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1 又一个头颅

51 又一个头颅

  师叔也干了,我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老钟则丢下一句:“王维,你来主持大局。”

  然后老钟就沿着少妇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肯定是追师叔去了。

  以老钟那一身正气的性格,如果逮住了师叔,就算不就地正法了,估计师叔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怎么的,也要逐出猎灵协会,同时阉了师叔。

  大师这猥琐货倒没有太为自己的师叔担忧,他挤出一脸笑容,然后快步跑到了少妇的身旁。

  捡起了少妇的胸罩和保暖内衣,大师就笑呵呵的对少妇道:“巧巧啊,让你受惊了啊。你也别怪我那师叔,我们在这鸟地方呆了这么久,男人嘛,难免会憋坏了的,一时冲动做出点畜生不如的事情也正常。”

  边说,大师还边帮少妇戴胸罩。

  我日,看大师那一脸猥琐的笑容,时不时的还用他的手碰几下少妇的奶子,我看憋坏了的是他自己吧?

  在大师帮少妇穿衣服的时候,我也悄悄的看向了少妇,少妇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脖子上,我倒不是很容易看清她的脖子。

  但是少妇的腹部确实有一道不是很明显的疤痕,应该确实是和我一起进来的少妇,而不是那个女鬼少妇给假扮的。

  很快,大师又很猥琐的帮少妇穿起了丝袜,大师的手倒是灵光的很,很快就帮少妇将丝袜给拉到了大腿上,估摸着大师此时肯定硬了。

  诶,这猥琐的东西,有贼心没贼胆,此时他心里一定爽死了。

  我们在原地等老钟,而大师则在那说:“维子啊,你说师叔他是真的憋坏了想强奸巧巧呢,还是其实他一直就是坏的?还有别的什么目的?我对我这师叔不是很了解,但总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啊。”

  大师的话倒是猛的一下子提醒了我,卧槽,这师叔不会从一开始就是个汉奸吧?

  记得他说他是会长派过来找老钟的,既然他听会长的话,会不会是会长安排他进来盯梢我们的啊?

  这空间里,似乎每个墓都要死一个和其命理相关的人。而眼看着我们想保少妇,师叔会不会觉得完成不了任务了,想提前下手,杀了少妇,把少妇的脑袋放进那玻璃瓶子里?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等会等老总回来了,我一定要跟他商量商量,这师叔指不定真是个大汉奸、大卧底呢。

  就在我琢磨间,大师突然朝我走了过来,边走边说:“维子啊,我怀疑师叔真有猫腻,这是男人之间的话题,不方便让女人听到,我们借一步说话。”

  说完,大师又扭头对少妇说了句:“巧巧啊,你先起来,你放心,师傅他一定会还你个公道的。”

  很快,我就和大师朝一旁走了几步路。

  我问大师到底想干嘛,而大师却突然小声对我道:“完了,完了,出大事了,这个潘巧巧可能是个女鬼啊!”

  我愣了一下,瞧大师那抖抖索索的声音,很紧张,不像是跟我开玩笑的。

  我就小声问他到底咋回事,大师就继续对我道:“我刚才故意帮她穿衣服,她的身体凉的很呢,你不是说你上次碰到那个少妇女鬼时,也凉的很呢嘛。而且我刚才近距离故意看了下她的身体,她的脖子上和腹部确实有疤痕,但是我看那疤好像是假的啊!”

  大师的一句话就把我的心给提到了嗓子眼上,草,真有这个可能,这少妇可能是个女鬼!

  说实话,虽然心中害怕,但是我忍不住对大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看他刚才那猥琐样,看来我误会他了,大师这货确实有点小聪明呢,难怪老钟会看上他,收他做徒弟。

  我小声跟大师说,叫他先别点破,我们要尽量稳住,等老钟回来。

  而大师却悄悄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就是上次我花了一万才给我的保命符,大师当时就剩两个了,被我买走一个,所以这是最后一张了。

  大师将符塞到了我的手里,然后对我说:“这可是最后一张了,物以稀为贵,我收你五万,你有意见?”

  大师的声音吊儿郎当的,但是不知道咋滴,我突然感觉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流。大师这货虽然猥琐贪财,但是他其实是真心拿我当兄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将这最后一张保命符给我。

  我说没意见,五万就五万,但是我说啥也不肯要这张符,我们同样有危险,我不能抢大师的保命机会。

  而大师却对我说:“别墨迹,给你你就拿着,别忘了出去后给我还钱就行。还有,我师傅说了,我命长呢,能活一百岁,不可能挂在这里的。倒是你,可别给我挂了,那样我到时候找谁要钱去?”

