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8 人头罐头

48 人头罐头

  只要我不杀她,她什么都可以给我。

  少妇说的还挺销魂的,可是老子是那种人?

  搞得像是情色交易似得,不过这话少妇也不是第一次说了。记得我第一次长斑去少妇那调查时,少妇就很害怕我,当时她也说只要我别害她,我想强奸她就强奸吧。

  可是,后来我恢复了记忆,我不是跟她解释过了么,是我被抽取的地魂化作的恶灵在搞怪,又不是我本意。

  我就对少妇说:“别瞎说了,我不会杀你的,你可能是喝多了水,脑子有点乱,在那胡思乱想呢,恢复了就正常了。对了,他们人到底在哪呢?”

  说完,我就再次看向了少妇,总感觉她此时有点怪怪的。

  而且看着少妇,很快我就发现了有点不对劲,少妇的衣服看着杂不怎么湿啊?

  少妇的上身穿着一件紫色的保暖内衣,那蓝色的大衣不见了,而下身则还是那黑丝袜,看着确实是干的,难道她把那潮湿了的蓝色大衣给脱了放一旁烤了?

  我下意识的就将视线朝屋子里看了过去,在房间深处有一个绿色的帘子悬挂着,也不知道帘子后面是什么。

  很快我又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身上,我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大衣,由于刚落水了,此时大衣整个贴在身上,一个劲的打着寒颤呢。

  有点好奇,我下意识的就将手伸向了少妇的肩膀。

  手一触到少妇的肩膀,我立刻就收了回来。

  草,真几把凉,跟个冰块似得。这好歹是穿了保暖内衣,要是脱了保暖内衣再摸少妇,这还不是个大冰窟啊。

  心里突然有点不对劲,我赶忙又悄悄看向了少妇的脖子。

  麻痹,少妇的脖子上没有那一圈疤痕,跟和我们一起进来的老张媳妇不一样。

  草,这少妇不是跟我们一起的那个老张媳妇!

  我吓得赶忙后退了一步,指着她道:“你,你是谁?”

  她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直接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脑袋。

  很快我就傻眼了,强烈的窒息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心扑通扑通的跳,感觉都快把整个胸腔给炸了。

  少妇居然猛的一下子将自己的脑袋给揭了下来!

  将自己的头颅放在手上,她的脖子上没有丝毫鲜血,只有冰冷的寒气。

  当一个大活人猛的在你面前将头颅给撕扯下来,还放在自己手上,那种恐惧感让我差点晕厥。

  很快,少妇这无头尸就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我控制着自己不让尿流出来。

  我对她道:“你想干嘛,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找我啊!”

  而少妇手上的头颅居然还能说话,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说道:“就是你,我这脑袋是你亲手切下来的!”

  这下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裤裆顿时一热,瞬间就尿了。

  好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几道声音:“王维,王维,你在这里吗?”“维子,你在哪啊?你他妈还没还老子钱,可别淹死了啊。”

  是老钟和大师他们的声音。

  当老钟他们的声音响起,少妇这无首尸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丢下一句‘千万别杀我,我会再找你的,我可以帮你。’然后整个身子就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了。

  我这才意识到,这少妇并不是真人,而是鬼魂,难怪可以把头颅摘了放在手上。

  我啊的大叫了一声,疯狂的拉开了房门,一口气冲了出去。

  很快我就再次听到了老钟他们的声音,离得不远,我一口气跑过去找到了他们。

  老钟、师叔还有大师,三个人摆成了一个阵型此时正搜索着呢。

  当看到我时,我们彼此都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没被淹死。

  没看到大、小骚,我不知道我该松口气还是担心,只能在心中祈祷小骚将大骚救上了岸。

  不过,很快老钟就对我道:“原来你在这里啊,没事就好。对了,你女朋友她们在那边休息呢,我们这就去汇合。”

  听到这,我愣了一下。

  卧槽,小骚没把大骚救上岸啊?

