作了本体模样,一只红色的小狐狸梢着四只小爪子朝我游了过来。

  小骚很快就游到了我的身旁,她张开嘴,一口咬在了我的衣领子上,然后就要把我往水上脱。

  嗓子里呛了水,我快说不出话来了,不过我还是忍着对小骚说:“小骚,快,下面,先下去救你姐姐。”

  小骚没听我的话,而是一个劲的在那摇着小脑袋,就好像在说,一定要先救我。

  我当时可急死了,我阳气重,水鬼不一定害的了我。不过大骚可不一样,她是个阴体,要是被水鬼给拖走了,那肯定就没救了。

  于是我直接对小骚道:“别墨迹,快去救你姐姐,如果你不去,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上岸后我就自杀!”

  小骚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妖精,她只是短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松开了嘴,迅速朝水底游了过去。

  看着小骚游向了水底,我稍稍松了口气,不管我会不会把命丢在这里,只要大小骚都能活着,我好歹也没了太多的遗憾。

  于是我就闭上了眼,屏住了呼吸,然后疯狂的开始往水底踹着脚,当时想的就是能争取多少时间就争取多少时间,要是小骚能救了大骚后,再返回来救我,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我终究还是没弄得过那水鬼,慢慢的我就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在做梦,梦中我感觉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蹲在我的身前,我看不清她的脸,而她则俯身在我的身上狠狠的吸着,也不知道是在干嘛。

  很快她的鼻子就从我的小腹移到了我的脖子,我的脸上,继续在那吸着。

  突然,我感觉脖子一凉,就像被冰块放在了上面似得。

  卧槽,这个女人不会是在舔我吧?

  难道是那个拖我下水的女鬼?

  我正这样想着呢,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日,我这是在梦里想呢,还是真的在想?

  刚升起这个念头,我猛的睁开了眼,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一睁开眼,我发现我的身旁还真他娘的蹲着个女人。

  不过这女人并不是什么女鬼,而是第一个落入水里的少妇。

  少妇此时正蹲在我的身旁看着我,我忍不住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然后问她:“你干嘛呢啊?”

  少妇冲我一笑,然后说:“看你晕了,正准备给你人工呼吸呢,没想到你就醒了,醒了就好。”

  我醒了,太好了,我还活着!

  我赶忙扭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此时我并不在水中,而像是在一个很大的建筑立面,不过这建筑不像是普通建筑,反而有点像是个很大的冰库之类的,反正怪冷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我立刻问少妇:“你是啥时候来的?有没有看到其她人?”

  少妇点了点头,对我说:“大家都还没醒呢,在不远处的屋子里,我这就带你去。”

  我擦,大家都掉进来了?

  我赶忙问少妇:“大家都有谁啊?大骚她们也掉进来了?”

  少妇点了点头,在前面领路。

  很快少妇真的带我去了不远处的一个房间前,这屋子整个是墨绿色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材料,少妇推开门就进去了。

  我也跟了进去,不过我刚进去,房门却猛的一下子就给关了。

  我扭头看了眼,草,屋子里空荡荡的,哪里有大骚、老钟他们啊?

  我忍不住问少妇:“是不是走错了啊?怎么没人?”

  而少妇却猛的一把勾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对我说:“只要你不杀我,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我愣了一下,这少妇不会是被水呛坏了脑子吧,老子啥时候要杀她的?

  而少妇则继续对我道:“你不是想强奸我,想要我的身体吗?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