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4 血尸

54 血尸

  脑子里回想着王重阳杀人的顺序,联系到我们在这个平行空间里遇到的墓地。这让之前的猜测越发的变得现实起来。王重阳他可能不仅是要阻止我们进去,而且还是按照这空间里发生的顺序来阻止的。

  看来王重阳十之八九是真进来过啊,不会真是上一个我吧,我可不想一出去就变成老头子啊。

  这个时候,大师突然冒出来一句:“土墓?师傅,你不是就天生土命吗?那你可要小心啊,你死了,那我们肯定都要挂啊,师傅您老人家可要坚挺住啊。”

  看大师那怂样,不过我听得出来他是真心为他师傅担心的。

  而且大师说的其实也不错,假如老钟这主心骨没了,我们还咋混?

  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除了火、水、土,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还有阴木、阳金两个墓地等着我们。要是老钟挂在了这里,那凭我们的能力,确实收不了场的。

  而老钟这一次却出奇的没有扇大师的耳光子,老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烟屁股,点燃吸了一口,然后开口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会好的。对了,你们两个接下来好好跟着我,跟我多学点东西。”

  诶,老钟这口气虽然强装淡定,但听得出来,已经有点交代后事的味道了。就算不是交代后事,一直意志坚强的老钟也有点吃不消了。

  而这个时候我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在真实的世界里,老张和少妇确实是被王重阳害死过,但是老钟可没有啊。

  老钟虽然被王重阳老头给对付了,但是老钟并没有死,只是被装在了水晶棺材里,脑子上还请精神病院的医生绑了器材,似乎想切除他的脑叶白质,让他失去记忆或者变成白痴之类的。

  这会不会是王重阳在意识到可能依旧阻止不了我们的情况下,给我们发出来的一个信号?

  其实,老钟并不会死在这个空间的这个土墓里?

  或者说,老钟依旧会死,但王重阳不忍心下杀手,只得通过别的办法改变阻止老钟?

  第二种情况听上去更有人情味,那就可以证明王重阳其实真的没啥坏心,因为他杀的老张和少妇确实都变心了。但老钟没有,所以他不忍心杀老钟。但是我更希望是第一种情况,我希望老钟的命运不要那么惨,希望他可以活着。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硕大的空间里死一般的沉寂。

  而老钟则默默的来到了一旁,将从水墓里带出来的师叔的遗体给拖到了身边,然后就蹲下身子,开始用双手挖起了坑,应该是要给师叔一个安稳的墓地。

  老钟那苍劲有力的手一下下刨在了地上,挖起了一快快泥土,很快我就发现他的指甲缝里爬满了泥,甚至还溢出了血。

  或许,老钟是在用这种方式在化解失去兄弟的痛楚,在让自己尽量冷静,表达自己对命运的一种挣扎吧。

  说实话,心里挺难过的,无数天的大逃亡已经让我快撑不下去了,强如老钟都出现了心理变动,更何况我呢?如果不是因为大小骚,我可能已经倒下了。

  这个时候大师也很安静的来到了老钟的身旁,俯身帮老钟一起挖了起来。

  然后我和大小骚也默默的走了过去,五个人围成了一个圆圈,用双手挖建着墓中墓。

  大师的心态恢复能力还挺吊的,挖着挖着他突然来了句:“不对啊,师傅,我们要把师叔埋在这里吗?要不我们尝试着把师叔带出去?之前那老张和潘巧巧在外面不是都复活过一次了嘛?我们出去了会不会也可以复活师叔啊?”

  大师的一句话突然也让我心中一喜,就好像是绝望边缘看到了一丝曙光。

  而老钟则直接来了句:“你看到你师叔的灵魂了吗?”

  大师摇了摇头,我也摇了摇头,是啊,师叔就这么死了,他的魂呢?还有之前火墓里的老张,以及被我杀死的潘巧巧,他们的魂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而老钟则继续对我们道:“这个平行空间的邪门程度远超我的想象,按理说,既然没有魂魄,那大家在这里就都看不见魂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之前都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而人死后可能一瞬间那魂魄就被收走了。但是,却并非如此,我们在前两个墓地里就见到过鬼魂,包括潘巧巧之前死在那的灵魂。”

  是啊,真是奇了怪了,为啥有人死后会出现鬼魂,而有人不会呢?

