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49 铁皮人和血字

49 铁皮人和血字

  七个装在玻璃瓶中被水浸泡着的人头罐头,让我和大师彻底的呆坐在了地上。

  老钟的反应没我们强烈,但他也被震撼的不轻,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很快老钟就重新将绿色的帘子给拉了起来,然后示意我们站起来,并对我们说:“这里看到的事情暂时先别和老张他媳妇说了,我怕引起内部不和,我们先尝试着找找出口看看。”

  我和大师立刻点了点头,老钟说的有道理。之前在火女墓里,老张就是因为看了自己的尸体,才心生异心的。所以,暂时不能让少妇知道她可能会丧命于此的事情。

  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我怀疑少妇她已经知道了啊!

  我忍不住对老钟道:“老钟,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老钟点了点头,示意我说。

  于是我就对他道:“我这人虽然有点吊儿郎当的,不过朋友的女人我是不会打主意的。可是刚才我遇到的那少妇鬼居然说我想强奸她,我怀疑她和老张媳妇已经见过面了,毕竟老张媳妇是第一个掉进来的。”

  听了我的话,老钟立刻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再看吧,不能妄下定论。你被抽取过地魂,不代表上一个你就没被抽取过。假如我们出去后真的回到了过去,只要做出点什么,很有可能那个你经历的和你就不太一样了。所以,你不能用你所经历的事直观的去判断另外一个你。”

  诶,老钟说的有点啰嗦,绕来绕去的叫我有点晕,不过大概意思我也懂,差不多就是蝴蝶效应之类的,不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

  最终我们达成了一致,先隐瞒少妇,在找出口的同时再悄悄观察少妇。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听到了一阵‘嗡嗡嗡’的响声,像是什么大型器械的运行声。

  紧接着就是师叔的声音:“什么人,给我出来!老子是猎灵协会的人,敢跟猎灵协会作对,我打的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诶,师叔又装逼了,我们赶忙朝之前的方向跑了过去。

  到了那,我发现大骚他们都醒了,此时正朝后躲着呢,而师叔则很装逼的站在最前面,一个劲的用脚跺着地。

  只见,一条条中指长的蚂蝗正朝这边爬着,那黄褐色的身体吸在地上,朝前蠕动着的样子,看着真他妈的恶心。

  说实话,相比于火女墓里的尸虫,我更害怕这种并不陌生的水蛭,因为我对软体动物天生有一种抵触感,而且蚂蝗这玩意是个吸血鬼,一旦吸到了血,不费个九牛二虎之力,是不可能拉得开来的。

  这要是几百条蚂蝗往人身上一吸,没多少时间,保准把你吸成个干尸。

  心里正纳闷呢,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咋突然冒出了这么多的蚂蝗?

  我瞅着小骚貌似也挺抵触这些水生动物的,赶忙上前去将她跟大骚拉到了身后。

  而老钟则开始抵抗起了蚂蝗大军,对付鬼怪、尸虫之类的老钟有把握。但是这蚂蝗可不是什么精怪,就是普通的动物,一下子真把我们忙的有点焦头烂额的。

  没一会儿的功夫,好些蚂蝗就爬到了我们脚底下,还沿着裤管往身上爬,一碰到我们的肉,立刻就吸在了我们身上。虽说并不怎么疼,但那种身体紧绷的窒息感,真的很让人崩溃。

  眼瞅着蚂蝗越聚越多,我们有点快吃不消了,最终不得不做了个决定,退回那装有少妇头颅的房间。

  于是我们立刻掉头朝那房间跑,大师这怕死的跑的最快,第一时间就来到了门前,拉开门冲了进去。

  很快所有人都冲了进来,当我冲进来后,我听到身后那嗡嗡声更响了。

  我忍不住朝身后看了过去,很快我就发现在蚂蝗潮的后面貌似走出来了一个人。

  这人戴着头盔,一身也穿着像是盔甲似得破铁,看着挺沉的,保守估计有几十斤。

  而最惹眼的还是这货手上的那把巨斧,有个一米多长,我估计我不使出吃奶的劲,我都不一定能拿得起它来。而且这巨斧的斧仞上全是血,鲜血慢慢的滴下来,看着很阴森。

  不知道这个古怪的家伙是干嘛的,不过他操起手中的巨斧,对着地上的蚂蝗群就开始猛砍了起来。

  硕大的斧头,砍在地上,发出嗡嗡的共鸣声响,原来刚才那声音是这把斧头发出来的。

  这货力量很大,很快就砍死了一大群蚂蝗。

  我当时很好奇,他杀蚂蝗干嘛?是为了帮我们解围?