  我也没顾得上告诉老钟刚才见到少妇无头鬼的事情,赶忙跟着老钟他们走。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处空地,空地上躺着三个人。

  分别是大小骚,还有在我们之前落水的少妇。

  在三人旁边老钟点了三个火符在空中飘着,也不知道是取暖的,还是喊魂的。

  我问老钟她们怎么样了,老钟就对我道:“没啥大事,就是呛多了水,还因为各自的体质问题所以才昏迷的,应该很快就醒了。你女朋友天生阴体,受不得水鬼的拖拽。而小狐狸她是只火狐狸,本来就不能太多碰水,自然就昏迷了。至于老张她媳妇,我想她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吧。”

  是啊,大骚的阴体自不必说。至于小骚,她早就跟我说过不能碰水,所以她从来不洗澡。现在想想,难怪刚才落水的时候她要变成狐狸模样,这是因为遇水化作了本体。而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她还来救我。我当时还威胁她,说上岸就自杀,现在想想,我确实有点不是个东西啊,当时我一点都没为小骚考虑和着想。

  至于少妇,刚想到少妇,我的心中突然一惊。

  草,这少妇会不会是装晕的啊?

  如果没有王重阳抽取我的地魂,我不可能动强奸她的念头啊。

  而之前那女鬼少妇估摸着肯定是曾经某一次进入墓地后的其中一个少妇死后的鬼魂,那时候的我怎么可能会强奸她?可是她之前居然提到了我强奸她!

  难道眼前昏着的少妇进来后其实和那个女鬼少妇见过面了,是她告诉她的?

  不管是不是我疑神疑鬼了,我觉得接下来还得对少妇妨一手。

  这个时候,老钟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借一步说话。

  我就跟他来到了一旁,老钟从怀里掏出烟,好在没湿,他皱着眉头死死的吸了一口,然后将半根烟递给了我。当时老钟就剩几根烟了,确实得省着点抽。

  我吸了口烟,老钟就对我道:“我刚才大致扫了一眼,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里可能就是所谓的水墓了。”

  我点了点头,很认可老钟的说法。

  而老钟则继续对我道:“我们可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我的心中一惊,赶忙问老钟啥错误。

  老钟则对我道:“还记得之前那艄公吗,猜得不错的话,他应该就是王重阳跟了进来。现在想想的话,从一开始王重阳在现实世界中杀老张、少妇,甚至还对付我,他似乎都是想阻止什么!而他刚才杀了艄公驾船,可能是想带我们过河!可能只要我们顺利过了河,就可以避免进入这个水墓,而且还能离真正的出口更近!”

  老钟的推理不错,这我在火女墓中就有所猜测了。

  我直接对老钟道:“有这个可能,可是如果他真是想阻止什么,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而是废了那么大的劲啊,真是奇了怪了。”

  而老钟则对我说道:“天地本是至阴至阳,至坚至柔,矛盾存在着的。万物相生相克,这都有各自的天理。有时候一旦违背了天理,可能会改变太多,甚至万劫不复。像什么蝴蝶效应、阳寿未尽得还魂,这些都是天理。我怀疑王重阳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点,不敢泄露太多,所以就直接自己行动了吧。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王重阳究竟抱着什么目的,这还有待考证。”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最终还是将我在火女墓里的猜测告诉了老钟,就是我怀疑王重阳是我、招待所大妈是大骚的推测。

  听了我的话,老钟突然朝外面垮了一步,然后开口就说:“朋友,你在这里吗?如果你在,我们不妨交流交流?”

  也不知道老钟是在和谁说话,不过他没有得到回应。

  很快老钟又回到了我的身旁,然后对我道:“你的推测有一定的道理,再看吧,我们已经进入水墓了。先想办法出去,不管如何,我们离这个平行世界的出口,应该是更近了。”

  我点了点头,而老钟突然对我问道:“对了,你刚才大叫什么啊?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这才想起见了少妇无头鬼的事,赶忙把这事告诉了老钟。

  老钟皱了下眉头,然后让师叔留在这里照看,带着我和大师立刻杀向了我之前去过的那个房间。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那墨绿色的屋子前,老钟提着桃木剑第一个走了进去,我和大师很快又跟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我们没再看到少妇的鬼魂。

  老钟示意我和大师后退两步,然后提着桃木剑直接来到了那绿色的帘子前。

  用桃木剑猛的一挑,老钟直接就将那绿色的帘子给挑开了。

  刹那间,大师啊呜一声就吓出了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而我也一个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草,在绿色的帘子后面放着九个半米高的玻璃瓶子,像是很大的罐头瓶子。

  可是这玻璃瓶子里面装的却不是水果罐头,而是人头!

  在前七个玻璃瓶里,每一个里面都放着一个人头,这人头被水浸泡着,乌黑的长发缠绕在发白臃肿的脸上,看着又恶心,又吓人。

  而这被浸泡着的人头,正是少妇的头颅!

  九个玻璃瓶,装了七个,我忍不住想起了火女墓里的九棺七尸。

  再也扛不住了,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也一屁股坐在了大师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