  我心里正纳闷呢,老钟突然冒出了两个字:“眼睛。”

  我们都愣了一下,老钟这是啥意思啊,啥眼睛?

  很快,老钟就继续道:“我怀疑在这个平行空间外有一双眼睛能够看清里面的动静,它可以随意的控制这里面的局势,收走这里死去的灵魂。而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如果真有这个能力,那此人实在逆天。如果他真想将我们都留在这里,都死在各自的墓地里,那这简直比命运更难逃脱。”

  老钟的一句话将我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全部都毁灭了,而是变得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是啊,老钟说的很有道理,这种感觉就像是我们都是别人操控的玩偶似得,它可以让我们跳来跳去的,可以让我们发飙,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要你死你就得死!就像命运一般,少妇和老张的死就最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这个操控者会是谁呢?

  会长和老行尸口中的那个主人?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真的是如老钟之前猜测的那样,让我们各自在各自的墓地里死九次,最后九九归一,完成什么不可告人的恐怖计划?

  心里正琢磨着呢,大师突然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莫名其妙的倒在了地上。

  我忍不住问大师胆子咋这么小,就算我们真被当做了玩偶,那我们也可以逆袭,挣断身上的绳子啊。

  不过大师却说不是,然后边用力想站起来,边开口说:“不是,是有人在拉我,哇靠,有人在拽我的脚啊。”

  我立刻将大师往一旁一推,然后看向他的脚。

  我日,是真的,在大师的脚环上真的抓着一只血红的手,不过这手上没有皮,只有模糊的肉。

  正准备一脚踹向这血手呢,我也猛的感觉左脚一沉,低头一看,妈呀,我也被一只血手给抓住了。

  用力的想要挣扎出来,但这血手却牢牢的抓住了我的脚。

  我目测了下和大师的距离,这两只血手可能是同一个人的啊!

  就在这个时候,老钟、大骚他们也突然身体一顿。

  不过他们不是被血手给抓住了,而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给吓得,而那东西似乎就在我们挖的坑里。

  我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了那个坑,很快我就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草,在我们挖的那个坑底下血红的一片,躺着半截尸体,也不知道是不是尸体,但是隐隐间似乎还在动。

  这是血尸的下半身,是腰部到脚,而且在这尸体的下半身上没一块皮,他的皮像是被活活的给剥掉了似得。至于上半身,似乎还埋在地里。

  哪里来的血尸,怎么会埋在这里?

  很纳闷,不过还是先摆脱这抓着我们脚的血手吧。

  很快老钟就过去拉住了大师,而大骚和小骚则一起拉住了我。

  我们配合着他们一起用力,结果这血手依旧牢牢的抓着我们的脚踝。

  很快,我和大师就慢慢的离原地越来越远,而我们居然也慢慢的将那两只血手给带了出来。

  很快我们就发现,草,这血手跟坑里的那半截血尸是同一个人的。

  在我们的力量驱使下,我们慢慢的将这血尸完全给拖了出来。

  当它被完全拖出来,他一下子就松开了抓着我们脚的手,一动不动的躺在了那里。

  看着这血尸,我忍不住闭了下眼睛。

  太恐怖了,从头到脚,他的身上没有一寸皮肤,全是裸露在外面的肉。就好像是从头皮到脚皮,被人给完整的活剥掉了似得。

  谁他妈的这么狠啊,把人的整个皮给剥了,而且一看就是活剥的,如果是死人被剥的话,不应该这么多的血。

  我们面面相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血尸。

  而老钟却突然默默的躺到了血尸旁边,和血尸睡在了一起,从头到脚并排躺着。

  我刚要问老钟是不是整懵掉了,不过很快我就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了。

  草,老钟和这血尸完全是一个长度啊,而且这样直观的比较了一下,这血尸即使被活剥了皮,也能看得出来和老钟应该是同一个人。

  这个血尸就是老钟!