  我看得出来大师是铁了心要把符给我,最终只得收下了。

  当时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大师这猥琐的兄弟,我交定了。

  为了不让少妇怀疑什么,我们很快又回到了他们身旁。

  此时少妇已经穿好了衣服站了起来,看起来还是有点楚楚可怜的模样,放在平时我会怜香惜玉安慰几句,但是一想她是装的,我就有点作恶。

  很快,少妇突然开口道:“大师傅,你来看看我这是不是被虫子咬了啊,怎么痒痒的。”

  说完,少妇就撩起了她的保暖内衣,喊大师去看她的腰。

  诶,大师只能去看了,要是不去的话,少妇鬼肯定会起疑心的。

  而我也慢慢的跟了过去,如果少妇鬼真要害人,那我就跟她拼了。

  很快,大师就看向了少妇的腰。

  而少妇则突然猛的一下超大师扑了过去,我暗道一声不好就要上去拉住少妇。

  不过,少妇太狡猾了,居然跟我玩了个声东击西。

  当我想去拉她时,她猛的一扭头,然后朝我反扑了过来。

  当即,我就感到一丝凉气袭满了全身,当时差点给冻死。

  而这少妇则凶狠的对我说了句:“叫你杀我,还我命来。”

  很快少妇就掐住了我的脖子,不过很快她的身上就冒起了一阵青烟,一下子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保命符给杀死了。

  保命符,大师的保命符又救了我一命,我欠大师两条命了,这不是钱能衡量的了。

  而这个时候,老钟也赶了回来。

  老钟是一个人回来的,没看到师叔,看来师叔还是溜了。

  当老钟回来后,我们赶忙将少妇并不是潘巧巧本人,而是少妇鬼的事情告诉了老钟。

  老钟狠狠的甩了甩桃木剑,然后道:“差点又被骗了,这下子可麻烦大了。由于潘巧巧本人就在附近,所以我都很难看出到底是不是鬼魂,这样的障眼法,可能会是个大障碍。我们立刻回屋子,外面可能有危险,我怀疑潘巧巧真的和女鬼勾到了一起,叛变了。”

  点了点头,然后我们立刻跑回了房间。

  到了房间,我就问老钟:“老钟,你那师叔你了解的多不?他到底有没有可能和少妇联合起来骗我们啊?而且我怀疑,他很有可能是会长安排来的卧底呢!”

  老钟点上了他最后一根烟,然后才对我道:“张强是跟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他什么人我清楚。不过毕竟人心叵测,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总之,如果他真有二心,我不会饶的了他,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诶,我想老钟此时心里也烦的很吧,和自己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却有可能成为敌人,换做谁都不会受得了。

  当时我们心里都压抑的很,事情变得越发的棘手了,甚至可能连最好的朋友都是叛徒,这种窒息感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当时真心感觉,活着真好。但是,活着真累。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再次响起了嗡嗡嗡的响声。

  我知道,是那个大个子铁皮人发出来的声音。

  果然,很快我就看到铁皮人拖着沉重的身躯慢慢的朝我们走了过来,他的巨斧散发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这一次铁皮人似乎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他的身后还拖着一个人,不,准确来说是一具尸体。

  这是一具无头尸,我们看不清这尸体到底是谁,因为他的身上爬满了蚂蝗。

  指头场的蚂蝗在尸体的身上缠绕着,翻滚着,跟无数只硕大的黑色的蛆虫在拱着似得,无比的恶心。

  老钟握着桃木剑,第一个站到了最前面。

  而铁皮人则拎起了尸体狠狠的晃了晃,似乎想将尸体上的蚂蝗给晃掉似得。

  很快他发现晃不掉,又用巨斧在尸体上捋了几下,除掉了一部分蚂蝗后,他一下子就将尸体朝我们甩了过来,然后默默的站在了远处,看着我们。

  当这尸体落到我们脚旁,我们一下子就懵了。

  因为我们认出了他身上的衣服,这他妈的是师叔的衣服啊。

  师傅被蚂蝗给吸吸死了?

  可是他的脑袋呢?

  很快我就发现,在师叔的脖子上,蹲着一圈蚂蝗,应该是蚂蝗给硬生生的将他的脑袋给勒的掉了下来。

  这个时候,老钟第一时间跑回了屋子,拉开了绿色的帘子。

  我们也立刻将视线投向了那绿色的帘子后面。

  当看到第八个瓶子时,我们彻底抓狂了。

  就连强悍的老钟都一个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第八个瓶子里装着一个脑袋,这脑袋的脸上还吸了几只蚂蝗,还有蚂蝗从他的嘴里、鼻孔里往外爬。

  而这个头颅的主人正是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