  可是我压根不认识他啊,而且看这家伙的体型,是个大块头,估计有一米九左右,也完全不可能是王重阳。

  心里正纳闷呢,老钟已经一把将屋门给关上了。

  我们惊魂甫定,一个个在屋子里大口的喘着气。

  很快我们就听到那嗡嗡的共鸣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房门口。

  巨大的声响震得我们耳朵疼,而且还有蚂蝗将身体拉得老长,扁平的躯干从屋门底下往屋子里面挤。

  也不知道它们是要进来吸我们的血,还是在逃命。

  我赶忙扭头看向老钟,我问老钟外面那怪人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老钟也皱着眉头,他说他也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少妇有阴阳眼,她应该能看得出来吧。

  于是我又把同样的问题抛向了少妇,少妇冲我摇了摇头,然后说:“不是鬼,也不是人。”

  不是鬼也不是人,难不成是个精怪?或者是像老里长那样的老行尸?

  我们正纳闷呢,房门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草,这货开始砍房门了。

  不会是要冲进来砍我们吧?

  麻痹的,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

  关键外面还有一群蚂蝗,我们难以顾及那么多,要是在和这怪人搏斗的时候,被很多蚂蝗给上了身,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有人将视线投向了老钟,示意老钟拿主意。

  老钟也狠狠的皱着眉头,有点束手无策。

  房门依旧在砰砰的响,那斧头那么大,如果再这样砍下去,迟早要被砍坏的。

  最终老钟示意我们都后退几步,说要殊死一搏。

  我们纷纷握住了拳头,拿出了身上最厉害的武器。

  然后老钟猛的一下子就拉开了房门,而一斧头则直接给砍了进来。

  那怪人的身体也一下子就冲了进来,进来后他很机械性的继续在那挥舞着斧头。

  不过他并不是乱砍,而是似乎选定了目标要砍少妇。

  这可好办多了,我们从边上将他给围了起来,然后躲着斧头冲上去就要抱住他。

  我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大师则抱住了他的一个胳膊,小骚也变成了狐狸模样,想咬他。

  不过这人力气真他妈的大,用力一甩,就将大师他们给甩开了。

  而我抱得是他的腰,所以抱得紧,试试的搂住了他。

  很快老钟也行动了,可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老钟直接掏出了一张黑色的符,往怪人的胸口一贴。

  这怪人的身体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居然突然一把抱住了我,猛的退出了房间。

  退出房间后,他用咯吱窝夹着我,然后飞快的朝反方向跑了过去。

  他那一声的破铜烂铁由于急速的狂奔,发出了嗡嗡的金属声响,震得我差点都耳鸣了。

  我用力的厮打着他,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跑着,反倒是我的手打到他的身上,疼的要命。

  我知道老钟他们在身后追着,但是他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他似乎很熟悉这里的地形,三拐五拐的,我就听不到老钟他们的声音了。

  很快,他就带我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面。

  一进去我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睁眼一看,差点吐了。

  妈的,在这个房间里躺着七具无头尸。

  尸体身上的衣服早就没了,但是尸体并没有腐烂,只是很发白浮肿。

  而且我能看得出来这尸体是个女人,很丰腴,不出意外的话,可能就是少妇的尸体。

  少妇的脑袋被砍了放在了玻璃瓶里,但是身体却在这!

  那怪人一把将房门关上,然后却将我放了下来。

  我获得了自由,赶忙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看着这怪人。

  这怪人则伸出了包裹着铁皮的手,先是指了指我,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他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我也听不懂说的是个什么,应该是个哑巴。

  我壮着胆子问他:“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他突然又一把抓住了我,然后把我拉到了屋子的伸出。

  他指了指墙壁上的一个小洞,示意我看。

  我寻思着有啥好看的啊,不过既然这货没杀我,那我就看看吧。

  我慢慢的来到了那墙洞旁,猫着眼一看,里面似乎塞了个东西。

  我心一狠,就将那东西给掏了出来,是一张白色的布,有点像是从少妇的那保暖内衣上撕下来的。

  在这白布上写着几行血字。

  六行,同样的六句话:杀了潘巧巧,她会叛变的,将她的脑袋放在下一个玻璃瓶里,就可以出墓了。

  潘巧巧,这是少妇的名字。

  看着这血字,我突然觉得有点熟悉,我忍不住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在最下面写了两个字‘杀了’。

  很快我就呆住了,草,这白布上的血字跟我一个笔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