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0 师叔也干了

50 师叔也干了

  看着这六行跟我笔迹一样的血字,说实话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甚至有点感觉就像是在做梦,显得很不真实,但是这却让之前的猜测一步步越发的变得真实了起来。

  很明显,这些字确实是我写的,但是并不是现在的我梦游了写的,而可能是之前几次进入过墓地的我写的。

  而且只有六句话,那就说明第一次进来的那个我,还没意识到后面还要进来。

  而当第二个我进来后,如果联系到第一个火女墓地以及第二个水墓地里都已经出现了老张的尸体和少妇的头颅,那么肯定就开始怀疑会不会再有下一次进入了。

  所以,留下这句话,肯定也是为后来的我们提醒。

  如此想来,呵呵,看来以前进来的我还蛮聪明的嘛。

  可是问题来了,难道我真的要杀了少妇,把她的脑袋放到第八个玻璃瓶里,然后借此逃出去吗?

  说实话,我下不了那个手,倒不是因为少妇性感丰腴,我怜香惜玉。实在是我觉得莫名其妙杀人那太恐怖了,毕竟现在也没直接证据证明少妇会叛变啊。

  当时我心里很犹豫,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最终我决定要不先跟这奇怪的铁皮人再聊聊,既然他并没有杀我,反而带我来看这个写着血字的布条,那就说明他也希望我们可以逃出去?

  于是我就壮着胆子对这铁皮人道:“朋友?你能听得懂我的话的吧?你是不是没办法开口讲话?”

  听了我的话,这铁皮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听不到我在讲话似的。

  难道这货不仅是个哑巴,还是个聋子?

  我忍不住再次将视线投向了铁皮人的脑袋上,他的脑袋上裹着一圈铁皮子,也不知道是自己裹上去的,还是别人害的。

  很快我就发现,在这铁皮人的太阳穴的下方,貌似钉了很长的一根铁钉,那个方向应该就是耳朵,难道这铁皮人的耳朵被人故意给封了?

  一想到铁皮人可能被人直接用铁钉洞穿了耳膜,当时我的耳朵都下意识的嗡鸣了一下,如果真是这样那着实太凄惨了,我好像也没有那么怕这铁皮人了。

  当我看着这铁皮人的时候,他似乎也在看我,虽然他的眼前同样有层薄膜,但是是透明的,我能看到他的眼睛。

  说实话,他的眼睛里真的没有什么杀气,甚至我隐隐间能看到一丝焦急,或者担忧。

  我心里有点纳闷,这铁皮人到底是谁啊?难道真是朋友不成?

  当时我也不怎么怕这个握着巨斧的铁皮人了,我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我不会乱来的。

  他看到了我的动作,就将双手缓缓下垂,放下了手中的巨斧。

  然后我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他的身旁,慢慢将手伸到了他身上的铁皮字上。

  手一触碰到铁皮,就感觉到一丝剔骨的凉意,很冷。

  我尝试着用手上的水果刀撬开这铁皮,但是这铁皮也不知道是用啥做的,就跟施了法似得,紧紧的包裹着这铁皮人,完全都撬不开。

  诶,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看到他的真面目啊,会是谁呢,假冒的会长,还是那所谓的主人?

  最终我只得放弃了,突然我的脑子一转,划过了一个灵光。

  我立刻用刚才被咬破了的手指头在布上写了句:“你能看懂我写的字吗?”

  他盯着我写的字看了半天,没丝毫反应,就在我快要放弃了的时候,他突然很僵硬的点了点铁皮包裹下的脑袋。

  我心中一喜,看来这家伙不是看不懂,而可能是常年呆在这水底迷宫里,脑子僵硬了,没有正常人那么灵光了,所以反应迟钝。

  很快我又写了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我们是朋友吗?你认识我吗?

  我写的问句比较多,但是我也是没办法的,能多问,那就得多问啊。

  这一次铁皮人反应更加迟钝了,他看了我这句话好半天,愣愣的站在那里。

  约莫过去了三四分钟,他突然升起了他那包裹着铁皮的手,一双硕大的手指向了我手中的这块布。

  他的手很大,刚开始我都不知道他指的是哪里,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他的手似乎指在了中间靠后的几个字上。

  铁皮人的手指在了‘朋友’两个字上。

  我刚要再写点话问问他,铁皮人突然猛的用双手开始击打自己的脑袋,看着跟着了魔似得。

  很快,铁皮人又提起了巨斧开始凶猛的砍着地面,随着每一次巨斧看在地面上,我甚至能看到几丝火星。

  卧槽,这货要发狂了啊,我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两步。

  而他则捂着脑袋,看起来很挣扎的模样,最终一把将我给推出了房间。

  我觉得铁皮人可能也是为我好,所以也快步离开了,飞速的回到了那装有人头罐头的房间。

  还没到房间门口,我就看到老钟他们正在那搜索呢,在喊我的名字。

  当他们看到我回来后,一个个松了口气。

  我让大家进屋等我,然后喊住了老钟。

  我直接将那块写有血字的布递给了老钟,同时将和铁皮人的遭遇告诉了老钟。

  老钟也闭着眼思索了一会,然后才对我道:“王维,如果真的只有这一条办法可以出墓,而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潘巧巧叛变了,你想怎么办?”

  老钟一句话把我给问住了,说实话,我很想出墓,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但是倘若非得将少妇的脑袋装进玻璃瓶里,而少妇又没有叛变,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老钟则对我继续道:“天下众生平等,不管是人妖鬼,都是平等的,只要没有心生歹念,我们都没有权利去收割别人的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说实话,刚开始我有点美明白,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

  老钟这是怀疑之前是我故意杀了少妇,然后留下了这句话,算是给自己心里一个安慰啊,假想成少妇叛变了,来安慰自己杀了少妇出墓的自责心里。

  我就对老钟道:“以前进入墓地的我到底干过什么,有过什么想法我不知道。但是这一次,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潘巧巧有坏心,我绝对不会乱来。更何况,你才是我们这里的领导,我也没那个能力说杀人就杀人啊。”

  老钟点了点头,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嗯,我相信你,你是个好苗子,我实在不想看到你走上歪路。不管怎样,我们总会想到办法出去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师突然在不远处喊道:“不好了,师叔和老张媳妇不见了!”

  我和老钟赶忙扭头看了过去,大小骚都在,大师也在,唯独不见了师叔和少妇。

  我们赶忙走了过去,问大师啥时候发现他们不见了的。

  大师就对我们道:“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发现的呢。之前我们不是都一起开始找维子的么,当时都急着找人,有点分散,谁知道他们是啥时候不见了的啊。会不会是被藏在这里的什么水鬼给拖走了啊?”

  老钟扇大师扇上了瘾,又赏了大师一耳光,叫他不要乱说。

  而我的心却随着大师的话咯噔一跳,草,师叔不会被少妇给蛊惑了,两个人一起叛变了吧?

  这师叔虽然装逼装惯了,但是还是有点实力的,仅次于老钟,倘若背后来了个这么一个敌人,还藏在暗处,那着实有点不好办了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猛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救命啊,救命啊…”

  潘巧巧!是少妇的声音,是少妇在喊救命。

  我们立刻一起朝着少妇的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声音离我们并不远,但是也不是很近,花了两分钟我们才跑到那,也不知道少妇咋跑那么远去了。

  很快我们就看到了少妇,少妇此时躺在地上,她的上身已经完全赤裸了,披头散发的,用双手捂着自己胸前的两抹饱满的浑圆。

  而少妇下身的丝袜也被扯了下来,刮到了脚踝,显得既香艳又狼狈。

  在少妇身旁,那保暖内衣和胸罩散落在一旁,像是被人给扒下来似得。

  老钟立刻对少妇问道:“怎么回事?”

  少妇直接开口道:“是师叔,是师叔,师叔他变坏了,他想强奸我,他朝那个方向跑了。

  卧槽,师叔也强奸少妇了?

  师叔也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